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空二军的李大天爷

西出阳关。 收藏 12 16130

空二军李大天爷的故事

在我们沈空直属部队里,关于李大天爷的故事流传很广,一九六一年我到勤务部队不久就听老同志们说。一九六八年夏天,我在青椅山培训新兵,由于伙食太差,一天两顿高梁米,老胃病又犯了。实在顶不住,就到丹东医院去看看。我住在二道沟空二军招待所,傍晚在院子里纳凉,还有人在念叨他的故事。只是传来传去,搞出了几个版本。但内容大同小异,也不必细究。茶余饭后当作闲谈话题,一笑了之。

李大天爷是一位老红军,据说长征时是朱老总的马夫,长征结束后到战斗部队,最高职务任班长。不过他有个战士很争气,就是空二军第一任军长。二军组建时,他就由陆军到了空二军,职务嘛,好象是一个管理员。下边,就说说他几件搞笑的事。

我军第一次授衔时,他的情况很特殊。按军龄讲,是个三几年的老红军,可是按职务看,也就是个连排干部,撑死算个副营。据说当时给他评个少校(当时很多团职也评少校)。他问人家少校军衔什么样?别人告诉他两杠一星。他说星太少不要。人家说大尉星多,四个,两边八个。他说行,就要大尉了。

有一天,他戴着大沿帽,扛着肩章,腰系武装带,整整齐齐地外出上街了(完全符合外出要求),走在大街上满是威风。可是,走着走着他感到热了,就把帽子摘下来拿在手里,还是热,他就解开了衣服扣子,后来索兴把武装带也解开了,就那么象戏台上县官的罗圈一样挂在肩上围在腰里。他这边正在开心的溜达,那边可就有人看见要来管他了。

我军授衔后,对军容风纪有很严格的要求。各部队内部,由军务部门负责。一个地区的驻军,由卫戌司令部(卫戌区)统一负责。因此,每逢节假日,卫戌区都要派出纠察队流动检查。李大天爷这么逛来逛去,还有不撞到枪口上的?

人家纠察他,他还跟人家耍态度,结果就被带到了卫戌区值班室。值班员遇到这样的情况,一般就是先教育,再登记,只要态度好,也就放行了。可是李大天爷哪能听这些小青年的教育?人家问他那个单位的?他说空二军的。人家说具体单位?他说我们班长那个班的。人家没办法,只好给空军去电话,说有个什么样的人,什么军衔,违纪了还不服从纠察,希望你们来人领回去。空二军接电话的值班员一听,哎呀妈呀,是不是老天爷让人家给纠察了?赶快乘车去接。他也感到事情闹大了,碍于面子,还瘦驴拉硬屎,说人家态度不好(估计纠察队员有拉扯现象),赖着不走,还嚷嚷:让军长来接我。―――你看是不是天爷?

有一次,李大天爷没事在后山沟溜达,看到一棵倒下的树,有碗口粗,他费了好大劲把树枝子弄掉,想把树干扛回去烧火,从山沟扛到路边累的满身是汗。正在休息,看到军长的吉普车过来了(那时军长也就是吉普,棚子可以放下得那种),见车是空的,非要人家把树给他捎回去。驾驶员当然不干,他就拦着不让走。驾驶员没办法,只好说行。他到路边弯腰扛树,这边一踩油门跑了。他气得边骂边追,一直追到车库,找到汽车连长没完没了。连长也知道这主脾气上来没处讲理,只好派个大车去拉那棵碗口粗的小树。

讲理的地方还是有的,那就是党小组会。在党小组会上,他是黄牛拉车――老老实实,规规矩矩。战士党员也可以批评他,不客气地指出他的毛病缺点。他都能虚心接受,并加以改正,绝对不会耍态度。只是能管多长时间那就另论了。

日常生活中,他是公认的前辈、大哥。无论战士干部,有困难找他,肯定帮忙。因此,尽管他有时不讲理,大家还是十分尊敬他、爱戴他。不知他老人家是否健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