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 第一章 航天母舰


红尘有梦 第一章 航天母舰

今天黄陵县的居民们都觉得很奇怪,清明节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到黄陵参加国家级祭陵大典的人早就作鸟兽散去,县城周围却突然再度戒备森严起来。其里三层外三层的严密防护程度,比起清明节那天来只有过之而无不及。每年到黄陵来主持公祭的,通常都是国务委员级别的中央领导,所以许多人都在那里猜测,这次要来的,应该是个比国务委员更大的官,是到黄陵县来检查工作,顺便祭拜一下黄帝陵的。


但很快地,一些消息比较灵通、头脑反应较快的人就发现,今天戒严的核心部位并不是黄帝陵,也不是黄陵县政府,而是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人”满为患的老公墓。提前一天出现在县城里的生面孔中,有几个还是网路上偶尔见到过的中央政府外事、宗教等部门的负责人。本来人迹罕见杂草丛生的老公墓,则老早就被清理得干干净净,还摆上了许多莫名其妙的宗教道具。老公墓大门前的那块凹凸不平的空地也被平整了出来并迅速浇上水泥地面,上面还用白色的油漆画了几个大圆圈。刚吃过早饭,那些从南乡来的高官就在黄陵县各位领导的陪同下,分别在轩辕庙下面的广场上或者老公墓的大门前候着。


上午八点来钟,一辆几十米长的反重力飞车直接降落在轩辕庙下面的广场上,第一个从飞车上下来的那个人大家都很眼熟,是中央政府负责外交事务的国务委员。和黄陵县的领导握过手后,国务委员就带着一大堆随行人员往不远处的老公墓步行过去。进到老公墓里面转了一圈后,国务委员回到大门前的空地上,在那里耐心等待着。很显然地,国务委员并不是今天这场戏的主角。所以大家都在那里猜测,难道说老公墓里埋着哪个外国元首的先人,那位外国元首要在老公墓举行什么重要的宗教仪式?


和黄陵公祭不同的是,负责今天保安工作的人中,像警察、武警这样穿制服的人很少,大都是些穿着便衣的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年轻人。那些保安人员手里拿着个像是半个世纪前的大砖头模拟手机似的古怪玩意在各自的岗位上默默地站着,没把任何过往行人拦住盘查,连戒严中心老公墓附近都没作太大的限制,老公墓外面其实是可以自由活动的。


既然可以自由活动,县城里许多没什么事的人都一大早就往老公墓的方向聚集。那些到黄陵来旅游的游客们,也改变了他们的既定目标,在当地居民的指引下到老公墓去凑热闹。大家都想知道来的是什么样的大人物,今天在老公墓里到底会发生了什么事?


上午九点来钟,国务委员从老公墓出来不久,正当看热闹的人对国务委员一行人指指点点窃窃私语的时候,黄陵县城的上空突然出现了一个新的黑点。黑点越飞越近越飞越近,迅速变成一个巨大的梭形物体悬停在半空,其体积之庞大,几乎遮住了半片天空。


梭形物体的腹部漆着一个很大的天蓝色三角星,稍有点常识的人都认得出来,这是当今世界科技、商业、金融中心太平洲的标志。这个巨大的梭形物体,岂不就是太平洲与中国政府合作,专为改造火星和探索太阳系的外层空间而开发的,去年年底刚刚投入使用的那批航天母舰中的一艘?这种航天母舰,是当今人类社会最先进科技的结晶。据说只需要半个多月就可以飞越冥王星轨道,续航时间达到十年之久,是有史以来航速最快、跑得最远、体积也最大的交通工具。上面所装备的名为“共振器”的神秘武器,可以轻易地将一颗直径上百公里的小行星或者彗星击碎,而且能够禁受住核武器和高能宇宙射线的攻击,完全是一座以前只有在科幻小说中才有可能出现的移动太空战斗堡垒。


看到眼前出现的航天母舰,那些上了年纪的人终于想起,老公墓里确实埋着个对太平洲而言非常重要的人物。

众所周知,太平洲是一块三十多年前的“沧海桑田”大灾变中在老太平洋的中心位置升起的新大陆。大灾变之后三年,当年行星数据和梅山集团的董事长李远方的密友与忠实助手、祖籍西部省的“太平王”张伟和他的手下从灾后的美国返回中国途中首先发现了太平洲。张伟当即带人捷足先登占领了太平洲,并开始向太平洲大规模移民。事后又操纵民意,将太平洲作为夏威夷州的接替者并入美利坚邦联西部联邦的版图,同时自任没有任期限制的首任州长兼州议会主席,实行强权政治。


在中国政府以及行星数据庞大财力和科技实力的支持下,加上有三千多万中国移民和失去国土后的三百万犹太移民、一千多万日本劳工的共同努力,不到十年时间,张伟将太平洲经营成为世界商业、金融中心,使原本的不毛之地变成了海上绿洲,让这片新大陆成为挂着美利坚邦联国旗的中国海外飞地。


二十年前的四月中旬,在过完四十岁生日后的第二天晚上,没有任何预兆地,李远方突然与总面积达一点四平方公里的梦岛,以及岛上的几个新型实验室、以量子电脑为基础的蚩尤新核心机房、一艘刚刚建成的具有行星际宇宙航海能力的大型反重力飞船一起,消失在茫茫的东海之中,附近海域没留下任何痕迹。此后不久,又传来世界经济与金融大师、梅山基金会主席、“天下第一高手”宋力忠与色拉寺的一位活佛一起,在攀登念青唐古拉峰途中遭遇雪崩下落不明的消息。因此,由李远方、宋力忠、张太一三人组成的大三角均衡格局顷刻之间被完全打破,李远方和宋力忠共同构建的行星数据、梅山集团这两个巨无霸企业,以及太平洲、梅山建设集团、梅山大学、梅山基金会,全都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并向全世界范围的所有领域辐射。


首先坐不住的是“三北王”王梓滕,得到李远方和宋力忠相继失踪的消息之后,在有心人的鼓动下和某些政治势力的支持下,没了顾虑的王梓滕在他所控制的蒙古国全境和俄罗斯亚洲地区活动起来。并在六月底成功地策动了俄罗斯亚洲地区的军队和民众,宣布将原蒙古国与原俄罗斯鄂毕河、额尔齐斯河以东地区合并成为一个全新的“大蒙古共和国”。


但曾经非常强大的俄罗斯毕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而且王梓滕在“大蒙古共和国”民众中的威信也远远不如张伟在太平洲,从“大蒙古共和国”第一天宣布成立开始,王梓滕的日子就从来没安稳过,内外战争等各种麻烦接踵而来。如果不是有某些政治势力以及兴之所致的张太一、看在当年同僚份上的张伟或明或暗的支持,估计王梓滕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直到宣布独立后的第十五年,王梓滕已经垂垂老矣,“大蒙古共和国”才基本上稳定下来。但“大蒙古共和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和王梓滕本人在国内的地位,跟张伟相比是无法同日而语的。


同样是因为没了李远方与宋力忠这两个神人的压制,行星数据的郭海林和梅山集团的张有志两人的野心也充分暴露了出来。国际国内的各种势力,也趁机对行星数据和梅山集团进行追堵拦截。不幸中的大幸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大三角中仅剩的那一角张太一大反常规地没采取任何行动,才使危机有了逐渐得到化解的可能。


那年的七月初,李远方失踪两个多月后,在行星数据、梅山集团官方宣布李远方与宋力忠同时下落不明的同一天,张伟宣布在太平洲启动全民公决程序,对太平洲是否脱离美利坚邦联成为一个独立国家进行投票表决。下午晚些时候,通过“星星索”系统进行的全民公决结果出来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太平洲公民赞成这一决议。当天晚上,张伟代表太平洲向全世界发表了独立宣言。


独立宣言发表后的第二天上午,太平洲最高议会通过了早就拟好的临时宪法。确定国号为“太平洲共和国”,简称“太平洲”。国徽和国旗上的主要图案,是将太平洲的形状进行抽象化后的天蓝色的大三角星。当天下午,最高议会提议推举张伟为太平洲这个新国家临时宪法规定集所有权力于一身的终身元首——共和国主席,随即通过“星星索”系统进行第二次全民公决。因为一千多万日本劳工没有公民权,人口增长到五百多万的犹太人也在数量上远远比不上四千万之众的华人,议会的提议仍以高达百分之九十三的支持率获得通过,使张伟成为名符其实的“太平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