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第一卷:序曲1937 第十二章:议会作证(二)

上林花残 收藏 0 6
导读:大时代 第一卷:序曲1937 第十二章:议会作证(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2/


“对不起。”被称为中国最温和的“鸽子”的曾恒一举起了手。见他举手,在场所有的军官脸色都不太好看。

“我想问问杨部长……”两年前还是大学教授的曾恒一优雅地推了推金丝边眼睛,问道:“您,或者说军方,为什么认定日本是为了谋求与中国开战而不是想与英国争夺印度、马来呢?要知道日本与德国最近联系密切,对英法全力展开联合行动似乎对于他们的霸权争夺计划更为直接……即便是针对中国,通过美国的斡旋和太平洋威慑就不可以阻止战争的发生?或者就没有办法祸水西引?日本通过一战可是夺取了俄国的萨哈林岛和堪察加……”

杨浩生微微一笑,借机擦了擦汗,喝了口水,说道:“日本的地理和资源决定了他们在国际制裁来临之前不得到一块稳固的补给基地就无法继续战争。放眼亚洲,中国是他们最佳选择。近年来,中国的军备一直落后于其他大国,使得他们的计划有了现实可行性。至于印度和马来,肯定是日本的目标,但如果过早的展开行动,必然触怒西方世界,二战或许会很快爆发,这不符合日本的核心利益,甚至也不符合德国的国家利益……至于美国,斡旋和警告是会的,但太平洋力量威慑……恐怕不太可能。和一战一样,奉行孤立主义的美国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将会观望,以获取最佳时机,赢得最大利益。这是他们的传统。在国防部的报告里对此有详细阐述。至于俄国,我想作为政治家的您应当知道‘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句名言吧?

另外,我想向曾议员说明一点常识——你所说的萨哈林岛应该叫库页岛,明朝虽然失去了它,但从来没有哪届政府声明放弃了这块土地!”

在场的一些人对曾恒一露出嘲讽的神色,而曾恒一居然脸色如常,没有再追问,同样也没有认可军方看法的意思。

“虽然中国军事上处于相当的劣势,但中国是大国,国土广袤。而且已经实现了工业化,具备相当的工业生产能力,所以快速灭亡中国并不是很容易。而联合俄国则会是最符合利益的选择。众所周知,俄国自从政变退出一战后,进行了军事政治上的全面改革,国力大增,但一直被国际社会所孤立。就目前来看,现在的领导人彼得_里奇耶夫完全是一个好战的疯子与天才的混合体,他的疯疯癫癫与破坏性格诸位政界的先生们都领教过了,对于这样的人,发动战争只是一句话而已,就像1931年对芬兰,1933年对浩罕(中亚国家,存在于1877年至1933年)。需要注意的一点是,里奇耶夫因为中俄战争才成了孤儿。他也从不掩饰对中国敌意。”

听到杨浩生的对那个俄国瘦秃子的评价,主席台上的成员都露出了古怪的神情。里奇耶夫是被国际社会所公认的神经质患者之典型,孤儿出身的他喜怒无常,而且性格多重。也许在白天他还极具领袖风度地接见外交官,而在晚上的宴会中却会把臭脚丫子直接放在椅子上。他动辄枪毙官员,辱骂外国,即使是他最信任的外交部长列金斯基也曾被他当众吐了一脸的唾沫……

“作为军事统帅,他有着极高的才能。在他主导下,俄国迅速开始了军队机械化建设,在保持凶悍的同时有了远超过哥萨克时代的攻击力和破坏性。诸位可以在报告里看到这支军队的如果出现在中国的土地上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杨浩生的讲演语气并不激烈,但在他稳定的中音叙述下,主席台上的几个议员已经开始轻声讨论起来了。

“……因此,基于以上威胁,我代表军方恳请议会能通过紧急国防修正案。以确保我一千万平方公里之领土免受践踏,我四万万五千万同胞免受荼毒,现在的每一份努力,就能让我们的民族少流一滴鲜血!请求大家投出决定国家未来的神圣的一票!”

老人的演讲完了,整个会场礼节性地鼓掌以后就陷入了讨论中。

“梆梆梆。”议会最高主席团主席,国民党副总裁庄庭暖敲了敲手中的小锤子,示意安静。等议论声平息,庄庭暖说道:“现在正式质询提案代表杨浩生。”

“我只想问杨部长最后一个问题。”首先开口的还是曾恒一:“按照军方的计划,我们撤走上海、苏州、辽宁等地的重工业之大部至中南、西南。并调整财政预算,放弃大部分规模以上社会工程,扩大军费、投入西南中南华南之交通建设……那么军方知道这样会有多大的经济损失吗?所造成的民众恐慌与失业的影响又有多大?万一战争没有爆发,那么这个责任谁来负责?谁又能负得起?”

这个问题引起了议员们普遍的忧虑,这也是大部分反对者和骑墙派的主要担心。如果按照军方提出的计划真正执行,中国为了战备将在即将过去的1937年追加高达三十亿的直接军费开支,使本年度军费总额达到创记录的130亿。这可是1936年国家财政收入的五分之一强,在1938年的国防预算更是会达到200亿。而因为这个庞大计划所带来的其他支出和损失,按照这些惯于算计的议员的保守估计更是高达2000亿!!!

如此庞大的数目……战争爆发就不用说了,要是真的没有开战中国的经济将倒退回经济危机爆发时的1931年!

不会是军方为了争取军费故意夸大事实吧?还是他们想加入即将开打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一个反对派议员心中甚至打起了鼓。

对于这个问题,杨浩生早有准备,他表情严肃地回答道:“我承认,曾议员所说的‘万一’可能性虽然很小,但却是存在的。”

“但是!”杨浩生的语气在议员们的议论声中决绝地一变:“我们没有其他选择!对于国家来说,对现实的威胁持有侥幸态度是犯罪!是对人民的不负责任!诸位,即使战争爆发的可能性只有百分之十,我们都必须全力准备,何况是现在?难道任由敌人的铁蹄踏遍中国大地的损失会低于因为战备的支出吗?”

“我同意杨部长的意见。”国务卿张展白忽然开口,在周围人的注视下他憋红了脸:“原谅我违反质询原则,作为资本家出身的我只是想告诉大家——即使从商业的角度,我们都必须作出这笔投资!诸位认为在现在的国际形势下,这笔投资能省得去吗?至于损失,我想问问大家,中南西南的开发不会带来回报吗?”

“我也提醒国务卿先生,这样急进的开发是在牺牲中国经济的整体的背景下进行的!这根本不符合商业原则!”曾恒一立即站起来针锋相对。“而且,谁都知道你的家族在军工和交通产业上有巨大的投资!”

“这是污蔑!”张展白正要辩驳,庄庭暖已经敲起了小锤子。

“两位!现在不是议会辩论!” 一向沉稳的庄庭暖脸色也不好看,说道:“我宣布,第一位证人,国民经济发展委员会首席经济学家许维宁出庭来解释这些问题!”

在纷乱的争吵中,中国宏观经济最高智囊机构国民经济发展委员会的首席经济学家许维宁走上了证人席。回到座位的杨浩生看了一眼这个戴着黑框架眼镜,学术味道十足的熟人,但对方却是正对前方,目不斜视。

“证人许维宁,请宣誓。” 庄庭暖说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