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3/


第4节

唐静搀扶已经泣不成声的刘倩走下了楼梯,岳恒则匆匆的走下楼去,他要去安排一下。

岳恒站在办公室外,轻轻的敲了两下,在得到里面人的答复以后,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这个时候,高三文科班的班主任高连奇就在办公室里,他也是刚刚的到学校,现在他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整理杂物。高连奇,男,35岁,不过看上去像还不到30岁的样子,可见保养的很是不错。高连奇是高三文科班的班主任,他主讲历史,他讲课的方法与别人很不相同,他并不按课本来讲,而是用他所学到的东西引经据典可谓新颖,所以他的课是最受同学欢迎的。还有的就是他非常的爱他的学生,他愿意为自己的学生付出一切。

此时他已经看到岳恒走进办公室的门了,高连奇还在奇怪岳恒为什么来这里,平时岳恒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都不会主动进办公室,今天这个骄傲的班长怎么有时间跑自己这里来,以前想找他都找不到,今天倒自己来了。

岳恒看办公室只有自己的班主任一个人的时候,便放下心来,毕竟还是越少的人知道为好,毕竟是个女生吗?面子问题很重要的。

“高老师,刘倩出了点问题。”说这句话的时候,岳恒还是贴在高连奇的耳边说的,办公室虽然只有一个人,还是小心一点为好,如果一会儿突然闯进一个人怎么办?

高连奇作为班主任,还是非常关心他的学生的,听到岳恒提级,因为对岳恒的充分信任,把这个问题提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用很关心的语气问:“刘倩她怎么了?”

“她的一个朋友来找她,我去叫她的时候,看她的眼圈很红,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她去见她的朋友没有几分钟,便在楼道传来了她的哭声,我认为她肯定有些事情发生了,而她不愿意说。所以我让她的朋友带刘倩先去一楼左侧那个角的小会议室里了,马上我就过来叫您了。毕竟你是老师吗?看来她今天是上不了课了,跟您说一声。现在您要不过去看看?”岳恒把大概情况说了一遍,让高连奇过去看看情况。

高连奇想了想,自己是第三节课,前两节正好没有什么事情,过去一下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这样吧!你也不要去上课了,和我一起去看看情况。好吗?反正你天天看课外书。”高连奇看着自己的这个得意子弟想着。岳恒没有推辞,点点头表示同意。“你先过去,我把东西归置完了,就过去。”岳恒离开了办公室去自己刚才提到的小会议室。

唐静搀扶着刘倩来到刚才岳恒在自己耳边提到的一层的小会议室,拧开把手,推门而进。坐在会议室里的沙发上,怀抱着痛哭流涕的刘倩,抚摸着小妹的头发,拍着小妹的后背,尽可能用语言去安慰自己的邻居小妹。刘倩至此至终都没有说她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是在唐静的怀抱里哭着,唐静没有办法只好等待岳恒过来。岳恒从办公室离开以后,回到班上,跟已经来到班里的副班长交代了几句以后,穿过赶来上学的同学的人流,赶到一层的小会议室。轻轻的推开门,不敢打扰里面正在哭泣的同学,慢步走到唐静的身边,蹲下身来望着已经失声的刘倩。

岳恒给唐静做了一个把刘倩放下的手势以后就走出了会议室,唐静理解了这个手势,对刘倩说:“妹妹,先把眼泪擦干,好吗?姐姐出去一下,姐姐马上回来。好吗?”唐静从随身携带的小挎包里掏出了一沓纸巾放进了刘倩的手里,把刘倩轻轻的按在了沙发上,转身出去了。岳恒在会议室外等着唐静出来,他有些事情要问问自己同学的朋友。很快,唐静从会议室里走了出来。岳恒马上迎了上去。

“你那个邻居小妹怎么见到你就哭了?”岳恒上来就冲唐静问了这么一句。

“你问我,我哪里知道啊!我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儿啊!你问我我问谁啊!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岳恒没来由的吃瘪了一回,看来这个美女还真是他的客星。

“这个…这个…”岳恒现在是非常的郁闷。“你还没有问她吗?”

“她还在哭呢。我现在不知道怎么问她,估计这个时候问也没有什么结果,还不如先让她大哭一场。等她情绪稳定下来再问她,好吗?”

“噢!也只有这样了。对了,我们班主任一会儿过来。现在进去看看,也许她情绪好些了。”岳恒和唐静再次走进了小会议室。与岳恒设想的差不多,现在的刘倩在大哭了一场以后,情绪已经好多了。看到自己的班长和邻居姐姐走进来安慰自己,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马上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对给予自己帮助的两个人说:“班长,姐姐,谢谢你们安慰我,我现在没事儿了,我要去上课了。”说完,刘倩就要离开这个小会议室。

就在这个时候,高连奇从办公室办完了事情匆匆赶来。“等等。”高连奇的身影出现在小会议室的门口。

“高老师。”刘倩看到班主任也为了自己的事情过来,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刘倩同学,有什么事情能跟老师说吗?也许老师能够帮你呢?记住,高老师曾经对每个同学都说过这样一句话:老师永远是你们的朋友。相信老师吗?那就坐下来和老师说说。”说着,高连奇走到了刘倩的身边,拉着她坐了下来。岳恒看到老师走了进来,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刚才那种情况自己还真不好解决。看来还是老师的能量大啊!

“老师!”刘倩在看到高连奇以后眼圈又红了起来。

“老师还说过这样一句话:不管前面的路有多坎坷,只要你坚定了信念就一定会走过。难道你忘了老师的话吗?看着老师,告诉老师你有没有?”这个时候的高连奇像个父亲一样。刘倩红着眼努力的摇头,表示自己没有忘记,自己依然是个坚强的女孩儿。

“那好,既然你没有忘记老师的这句话,那就告诉老师到底发生了什么?好吗?”高连奇在诱导着刘倩将心中的芥蒂打开,对老师诉说一切。

看到老师的真诚,刘倩也放开了心中的芥蒂,对老师诉说:“老师,我的父亲,我的父亲出车祸了,我的父亲。”刘倩在哽咽着。“昨天晚上我放学回家,到家以后妈妈已经回到家了,可是爸爸还没有回来。我爸爸是个出租车司机,每天要工作到很晚,他要拉很多的客人给家里挣钱。爸爸真的很忙的。九点多的时候,爸爸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说他拉了两个客人去东北郊外,要晚些回来。我还跟爸爸让他注意安全,可是,可是。”刘倩说到这里再次泣不成声了。“可是我没有等到爸爸回家,等来了两个警察叔叔。老师!我没有爸爸了!老师!”将心中隐藏的一切都说出来以后,刘倩更加的悲伤,她一下子扑进高连奇的怀里。

站在旁边的唐静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切给惊的脑子一片空白,怎么会?那个和蔼的叔叔,以前唐静去刘倩家里玩的时候,叔叔是那么的热情。可是现在叔叔就这么走了?唐静还没有回过味来!一切来的太快了!唐静有些不敢相信一切都是真的!

而岳恒似乎并没有什么表情,好象一切都没有他的事情似的,他就是一个无关的陌路人。发生一切的当事人不是别人,而是他的同学,他都能够如此无动于衷。在别人看来他就是个冷血的动物。可是岳恒的心里如何想的谁都不知道,因为他在面对一切都不会表露什么,因为他已经经历了太多,任何事情都不会让他轻易表露内心的真正想法。这个时候的岳恒心里在痛苦着:自己的同学站在他的面前,同学的父亲离开了这个世界,一切都活生生的发生在自己的面前。自己没有办法去改变所有的东西吧,他任何事情都做不了。岳恒在处于深深的自责之中,而事实上他根本无力改变。

“老师,我爸爸没有了!”刘倩这个时候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失去亲人的痛苦,更何况这个人是爱她,护她的父亲,一切都不由得她去冷静下来。

“倩,如果你愿意的话,让老师做你的父亲好吗?”高连奇不知道这个时候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也许他希望眼前的这个孩子能够振作起来吧,或许没有任何的效果,他都不在意了。

“老师,你真的愿意做我的父亲吗?”高连奇对这个孩子没有任何的他想,点点头。他愿意去呵护一个已经失去自己亲生父亲的孩子,不管他是谁。

岳恒一直站在旁边看着发生的一切,他为老师的行动而感动了。父亲在安慰自己的女儿,不需要别人的打扰。他拉起还在旁边呆呆的唐静悄悄的离开了会议室,把这个空间都留给父女两人吧!他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去做,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