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八路的化学武器

goodgunner 收藏 47 16991

土八路的神秘武器


作者:萨苏


写这个是因为看到王外马甲兄骑兵系列又出了新的章节《胜利前夜》,老萨不才,抢了马甲的沙发。


他这一段,写的主要是八路军和地方部队配合作战的内容,其中就提到了地雷战。有这样一段描写 –


“需要说明的是,那些以为地雷炸死不少老百姓的说法,多半是受了电影电视的误导,其实,抗战时的民兵地雷,原本没有多大杀伤力,能不能炸死人都难说。

民兵使用的地雷,厉害的有两种:一种装填黄色炸药,这是兵工厂生产的,每个村只发几个,如果打了胜仗立了功也能再奖励几个,总之十分难得;另一种是特大号地雷,可这玩意不仅成本高,而且容器不好找、还不容易伪装,所以用的也不多。

最常见的是装黑火药的“铁西瓜”,实际上就是个大鞭炮,主要靠混在爆炸物里的铁片、石子伤人,崩得好能打中要害,崩得不好也就是个烧伤。因此,在真正的地雷战里,那种“地雷一响鬼子就飞到天上”的场面其实不多,更常见的是——“轰”的一声,鬼子突然变成个黑不溜丘浑身冒青烟的灶王爷,怪叫着又蹦又跳。“


看完最后一段形容的鬼子形象,忍俊不禁。


这段描写毫不夸张,当年我家一个老乡孙广瑞,抗战中在河北鼓捣地雷的时候,就碰到过同样的问题。


孙广瑞是和我老家一个村子的人,晋梦奇司令的战友,也是当地抗战的领导人之一,解放后在河北司法系统工作,最后职务为河北高检院长,已经有十来年没有老人的消息了,如果他还在世,大概有九十岁了。他在七十年代来北京开会还到过我家,当时对晋梦奇的死依然很痛惜,说晋若不死,会比他的职务还高,因为晋的“文化水平高,政策水平高”。


河北当地八路军组织抗战,也碰到和马甲提到的同样问题 – 地雷威力不够,炸不死日军。


怎么办呢?唯一的办法就是改进装药,这活儿上面就交给了孙广瑞 – 谁叫他原来是学纺织的呢,说起来这一行多少和化学有关系。这种赶鸭子上架的活计不由你推托,谁叫八路里面文化人太少呢?可是效果如何,那实在不好说。孙广瑞是个武书生,杀敌放火,夜黑风高是他的本色,要他回到书本上搞学问那可费劲了,更要命的是威力不够指的是民兵玩的黑火药地雷,当地的鞭炮手艺人的工夫。就算想出新的配方他们学起来也难啊 – 有几个民兵能分得清硝和苯是什么玩艺儿?


但是,孙广瑞还真是有办法,他的学问如何不知道,脑子是绝对的聪明。


于是,老孙就带着几个手下进邯郸城了,出来的时候让弟兄们先走,自己还玩了一把个人英雄主义的亮相 – 放倒哨兵,匹马出城。伪《华北日报》称孙广瑞为“匪徒”,说“匪徒鸣枪过市,一城皆惊。”


不过孙广瑞进城可不是为了亮相,出来以后他就把这次进城所获分成大小口袋,交给了各村的民兵,让他们掺到地雷的火药里面去。


从此,邯郸的鬼子苦日子就来了。


出城扫荡踩上地雷,威力依然是“鬼子突然变成个黑不溜丘浑身冒青烟的灶王爷,怪叫着又蹦又跳。”


但是,这之后事情可就不一样了,伤,是不重,但受伤的地方很快不是大面积溃烂,就是奇痒难熬,发黑坏死红线穿心不一而足,不但军医束手无策,而且伤员极为痛苦,竟有日军用刺刀给自己截肢的事情发生。


日本方面百般研究,始终弄不清八路的地雷里放了什么,敌伪方面纷纷传言八路的地雷现在是“神秘武器”,伪军称为“一粘死”。


放的什么?


其实一点儿也不神秘。


俺们河北有个传统,最富的商家,不是骡马行,不是织机场,而是大生药铺子,西门庆,卢俊义,就都是俺们老乡。孙广瑞好端端的不琢磨科学,就琢磨上了这生药铺子。


原来,此人年少的时候好读杂书,知道宋史里面有一段,说唐家(是不是西川唐家待考)给皇帝献过“毒火球”,就是古代的火药武器里面掺杂毒药的武器,于是灵机一动,这东西现在不也一样能用么?玩起了抗日版的“霹雳堂主”。他进城,就是奔了几个大生药铺,一番工作之后,自愿不自愿的“西门庆”们都乖乖地把铺子打开了任八爷挑选 – 反正又不是红伤药,“太君”对什么狼毒巴豆的也不管制。


于是,八路的地雷里就加了这些“佐料”,而且,这些药一旦发现有效,也不一定需要从城里买,发动群众去采,乡下的草郎中分辨几味药材可不是难事。


问题是,日本军医上哪儿知道狼毒巴豆砒霜和火药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该用什么对症药呢?


当然地雷不长眼,不但是炸日本人,也炸中国人。不久,就有一个给日军作翻译的被地雷给炸了,尽管日本军医尽力诊治,依然两条腿很快就开始烂,每日哀号不已,要死要活。


这个翻译官是本地人,其家人辗转托人找到了八路敌工部,求八路老爷给“解药”,并且表示,如果治好,一定弃暗投明,暗中为八路做事,违者天诛地灭。


敌工部斟酌之后,认为是个好机会,难得能在日军心脏里面按一颗钉子,就来找孙广瑞商量。


孙广瑞听了以后,翻着眼皮想了想,说你去问问吧,他挨的雷要是八月十五以前埋的,我还有办法,要是八月十五以后埋的,那就。。。


敢情民兵被孙广瑞的创举调动了积极性,也开阔了思路,有民兵在地雷里加入了晒干的人畜粪便,结果发现效果奇好。从八月十五以后,这种东西就成了当地地雷的标准装药。要是原来的“中药地雷”,孙广瑞还可以说出个子午卯酉,中医还有办法,加上这个东西,就是八路自己,也爱莫能助了。


一问,不幸,八月十五以后的雷。。。


敌工部只好把这条线掐了。


这翻译官不久死去。


后来听说是翻译官在伪军中的把兄弟看他太痛苦,做善事给了他一枪。


忽然想到,土八路这种“神秘武器”,要在今天,该算是“化学武器”加“生物武器”了吧?



不知道用到伊拉克效果如何?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