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6月1日17点,北京军区司令部机要室。

“就在昨天,保定45军两个师已经兵分两路秘密到达了怀来和涿洲,天津警备区的第97师今天早上也到了廊坊,承德的第19师现在也正在向密云靠近,而我这个北京军区司令竟然还不知道!你们说说,他们想干什么!”吴浩对坐在两边的心腹们挑动着“我是无所谓,反正是一把老骨头了~~~就一个儿子也还在英国,你们都可以~~再去给赵志刚(总长)拉拉关系~~~还可以再找个好前程嘛,台湾已经拿下来了,美国人也要退出了,人家现在正红嘛。”

“不,司令,你要是被他们~~~~我们哪还能有什么出头之日?”

“主任!司令!干了,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反正人家已经逼上门来了!”

哎,华夏特色的官场就是这样,俗话说得好:“不怕犯错误,就怕跟错人”,不管是在谁的眼里,下面这些军官早就已经被打上了“吴记”字号。别的不说,就算是临时反水干的好的话,最多只是可以继续当官而已,但是~~~后半生基本上可以排除晋升了,这对于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将军行列的师长们来说将是最致命的打击。

“好!大家说得好!”贺楚国站起来表示支持,“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我们不能寄托希望在甄汉文、张玉华他们身上,明天全会上他们肯定不会获胜的,我们也肯定要被清理。说得好!不是鱼死就是网破!现在,我宣布立即执行A方案,今晚22点开始行动,明天凌晨3点必须全部控制所有要害机构。”贺楚国转身问坐在沙发上的吴浩:“吴司令还有什么补充没有?”

吴浩阴沉地看着四周的军官们,不时观察手下脸部神情变化,很可惜,没有看出谁有异常,只有威胁了:“现在,还有谁不想干的,可以马上走。但是,谁要是敢在行动中给老子出妖蛾子,就别怪我手黑!你~~牛胖子,怎么说?”

“贺主任、吴司令!去年要不是你们,老子早被那些狗娘养的抓进去了,可怜我那弟弟,被判了15年!我牛元山能活到今天全是你们给的,我不跟你们跟谁啊?”第39军副军长兼188装甲师师长牛元山少将对着旁边的军官们大声叫嚷道:“谁他妈的不干,老子先崩了他!”,从腰间麻利地拔出手枪“匡堂”一声拍在桌上。

看着外面四处游动的哨兵,再看看贺楚国、吴浩那阴沉着的脸和牛元山放在桌子上的手枪,还在犹豫着的军官们纷纷表态支持,有的还大声表示坚决拥护副主席和司令。

很满意的贺楚国发布了一系列命令:

第188装甲师从丰台出发和第22师2个团会合后直接包围中南海解决没有重装备的中央警卫师;第25师配合第190装甲师监视并准备阻击北京卫戍区部队的增援;第24师负责解决总参谋部、三军种司令部、武警总部的守卫部队;北京军区直属队和总政治部守备队负责占领外交部、公安部、国安部、北京公安局及市内的电台、电视台、电信公司;第22师剩余2个团为预备队。

一场预谋已久的兵变正在有条不紊地秘密进行。。。

=☆☆☆☆☆==☆☆☆☆☆==☆☆☆☆☆==☆☆☆☆☆=

20点10分,终于摆脱了纠缠获得宝贵机会的内线将消息传递了出去,获得紧急报告的前委按照已经预备好的方案,命令中央警卫师和北京卫戍区进入一级战备并暂时封闭了龙盾系统内后方委员会的对外联系。同时命令待命的4个师立即从四路向北京包围过来,并要求驻扎唐山的陆军航空兵第23、24旅协同行动对马上要进行兵变的部队进行包围。

“政委,我想不通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做,明明是绝对不可能成功的,而且就算是侥幸获胜,难道全国的老百姓和整个解放军会支持他们吗?”张羽充满着疑惑询问政委。

“你还是没有明白!他们知道自己获胜的机会并不大,但是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力和金钱,也只能这末做。第一,他们赌的是中央在现在的形势下不敢或者是犹豫动用大规模的军队来镇压他们;第二,如果他们进展顺利的话就可以一举控制整个中央委员会,然后再马上利用这个机会改组政治局,从而获得合法身份。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剔除外面的4个师,北京城的兵力对比上他们还是有很大优势的。我们这边只有卫戍区有较强的战斗力,而警卫师和各机构的守备部队基本上都只有轻武器不可能抵抗得了野战军的进攻,最恼火的也就是这个问题,所以需要我们来阻止对方的装甲师,只要1个小时,后面的4个师就可以上来了,其他的~~卫戍区能对付。”熊浩新叹了口气,“其实,在新中国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过兵变成功的例子,他们倒是自作孽不可活,就是~~就是可惜了5个精锐师啊,这场战斗下来不知道要死伤多少人,也不知道要损失多少财产和装备,培养5个师的军官和士兵不知要花费多少的心血,教训啊。。。”

“政委,我们~~可不可以实施清除行动呢?既然他们是以北京军区的部队为主,我们为什么不可以直接消灭他们的指挥部呢?

“你是说,吴浩?”政委思索了下,摇了摇头“不太可能,从前天晚上开始,他、贺楚国,还有那些心腹爪牙就从我们视线中消失了,茫茫北京1200万人的城市哪不能建个临时指挥所,何况,5月17日以后就已经监听不到他们的通讯了,现在全靠几个内线传递消息。”

“贺楚国原来~~~主管的是情报机构吧?”

“对,所以昨天上午我们就已经把军情局胡头”政委做了捆绑的姿势:“现在军情局的几个头都已经表示支持中央,哦?。。。你~~~~是说~~~胡头可能~~知道?不,他还没开口,老总、王书记已经连续亲自给他做了3个小时的思想工作,但是到现在都没有结果,就差给他下跪了~~~”

“呵呵~~~我记得以前中央大老里面可是有位情报战线的老前辈啊,为什么不动员他老人家出来作作胡头的工作呢?”

“你?哈~~~~哈~~小子,真有你的,好!如果能够将事件在这个层次上面就地解决的话~~~呵呵,好,我马上报告危机组!”

话没有说完,政委人已经跳上自己的那辆通讯车。。。

“切!没义气的家伙,BS一下”张羽笑着对旁边初次看见政委手舞足蹈的样子感觉很惊讶的年轻军官们命令道:“笑什么笑,还不马上准备好突击队,随时等候命令?”


一些外国势力的情报人员在5月下旬开始出现的蛛丝马迹中以特殊的嗅觉感触到了风暴前的一些味道,纷纷加强了活动想知道中国的首都到底要出现什么问题。

获得北京将出现可能叛乱的少数几个国家中就有倭国,倭族以最快的速度在北京时间5月28日就通过驻华大使馆向外交部递交了政府函,在文件中以强硬态度要求中国政府立即考虑对日出口焦炭和稀土金属矿的要求,但并未约定答复时间。

现在,北京的动乱迹象越来越明显,从20点开始,叛乱队伍已经集结完毕,被隔离了3天完全不知情的士兵们全部静静地待在军营里等候着22点“全真反暴乱演习”的开始,双方的侦察人员早就四处密布,窥视着对方的防备情况。。。

但是,对于平静数十年的北京来说,熙熙攘攘的人群对路边三三两两停靠着的军车并没有怎样的过于注意,不停穿过的汽车依旧是那样的多,他们继续安祥地享受着平静的生活。

熊浩新走出通讯车阴沉着脸一声不响地走到张羽旁边。

“怎么样?请示没有?”

“咳!人家危机组2小时前就已经把老前辈请去了~~”政委双手一摊。

“那,有什么结果没有?”

“和~~扑吃~~”政委忍受不住笑了出来,但是连忙捂住了嘴巴,毕竟旁边还是有不少的下级军官:“总长已经传来了命令,按照分析结果,可能的地点有11个。

张羽马上用红色铅笔在政委摊开的地图上逐个标记了11个地点,大声命令:“王营长!”

“到!”

“立即派出11个小分队,密切监视这些地方,加强监听,要他们随时保持联系,没有命令不得轻举妄动!”

“是!”。。。

在20分钟的焦急等待过后,王营长终于报告了:“支队长、政委,11个目标已经全部监控,但是我们发现目前电子信号比较密集的只有2个,一个在丰台,一个就在东单公园。其他的要么没有任何动静,要么是人都没有”

“丰台和东单公园?不会吧?丰台是第188师驻地,目标太大,而且188师等一会儿肯定要出来,这个是假的或者是188师指挥所的电子信号。东单公园这个~~~离中南海太近,也太危险了,也不应该是,最多~~~~就是个侦察队而已,那末~~~他们应该在哪儿呢?”政委在地图上不停地划过,皱起眉头冥思苦想。

特反支队在继续密切监听整个北京城的电子信号,但是,时间仍然在流逝着,一分一秒地在向6月1日22点的“临界点”逼近。。。


“总理,还有15分钟9点,部队都已经到位,该发布戒严令了,要是再不。。。我们会很被动的。”王冀生上将轻轻地提醒。

“不,再等等,如果特反队能够顺利解决吴浩指挥所就最好。实在不行~~~命令北京市政府和北京卫戍区9点整在电台和电视台联合发布反暴乱演习公告”

就在他们正在茫茫北京城中费尽心机地找寻吴浩临时指挥所的时候,欣喜若狂的倭族终于下定了最后的决心,要乘中国出现内乱的千载难逢的时机伸出它的鬼爪。

倭族5月25日就已命令驻扎九州2个“11-12”舰队前出至钓鱼岛、赤尾屿水域配合已在先岛诸岛水域待命的2个“11-12”舰队,加上4月转场冲绳岛那霸基地的2个F15、3个F16及1个F2联队和早就已经准备好的4个满装步兵师及120艘登陆舰艇,倭族在流求群岛地区已经达到44艘驱逐舰,220架战斗机,27艘各型潜艇,合计14万人的强大攻击集团,准备在“C日”对中国台湾的北军及大陆军进行攻击并强行在北部基隆宜兰一线登陆。

。。。

6月1日晚20点54分,北京。

距离21点正式宣布戒严令已经只有5分钟了,不仅是特反队,还是危机组都在关注他们。停靠在祈年殿路上的特反支队7辆大卡车里面的监听组还在不停地接收整个北京内城的无线电信号,并将接收到的无数电子信号过滤、放大、分析,一遍一遍来回往复,试图在监听区域内截获可疑的信号。

还是没有异常的可疑信号出现。

“队长,政委,还是没有~~~”监听组组长转头梗咽着对上司报告,泪花已经在眼匡里面打转。

年轻的上尉有着丰富的电子知识,也是清华大学的硕士毕业生,无线电技术从理论到实践在整个特反支队都是数一数二的,连他都没有收获,可能~~~也确实没有办法了。不止是张羽和政委,在现场的特反队员都明白不能截获对方总指挥所的信号就意味着无法在战争发动以前消灭对方的首脑机构,一场血战必然将在北京~~~华夏国的首都拉开,后果是不言而喻的,就算是最后获胜又能怎样,千年的古都将会遭受一场千年来都没有遭遇过的劫难。


历史没有创造奇迹,张羽没有,1600人的特反队也没有。

6月1日21点,北京卫戍区和北京市委市政府被迫联合发布电视和电台公告,说明将在22点在北京城区进行一场全真反恐怖防暴演习,请市民暂时在家不要出门,凌晨左右演习就可以结束,演习详细情况将在6月3日以电视片形式公布。

消息公布以后,全市哗然,好在临时动员的大量军队文职人员在主要的街道路口进行了现场宣讲,说是为了配合国家正在进行的台湾战役让街头流连忘返想参观演习进展的老百姓感到也还能够接受,而且早就已经散布在街头巷尾的便衣和军装警察也让他们纷纷知趣地迅速返回了家里,不明真相的还打开窗户企图进行观察。

6月1日21点17分。

“副军长,侦察员报告说,他们~~~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还这样~~干吗?”师参谋长小心谨慎地轻轻问牛元山,生怕一不小心触怒了面前的这个“牛神”。

一直埋头趴在桌子上凝视着北京地图十余分钟的牛元山,猛地直起身体,抬起头问参谋长:“你说,我们能成功吗?别怕~~你老实说~~”

“副军长,说老实话吧~~~我~~没把握~~~~”看见牛元山并没有表示出很生气的模样,参谋长鼓足了勇气继续说道:“其实~~~大家~~~都觉得成功的希望不大,我们这些中级军官~~咳~~~可~~~下面的,现在还是在骗他们呢,开始还好,真打起来的话,~~~士兵们就很难说,他们总会知道真相的,恐怕未必还会继续支持我们。。。”冉隆峻上校内心还在犹豫,但是巨大的阴影压抑在心里面很难受,一狠心就全说出来了:“副军长,真的要干下去吗?毕竟是首都,打烂了的话,历史怎么看待我们?老百姓会支持我们吗?”

“是啊,士兵真要是知道了的话~~~未必会支持我们,可~~~我们现在能回头吗?连长排长肯定可以,营长或者也可以,但是~~~我能吗?还有,团长们能吗?你又能吗?”牛元山神色黯然地坐回到椅子上。

“我~~~可~~~难道。。。我们去拼命是为了他们火中取栗吗?副军长,你不能啊~~~”冉隆峻上校无奈地望着副军长,以眼神在祈求上司能够悬崖勒马。

。。。

“呯~~”一声枪声突然从军营深处响起来,紧接着就是“达~~达达~~~呯呯~~~呯”的声音传来,那是让人熟悉的81式机枪和自动步枪的射击声,枪声接连不断响彻在原本宁静的丰台军营里。

“怎么回事!!”听到枪声,牛元山从椅子上串了起来,大步走到门口,却看见前面的几处营房不停地在向外射击,绚丽的红色曳光弹不停地划过夜空,连黄色路灯的光芒也被暂时压盖住了。。。

牛元山和手下还在紧张地眺望,不过2分钟的时间,几个身影猛然向自己这边跑过来,前面那个锒仓地几乎要摔倒,等他到了面前才看清楚最前面的是自己的心腹--196团长陈太金,上校还在气喘嘘嘘慌张地叫着:“副军长,副军长~~~不好了~~~黄锐造反了,带着外面的人冲进来了~~~我们挡不住了”

“黄锐?!”

听到黄锐的名字牛元山急了,黄锐本来是197机械化步兵团团长,陆军指挥学院的高才生,兵带得也不错,就因为和自己不是一条心,所以压了他当了5年团长还没晋升,和他同资历的有很多都至少已经是师参谋长了。去年为了扫除障碍,也为了给别人留个爱才的好名声才把他保送到了国防大学指挥系深造,可他~~怎么回来了?

“他~~不是在~~~”

陈太金苦笑着,站直了身体擦了把汗:“本来各部队都~~~防备好了~~~那些人,但是刚才~~营门口发生了车祸,死伤了好几个老百姓,汪团长(197团团长)就派人打开门想疏通一下道路,没想到后面几个营连长马上就把汪团长~~~给打死了,跟着黄锐就带着一伙子人冲了进来,现在,整个197团都被黄锐带着反水了,把我们和145团,还有146团全部隔开了,还有,里面好象~~~好象。。”

“好象什么?”

“好象~~~黄锐~~~后面的是特反队的人?”

“特反队?不会的!~~张羽还在台湾,就熊浩新~~他能带我们北京军区出来的部队来打我们?”

“副军长,如果~~~张羽现在已经回来了呢?”冉隆峻上校略微思考一下就明白了问题所在。

“你是说?他~~被~~咳!马上组织反击,冲过去和装甲团汇合”

真是笑话,还不汇合装甲团,难道等死吗?特反队在伊朗可是打得美国人都喊疼啊。不过,还没有等他下达具体的命令外面高音喇叭里面已经传来了声音:“给我全部包围起来,没有命令,一个都不准放走。”

黄锐那嚣张而又张狂的东北腔调,仿佛是要羞辱已经被包围的牛元山一般,声音也被扩音器放大了许多。

“给我冲出去!冲出去!!”牛元山高声狂叫着拔出手枪,招呼手下们准备作最后的挣扎了。

冉隆峻也顺势掏出手枪,心里面还在犹豫着,看来~~看来已经是没有什么办法了,剩下眼前的这个196团1个营还被无情地隔离在军营右侧,那两个装甲团肯定也被包围了。傻瓜都知道,要不了多久,不是一条心的政委们就会带领士兵干掉团长反戈一击了。

咬咬牙,心一横,毕竟是关照自己多年的老上司,冉隆峻不忍心,只是瞄准了他的右肩。

=☆☆☆☆☆==☆☆☆☆☆==☆☆☆☆☆==☆☆☆☆☆=

“好,危机组通知,最重要的188师已经解决,牛元山受伤被黄锐逮捕了,冉隆峻交代了吴浩可能在的几个地方,现在该我们去解决这个问题拉~~”政委兴奋地笑着,拉起张羽准备命令转移阵地却看见张羽并没有什么高兴的样子,一副黯然失色的神色,急忙问他:“哦,你这是怎么啦?哦,~~~好吧,我~~先去吧,三营长,命令,2、3组突击队跟着我!你先休息下,继续监控,一会你~~~再来。”

政委了解张羽不忍心去面对自己的“授业恩师”的原由,也没有强迫他,但是~~~小伙子啊,188师虽然已经解决,吴浩那可还有3个师5万人啊,今天,我可以帮你解决吴浩,但是我到卫戍区以后呢?为什么~~~你在政治上还这么不成熟,还不立即和他划清界线呢?

“不!政委~~我们一起去!三营长,你留下来继续监听,有情况马上报告!”

“好!好!我们一起去!2、3组,全部上车,目标,南苑公园。”政委兴奋地命令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