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7/


第五十六章 大比试

慕容延钊一心要把阿列哈朗射翻,一来夸下海口,不能在众人面前失了面子,二来心中对冯征还是隐隐不服,只想打败这胡人,挫挫他的颜面。哪里料到阿列哈朗与那座下马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在偌大的场中人骑合一,利用地形四处奔跑闪躲,慕容延钊的前三箭尽皆被他躲过,每次却都堪堪只有毫厘之差,慕容延钊大怒,张弓如满月,箭射如流星,一个劲的攒射过来,阿列哈朗身形如猿猱般在马上腾挪闪躲,一会儿避身马腹,一会儿抱住马首用双足在地上急奔,动作当真潇洒之极,一旁观战的众人也不由大声喝起彩来,慕容延钊更是火冒三丈,却也不由暗暗佩服这蛮胡的马上功夫,心念一转,暗想道:俗话说,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倒是我一时糊涂,中了他的套了,马身目标更大,一旦先射中他的坐骑,我便可立于不败之地,便是他不服,言语上也可羞辱于他,既是战阵,又何来这些规矩!

计议已定,慕容延钊暗暗抽出一支雕翎箭,觑个真切,用尽全力射来,这一箭当真有开山裂石之力,快如闪电,直奔阿列哈朗坐下宝马而来,这一箭来势凶猛,若是射中,即便没有箭头,马匹也会受创不轻,哪知阿列哈朗听闻弓弦声有异,竟如脑后长着双眼睛一般,双足一夹,大食马长嘶一声,居然人立而起,那箭就擦着马腹飞速掠过,当真是惊险万分。

一片惊呼声中,慕容延钊也是懊恼不已,正要引弓再射,却发现箭壶中已然空空如也,原来是过于心急,箭支都已全部射出,阿列哈朗长笑道:“将军射了半天,现下却轮到我了!” 慕容延钊并不惊慌,催动马匹也是四处躲闪,并不时俯身抄起掉落地上的箭矢意图回射,旁观众将见他马术了得,又是大声喝彩不已。

慕容延钊捡到第三支箭的时候,阿列哈朗的羽箭突然射出,角度十分刁钻,竟也是奔着慕容延钊坐下马而来,慕容延钊慌忙提缰闪避,那宝马也是人立而起,但两只前蹄在空中却是踢动不已,慕容延钊坐立不稳,一头栽下马来,却正落入一个泥潭之中,沾了满身泥水,狼狈之极。

慕容延钊爬起身来,羞愤难当,举起马鞭便要抽打坐骑,阿列哈朗却快速奔来,翻身下马,一把拉住他的手臂道:“错不在马,将军那一下猛勒马缰过于仓促,万千气力都集中于手上,马儿一时受惊,又与主人不熟,难耐痛楚,所以暴跳失控,下次如果用双腿轻夹,于手上再稍一用力,当可无碍。” 慕容延钊羞的满脸通红,拱手道:“多谢指教!”说完大步流星,扭头而去,李处耘拉他不住,返身怒道:“慕容将军一时大意落马,但并未中箭,这场只是平手,处耘愿再向教头请教一二!”

阿列哈朗笑道:“我愿意奉陪!” 李处耘道:“既然你要教习马术,马上征战不光只有弓箭制胜,我便与你比马上兵器!”冯征笑道:“处耘差矣!剑术技击这些科目不是阿列哈朗教头所授。” 李处耘正色道:“大帅容禀,既然射箭与马术要合为骑射,那技击与马术若是分开,于骑兵来说又有何意义?末将以为马术必须包含马上劈砍、马上搏杀这些科目才是正道!”冯征点点头,看了看阿列哈朗,阿列哈朗还是笑着道:“我奉陪!”

卫兵送上两杆长近一丈的木枪,枪头也是棉纱包裹,蘸满石灰,两人又各取了一柄木剑插在腰间,分头上马。冯征命卫兵击鼓,雄壮的鼓声吸引了大批的学员,他们挤在栏杆外兴奋的讨论着,纷纷猜测究竟谁能获得这场比试的胜利,慕容延钊也按捺不住,换了衣服,偷偷混在人群中观看。

李处耘拿着长枪抖了几个枪花,可能觉得枪身太长,“啪”的一声将木枪后部掰下了一截,甩手扔掉,又将剩余的枪身舞了几圈,方才满意。围观的学员群中一阵骚动,人人都道李将军膂力惊人,那女真教头必然不是对手。

李处耘催动马匹,四只马蹄带起阵阵泥巴,直扑女真人而去。两马相交,李处耘反手一拧,挺枪直刺阿列哈朗面门,阿列哈朗横枪来挡,不料李处耘虚晃一招,大枪中途急沉,说时迟,那时快,正扎在阿列哈朗的大腿上。阿列哈朗大惊之下急忙摆枪去攻,哪知李处耘手中木枪如灵蛇吐信一般,堪堪避过阿列哈朗的猝袭,却是反手一枪又扎在了他的左肩上。

一来二去,阿列哈朗身上已然中了六七枪,那李处耘故意卖弄手段,大枪只是不断扎在阿列哈朗双腿双臂之上,饶是如此,那阿列哈朗皂衣上也是斑斑点点,如同打翻了的豆腐一般。这阿列哈朗本是长白山女真乌乃部头人索鄂伦之第四子,自小弓马出众,因率部出山到江宁州与大辽贸易时,与帝国陆军部情报局辽东司的主官高策巧遇,那高策是河北汉人,久在辽东一带贩马,后来在偶然之间读了南朝秘密流传过来的《帝国通鉴》与《复兴论》,心中对南唐的重商思想十分向往,后来几经辗转,投靠到江宁大营王治麾下,王治见他通晓北地情事,便以辽东情报重任委他,后来王治兵变成功,登基称帝,高策更是死心塌地为帝国效命,他本来就精通商务,又有帝国暗中的财政支持,生意越做越大,成为了南京幽州首屈一指的大商人,高策为了撰写报告,绘制地图,跑遍了辽国的白山黑水,建立起了庞大的情报网。

高策与阿列哈朗相识后,见阿列哈朗骑射出众,又与家中几个兄长因争位而不和,遂鼓动他南下到大唐担任帝国大学教头,阿列哈朗少年人心性,在高策言语鼓动之下十分仰慕江南花花世界,当下二人一拍即合,高策当即写下书信,推荐阿列哈朗来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