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申请加精]部队春节记事

小野 收藏 12 40
导读:[蓝剑原创,申请加精]部队春节记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为真人真事,可惜本人文笔很差,大家将就看吧,由于保密原因,其中人名地名稍做改动,请大家理解。



[原创]部队春节记事


作者:小野


春节前


“轰隆隆轰隆隆”,南下的火车载着我呼啸奔驰,快过年了,可惜我的假期到了,告别我白发苍苍的母亲,告别我恋恋不舍的妻子,告别我可爱淘气的儿子,我踏上了回部队的旅程。也许是感觉到了什么吧,离开那天,九个月大的儿子一直赖在我怀里,不肯下来,时间到了,我该走了,小家伙睡着了,我轻轻地把他放在床上,最后在仔细看看他,亲亲他的小脸,带着我的思念,带着妻子的柔情,离开了。记得刚回来那几天,孩子不认识我,我一抱他就哭,这几天熟悉了,我睡觉的时候他都爬在我身上玩,可惜,我又要走了,到下次回来,他又不认识我了,这就是军人的家庭。


回到部队,再过几天就是春节了,部队上下也在做着准备。一方面,由于大家都不能在家过年,尤其是新兵,第一次离开家、离开父母在遥远的他乡过年,“每逢佳节倍思亲”嘛,所以要尽力营造过节气氛,减少官兵的离愁;另一方面,当过兵的都知道,过节要提高战备等级,所以相应的战备等级提高的准备,应付突发事件的准备,还有消防啊、安全保卫啊都需要做准备,而且,由于过节这种特殊氛围,大家不能在家过年,多少都有点心里难受,所以预防打架等意外事情的发生也必须考虑。作为副营长的我,也很忙,没时间多想,忙起来也忘了给家里打电话,妻子打电话过来,埋怨了几句,由于是部队的值班电话,所以也不能多说,简单说了几句就挂了。挂了电话以后,我心里很愧疚,别人的妻子有人陪着过年,而我的妻子,却电话也只能说这么几句,我心很痛,我想家了。


大年三十晚饭按照惯例是会餐,饭菜很丰盛,但空气中飘着淡淡的伤感。


打电话


我们是独立驻防的部队,不大,也就几百人,由于地处深山,交通不便,到最近的县城也要50多公里,而门前的公路由于是低等级的公路,车很少,所以我们很少出去,离部队最近的小镇大约有5公里,战士们都戏称为我们部队的“首都”。在营区有个一间屋子大的服务社,卖一些日用品,也有四部电话,这是我们对外联络的仅有的方式,今天过节,相信打电话的人很多,所以我提前去了,8点我去了,果然人很多,只有四部电话,大家都在院子里等着,见我过来,战士们都纷纷让出一条路来,让我先打,我没打,因为我知道,现在每个同志都很希望快点打上电话,我怎么忍心呢,走到队尾,一边排队,一边和战士聊着天。队伍慢慢地向前移动,终于到我了,已经差不多十点了,后边的队伍还很长,我给家打了一个,又给几个亲戚朋友打了几个电话拜拜年,我看了下时间,不到十分钟。我付了钱,走出服务社,回头看看,排队打电话的队伍依然很长。


受伤


我刚出来,看着远处走来两个人,一个看起来受伤了,,另一个搀扶着他。慢慢地慢慢地近了,我看到其中一个是通信员小卫,我喊了一声:“小卫,是谁?怎么了?”,“是董排,手扎了”,小卫回答道。我赶紧走近前去,一看,左手上扎了一个大口子,肉向外翻着,正冒着血,他右手紧紧攥着左手手腕,压迫着血管止血。我赶快拉着董排长就走,把他带到卫生所,一边包扎一边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没什么的,刚才换岗的不小心把门带上了,没办法只好翻墙头了,被墙上的玻璃扎了。”他语气很平淡。(在这里解释一下,在营区外面有库区,营区这里有个铁门,外面一条羊肠小道通往库区,营区大门、库区、禁区都有岗哨的),我走向那道铁门,有点远,走了大约100米,到了。血!在铁门旁有很多血,门把手上也有,在左侧墙边有更多血。在手电照射下,血分外刺眼,是董排长的,他在流这么多血的情况下首先想到的是把门打开,以免下班岗也无法进来。我站了很久,为外面的战友而感动。


“夫妻哨”和“守空房”


12点了,我和教导员一起去查哨,先去了营区大门的哨位,隐隐约约,黑暗中,看着好像有两个黑影在走动,我心里一紧,不会有什么事吧?我和教导员紧走了两步,看清楚了,一下子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一连的罗连长和他的妻子,他们正在那里站岗呢。我们走过去,教导员说:“先给你们拜个年!辛苦了!不过,罗连,我要批评你了,家属来一次不容易,怎么你还让人家站岗呢?”罗连嘿嘿一笑,说:“我刚才还在说呢,说让她回去看电视吧,半夜这山里还是很冷的,可她不回去,她说就她一个没意思,还不如和我站岗呢,毕竟一年也在一起待不了几天。”他妻子也接着说:“是啊,结婚三年了,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到半年。再说我一个人在那里看电视也怪没意思的,陪着他站会儿岗还可以聊聊。”教导员说:“那实在辛苦你了,感谢你对部队工作的支持!”

我们又沿着那条羊肠小道走向洞库,那条路很难走,虽然有手电筒,但依然是深一脚浅一脚,过了库区岗,又走了半小时,到了洞库旁边,刚走近,就听一声“口令!”,我和教导员相互笑笑,说:“还不错,警惕性挺高的。”教导员大声回答道:“威震!回令!”只听那边回答道:“四海!是谁?”我接口道:“我和教导员来查岗。”走进了,是另一个连的指导员庞指导和一个老党员,教导员说:“先给你们拜个年!辛苦了!庞指导,你家属不是来了吗?安排好没有?”庞指导答道:“安排好了,现在在看电视。”又谈了几句,叮嘱了几句注意警戒之类的话,我们走到他们连队,去看看情况。连队许多人都已经休息了,但在指导员房间我们看到了他的家属,开着门,独自一个人在那里看着电视,神情有点落寞。我和教导员走进去,教导员说:“先给你拜年了!你来了我们部队,我们部队也没招待好你,对不起你了,过一会儿庞指导就换岗回来了。”他家属连忙说:“没事的。我本来要去和他一起站岗,可他说那里是保密的,不经过允许任何人都不能靠近,没办法,我只好在这里等他了。”聊了几句后告别离去。


后边的有空再说吧,顺便解释一下,我们部队每到节日,都是干部站岗的。为了战士能休息一下,也能看看晚会娱乐一下。如果干部排不够,就从党员开始补上。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