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掉渣"遇上"土包子"的幸福爱情

arima130528 收藏 0 32
导读:"土掉渣"遇上"土包子"的幸福爱情

2007年03月07日 07:19:12 来源:发展论坛


从小到大,就是因为我的作文写得还不错,自视有点文字才华,所以我给不少同学提过绰号,尤其是我那个同学,只不过戴过一天那种没有帽沿的帽子,我就叫人家西瓜,搞得人家现在真的成了卖西瓜的。


现在的我刚来这家公司还不到一个月,就有人给我提了绰号,这让我想到了报应。而这个绰号比我提的有过之无不及,让我听了伤心了好几天。


接受这个绰号显然还是需要些勇气的,但是接下来的工作让我几乎忘记了这个绰号,鉴于我的老土外表,老总给了我一份与时装和化妆品无关的工作,专做美食类的广告策划。就我这个人,以我的家庭状况,又能对美食有多少了解呢?当然,我需要这份工作,我需要有一份收入来养活自己,帮助父母。这样一想,我对那个绰号更不以为然了,不就是“土掉渣儿”吗?有了这个绰号,我大可不必为自己的衣着发愁了,反正我是个“土掉渣儿”。


每当我觉得自己语言贫乏了,没有新鲜的想法了,我就会到超市的食品柜留恋。当然我观察食品的样子可能跟顾客不一样。当我第N次出现在食品柜的时候,准备细心地观察一下那种卖得很热的点心,我通常会认真地阅读它外包装上的每一个字,有时候我会想,做这样的工作,没准过几年之后,我可能会成长为一个营养师。


我还没有成为一个营养师呢,我的肩膀被敲击了一下,我转过头来,只看见黑漆漆的宽阔的胸部,我抬起头,才在大约离我的头部近二十厘米的地方看到了他的四方形的头,莫不是我挡了你的路,那好,让让就是了,我往旁的地方移了移,继续研究点心的组成。可我的左膀又被敲击了一下子,我抬了头,给了面前这个人一个挑衅的目光,本姑娘不过是个土掉渣儿,我怕谁呀。“对不起,打扰你了,营业时间要到了”,哦,原来是这样,我收敛起自己的目光,三步并做二步跑走了。也怪了,自打这次以后,如果不买东西,我还真不好意思再来了,我怕再遇到那个大块头儿,怕人家笑话我这个土掉渣儿的,买不起,还天天跑这儿过眼瘾来。


有一次,一家食品公司开发了新的系列,想让我们公司针对他们的新品,为他们做出新品推介的方案,尤其开出高价为新品命名,希望新品的名字象“娃哈哈”一样响亮好记,能迅速走红。为了这个任务,我茶饭不思的,走路我都在琢磨,晚上下班经过那家超市,灯火辉煌的,有些日子不来了,今天要不再去看看,没准能从那众多的食品中得到一点启发呢?于是我有点心虚地东张西望地走到了食品区。


还好,没发现上回儿遇到那个大块头儿,我一头钻进了名字的海洋,当我觉得自己的大脑有点记不过来的时候,我匆忙地往外跑,希望一回到家,赶紧把这些记下来,然后再推敲一会儿,希望能得到一点启发,找点儿规律,也让我能起个不错的名字。超市的门已经在我的背后了,我才松了一口气,边走边念叼着那些名字:达利园、好吃点、达能王子、上好佳......


那个佳字还没有完全落下,才觉得自己只顾得念了,没顾着路,差点撞到路边的树上,还接着那个上好佳开始念叼,没念几个,才发现路上已经很静了,看不到赶路的人,我只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可这脚步的声音好象越来越大,我察觉到,有个人在我的后面亦步亦趋,走了一段还是如此,我的心里慌了,莫不是遇到了拦路抢劫的?


我加快了脚步,为了做好这份工作,难道我要小命赔进去吗?我越想越恐怖,脚下居然没有了力气。可我后面的脚步声也好象慢了下来,还好,这个位置我已经能看到我出租房的阳台了,如果他有所行动,我的大喊声小区的保安肯定能听得见,这么一想,倒了少了几分畏惧。


我离小区的大门也就只有几十米的距离了,那脚步声还在我的身后,我停下来向后面一望,那影子向我快步走过来了,吓得我拔腿就跑,那影子在后面喊:别跑呀。在我停在小区门口开门的当儿,后面的影子过来了,一个包塞给我,转身就走。我抱着那个大大的包,寻思着莫不是什么爆炸物吧?可明亮的路灯照过来,是超市的购物袋,里面花花绿绿显然不是炸药。


那影子又过来了,说了句:我送给你的。这下了我看清了,那黑乎乎的身影高过我二十厘米的样子。我呆站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那大块头为什么送给我呀?是同情我,看我天天跑过去看那些吃的,又不舍得买,亦或是有其他的原因,肯定都不是。真实原因我想各位都明白,我也琢磨过来了,可奇怪的是,就我一土掉渣儿,自打我明白爱情是怎么回事以来,还没有见那个男生对我有过那样的心眼呢。那大块头长什么样,我居然没注意,想必不是什么时尚人物,若是也不会注意到我呀。


且不去管他,先回出租房来一顿美餐吧。回去一看,那家伙买的还真不少,饼干、巧克力、方便面还有麻糖什么的,这下好了,光这一袋子的名字就够我琢磨半天的。终于在我入睡前的最后一秒,我想到了几个不错的名字,由此激发了我的灵感,我把策划案列了一个简单的提纲,然后甜蜜地入睡了。


第二天一早,醒得早了,我没有急着起床,躺着想主意,这些天我注意那楼盘的广告做得铺天盖地,再就是那些五花八门的药品广告了。全市的中高档餐馆有上万家,而真正做广告宣传自己占不到其中的10%,这里面应该是有商机的。我想把这个想法在公司的例会上提出来。可是,我没想到我的想法才在例会上说了一半,就有人挡截了,说我是不是思路太窄了,不亏是个乡下妹,在乡下应该没见过这么多的餐馆吧。我原本想着这个想法算是不错的,没想到又招来了嘲笑。


超市的附近有一家不小的餐馆,面对它华丽的装饰,我有点退缩了,可不走出这一步,我又能做什么呢。我彭起勇气,我听到了热情的招呼,当我讲明了来意,要见餐馆的老板时,我听到冷淡的逐客令,可我不死心,要求等老板来,可餐馆的服务员拉着我,一个劲向门口推,我不满他们推我,就偏偏和他们僵持起来。


正在这时,在我头顶二十厘米处传过来一个声音,那声音不大,可它却叫停了这场推推搡。“干什么呢,她是我的客人。” 我这才能近距离细致得观察到他,脸有点胖了,把眼睛挤得有点小了。“对不起,我们不知道她是你的客人”,大块头用手势制止了他们,然后拉着我向里间走去。就我一土掉渣儿,我怕谁?走就走,我还可以弄清楚你为什么给我吃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