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小女孩[续5]

长空翼剑 收藏 0 72
导读:爱上一个小女孩[续5]

(接上一帖 《爱上一个小女孩[续4]http://bbs.tiexue.net/post_1854266_1.html)

那些日子,准确地说,是一个月零三天,我与妻与女儿维持着友好的情谊。

周末她们都会一起出门。我去接她们回来,在我家吃完饭,我再送她去那栋小屋。

妻给我们开车门,笑问我,这么下去,你不会爱上她吧?

我转过脸笑问女儿,这么下去,你会爱上我吗?

送她到小屋,我们坐在沙发上,她枕在我腿上,听着爵士女声。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不听SHE了。

可能是楼下那个男人喜欢爵士,以前常听到楼下放爵士的。

一个叫SOLVERG SLETTAHJEII的挪威女歌手用一种随时会断气的声音哼唱着。

当然会动情,有时候我会坐着躬下身去,把她的脸完全笼住。

她就开始练习闭气。

我不屑地抬起脸看着她。

她示威似的继续闭气,我捏住她鼻子,她自动抿住嘴。

我得意洋洋地望着她,她双脚乱蹬,白眼翻飞,终于张嘴深吸一口气。

谁说那个时候我不想吻她呢?

可是她爱的男人生的小孩在边上地毯上爬。

音响里放着她爱的人爱的曲子。

我从不在那里过夜,再晚,晚上九点必然回去。

我也从不让她为我做饭。

那具有某种可怕的象征意味。

我与妻会约她一起看电影。

我们一起看过一场《花样年华》

在电影院里,妻坐中间,我与她坐两边。

看到一半,我去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她也正好走过来。

我到今天也不能确定她是否有意在我上洗手间的时候也上洗手间。

我只记得我们擦肩而过的瞬间,我在她耳边问。

好看吗?

她踹我一脚,飞快地跑向洗手间。

由于大家都上厕所,回来的时候,就妻抱着大爆米花桶,我和她各自探出手去拿。

有时候手就会碰到。

那天晚上,我和她吵了一架。

事情是这样的,在我们在爆米花桶里手碰到之后。

也就是电影散场之后,我们一起走出来。

她说她打车回去。

那时电影刚散场,打车的人很多。

妻说我们送你,她坚持不要。

我当然知道为什么。

那情形尴尬极了。

你再客气我不睬你了!妻说。

女儿飞快地看了我一眼。

我朝她微微点头。

她吸口气,笑,好啊,欢迎来玩。

于是我们去她家了。

那个我为她买的家。

打开门,我夸张地叫。

你家好棒。

我们坐在沙发上,她为我们端出煮好的咖啡。

我兀自在那里左顾右盼,赞不绝口。

赞了半天,所有歌功颂德的词全部用光了。

我就坐在那里傻笑。

女儿突然说了一句我差点摔下去的话。

要不要看我的相册?

妻大为兴奋。

好啊好啊。我要看。

于是她捧出相册。

那时,我几乎心跳停止。

她这边有我们许多合影。

妻打开相册,一张张照片翻过。

合影全部没有了。

全是她单人照,在游乐场里,在学校里,在一些商店前。

当中好多张万分熟悉。

因为是我拍的。

当时她随口讲解,这张是哪里拍的,那张是哪里拍的。

好象和我完全没关系。

我突然又夸张叫起来。

拍得真好!技术真好!

她抬起头,笑骂,神经病。

送走我们,回到家,妻洗澡,我打电话给她。

她没有接。

睡到半夜,我悄悄起来。

开车到她家,用钥匙打开门。

她正坐在地上哭。

我走过去,从背后搂住她。

她疯狂地踢我。

对不起,我说。

你以后不要再来这里了。安静下来后,她说。

什么?

你以后不要再来这里了,房子的钱我会慢慢还给你。

你怎么还?你拿什么还?!三秒钟后,我跳起来朝她吼。

你不用管。

你别闹了你别闹了你别闹了。

你很享受吗?她大叫,你为什么从来不顾别人的感受?

我若不顾你感受,我就不会过来了!我也冲着她喊。

你脑子真是猪一样!我不是说我!我是说她!

我呆呆望着她。

你说什么?

她!她!她!

如果我是她,我会死的!我会自杀的!她对我喊。

我理屈词穷。

虽然设想过千万次,但我没想到先造反的竟是她。

好。挣扎良久,我吐出这个字。

累得半死。

但你答应我,无论如何,你不许干那种事。

什么事呀?她突然又调皮起来,笑问我。

我抽了她一耳光。

打我后,我自己也呆住了,她也呆住了。

我从来没打过她。

我开玩笑的。她低下头轻道。

我抱住她,反复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在印象中,那个晚上,我说了无数声对不起。

好象真的没有机会再说了。

她似乎也明白了,我已决定真的不再来,于是任我抱着。

一个小时后,我走了。

回到家,妻迷迷糊糊地问我去哪里了。

我说明天提案的资料忘在公司里。

妻恩了一声,把脑袋蹭在我怀里又睡了。

这个理由差到极点。

我决定不再找女儿了,也就没力气编更好的理由了。

第二天下班回到家,桌子上有一张纸上写。

不要来找我。

我怔怔地站在当地。

真觉得在做梦。

噩梦总是连着一个噩梦,永远做不醒一样。

天渐渐黑了。

终于有人敲门,我冲过去开。

是女儿。

那时我失去理智,拽住她喊。

你跟她说了什么!

她只是怔怔望着我说。

孩子失踪了。

她从口袋里掏出张照片。

那是相册中的一张,是三年前拍的。

当时我们都没有注意到。

她的背后,有一面镜子。

镜子里那个人是我。


那个晚上我们通宵都没有睡,我们坐在彼此熟悉的环境里。

因为少了一个人,我们变得如此陌生。

近半年以来,我与她的关系是得以妻的存在而赖以维持的,而妻一旦走开,所有的维系在刹那间便呈现出其狰狞的本质。

有时候你认为是阻碍的东西,等到撤消,你才发现是唯一的维系。

这才是最悲哀的事情。

我们根本不敢对视。

于是我们把所有的力量用来寻找妻的下落。

我们寻访各种我们认识的人。

我们拨打无数个我这辈子都不会拨的电话。

在这种类似同舟共济的努力上,我们暂时忘却我们的罪恶。

无论如何,当你用尽全力去赎罪,去弥补的时候,感觉是会好一些的。

尽管你深知,这种努力完全徒劳。

所以每到晚上,共对的时候。

我们就特别地沉默。

四月初的时候,我们收到了妻的信。

严格说来,那不是一封信,是一张信封,和里面的两张船票。

我记得那天下午,我打开信箱,看到熟悉的笔迹。

心跳几乎停止。

在拆信的当时,手都在发抖,害怕跌落出一张遗体鉴定书。

竟然是两张船票。

我把船票交给女儿的时候,她也呆住了。

这是三天后的船。

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没有到了那之后如何,没有具体的提示,没有多余一个字,就是光洁的两张船票。

妻料到我们势在必行。

我们的确势在必行。

我们剩下三天。

前途完全未卜。

妻为什么剩三天给我们呢?是让我们准备行李吗?

还是准备后事?

我去公司,召集部门主管开会。

说离开一段时间。

我把工作调配得井然有序,把接下去的工作计划全部排好。

警告小辈在我不在时不许偷懒。

私交好的同事暗地问我,究竟要出行几天,我摇头。

女儿显得很奇怪,她在这三天里选择买衣服。

相对于我,她似乎过节一样。

让我无论如何抽出一天来,陪她买衣服。

我们一家家店逛,她拉着我的手兴高采烈地流连在不同的商铺里。

享受和每一个老板侃价的乐趣。

买了一堆五颜六色的大包小包,又嚷着肚子饿,拽我去餐厅吃饭。

吸着绿色的果汁,两眼朝我骨溜溜地转。

随即笑起来,吸起半吸管,朝着我慢慢吐出来。

有时我真怀疑我和她不是将要去一个完全不可预知的地方,而是压根就在夏威夷度假。

在起程前的最后一晚,我们做爱了。

这是我们重遇后到那天第一次做爱。

我记得那是从外面购物完回来,我们都在各自默默整理自己的行李。

出差过无数次,第一次不知道往自己的箱子里放什么。

她更加绝,买的衣服,没有一件放进箱子。

我们就这么互相不说话地,各自理自己的衣服。

我不知道她究竟在箱子里放了什么,整个行李箱都合不上,她就跳上去,坐得非常开心。

后来才知道,她放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进去,沙发靠垫,地毯,尽量在拖延整理的时间。

因为我们都知道,理完后相对的场面是致命的。

但终究这场面还是到来了。

她终于把箱子合上了。

我和她互相望着。

我们终于慢慢走近,同时伸出手臂抱住对方。

用嘴唇寻找彼此。

从到到尾我们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用极其缓慢的动作脱着彼此的衣服,好象在进行某种宗教仪式。

我们相对站着,互相打量对方一丝不挂地身体。

我们就这么安静地互相望着,不放过对方每一寸肌肤。

我把她慢慢放到地板上,从她的耳垂吻到脚趾。

我进入她的时候,她的指甲深深地扣进了我的手臂。

我没有叫出声来。

虽然那时我痛彻心扉。

记忆中,那晚她的叫声是最为凄楚的。

第二天,我们一前一后,提着箱子上了船。

妻的卡里有不少钱,她似乎也极大方地给我们买了两张头等舱的船票。

船是豪华邮轮。

具体开往什么地方,由于和这个故事本身关系不大,我就不多说了。

总之,我与女儿登上船的刹那,我感觉象登上泰坦尼克一般。

撞上冰块,然后一起沉没,然后手拉手一起葬身。

我那时还不知道,虽然这看起来很悲惨,但相比与今后实在发生的事,那样要幸福和美丽得多了。

船启程的时候,是傍晚。

我和她站在栏杆处,望着下面翻滚的江水。

冷吧?我看看她。

还好,她朝我羞涩地看了一眼,转身进了房间。

自从昨夜那一场看似突如其来却势在必行的做爱后,我们就很难正常地说话。

这对我们来说,象一个各自必须珍藏,却永远不能放在我们中间,供我们正视的事情。

我盯着船离岸越来越远。

岸边送行的人渐渐散去,有一个人还在那里怔怔地望着我们。

那个人是妻。

我和她逐渐地对视着,视线逐渐拉远,我想叫出声喊,但嗓子居然是哑的。

我不知道这船的离开,这妻的站立,是什么意思。

女儿当时在船舱里。

我怔怔地望着妻,妻远远地,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举手朝我挥别。

这个场面,其实是非常非常恐怖的,非常非常的恐怖。

我们渐渐地开远了。

妻变成一个再也望不见的点。

海上只有一些浮标,随着海浪逐渐漂浮,我脸色惨白,象被冰雹砸了五个小时一样,回到船舱,看着女儿。

怎么啦?她抬头问我。

没有什么。我勉强笑笑。

她噢了一声,站起来不看我,我吃饭去了,就蹦蹦跳跳地开了门,去了餐厅。

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告诉她刚才的景象,可能是怕她承受不住,可能事情本身已经超出了我能预计的范围,我感觉到船以某种稳定的振幅前进着。

船舱里的喇叭居然会放音乐。

我坐在船舱的床上安静地听着音乐,回忆着妻刚才的眼神,准确说来,那是一种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眼神,或许,只有在彼此逐渐消失在视线的最后刹那,我从中读到了些许不舍的东西,但那也很有可能是我的一相情愿。

到了晚上10点多,女儿回来了,她已然喝醉。

我们去跳舞吧。她一把牵住我手,把我往外拖。

我使劲摔开她手,看着她。

你看我干吗?她冲着我喊,你看着我干吗?

我其实心里非常明白,女儿对目的地,对将来可能会发生的一百万个可能充满恐惧,在这种恐惧之下她选择了一种疯狂的发泄,无论是买衣服,还是跳舞,都是她对此的反抗。

我不能告诉女儿此行已然毫无意义,生活当中随时会有某种旋涡状的东西,我已感受到它的存在,可我只能咬住牙关,不便透露,因为这无比险恶。

我安静地看着她。

她突然笑了,你早点睡,我去玩了。

她在我面前脱下衣服,换了一件无比性感的衣服,打开门头也不回地出去。

我在房间里坐了一会。

到开门去了轮船的酒吧,推进门就看见一个长发的女子以无比专业的舞蹈震慑着所有人,赢来所有的掌声。

每一个男人的眼神都是垂涎欲滴的。

真是帮猪。

这是一种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舞蹈,或许我对此本身就不熟悉,它非常的性感,但这种性感因为某种专业性在里面,故而增添了一种凛然自威的东西在里面。

N年前,她已是DANCING QUEEN。

我找了吧台处坐下。

她一曲跳完,走到吧台处,不看我,自然有男人上来请她喝酒了。

于是他们就在我边上。

接下去是对话。

小姐,可以认识一下吗

小姐,喝杯酒如何?

小姐,你是一个人吗?

小姐,你是学舞蹈的?

就搭讪的言语的贫乏与庸俗性而言,这个男人实在无药可救。

女儿低头笑笑,不说话,那男人更加着迷。

围着女儿忙得团团转,小姐,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女儿笑得非常文雅,好象小家碧玉。

多年前,她就会笑得象只小狐狸了。我不忍再看下去,一个人拿了杯子欲走。

刚要走时,突然听到她说。

不行,我要和这位先生跳。

突然好几个人眼光转向我。

我回敬他们。

女儿走上来,仰头望着我的眼睛,先生,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我微笑,不答。

她继续问,先生,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我微笑,不答。

她执拗地,先生,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音乐已经响到一半,只有她一个人在对着我问。

她的眼眶里已经有东西在闪。

还在苦苦追问,先生,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我没有和她跳舞,直到最后我也没有和她跳舞,可能当时,本身我心情就无端烦躁的缘故,我看着她这种以甜蜜的方式无比执拗地挟持,她根本不明白我们此行已充满荒谬,我看着她泪光闪闪地坚持要和我跳支舞,心里非常地反感,我只是说了一句,你自己玩吧,早点回来。转身回到船舱,整整一夜她都没有回来,在凌晨的时候,依稀在梦里见过她。

那个时候大约是凌晨四五点钟,我在睡梦中猛地睁开眼。

她正趴在床沿看着我,无声地流着眼泪。

一时间我根本没有清醒过来,我以为我还在梦里,于是伸出手在她脸颊上轻抚。

什么事不开心了?我问她。

她摇摇头。

你怎么还不睡觉?我问她。

我看看你,你睡吧。她说。

我脑子昏昏沉沉地,噢了一声,然后闭上眼,一会又睡着了。

我不知道她究竟看了我多久,直到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我清醒得坐起来,皱着眉头看着女儿床上,一丝都不凌乱的床铺,她根本一夜都没有回来。

这个时候我已经充分忘记了昨天半夜的景象,这也是我事后才想起来的,当时我只留意到她的床上有一本日记本。

我把日记本翻开,里面密密麻麻的小字。我没有多看,梳洗完毕出舱房找女儿。

走进餐厅,每个人都在讨论昨天一个女孩在甲板上割腕自杀的故事。

她坐在甲板上,看着满天的星星,安静地用我的刮胡刀割开自己手腕,血无声地顺着甲板流到海里。

清晨前的一场雨更是把甲板冲刷地干干净净。

直到早起的人在甲板发现她的时候,她的耳中还塞着MP3的耳机,里面放着SOLVERG SLETTAHJEII的爵士女声。

用一种几乎快断气的声音哼唱着。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