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中东之行:“新冷战”阴影下的美俄较量

杰爱芳 收藏 0 20
导读:普京中东之行:“新冷战”阴影下的美俄较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东地缘政治含义独特、战略地位重要,冷战年代一直是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争夺势力范围的重地。苏联解体后,虽然俄罗斯的实力已无法与美国匹敌,但力图重振俄罗斯强国地位的普京等俄领导人,绝不会把能施展其影响力的中东重地拱手相让给美国。因而,普京总统本周的中东三国之行备受瞩目。




摒弃屈从外交 力图重振强国地位



从普京2000年2月入主克里姆林宫起,美国就以怀疑的眼光看待俄罗斯,特别是当这位新总统表露出要重振俄罗斯强国地位的雄心壮志、并明确反对美国奉行的单边主义政策时,美国采取了种种诱使俄罗斯就范的政策,其中包括鼓励俄罗斯走向欧洲、把俄罗斯纳入7国首脑会议,并在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范围内组建一个有俄罗斯参加的安全委员会……


但俄罗斯并没有就此俯首称臣。来自安曼的消息说,普京13日在那里呼吁召开有中东地区有关各方代表参加的中东问题国际会议。关注美俄关系的分析家们认为,普京的这一呼吁无疑是旨在制约和打破美国在中东事务中的主导地位。他在与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会谈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作为中东问题有关四方的一方,俄罗斯将运用与阿拉伯国家及以色列的关系,为解决中东问题作出贡献。


分析家们饶有兴趣地注意到普京此次出访的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和约旦3国,长期以来都非常重视与美国的合作关系。正当美国因伊拉克战争的失利而内外交困、其在中东的影响力日益消减之际,普京访问上述中东三国,明显带有扩大其在中东影响力的意图。



他们还认为,普京此次中东3国之行充分表明俄罗斯已经摒弃了屈从于西方的外交政策,并力图重振苏联时代所享有的强国地位。面对美国的对俄地区遏制战略,俄罗斯也在美国占领伊拉克、哈马斯掌权、伊朗核问题和叙利亚同黎巴嫩的关系等热点问题上挑战美国的意志,并使其在中东外交界得分不少。



在伦敦出版的《耶路撒冷报》就俄罗斯的现行对外政策发表文章说,普京从一开始就像个拥有与众不同的爱国情结的人,尽管俄罗斯的许多外交政策具有独立性,其中大部分是决定性的和有影响的,但俄罗斯外交政策的发展表明,它不但越来越独立,而且还就有关结束欧洲和中东爆发的一些危机问题公开挑战美国的意志。



这篇题为《俄罗斯谋求新的世界作用》的文章认为,值得注意的是,俄罗斯加入了抨击美国政策的国际阵营,这些国家指责美国打着建立世界新秩序的口号,为了自己的利益把侵略和武力政策强加给世界,力图让自己的决议代表国际社会的意志。俄罗斯的立场使中东外交界对俄罗斯的态度有了巨大的转变。



日本的一家媒体在评析普京此次出访中东3国的目的时也指出,尽管他在出访前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俄罗斯并不是要与哪个国家争夺在该地区的影响力。”但实际上,俄罗斯改变此前由美国主导的中东秩序的意图是显而易见的。



联想到就在此次出访前夕,普京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严厉抨击美国作为惟一超级大国的“单极”世界概念:“什么是单极世界?不管人们怎样美化这个词,它指的都是只有一个权力中心、一个军事力量中心、一个主宰。”人们也就不难理解普京此次出访中东的意图了。



俄美互不信任的深层原因



研究美俄关系的专家们认为:与苏联时期不同,在俄罗斯眼下的对外政策中很容易看到不用抽象原则束缚自己,而是随机应变的意图和务实的做法。俄美关系恶化既不是阴谋造成的后果,也不是谁的恶意造成的后果。这种情况的根源在于,美俄在自己所选择的意识形态基础上执行着不同的战略。



有分析家指出,华盛顿目前的意识形态有两个来源。一个是2001年“9.11”事件的悲剧,另一个是新保守主义。如果美国的对外政策中存在“新保守主义意识形态”的某些公理,那么其中主要的公理可以这样表述:在政治自由获胜的世界上,保障美国的利益和安全要容易得多。对于新保守主义者来说,各国内政与外交政策之间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



这些专家认为“9.11”事件毁掉了保障美国的利益和安全的理念。布什总统及其助手出人预料地成了新保守主义者。一周前还陶醉于冷战胜利的美国突然从天国摔到了地上,最强大的美国被吓坏了。于是,对美国来说,俄罗斯人的国家是苏联集权式国家还是新民主国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俄罗斯人有多少核导弹。



而力图重振大国地位的俄罗斯在普京总统领导下已有了自信,它再不愿意忍受美国的指手画脚。当然美国,至少美国精英们是不能容忍情况发生这样的转变。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罗伯特·莱格沃尔德认为,这就是美俄关系正在变冷的深层原因。



莱格沃尔德不久前在媒体撰文指出,美俄两国摩擦不断的更深层次的原因还包括两国的行为反映出彼此根本不了解。产生的问题是:俄罗斯是强还是弱?一些美国人认为,俄罗斯虚弱得可怕。另一些美国人则把俄罗斯看作美国的竞争对手。



莱格沃尔德认为:俄罗斯既弱又强。人口锐减、腐败、经济发展不平衡、没有长期始终如一的战略都使它变弱,而高油价、丰富的资源、强大的军队、在联合国的否决权、天然盟友中国,这些因素都使它强大。很遗憾,两国领导人都只注意其中一个方面,没有看到全面的情况。



此外,美国领导人,从老布什到现任总统都希望俄罗斯选择西方模式,模仿西方民主制度和经济模式,奉行共同的对外政策。俄罗斯总统,无论叶利钦还是普京都曾努力使俄罗斯成为西方的一部分。可悲的是,无论俄罗斯人、还是美国人、欧洲人从来都没有认真想过这样一个概念性问题:俄罗斯如果不能加入欧盟和北约这些作为当代欧洲基础的组织,它如何融入西方世界?



最近,普京对华盛顿的对外政策和美国在国际事务中的霸权行径的尖锐批评日益增多。普京指责美国现领导人仍然生活在冷战时代,竭力加强在那些把俄罗斯看成是弱者的地区的势力范围,并毫不含糊地告诫说:俄罗斯对此应有所准备。



俄做好了与美对抗准备



俄罗斯媒体认为,美国不会把俄罗斯视为战略伙伴。普京总统和国防部长伊万诺夫在慕尼黑对美国表示的种种不满以及美国官员近日的一些言论都与伙伴间的对话不相称。莫斯科和华盛顿同时显示出了采取某些措施的准备,而这些措施会使两个大国再次进行对抗。



普京总统10日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说,当看到伙伴国不断研发新式武器,军事设施日益逼近俄罗斯边界时,俄罗斯不得不作出反应。普京指出:“如果我们自己不制造导弹防御系统,我们就应当制造能够对付导弹防御系统的武器系统。这是完全合乎逻辑的,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我们现在就是这么做的。”



西方媒体就普京对美国通过单方面使用“超级军事力量”,在全世界煽动冲突的指责发表评论说,这是普京担任俄罗斯总统7年来最为严厉的一次批评,从这番尖锐的批评言论中可以看出,克里姆林宫的主人普京自信自己已经扭转了俄罗斯多年来的颓势,恢复了它昔日在国际上的影响力。



一些研究美俄关系问题的专家认为,正在发生的事情是“新冷战”的证明。他们预言:俄罗斯将会采取更积极的对外政策。这意味着莫斯科将会尝试限制华盛顿在热点地区(首先是中东地区)的影响力,而这会不可避免地导致在一些尖锐的问题上(例如伊朗核计划、北约在东欧的反导系统和基地、科索沃等)加剧对立。



分析家们普遍认为,普京的这次言辞激烈的讲话表明,克里姆林宫做好了与美国对抗的准备。对于华盛顿的现行对外政策,普京没有说一句好听的话。克里姆林宫的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则说,普京无意挑衅或对抗。但这位发言人认为,现在是普京发起挑战的时候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