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炒三国 第二章 曹操的成长过程 第十九节 步入仕途

阿元250 收藏 0 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6/


接下来咱们来说道说道,为什么曹操听了“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的评价,会大笑。

按易中天教授的看法,曹操大笑有三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我怎么会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呢,太可笑了,呵呵太可笑了,大笑。第二种是,哦,我如果处在治世就是能臣,处在乱世就是奸雄,成为一个能臣“固所愿也”,哎,打个折扣,成奸雄也不错,哈哈哈哈哈大笑。第三种,哦,我要想成能臣我就能成能臣,我想做奸雄就能做奸雄,我想治理天下我就是能臣,想扰乱天下我就是奸雄,反正我什么都能干,哈哈哈哈,这太好了。”


而在阿元看来,这种分析是把曹操整得太复杂了。前边说了,曹操去找许劭的时候,应该是不到二十岁,也就是说还没成年,是个童子。还是一个调皮捣蛋,今天偷新娘子,明天到张让家偷东西的孩子。按现在的说法是,啥啥世界观,方法论都还没有成形v儿呢,他咋会对这么一句话想那么多呢?


而且前边咱说了,那个时候,只要是许子将给你评价了,不管说你是乌龟王八蛋也好,是别的什么好话也罢,只要有了评价,能上新闻发布会(月旦评),那就是名声大大的,做起官来也就容易得多。所以在阿元看来,曹操听了这个评价大笑,笑的不是评价的内容,啥啥能臣、奸雄啥的,而是打心眼儿里高兴。高兴啥呢,高兴许子将终于给个话了,高兴自个儿从此就是名人了。至于说曹操以后要当能臣,还是奸雄啥的,一是他说了也不算,二是除非是玉皇大帝,否则谁也不知道将来怎么样,所以在曹操的心里,也只能和普通老百姓一样,走一天看一天,到什么山唱啥歌,到时候再说。


而易中天教授之所以会对这大笑分析出这么多的意思,可能也和陈寿差不多,以为曹操既然是成就一翻事业了,当然就应该是素有大志,打小就树立了远大的理想,所以在表现上,也应该高人一头才对。其实易教授和陈寿一样,都忘了,不管这人后来咋样了,刚出生的时候,都是光不出溜没穿衣服,光知道饿了哭,饱了睡的。是时代的变化,是他们具有的适应能力,才让他们成为了英雄或者是狗熊。这也是人们常说的,时势造英雄。而一个人将来是英雄,还是狗熊,从一个孩子身上,绝对是看不出来的。


扯远了,再扯回来。这曹操打许劭那儿回来之后,可以说是万事俱备,不欠东风,可以去当官了。曹操最开始当的,是郎。这可能是汉代的惯例,一个士子,刚刚被推举为孝廉,也不知道这人咋样啊,就让他们到皇宫啊,到大官家里站个岗啊,跑个腿办个事啥的,借机也可以考察这人的能力。这样的职务,是在走廊里站着啊,就叫做郎。


在曹操这一拨里,郎不少,什么北极狼啊(外地的)、家养的狼啊(朝官的子弟)、野生的狼啊(靠真本事上来的)啥啥都有,品种还挺全乎。其中比曹操家官大的,更有权的也不少。但在这一拨人里,曹操是第一个被提拔的,他的这郎,里外里只当了三天。


曹操家官大啊,所以和一帮子官宦子弟一起,被选拨成了皇宫里的郎,有点现在的第三梯队的意思。发了兵器服装,又学了了各种宫廷礼仪,曹操就开始了他人生的第一班岗。位置也不错,就在皇帝的寝宫,也就是皇帝睡觉的地方,门口,站着。


第二天一大早,皇帝出来了,没走两步,就叭地摔了个大马趴。啥回事呢?咱前边说了,这曹操个子矮啊,象个地踩子似的,穿高跟鞋能走到夏利底下去。再加上看着皇帝出来了,他又点头哈腰的上前巴结,想给皇帝一个好印象,结果皇帝挺胸抬头的走着,也没看着脚底下还有这么个东西啊,就给拌趴下了。


这还没完,曹操一看把皇帝给拌摔了,也吓坏了,赶紧上前去扶,就把这张脸放皇帝眼巴前儿了。皇帝哪见过这么坷碜的人啊,当时就晕菜了,而且回宫后是整整吐了一小天。本来按皇帝的意思,对于长得这么坷碜,还敢跑出来吓人的玩意,一刀给咔嚓了就完了。但又听说是大太监曹腾的假孙子,就又下不去手了。咋整呢,放宫里肯定是不行了,虽然曹操那张脸放宫里能避邪,但总看这张脸也能避孕,这皇帝哪受得了呢?


要不咋说人家是皇帝呢,挺聪明,到底让他想出招儿来了。这脸不吓人吗?就让他去吓唬人好了,让他当洛阳公安局长(洛阳尉)好了,让那些违法乱纪的家伙都去看看曹操的脸,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犯错误。


但皇帝这么一说,张让不干了。洛阳公安局长可是个副部级的官,这么着不是太便宜这小子了吗?而且这曹操还到我家偷过东西,哪能让他这么一步登天呢?眼珠一转,张让就说了:“要不咋说您是皇帝呢,这想出的办法就是高,实在是高。可是,这洛阳公安局长的官可是刚刚卖出去的,立马就把人给撤了,有点说不过去吧。再说了,曹操虽然长得老相,实际上却不过是二十刚出头的小毛孩子,嘴丫子的黄毛还没褪呢,怕也担不起这么大的责任吧。”看着皇帝没反对自个儿的意思,张让又接着说了:“再说了,年轻人吗,就应该先在基层锻炼锻炼,升得太快了,也不利于他成长不是?”


皇帝一听,有道理。就问:“那以张爱卿的意思,咋整呢?”张让是不慌不忙,早有准备:“现在洛阳北部区公安分局局长(洛阳北部尉)的地儿,可是空着呢。要不咱把曹操整那去锻炼锻炼?”


你说这张让多不是玩意儿,就这么几句话,硬把曹操的大好前程给耽误了。这洛阳当时是东汉的首都,按现在的说法,就是直辖市,比其它的地方,这职位得高半格吧?这洛阳公安局长(洛阳尉),那可是正厅级。就因为张让的几句话,给整成正处级的公安分局局长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