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 第五章 夜半铃声

妖刀 收藏 1 37
导读:红尘有梦 第五章 夜半铃声


红尘有梦 第五章 夜半铃声

刚刚升起的太阳照在严老的脸上,和他脸上的皱纹共同刻划出一道道或深或浅的阴影,清晨的微风吹动起严老满头的白发和身上的衣衫,给人一种“风烛残年”的感觉。清楚地看到严老那张老脸上挂满着的晶莹泪珠,单薄的身体仿佛在风中发着抖,李远方的心里不由一酸,为严老担起心来,竟然忘了最应该被同情的其实是他自己。他这个故事中的主角,又一次被他自己当成了局外人。默默地看着严老的背影远去后,李远方在心里叹了口气,关上舱门走向飞船的控制室,一边走一边将植入大脑的芯片打开,只是心念转了转,体积庞大的飞船就毫无声息地缓缓升到半空。


在控制室的一张椅子上坐下,想起早饭前张太一说的那番话和严老刚才的表现,李远方发起了呆来。

作为一个世界著名的科学家,信息等诸多学术领域的绝对权威,按理说李远方是不应该去相信“玄学”的,虽然他小时候接受的是非常传统的教育。但这么多年来,跟宋力忠、张太一等人接触得越来越多之后,使得他不得不认为,虽然许多同样也被归入玄学范畴的东西确实是彻头彻尾的迷信和伪科学,都是骗人的把戏,应该一巴掌拍死再踩上两脚,但某些被称之为“玄学”的东西其实是有一定道理的,不能一概而论。只不过是人类的认知还没发展到足够的程度,只能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觉得那些理论玄之又玄没法让人信服而已。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和人类认知能力的进步,一切都可能会变得有所不同的。可以想见,对几百年上千年前的普通民众甚至古代科学家来说,突然听人说起现代人早已司空惯见、耳熟详闻的许多先进技术和先进知识,不也跟现在的人看待那些尚不能解释的玄学现象一样,觉得都是“玄学”、“迷信”、“伪科学”?当然,那个时候的人用的名词会跟现代人有所不同,说那是“妖言惑众”什么的。


人类对世界的认识,应该是一直向前发展的,旧理论总是不断地被否认。而被称为“科学”的这套现代主流的理论体系,始于天文学的发展,始于从“日心说”开始的对宗教中所提出理论的逐步否定,只有数百年历史而已。而且在人类进入现代文明的短短数百年中,往往是每观测到一个新的天文现象,原有的许多理论都会被全盘推翻,给人的感觉是,作为反对宗教迷信的先锋,天文学的理论是最不可靠的。据说张太一小的时候最希望长大以后成为一个天文学家,对继承天师家的门户的兴趣并不大,甚至对天师家的理论极为排斥。但到了后来,发现天文学界总是在那里“拆东墙,补西墙”,远不如他们天师家的理论源远流长更有延续性,不由大失所望,然后才改学核物理的。


李远方觉得,真要从唯物辩证法的角度出发去考虑,死守着已知的现代科学理论而全盘否定某些“玄学”理论的合理性,一棍子打死把所有的玄学斥为“迷信”,岂不是“片面地、孤立地、静止地”看问题,就成了形而上学,而不是唯物辩证法,是自己在打自己的嘴巴了。历史上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事,那位只有三个手指头能动的那个时代最伟大的科学家提出他与“黑洞”有关的理论,并被整个人类社会所接受奉为经典数十年后,突然将原先的一些核心理论全盘推翻,提出了大不相同的新理论,但却没什么人站出来指责他的不是,而将他的新理论奉为新的经典,和玄学理论所受到的待遇截然不同。究其原因,只因为那一位和以“科学”为旗号的掌握着世界学术领域生杀大权的人是一条阵线上的,他们那帮人是一伙的。科学和玄学之争,说得难听点其实只是门户之争。所以每当想起这件事的时候,李远方都不由得地想到“成王败寇”这个成语来。这门户之见实在是害死人,不仅让中华传统武学逐年式微,也阻碍了人类探索自然和人类自身的道路。


当然,对那位大科学家的作为,李远方深表理解甚至由衷钦佩,不管新理论是不是比旧理论更加正确和先进,那一位勇于推翻自己原先理论的大科学家都可被称为“侠之大者”。更多的人,却为了自己的面子,或者是为了保住已有的地位,始终死守着早年因而功成名就的错误理论,为证明旧理论的仍然正确,不惜编造实验数据进行学术造假,还不择手段地对向他们的旧理论提出疑义的年轻科学家们进行打压、迫害。历史上许多才华横溢、有可能改变整个人类历史的年轻科学家,就都死在那些“权威”们的迫害之下。


但幸好张太一终究是张太一,他李远方也毕竟是李远方,他们两个联起手来,这个世界上没人能够迫害得了。最近这几年来,在以他自己和叶黄、张太一为首的成千上万人的共同努力下,一些原先被归入“玄学”范畴、被认死理的人们斥为“迷信”与“伪科学”的东西,已经用最新的技术手段摘了帽子。比如反重力装置,以及那批用途非常广泛、不仅仅局限于作为保护太平洲的超级武器、被命名为“共振器”的先进设备,就是从以前的“玄学”理论的基础上发展出来的。但至今为止,尽管严老是他的师父,他是严老的衣钵弟子,还在严老的理论的基础上开发出了“文王”软件,李远方对卜卦算命这些严老最拿手的东西,一直都是半信半疑。


半信半疑归半信半疑,但已经发生了的事实却证明,严老算得一点都没错。严老说王梦遥有危险,王梦遥过几天就出车祸死了;严老说他有小坎,他和隋丽就被吕光辉绑架,然后掀起轩然大波;严老所说的大坎,则是天倾地裂,全世界死了三十多亿人,他走火入魔后躺了九十五天才醒来,还跟叶黄和李扬帆天各一方三年多。按照严老那个教派的理论,不承认“人死如灯灭”,认为人死了之后会留下点什么,但不管能不能留下点什么,严老说他四十岁以后不知道会是什么,那他作为人的形态,应该是到此为止了。要是光严老一个人这么说还好,偏偏张太一也这样说,宋力忠更以跟他一起避“天劫”为由远赴了西藏,所以李远方的心情越发沉重起来,一再想起宋力忠当年一再说过的“天道公平”原则来。到他现在这种程度,事业上已经到了一个凡人所能够达到的顶峰,家庭生活等别的方面也非常圆满,恐怕连老天爷都要心生嫉妒了吧,所以也该到了作个了结的时候了!


正在李远方浮想翩翩发着呆的时候,迟迟没接到新指令的蚩尤着急了,询问起他下一步的行动来。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李远方操纵着飞船在梅山上空转了几圈,将梅山附近的山山水水看个遍后,驾着飞船直接冲出了大气层,稍稍平移了一小段距离,然后向梦岛直直降了下去。


因为李远方和中国政府有约在先,他本人和蚩尤都不能离开中国,虽然现在世界的格局与以前大不相同,中国政府也经过了数次换界,这个约定对李远方已经没有多大束缚力了,但他一向是个重承诺的人,所以还是将蚩尤机房建在梦岛。经过这些年的发展,量子电脑技术已经逐渐成熟,虽然因为制造成本奇高,还需要一段较长的时间才能普及,但行星数据还是用得起的,梦岛、梅山和太平洲上,更是各装备了一套功能强大的量子电脑系统。这三套量子电脑系统基本上都是为蚩尤准备的,梦岛上的那台性能最好,是蚩尤系统的新核心机房,梅山和太平洲的两台,除了供需要大量计算的科研项目使用外,也是蚩尤核心机房的镜像。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