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职业人生 第二十章 爱情诠释

妖刀 收藏 2 20
导读:网游之职业人生 第二十章 爱情诠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网游之职业人生 第二十章 爱情诠释

2013年12月25日,西方世界的“圣诞节”。

可是,对我来说这一天过得很艰难。到现在为止,我仍然十分地感谢刘佳,因为正是她,依靠着连日来的开解,终于将张兰带出了那个灰暗的世界。

不但如此,刘佳还努力地为我和张兰创造了一个相处的机会,那就是今天,十二月二十五日,一个现在的东方人都争抢着当作节日的日子。

事实上,我从来没有将“圣诞节”当作节日。对我来说,即便是中国的那些传统佳节有时候都顾不得过,以前穷困潦倒的时候能够吃上一顿丰盛的饭菜已经是我所有的希望所在了,更何况这个丝毫与我没有任何关系的西方节日,即便它在整个世界范围内十分流行。


所以,这一次刘佳为我安排在“圣诞节”与张兰见面,我总有一种“尴尬”的感觉;加上即将见到张兰的那种复杂感情,使得我很是焦躁不安。

正当我坐在“林美茶吧”中坐立不安的时候,门口出现了两个我异常熟悉的影子。高稍的那一个,是性感迷人的刘佳,今天的她穿着十分地普通,一改她以前对于服饰的高要求高标准。不过,即便如此,刘佳一入场,仍然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视线,因为那种雍容典雅并不因为衣着的普通被掩盖下去。相反地,给人以更加强烈的视觉效果。


而她身边个子稍矮,但同样有着一米六五左右的清新美丽女孩,则是张兰。虽然仅仅是一眼,可我已然发觉张兰瘦了,而且瘦得很厉害。仅仅几天功夫,张兰就瘦成这样,这让我很痛心,满怀的全是对张兰的怜惜。不过,说实话,这种状态下的张兰,却是展现出病态的美感,恐怕“病西施”是对她最为恰当的描述了。


我赶紧站起身,将两人迎往自己所在的那个半包围式的茶座。在此期间,张兰仅仅用眼角瞟了我一眼,然后再次微微低头,没有说任何的话。只不过,那一眼已经够了。我从里面可以体会到张兰的无限委屈以及哀怨,那绝对是令人看了心痛的。


不过,我却是微微放下心来。张兰目前的这种状态,虽然还是比较麻烦,可是相对于我所能想像的那些个更加棘手的情况已经好得太多了。

因此,我看向刘佳的眼神中充满了感激,同时传达的是浓浓的爱意;而刘佳传回来的是淡淡的笑意以及一种理解的目光,让我心中再次放松了些。心中却是暗自想着,刘佳为我做得太多了,特别是现在张兰的事情上,若是没有她,我根本不知道如何处理。


三人坐定。刘佳和张兰紧坐在一起,甚至前者的左手和后者的右手也握在一起,仿佛两人已经结成了攻守联盟。当然这可不是随便说说,因为在两女落座之后,她们的表情几乎一摸一样,用一双哀怨的充满着浓浓爱意的美目就这么紧紧地盯住我。


我坐在两女对面的沙发上,仔细思索着如何开口。事实上,在两女来到之前,我已经设想了各种情况,并且同样设想了好几种开幕词,可是当我真地面对两女那种复杂眼神的时候,我却发觉张开的口中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按照后来张兰和刘佳的说法,当时的我活像一只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对此,我仅仅是微笑以对,因为若不是如此,现在的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的这种无声哑剧很是有效,首先是刘佳,然后是张兰,两人全都被我这种奇怪的动作逗笑了。所谓“一笑万事休”,我心中可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有点劫后余生的感觉:“你们总算是笑了。嘿,你们不知道刚才我多么的紧张,生怕一开口,就会遭到你们的狂轰乱炸。”


稍稍一顿,看着两女虽然收敛了笑容,但是却仍然流露出一种倾听的神色,我继续道:“我知道在感情方面我做错了事。虽然知道现在想要挽救已经太迟,可是我同样知道的是,我爱你们,爱你们两个,我爱刘佳和张兰你们。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当然,我也知道在现代这个社会,想要同时拥有你们的荒谬性,即便我在心中隐隐有这个想法的存在,可是正是因为它的不现实性,根本无法实现。”

“也因此,刘佳提出了一个条件,那就是我在两年之内在你们中选择一个作为伴侣。张兰,我想这一点刘佳已经和你提过了吧?”

张兰正在听着,看我突然问她,连忙微微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情。

“两年时间,其实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个缓冲过程,让我们可以更好地认识自己对对方的感情,同时也可以让我更加地了解对方。

“刘佳,你虽然和我认识了十年,平时接触的时间虽然不多,可总也算是大体了解了我这个人的性格,但是那也仅仅是表面上的。你还记得那一次我们在游戏中共同打怪碰上有人抢怪的事情吧?(刘佳有点迷惑地点头)


“对我来说,那仅仅是一个虚拟的人物。对于这样的想要抢夺成果的对象,我从来不会手下留情,放对方一马。但是实际上,当时刘佳你却是要阻止我如此做。为什么呢?


“刘佳你是一个在良好的环境中长大的女孩,虽然对于商场中的尔虞我诈见过很多,可是本身却是善良无比,而你接受的高等教育更是告诉你‘杀人’的罪恶性。这就是与我之间理念的不同。


“现在可能因为两人接触的还比较少,还没有什么,也许以后两人之间对于各种事情的理解有着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看法,那时候也许我们就会发觉原来相爱的两人在一起之后并不能产生美满幸福的婚姻。”


我留下独自思考的刘佳,然后转向一边若有所思的张兰,道:“你和我之间也是一样。我们不去谈那件差点伤害到你并且将我们联系到一起的事情,我们只谈我们以后的关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