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战友兄弟生死情(下)

丁老大 收藏 14 89
导读:机枪响了 正文 战友兄弟生死情(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汪廉清中队长带的两个分队只剩下四十多人,还有两个伤员被两副担架抬着。汪廉清对韩文德说,王友山分队长被鬼子打死了,主要还是他胆小,害怕,鬼子攻山的时候大家还没有撤,他就害怕,向后跑去,被鬼子的子弹从背上打进去,把命丢了。

韩文德知道王友山是因他才丢了命,这时候也顾不上伤感。因为他们还没有脱离危险。

汪廉清问大队的情况,韩文德说,已经进了深山,嫂子有桂英照顾。

说完话,韩文德和汪队长在前边领路,队伍沿着山路摸黑行走,估计快到西山脚下,忽然听见有脚步声传来,韩文德急忙回身把手往下一压,让后面的人蹲下,一个黑影走到跟前,韩文德猛地上去用了一个在军校学的擒拿动作,扼住那人的脖子,汪廉清上去夺下那人手里的枪,然后又从那人身上搜出了几颗日本手榴弹,隐约看见穿的是日本军衣,带的护脸,估计十有八九是鬼子兵,也不问口供,拔出刀来一刀捅死,待身子软了后拉到渠边推下渠水,估计大队敌人就在附近,因情况不明,只能小心翼翼由南向北走,忽然发现身后不远处有敌人队伍的脚步声。连忙下到路旁的沟里,藏进草丛里不动。

过了一会,看见敌人约三十多人,向北而去。再看后边没人,这才从沟里出来,到山口村边,全体人员机枪步枪都端在手中,有敌人也猛冲,没有敌人也要当有敌人猛冲,四挺机枪在前,四十多人沿着山口的路冲出去,不见有守山的敌人,估计方才那三十多个敌人就是守山的,才撤走,早知道这样,刚才在草丛中就能把这些敌人消灭。

出了山口以后,队伍又走了一会,碰到一户人家,屋里点着一盏菜油灯,昏昏黄黄的,锅灶里的火正燃烧。红膛膛的。韩文德和汪廉清进去,跟在后面的二分队长阎友义过去揭开锅盖,见锅里煮着红苕,却不见人,估计是见队伍过来,躲起来了,韩文德就出门去喊,老表你出来,我们是黄大队。我叫个小韩。

就在韩文德出去的功夫,汪廉清安排让阎友义派人放哨,防止遭到敌人袭击。

就在韩文德喊后不大工夫, 听草中一人站起来,说,来啦来啦,我只当你们是日本鬼子。

韩文德说,山下鬼子走了,我们是打鬼子后从山里出来的。须老表帮忙,咱们是一家人,你不要怕。

只见黑暗中走出一老者,年过五十,他在韩文德脸上看看,说。你就是那个日本鬼子要买你人头的小韩,看年纪不大呀,有二十岁吧?

走进屋去把火生旺,把灯拨亮,看准了周围都是自己人,才说,我去叫我老伴回来给大家烧水喝。

老者走出门,韩文德跟他出去,只见他把手拍了两下,一位老嫂又从黑暗中走出来,一同进了屋。

二分队长阎友义进来,对汪队长说,把哨放好了。

汪队长对那老表说,我给你一块钱,你给我拔点红苕蔓,用刀切碎煮上,我们人多,得用大锅煮。煮好后每人只喝一碗,我们饿得前心贴后心了。

表嫂说,锅里还有点红苕,你们先吃点。

汪廉清从口袋里掏出钱,要给老表,老表推汪队长递钱的手,说,钱我不要,你们跟我去两个人,拔红苕蔓去。

汪队长派去了三个人,过了一会,三个人一人抱一捆绿盈盈的红烧蔓进屋来了,大家一齐动手把红烧蔓掐成短节,用大木盆一洗,然后放进大锅,加大火烧。

老人叹了口气说,啥世道吗。鬼子不走,老百姓难活命。

汪队长说,老哥哥忍着点,我们一定会胜利的。只要全国人民团结一起,一定能打败日本鬼子。

老人回答,但愿如此。

饭做好了,各班长带人来舀,一人一碗,锅大,第一次没舀完,身坯大饭量大的舀了第二碗。吃完立即赶路。汪队长把一块钱留在了锅台上,已经走出了老远,老表喊着赶过来,硬要把钱还给汪队长,汪队长不要,对老表说,你快回去,我们谢谢你的红苕蔓。他让我们有力气赶队伍。

队伍走了,老表手里攥了钱还在那里望着,渐渐就看不见了。

第二天上午,队伍到达安全区,黄大队长见队伍回来,迎上前抱住汪廉清,好大一会才松开,说,你们可回来啦。又抱住韩文德,说,你这个小韩,就是倔,终于把你大哥找回来了,这下该放心了吧。大家这时候眼泪都流出来了,哭得说不出话。

黄大队长急忙命人抬出烧好的米汤,叫士兵们自己舀着喝,韩文德汪廉清同黄大队长进了临时大队部,汪廉清汇报了在南山的战斗情况,

原来,韩文德带队向西山去了以后,参谋长还在继续讲话,话还没讲完,就听西山爆豆似的响起激烈的枪声和炮声,这些游击队员和各级队长这几年都是久经战阵,一听枪炮声就知道是韩文德分队遭遇了敌人的大部队。

参谋长这次来的目的就是要部队保存实力,一听枪炮响,话也不讲了,赶紧命令黄大队长安排部队迅速撤退。

游击队因为在敌人的心脏里活动,随时都要准备和敌人打遭遇战,行李和装备都很简单,几分钟就拾掇好了。

黄大队长问参谋长,要不要派部队去接应韩文德分队?

参谋长说,你牺牲一个韩文德分队还不够,难道还要再贴上几个分队不成?

黄大队长知道韩文德分队完蛋了,赶快安排汪廉清中队先撤。

汪廉清问,韩文德分队咋办?

黄大队长说,咱们先撤,韩文德机灵,他抵挡一阵看抵挡不住就撤下来了。

汪廉清说,听枪声,韩分队已遭遇了大股敌人,如果没有部队接应可能连一个人也回不来。

黄大队长说,参谋长和支队长决不会让我们拿队伍去冒险。

汪廉清说,参谋长和支队长已经前头走了,不用请示他,我带两个分队去救韩文德。

黄大队长知道汪廉清与韩文德是磕头烧香的结拜兄弟,对汪廉清这种在危急关头不忘兄弟之情由衷的敬佩,就点点头说,你带队上去看看,如果敌人势大就赶快撤,不要救不了人连这两个分队也赔进去了。

汪廉清说,我活要见韩文德的人,死要见韩文德的尸。

汪廉清带队一阵疾行,离山口还有一里多地,听见枪声还很激烈,知道韩文德分队还在拼死抵抗,立即命令部队上南山,在山上打敌人的屁股,迫使敌人回过头攻南山,分散敌人的注意力,掩护韩文德分队撤退。部队迅速爬到半山腰,移动到日本鬼子后头,把机枪架起来,各种枪支一齐发射,果然把一部分敌人吸引过来。听得对面枪声渐渐远去,知道韩分队至少有一部分逃脱了,就命令司号员吹起冲锋号,游击队的冲锋号就是撤退的信号,他让韩文德知道他马上也要撤退。就也命令部队向山上撤,边撤边打。

敌人攻打了一阵,可能觉得这是小股游击队的干扰,他们要消灭大部队,就放弃了进攻,继续向前开拔。

汪廉清觉得敌人虽然不再进攻,但是到处都是鬼子,也不敢贸然下山,天黑以后才慢慢运动,后来听见狗叫,就碰到了韩文德。

黄大队长听汪廉清汇报完在南山的战斗情况,命中队勤务兵给他们端来饭,他们吃了,黄大队长说。吃完饭部队就要出发,追赶大部队。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