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 第四章 未雨绸缪


红尘有梦 第四章 未雨绸缪

跟李远方在一起生活了这么长时间,对夫妻生活中的每一个节律,叶黄都已经把握得特别清楚。感觉到李远方马上就要爆发,叶黄原来抱紧李远方的双手松了开来,推了李远方一下说道:“你先停一下,我垫点东西!”然后伸手抓过旁边的一个小枕头,让李远方身体稍稍起来一点配合她,把枕头垫在自己的屁股底下将臀部抬高,以图提高怀孕的机率。反复调整着体位,觉得已经差不多了,叶黄才伸臂将李远方重新抱住,一本正经地说道:“可以了,我们继续吧!”然后主动地扭动起身体,同时欢快地轻轻哼着,显得特别投入。


在做这种事的紧要关头被突然打断,本来就非常要命,偏偏叶黄还把今晚这次当成一项传宗接代的任务来完成,李远方的兴致一下子全都没有了。但就此作罢显然是不行的,李远方只能强打精神继续起刚才的机械运动来。因为兴味索然,各方面的感觉特别迟钝,在叶黄身上再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把叶黄折腾得连嗓子都快哼干了才终于完事。完事之后,便是以李远方的体质,也觉得很累了,而且叶黄又紧紧抱着他让他等一会再下来,干脆趴在叶黄身上打起盹来。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李远方还在迷糊的时候,叶黄突然开口说道:“时间应该差不多了,你下来吧!”说着就把李远方从她身上推了下来。把李远方推下来后,叶黄仍然仰躺着不敢乱动,只把脑袋稍稍转了一个角度问李远方道:“远方,你说今天这次能不能怀孕?”


因为还在半梦半醒中,李远方没听清叶黄所说的话,所以只是下意识地“嗯”了一声。叶黄好像并不在乎李远方怎么回答,继续自言自语似地说道:“开始的时候我一直以为是你走火入魔后身体出毛病了不能再生孩子,所以我妈和你妈让我们去检查一下,我担心结果出来后会让你没面子,就故意找借口糊弄她们。谁知道后来你喝醉了酒还跟丽姐生出了越兰,这就只能是我的问题了,怎么会这样呢?”


完全一样的内容,这么多年来叶黄已经不知说过多少回,李远方的耳朵都快被磨出老茧来了。最近这一两年,可能是感到无所谓了,叶黄倒不怎么说了,没想今天又提了起来。于是清醒过来的李远方在心里苦笑一下,有些失落地说道:“既然这样,爷爷和爸爸给你开的药你怎么一点都不吃!”


“你们非老劝我吃药干什么?”叶黄一副老大不愿意的样子,“凡药三分毒,靠吃药生出来的孩子,质量肯定不好。我怀扬帆的时候,就一点保胎药都没吃,所以他才这么聪明。听说许亦云怀永凡的时候一天吃两副保胎药,你看现在永凡笨的,扬帆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每次还都要替扬帆背黑锅!”


做梦都想再生个孩子,却怎么都不愿吃药,真不知道叶黄心里是怎么想的。而且没来由地,叶黄又把话题扯到张永凡身上,李远方只能无奈地说道:“是咱们扬帆太淘气了,永凡这孩子其实一点都不笨,只是特别老实吧!”


叶黄咯咯笑了起来,说道:“永凡不是你未来的女婿吗?你当然要说他好话了!”话出口后,可能是想到了什么,赶紧又说道:“我说错了,越兰是咱们家的孩子,永凡也是我未来的女婿,我是永凡的丈母娘,丈母娘看女婿,应该越看越欢喜的,以后我不说他笨了。远方,听说许亦云过两天又要生孩子,张教授都从梦岛赶回南乡去了。要是许亦云这次生个女儿,你会不会给轻舟也订个娃娃亲,让我们两家亲上加亲?”


王越兰和张永凡的这门娃娃亲,李远方的心里其实一直都很不愿意,只可惜隋丽始终不承认王越兰是他女儿,他就算有意见也没有发言权。嘴里嘟囔了几句什么后,然后对叶黄说道:“像今天这样的,我们已经试了这么多年了,看来靠自然的方法再生个孩子的可能性已经不是太大。我们都已经四十岁了,现在都不行,以后就更不好办了。既然你特别想再要个孩子,我看要不这样吧!等我这次从梦岛回来,我们干脆去弄试管婴儿算了,以现在的试管婴儿技术,可以控制生男生女的。你不是总在说要是你生个女儿肯定会特别漂亮吗?那样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我不干!”叶黄不愿意地叫了起来,“试管婴儿听上去像是怪物,我可不想生个试管婴儿!”还想再说几句对试管婴儿的看法,但听到李远方不高兴地闷哼了一声,叶黄赶紧住口,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两声说道:“我又说错了,我差点忘了轻舟其实就是试管婴儿,这孩子长得白白胖胖的特别招人喜欢,一点都不像怪物!丽姐替我带了扬帆两年年,我总觉得欠她点什么,她现在一个人带两个孩子挺不容易的,等我手头的这个课题做完了,应该能闲上大半年时间,我去把轻舟接过来带上半年好了!以后呢,每年都把轻舟接过来住上几个月。远方你觉得怎么样?”


李远方心里很清楚叶黄并不是个适合带孩子的人,这个想法也只是一时冲动,估计明天早晨起来就会忘了,所以淡然地说道:“好吧,如果丽姐同意的话,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不过叶黄看来是真的打算这么做,兴奋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说道:“那咱们就这样说定了,现在丽姐应该起来了,我先跟丽姐说一声去,远方你把灯打开!”

等李远方把灯打开后,叶黄一边下床一边说道:“我跟丽姐已经一个多月没联系了,得跟她多说会话,远方你自己先睡吧!”穿上衣服后,俯下身亲了李远方一下,然后凑到他耳边说道:“远方,刚才简直是太舒服了,不过你到梦岛后要好几天才能回来,那明天早晨你就别练功了,我们还像刚才那样再来一次吧!”不等李远方回答,就直起身来,嘴里哼着轻松的小调小跑着到隔壁的书房跟隋丽联系去了。


毕竟是四十岁的人了,现在的叶黄也学会了一些说话的技巧。联系上隋丽后,叶黄先为隋丽托人给李远方带来的生日礼物说了许多感谢的话,然后问候了王兴安、李蓉和隋丽父母的身体状况,再东家长西家短地扯了一大堆无关紧要的话,连许亦云又要生孩子的事都跟隋丽讨论了一番,就差跟隋丽商量给隋轻舟订个娃娃亲了,到了最后才说道:“丽姐,你有七八年没回来了,现在梅山可漂亮了,我看你还是找个时间回来一趟吧。等我这个课题做完,就到美国去接你回来好了!”


隋丽这些年来的思维方式有些奇特,虽然先后生了王越兰和隋轻舟,却总觉得她自己和两个孩子出现在梅山会对李远方和叶黄的正常生活带来影响,所以这些年来不管叶黄等人怎么邀请,她都不愿回来,只是偶尔会让王兴安和李蓉把王越兰带回来,给人一种“掩耳盗铃”的感觉。今天叶黄再次向她发出邀请,隋丽还像以前那样轻轻笑了笑,说道:“现在我特别不喜欢动,以后再说吧!”


听到隋丽与以前如出一辙的答复,叶黄的眼中露出一丝不为人察觉的如释重负似的喜色。眼珠转了转,叶黄摆出一副非常正经的样子说道:“丽姐,越兰是女孩子无所谓,但轻舟是个男孩子,一直跟你在一起缺乏父爱的话,长大以后他的性格会女性化的,还是经常把他送回来住一段时间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