铁血雄关 第二卷 血溅雄关 第二十五章 专嗅女人的狗鼻子

独孤雄 收藏 0 18
导读:铁血雄关 第二卷 血溅雄关 第二十五章 专嗅女人的狗鼻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3/


独孤雄打马就跑,耳听得身后的契丹兵大呼道:“放箭射死这个狗南蛮,看是他跑得快还是我们的箭快!”独孤雄回头一看,只见刚才明明已经都把弓箭给折断的契丹人现在又都绰弓在手,个个弯弓搭箭瞄准他把箭射了过来。原来刚才耶律横秋命令契丹兵折断弓箭的时候,有一大半没有把弓箭折断,而且契丹兵身上一般都准备有两把弓。独孤雄边回头举起枪来举刀拨箭骂道:“你爷爷的契丹狗奴,竟敢跟老子玩阴的,早是老子要了副铠甲给马披上,要不然马的屁股要是被你们射开了花我还不是死路一条!”

眼看飞向自己的箭矢越来越多,独孤雄干脆转身脸对着马屁股倒骑马一边拨开飞来的箭,一边漫不经心地哼着淫秽下流小调。还时不时地接过一把飞来箭,甩手放出,契丹人立刻人仰马嘶倒下一片。野驴看见气得几乎吐血,指着独孤雄大嚎道:“杀了他,给我把这个王八南蛮剁成肉泥!”旁边的将领大惑不解道:“王爷不是要抓活的么?刚才还下令不许我们开弓放箭。”野驴大怒道:“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立刻开弓放箭把他射成刺猬。”

独孤雄见野驴发飙,心道不妙,赶紧一面拨箭一面用脚踢打马肚子狂奔逃命。周旋了几个时辰,终于把契丹兵甩在后面。

黄昏时分,独孤雄彻底甩掉了追逐他的契丹兵七弯八拐地找到了刘方和苦菜花她们。独孤雄一见面就埋怨道:“你们还长没长脑子,怎么又跑回到老地方躲起来?契丹人追来该怎么办?”刘方委屈道:“我没有办法,是楚霸王硬要驮我到这里来,拉都拉不住。”独孤雄瞪着苦菜花道:“你怎么还在这里?”苦菜花耸耸肩膀道:“我也没办法,我是跟着刘方妹妹来的。”独孤雄怒道:“她年纪小不懂事也就罢了,你一大个人怎么还不知道轻重?找到她不赶快领她跑还窝在这里干什么?你也糊涂了么?”苦菜花不高兴道:“你吼什么吼?我们要是不在这里等着,你能这么快就找到我们?再说了,这里人生地不熟,要是我们摸岔了路让老虎豹子吃了怎么办?你负责啊?”独孤雄顿时语塞。

刘方捂着肚子道:“你们别吵了。我从早晨饿到现在,肚子都饿瘪了。快去想办法弄点吃的来。”话音刚落,只听旁边草丛里一响,大麻袋叼着一大块牛前腿肉走了出来,然后放下牛腿朝独孤雄他们汪汪叫了起来,好像是在说:“我找到干粮了,大家应该谢谢我。”独孤雄对大麻袋嚷道:“那可是我留下的干粮,藏得好好的,你是怎么找到的?”苦菜花瞪着独孤雄道:“你怎么还留着牛腿在这里?莫非你原本还是打算要回到这里来的?”独孤雄避开她的眼睛过去抱起大麻袋摸着它的身体道:“刚才在雁门关下不见了大麻袋,我还以为它被乱箭射死了呢。”苦菜花过去指着独孤雄的鼻子不依不饶道:“快说,你是不是原来就打算出不了雁门关就跑回这里的。”独孤雄放下大麻袋不好意思道:“我也是逼不得已,做了两种准备,万一…… ”花骂道:“说一套做一套,根本就不是大丈夫所为。自己藏了牛腿想要跑回来吃独食,却还好意思骂我们没脑子跑回来。有嘴说人家,无嘴打下巴,羞不羞?”

刘方再忍不住,大叫一声道:“别——吵——了。再吵下去要饿死人了!”苦菜花慌道:“妹妹别急,我这就去烧火烤肉给你吃。”独孤雄呵斥道:“生什么火,烤什么肉?万一契丹兵看见火光扑过来怎么办?想找死啊。”刘方嗷嗷叫道:“那该怎么办,难道要我吃生的不成?”独孤雄拾起牛腿揩揩灰道:“环境逼迫,只能吃生的。其实生的和熟的味道差不多,只是刚开始不大习惯罢了。”说着就用刀在上面削下一块放进嘴里嚼了起来,还削了一块递给刘方。刘方看着独孤雄“咯吱咯吱”嚼着牛肉,眼珠都要掉下来,满脸的惊诧惶惑,那表情就像是三五岁的孩子突然看见自己的父亲正骑在妈妈的肚皮上行房一般。刘方打开独孤雄递来的牛肉捂嘴转身干呕起来。

苦菜花去身后的大石头下面搬开几块大石头,从里面挖出一块用牛皮包着的东西打开,原来是一条烧熟的牛腿。苦菜花撕下一块放进嘴里大嚼朝刘方招手道:“妹妹快来,我这里有烧熟的牛腿,你快过来我们两个一起吃。有的人喜欢吃生的就让他自己吃吧。”独孤雄看得呆住,连忙把嘴里的生牛肉吐出去。走过去指着苦菜花怒道:“原来你也留了一手,刚才骂我骂得挺痛快的啊?”

苦菜花尴尬笑道:“牛肉是昨天晚上就烧好的,本来想留着在路上做干粮。早上被你催促得急,忘记了。并没有想着吃独食啊。”刘方割下一块牛肉啃了一口笑道:“六姐可真够老奸巨滑的。看不出来啊,面无表情、不露声色地偷偷藏了大腿熟牛肉。我们还以为被狼偷吃了呢。”苦菜花板着脸道:“怎么说话呢?谁老奸巨滑了?我藏牛肉还不是为了大家的肚皮着想。我要是不压在石头下面,即使狼不来偷吃,也被大麻袋给偷吃了。”大麻袋听后对苦菜花的无端诬陷很是不满,瞪着苦菜花吠了几声,刘方赶紧道:“六姐真是老谋深算诸葛亮。”苦菜花虎着脸道:“老奸巨滑和老谋深算还不是一样?”刘方赶紧吐舌头闭嘴。

原来独孤雄和苦菜花都知道不可能第一次就走出雁门关去,所以都藏了牛肉留着后路。

独孤雄割了几块熟牛肉吃进肚里,然后严肃道:“此地不能久留,野驴曾经来过这个地方,契丹兵马上就会搜到这里。我们要赶紧离开,另外找个地方歇脚。”刘方道:“用不着那么急吧,我还没有吃饱呢。”独孤雄割下一大块递给她道:“来不及了,你骑在马上边走边吃吧。”又割下一块留给自己,然后把剩下的递给苦菜花保管。再去生牛膀子上割下一块递给大麻袋吃了,包好生牛膀子,就催促大家上马。苦菜花牛肉塞得腮帮鼓鼓的大嚼着问独孤雄道:“大兄弟,我们跑哪去?还回闯雁门关去?”独孤雄道:“别提雁门关了。契丹人不是以为我们要回雁门关去么?我们就偏偏不回去,直奔野狼山,先替妹妹找到小主人再说,让他们做梦都想不到我们会杀回马枪!”

独孤雄他们刚走出杀牛烧烤的地方不久,契丹兵就追到那里开始搜山。独孤雄眼见契丹兵打着火把漫山遍野而来,四下里设卡拦住去路,不由得连连皱眉。耳听得狗吠声声,却是契丹兵把养着的狗拉出来追捕独孤雄他们。只听得上千只狗你方叫罢它接嗓,吠得独孤雄心惊肉跳。就连大麻袋都只缩脑袋。独孤雄道:“照这样下去,我们三个还没走出雁门山就会让契丹人养的狗生生撕碎吃了。不行,我得去引开他们,要让契丹兵集中到一个地方去搜,他们这样毫无目标的四下搜寻阻拦我们的道路我们是出不去的。”说罢翻身下马,把金枪和楚霸王交给苦菜花道:“妹妹和我的驴子大麻袋就交给你了,还有我的金枪更是万万不能丢掉的。你们一路要小心仔细,走几步就四周看看,千万不能让契丹人发现。”

苦菜花愁眉苦脸道:“你把一大堆烂摊子交给我,别的也就罢了,你听契丹人养的那些狗叫声,像潮水一般,不知道有多少条。要是被它们撕碎衣服露出屁股可是大大不妙,会把老祖宗的人都丢光了的。”独孤雄从怀里掏出一包东西递给苦菜花道:“这是迷魂粉,是我从忍者身上搜来的,要是契丹狗追来,你就往地上撒一些,契丹狗就追不着你们了。”苦菜花接过迷魂粉仔细看了看道:“日本忍者的尸体是我第一个搜的,我怎么没有发现什么迷魂粉。该不是你从东京自己带出来准备迷奸你妹妹的吧?”独孤雄红着脸道:“胡说八道。”刘方朝苦菜花脸上唾了一口对独孤雄道:“大哥你要快去快回。你要是有个闪失,我们也活不下去了。”独孤雄抓住刘方的手拍了拍道:“妹妹放心,我去把契丹人引开就立即回来找你们。”说罢闪身消失在漆黑的树林中。

刘方噙着泪花看着独孤雄的背影道:“要是哥哥找不到我们该怎么办?”苦菜花道:“你放心罢。他的鼻子灵着呢,尤其对女人,飘香楼里的姑娘们站成一排,他大老远就能闻出谁是处女,谁昨天晚上和嫖客干了几次,谁的身子大姨妈来了……”刘方听得面红耳赤,啐了苦菜花一口骂道:“越说越没正经。你还嫌我哥哥的名声不坏是怎么地?怎么尽在他背后瞎编排些没边际的污言秽语来玷污他的名声?他是去给我们解围救我们的命啊,你还忍心这样污蔑他,你还有没有良心?你还有没有人性?”苦菜花叫起撞天屈来:“怎么是我瞎编排?你还以为你哥哥是正人君子?老天!这些事情是他经常干的,我并没有诬陷他,他干的污糟事情比这严重的还多的是,只是你还没有听说罢了!你怎么敢随随便便就否定一切!你也不到东京城了打听打听,谁不知道鼎鼎大名的独孤少爷长着一只专门嗅女人身体的狗鼻子……”

不大功夫,接近雁门关的雁门山上就烧起了两堆大火,红色火舌通明透亮、直冲漆黑的天幕。火光熊熊中,远远看去,仿佛照见了雁门关那蜿蜒曲折的城墙。万千契丹兵不知是计,以为独孤雄他们正在雁门关城下的雁门山上生火野炊搞什么篝火晚会,于是就全部掉头向火光照亮处包抄过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