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马生涯 乱世 第二节 琉璃河

潮汐人家 收藏 14 46
导读:戎马生涯 乱世 第二节 琉璃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8/



琉璃河又名大石河,古称圣水。河上有一座大石桥,建于明嘉靖十八年(1539),于嘉靖二十五年建成。石桥南北向,共9孔,中孔最大。这大石桥曾是南北政治、文化、经济交往的主要通道。拱券正中雕有精美的兽头,桥体全部用巨大的石块砌筑,是现今北京房山区境内最大的石拱桥,其规模仅次于卢沟桥。我爷爷所在的新兵营就驻扎在大石桥旁,按照兵书上的说法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北方的七月,白天似南方十分炽热,但是到了晚上温差较大,需盖上薄薄的一层棉被。新兵们从湖南衡阳赶到这里快两个月了,每天天没亮就得爬起来跑操,射击。。。。。。乡下来的新兵们虽说都曾经是农民,不怕体力活,但是他们哪里见过这阵势,没几天“练”倒了好几十个,一天下来两条腿象灌了铅。一个动作稍有差错,教官立马会赶过来恶狠狠地扬起皮鞭,结结实实地抽上一顿。所以,士兵们最大的心愿就是晚上能睡个安稳觉,以应付日复一日的操练。


这天,士兵们象往常一样从操场上慢慢的挪回了营房,有的连简单的洗漱都免了,和衣倒在床上。我爷爷后来讲,他就是这样的睡了,一点小小的随意(懒惰的同义词)居然成了他军旅生涯的第一个转折点。


夜半子时(午夜十一时至一时),整个营地除了来回巡逻的哨兵,上了刺刀的汉阳造横着吊在胸口,如同钟摆一晃一晃的,不时拿着手电筒四处扫看,过后又是一片漆黑,偶尔会有一只猫或老鼠窜过,惹得巡夜的士兵再照着手电光顾一遍,闷闷的骂了一句,“这该死的!”远处传来一两声狗叫声,又复归平静。忽然,只听见“砰,砰--”,一阵急促的枪声伴着火花划破了繁星点点的夜空。“在哪里,哪里?!”大石桥旁边漆黑的新兵营里,酣睡的士兵们在梦中被这突然的惊醒,乱作一团、手足无措。有的拿错了裤子,有的穿错了鞋,有的干脆光溜溜的只穿了一条裤衩抓起枪就冲了出去。原来段祺瑞的部队乘夜偷袭驻扎在大石桥的新兵营了。


教官高一声低一声的吹起军哨,刺耳的军哨声穿透性极强,只觉得人的鼓膜隐隐作痛。


“一班集合完毕!”


“二班集合完毕!”


“盛世才!”


“到!”


“陈本福”


“到!”


我爷爷胸部一挺。


。。。。。。


“弟兄们!段祺瑞这龟儿子胆子好大,敢偷袭我们,我们叫他有来无回!”


“有来无回!”


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敌人偷袭倒是给了新兵营一次绝佳的练兵机会。


这枪声只听得越来越近了,大石桥那头敌人的脚步声、叫骂声也隐隐约约的响起。新兵教官很快的下达了战斗指令,弟兄们娴熟地寻找有利地形摆开了战斗队列,把枪口对准枪声密集的方向。随着一声巨响,一阵炫目的光亮刺得所有人闭上了眼睛,原来敌人发射了一枚三八式野炮炮弹,击中了中间的营房,巨大的气浪将露出大洞的帐篷掀翻了,火光夹杂着难闻的黑烟熏得人窒息,营房旁边有几个弟兄死伤惨重,陈本福这时趴在营房的土堆后面,没有受伤却被高温和黑烟折磨得痛苦不堪。敌人终于在呐喊声中靠近了营地,跑在最前面的几个家伙被新兵撂倒在地,看来临时抱佛脚的训练还是起了作用的,枪声越发紧凑起来。陈本福努力的睁开了眼睛,抖了抖平顶军帽上被炮弹扬起的尘土的,眯细着眼睛瞄准了前方,“娘啊!”一声惨叫传过来,证实对方报销了一个,陈本福咬着牙,扭曲的脸使劲的挤出了一点笑,试图使自己镇静下来,又继续瞄准了。


战斗进入了短兵相接的胶着状态,敌人的炮火无法发挥威力,蹲在最前面的新兵们端起了刺刀就和对方拼起来。所幸的是来偷袭的敌人只是一小股,又没有后援,退路这时也被封死了。


领头的小头目再也无心恋战,正犹豫间。教官猛喊了声:“弟兄们,抓活的啊,冲啊!”


“上啊!”


大家一拥而上,向残敌扑了过去。


不一会儿对方就被打死或捅死了一大半,剩下的战战兢兢的跪在了地上,远远的扔了枪,乖乖的把手举过头顶。枪声和喊杀声渐渐的稀疏下来,最后又慢慢的恢复了平静,只剩下还没燃尽的营房冒出滋滋的火苗在提示我们刚才发生了什么。


教官重新布置好哨位,关押好俘虏后,带着陈本福等清点了战利品。统计结果显示:打死打伤敌军120余人,缴获长短枪支130支,子弹忽略不计。更重要的是我方缴获了日产三八式野炮一门。此役使我方的军力配备大大增强,以新兵营的完胜而告终。


“集合!”


教官得意地抬起头向天吼了一声,憋红了脸又吹起了军哨,还好,没刚才那么刺耳了。


看着不太整齐的队列,教官又恢复了往日的一脸严肃和傲慢。弟兄们知趣的向看齐的方向挤了挤,填补了受伤和阵亡的弟兄们的空缺,虽有点不习惯但是尽量努力的维持着什么。


“弟兄们!”


教官顿了顿,眼眶里忽然亮了一下,道:“为战死的弟兄脱帽,致敬!”


有点嘈杂的队伍顿然安静了下来,大伙齐刷刷地提起平顶军帽,靠在自己的腰前,等待长官的下一道命令。


“今天,我们损失了7个弟兄,赢得了一次宝贵的、来之不易的胜利,这是对我们近两个月军事训练的最高奖赏,相信通过这次严酷的实战考验,我们已经成为了真正的军人。现在,你们马上就要开赴战场,去迎接更严酷的考验。胜利一定属于我们,我们一定要打败段祺瑞,打败段祺瑞!”


“打败段祺瑞,打败段祺瑞!”


“胜利属于我们,胜利属于我们!”


陈本福笔挺的站在前排的最中间,正对着教官,和大伙一起重复着这几句。教官敬了个军礼,无意中瞅了一眼陈本福,似乎发现了什么,行军礼的手微微有点发僵,眼光柔和了许多,略带一点兴奋,手终于缓缓的回到了他的髋部。他到底看到了什么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