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集、浴血东北 第二十二章、鬼子伞兵

dontbb 收藏 4 10
导读:《铁血抗日》 第二集、浴血东北 第二十二章、鬼子伞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TB-3重型轰炸机遇敌在嫩江附近一片沼澤紧急迫降,四架护航战斗机全军覆灭。苏联方面和何峰警卫营武元甲少将第一时间得到TB-3重型轰炸机无线电呼救信号。


斯大林得到报告后大吃一惊,如此隐秘之事让日本人察知,他肯定有中方高层通敌,欲置何峰于死地。他对中国人内斗是又喜又恨,中国作为苏联最大的邻居,斯大林自然希望中国人内斗不止,但他更清楚目前日本人是苏联强敌之一,恨中国人内斗不争气的斯大林,不愿为了是稀泥糊不上墙的中国人公开得罪日本人,同时他也有点私心,希望借日本人之手替他除去政敌布留赫尔元帅。仅让手下通知中共抗联营救飞机上失踪人员。


武元甲少将闻讯后,一下子傻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的他,马上与何峰嫡糸暂编师正副师长洪春和赵建林商议怎么办。


三人商议后决定,当晚由武元甲少将和暂编师副师长赵建林率何峰警卫营、暂编师临时抽调精兵共2000人乘火车直扑龙江﹙现齐齐哈尔﹚,营救何峰。洪春留在沈阳防止小鬼子进攻。


少帅得到秘报告后,马上任命王以哲中将为沈阳临时总指挥。此时沈阳守军主力是王以哲中将的67军和古力的68军。不过当年王以哲、古力本人和他俩骨干部下各为其主相互厮杀过,有过节。两军本来就互不大信任。何峰在时,凭个人威信镇住了所有人,现在何峰不在,古力的68军对王以哲中将这个沈阳临时总指挥便不卖账,而67军以老牌主力自居更看不起前身是伪军的68军。



再说高宠等三人解决三个伞兵后,套上鬼子服装,迅速向何峰等长官靠拢……


“嘭……嘶啦……”被伞绳拖拽颤了两颤,日本伞兵少尉伊森拔出伞兵刀,割断绑缚自己的绳索,被伞布缠住的伊森从十多米高的松树上一头栽落。在身体与地面接触的一瞬间,左腿传来清晰的骨裂声。


“感谢天照大婶,我还活着。” 伊森挥起右手拭了拭额头冷汗,左腿剧痛在霎那间令他口唇乌青泪流不止。“能幸存下来,就证明我一定可以活着逃出这片林子,更何况周围有不少自己人。”作为一名参加过一战的老兵,他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他拾起落在远处的冲锋枪背在背上。根据已往的经验他咬紧牙关向自己人靠拢。但左腿的剧痛限制了他移动速度。不知道走过多久,伊森身体裸露的地方已被枝叶划得鲜血淋漓。“我一定要离开这里与战友汇合……”


生命中的潜意识告诉他,在森林中受伤,没有同伴的保护,不说遭遇敌人,如果不及时救治,那就随时面临着死亡。成为一具死尸,一群群挥之不去的蚊蝇始终围绕在他伤口周围。那伤口中可怕的蛆虫,还有肚腹滚圆的蚂蟥或被野兽五马分尸……想到这些,伊森的后背不由自主冒出冷汗,“我不能给那些讨厌的昆虫和野兽做点心,绝不!”


天开始暗下来,林子里黑的更快,四周一片漆黑,幽暗中不时传来一阵恐怖的“沙沙”声,“天哪!难道这里有蛇?”现在的伊森已经不仅仅是在冒冷汗,他快虚脱了。恐惧和求生两种不同的意识支配着他,使得他不停而机械地迈动着双腿。而且他也不敢开枪求援,吓跑了敌首,不是他一个小小少尉可承担的了的。他也不敢直腰,除非他想拿脑袋和树干比试一下硬度。可是地面实在是太臭,呛得他耳鸣目眩。落满松针的地面松软而且潮湿,将毛皮鞋满了粘稠泥土和松针,走起来非常吃力,枝叶在钢盔和后背不停地滑动,粗重的呼吸声震得他耳膜隐隐作痛。


突然脚下一软,他感觉自己似乎踩到东西。“啊!有陷阱。”野战经验丰富的伊森下意识一个空翻,要是左腿没有受伤,小小陷阱也困不住他,可现在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摔进什么地方。屁股接触地面的一刹那,他感觉背后传来激烈的“沙沙”声。手脚并用向前爬了爬,顾不得左腿刺骨钻心的疼痛,扭头一看:“天哪!”他惊呆了,一双绿油油,小灯笼似的眼睛正向他快速接近……“蛇?”他马上伸手去摸伞兵刀,可摸了个空,此时他才想起可能是从树上掉下来时失的。


“逃!”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逃。不过,下意识的逃却害苦了他。伊森一声哀号,爬起来还没等跑上几步,“扑通”一声,他四仰八叉掉进一口陷阱……


井底依然是一层厚厚枯松针,即便是这样,从伊森左腿不幸又发出一声骨裂。疼痛已经无法战胜恐惧,瞪着金星四射的双眼,他看到井口那双绿油油的眼睛。以来不及取背上的冲锋枪了。


“不要动,停止呼吸,对!一定要停止呼吸,蛇是不会主动进攻静止物体的……”他这么想,也的确这么做了。不过,他没料到这是一条眼镜王蛇——一种会向猎物主动发起进攻的毒蛇。


这条蛇似乎在张嘴,不过,它仅仅是张大下颚,随着一阵轻微的破空声,一柄雪亮的伞兵刀射入了它的7寸,蛇突然一抖,便无可奈何地垂下三角尖头,搭在井壁上左右摇摆,伊森心中一陣狂喜;“伞兵刀,是自己人。”


远处,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从蛇嘴缓缓滴落一滴腥咸的液体,脆生溅落在伊森的钢盔上……


随着踩踏枯叶的“沙沙”声,伊森甚至感觉井口尘土“簌簌”坠落。


“仁慈的天照大婶啊!谢谢您。”他颤抖着声音喊道,就在他胡思乱想的同时,和他预料的一样,三个头戴钢盔的伞兵出现在井沿上,他们用手电照着井里的伊森冷冰冰地问道;“口令!”同时有一人随手拉动枪栓。


“斩首!”伊森吓了一跳连忙答到,可对方便没有回答:随着一阵轻微的破空声,一柄雪亮的伞兵刀射入了他的脖子,到死伊森也不清楚;明明暗号没记错,这是为什么?


何峰和布留赫尔元帅等五人便没有在原地等高宠等三人,而且拚命往东,远离飞机紧急迫降地点。因为布留赫尔元帅他们清楚仅凭高宠等三人是不可能挡得住63个日军伞兵的。连何峰都没有这个信心,他也看出这股小鬼子不简单,来者不善。而且自己这五人仅一支手枪,布留赫尔元帅又健康状况很不好,还是逃为上。


“噗!”一道细微的破空声,随即,布留赫尔元帅的卫兵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哀鸣……布留赫尔元帅和卫兵同时重重摔倒在地。


“谁?”苏联空军少校切夫斯基掉转手枪枪口,四处搜寻。微风掠动树梢发出阵阵的啸鸣音,黑夜之中,有着说不出地恐惧。


“噗!哎哟”切夫斯基惨叫一声,左手握住血淋淋的右手,瞪着双目望着刺穿他手臂的树枝惊讶得合不拢嘴。粘稠的液体顺着叶脉缓缓滴溅……


突然从三方冒出三个狰狞的伞兵,望着三个手无寸铁的将帅,三个日本鬼子伞兵兴奋地哈哈哈大笑。


还没等何峰和傅作义来得及反抗,又冒出三个伞兵,先前的三个狰狞的伞兵沒动其中一人冷冰冰地问道;“口令!”同时三人警惕地随手拉动枪栓,三支冲锋枪对着后来的三人。


“斩首!”来人中有一人连忙答到。 三个日本鬼子伞兵见对方虎视眈眈也开口回答道;“行动!”


可话音未落,三个日本鬼子伞兵只觉三道寒光同时向他们射到,三个日本鬼子大惊失色,饶是他们身手不凡连忙闪射,但其中一个虽然躲过了一道寒光,还是感到喉头一寒缓缓向后倒下。


另处二个日本鬼子虽然躲过了一劫,但来不及开枪,就分别被何峰和傅作义帖身缠住。原来何峰早听出是金中希的声音,而身经百战的傅作义反应也是超一流的……


第二天,天刚亮。布留赫尔元帅和苏联空军少校切夫斯基两人又匆匆上路,何峰等人便没有与他们同行。日军伞兵打扮的何峰等五人,分两组远远地暗中跟着二人……因为何峰等人知道一旦暗处有敌人,反而还搭上自己五人不说,也不能100%护住布留赫尔元帅和切夫斯基少校。


突然,林中一阵拉枪栓的声音,浑身的血迹,疲惫不堪的布留赫尔元帅和切夫斯基少校。沒有反抗。他们睁圆了眼睛望着前边的人影。一阵悉悉嗦嗦之后,百十土匪们从路边跳了出来。他们举着枪,枪口瞄准着布留赫尔元帅和切夫斯基少校。


一个看起来木木纳纳的中年汉子提着一支匣子枪,分开众人,扯着嗓子问了句:“是苏联人吗?”


“你们是抗联的人吗?”布留赫尔元帅已猜到了对方的身份反问道。


“都把枪放下!妈的!见到了正主咋还咋咋呼呼的。”随着中年汉子的喊声,土匪们一个个都放下了手中的枪。看不出这个木纳的人竟然还是这帮人的头儿呢!


中年汉子呵呵一笑:“是的,我们是周保中将军新收编的抗联游击队。我就是叫沈浪。奉命寻找你们。”


“我们是苏联人。” 布留赫尔元帅也兴奋起来。


躲在暗处的何峰等人,确认对方是周保中的人后,也纷纷现身……


“头!后面发现敌情。”一名抗联新战士一时改不过口向沈浪报告道。


沈浪刚想骂人,“哒哒哒”急促的枪声在刹那间爆发,鸟的呱噪和林中野兽的哀鸣如山呼海啸般响彻。“扑通!”似乎有人倒地。


“快撤!”何峰威严地喝道。众人先是愣了一下,见苏联人布留赫尔元帅也同意地点了点头,沈浪知道何峰一定是个大人物。迅速命二十来个人掩护,自己带着布留赫尔元帅和何峰等人一眨眼便消失在茫茫的丛林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