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 第三章 四十周岁

红尘有梦 第三章 四十周岁

由有着王梦遥名义上的女婿身份的一代天师张永凡亲自主持的移灵大典,当然是很值得一看的,何况在场的所有人以前从来没见识过这种类型的宗教仪式,大家的注意力本来就全都集中在张永凡身上,所以张永凡的异常反应,大家几乎同时看到了。


张永凡尽管为人很低调,天师家的人对他的评价也不高,但毕竟是这一代的天师,在他所熟悉的领域中,当今世界上应该没几个人有资格与他相提并论,而且张永凡可谓见多识广,更不是个胆小的人,如果不是出现了非常特别的事情,是不可能让他吃惊如此的。在场的大都是非常了解张永凡的人,因此在李扬帆叫叶黄之前,在稍稍呆了一下之后,大家都向棺材的方向涌了过去。


随在李扬帆之后第一个跳到棺材前的,是身手最敏捷的李庆元。趴在棺材沿上往里看了看,堂堂的“武林盟主”的身体竟然不受控制地晃了几下,下意识地低呼了一声:“姐姐!”眼泪随之突眶而出,傻傻地盯着棺材里面看了起来。


李庆元的表现,让正往棺材涌过去的其他人都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大家都以为王梦遥的墓被人盗过,尸骨不见了或者受到了很严重的损坏。心里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谁都没有勇气去面对残酷的现实,双脚就更像是灌了铅似的,怎么都迈不动了,现场的空气凝重得像要结冰。叶黄脸色惨白嘴唇哆嗦着和快要瘫倒在地上的李欣雨对望着,两人齐齐想起当年在李远方的坚持下给王梦遥陪葬的包括那个钻戒在内的大量贵重物品。王梦遥的那些陪葬物品,对叶黄等人而言可能只是徒具纪念意义而已,但对盗墓者来说,却是很值得铤而走险的。


李扬帆是最先回过神来的,目光古怪地闪动了几下,再转头看了站在不远处不敢上前的施靖芳一眼,突然弯下了腰向棺材里伸出了手。探了一下手后,马上缩了回来直起身来,脸色更加怪异对张永凡说道:“好像还有温度!”


张永凡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眼睛直直地盯着李扬帆,看到李扬帆向他点了点头后,也弯下腰往棺材里探出手去。但张永凡探出去的手并没像李扬帆那样马上缩回,而是变换了好几个不同的位置,一边变换着位置,一边还说道:“师叔你来看看!”


这个时候李庆元的脸色已经恢复了常态,在张永凡的要求下,迟疑着向棺材里伸出了右手。和张永凡同时直起身后,李庆元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确实是好像还有体温,但没有脉搏和真气活动的迹象。”


而张永凡直起身后就是一脸的兴奋,搓着手说道:“奇迹,实在是奇迹,严师公太了不起了!”然后转头对李庆元说道:“回去后师叔你得把严师公以前留下的全部笔记都借我仔细研究一下!”李庆元没有搭理张永凡,转头向李扬帆问道:“扬帆你说怎么办?”


皱起了眉头,李扬帆望着张永凡说道:“要不今天的仪式先到这里吧,把棺木送到太平洲,让我们的专家研究一下再说!”没等张永凡回答,就向把棺材盖抬到十多米外的空旷地的张永凡的那些助手们招了下手说道:“你们把盖子抬回来重新盖上!”


“等一下!”李庆元向张永凡的那些助手们做了个手势让他们暂时别动,犹豫着对李扬帆说道:“我看还是先问一下你妈吧!”李扬帆点了下头“嗯”了一声,转过头向叶黄和李欣雨喊道:“妈、小姑姑,你们快来!”


看着李扬帆、张永凡和李庆元三个人在那里忙乎着,再听到他们那番让人感到莫名其妙的对话,叶黄等人原先吊起老高的心先是渐渐落了下来,心想难道是王梦遥死去三十多年后又复活了,或者是重新有了某种生命的迹象?等到突然想起诸如“尸变”、“僵尸”这样的恐怖名词,大家都没来由地觉得身上凉嗖嗖的,脸色则阴晴不定地变化起来,刚刚准备迈出去的脚步,全都不自觉地停了下来。


听到李扬帆喊她后,叶黄表情复杂地看了李欣雨一眼,心里想道,就算王梦遥真的变成了僵尸,按理说是不会害她们的,如果王梦遥变成的僵尸要加害她们,有李扬帆、张永凡和李庆元这三个人在,也应该不会有事。于是说道:“轻舟你下去找你张叔叔,让他赶紧上来一下,欣雨我们先过去看看!”说着就推开了叶轻舟扶着她的手往前迈出步去。


李欣雨咬着嘴唇“嗯”了一下,反过来将李汪洋的手抓得紧紧的,像是要从儿子这里寻找依靠似的,同时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汪洋你陪妈一起过去吧!”

李汪洋睁大眼睛“啊”了一声,浑身抖了一下,整个身体像是很冷似地缩了缩,迟迟艾艾地说道:“妈,我——”双脚像是被钉子钉住了似的,就是不敢往前挪动半步。


注意到了李汪洋的犹豫,王越兰向李欣雨走了过来,经过叶轻舟身旁的时候,碰了下他并向他使了个眼色。走到李欣雨身边后,挽住她抓着李汪洋的手轻声说道:“小姑姑,我和轻舟陪你过去,让汪洋下去找张叔叔吧!”李欣雨知道自己的儿子年龄还小,胆子也不大,只能无奈地苦笑了一下,松开李汪洋的手说道:“好吧!”


听到王越兰的话,李汪洋简直是如临大赦,慌不迭地说道:“是的,姐姐!”然后逃命似地转身往下面跑去了。

迈着非常之慢的碎步,小心翼翼走到棺材旁边,叶黄低垂着的头老长时间不敢抬起来。被李扬帆和张永凡左右扶住后,才鼓足勇气往棺材里看了进去。看了一眼,叶黄的目光就定住了,身体就震了震,失神地轻呼了一声“姐姐”,眼泪“哗”地一下流了出来。虽然王梦遥并没有复活,也没有变成僵尸,但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躺在棺材里的王梦遥的容颜,却仿佛没有任何改变!盯着王梦遥的尸体呆了一会,叶黄条件反射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眼角的鱼尾纹,再转头望了望看上去比躺在棺材里的王梦遥还要大上好几岁的李扬帆,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张永凡在旁边轻轻地向叶黄解释说,经过刚才的初步检查,王梦遥手上的几个关节现在都可以灵活转动,肌肉还很有弹性,皮肤仍然非常光滑,没有出现丝毫脱水和腐败的痕迹,甚至还有一定的体温,好像几分钟前刚刚死去。造成了这种特异现象的原因,应该是这副本来是严老为自己准备的棺材有什么特别之处,至于更具体的原因,得跟医学专家们一起研究过后才能下结论。


叶黄非常清楚地记得,当年下葬的时候,王梦遥是尸体早就变得僵硬冰冷的,脸色则是青白青白没有一点血色,是一副标准的死人脸。但在三十多年后的今天,王梦遥的脸上却呈现出一种异常的红晕,静静地躺在棺材里,像是熟睡着似的。


李扬帆默然地看着叶黄流泪一声也没吭,站在对面的叶轻舟却担心地喊了声“妈妈”。听到叶轻舟喊她,叶黄总算回过了神来,抬头爱怜地看了叶轻舟一眼,心想还是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更懂得体贴人,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然后举起手擦了擦眼泪转过头对李扬帆说道:“先重新封好运到太平洲吧,按原计划跟你干奶奶合葬还是先让专家们进行研究,征求你干爷爷的意见后再说!”想了想,接着又轻轻地补充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再向人马座方向发个信号吧!”


说完这些后,叶黄抬头望了望天,心里喊着:“远方,你现在到什么地方了?”二十年前的那段黑色岁月,随即像书页般地翻了开来:

把前来参加他四十周岁生日宴会的最后一批客人送到院门外,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李远方突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眉头皱得老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看到眉头深皱闷闷不乐的李远方,叶黄脸上的笑容不由僵住了,诧异地问道:“远方你怎么了?”


李远方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已经到四十周岁了!”叶黄愣了一下,想当然地以为李远方是因为又长了一岁而大发感慨,吃吃笑了起来说道:“咱们儿子都十多岁了,你不就是四十了?要是不愿意四十,难道你希望自己现在才十四?老了老了,再过几个月,我也要四十周岁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