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 第四百二十八章 相逢不识

妖刀 收藏 2 20
导读:红尘有梦 第四百二十八章 相逢不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红尘有梦 第四百二十八章 相逢不识

站在王羲之手书的独笔“鹅”字碑之前,李远方的心思飞得老远老远。他始终搞不明白,历朝历代来的佛教寺院,怎么总是喜欢收留儒家的士子在内苦读,高僧总是喜欢和名仕交往,从晋时的王氏父子到宋代的东坡居士,甚至于《西厢记》中的张生。在佛教寺院中留下的儒家名仕的遗迹,好像比道观中要多上许多。儒家士子与道教这个本土宗教之间的交流,难道比与佛教这个外来宗教困难得多?


从那年春节开始,李远方已经在国清寺住了两年半多。在此期间,他只在去年三月与今年三月分赴南乡和古城参加博士论文答辩,在南乡和古城各住了十多天。其次是每年的春节和梅山花雕酒文化节开幕、中秋节这三个时间回梅山住上三两天跟父母团聚,再就是每年的清明节去趟黄陵给王梦遥扫墓了。每次回家和去黄陵扫墓,都是李欣雨或者李庆元开车来接他。除此之外,李远方从来没有走出国清寺的山门一步,不让任何人来看他,还有意无意地切断了与外界除蚩尤之外的一切联系,只在一些特殊约定或者必要的时间通过网络和外界联系。整整两年半时间来,过得就像个真正的隐士似的,像极了当年洗黑国清寺内一池清水的王献之。


因为拥有亚欧非三洲最大的硅晶片和电脑芯片制造企业,而且手中掌握着所有的技术标准,尽管李远方当年非常大方地公开了许多独有的先进技术,这两年多来,在杨洲和郭海林等人的苦心经营下,行星数据的利润不但没有下降,而且比以前更加可观和稳定。在世界各地建造了一大批大型核聚变电站的“行星核电公司”更是几乎控制了亚欧非三洲的主要能源供应。


在核聚变电站这个上游产业的带动下,行星电力通信的触角也伸到了亚欧非三洲的所有角落。在小规模的地质活动仍在继续、地球磁暴时有发生、对原有的无线电通信频率产生严重干扰的不利因素下,行星数据的技术人员巧妙地找到一个不受影响的通信频率,虽然不能传得太远,但终究还是让无线通信设备可以在电力线周围数十公里内正常使用。行星电力通信公司,目前已经成为世界上惟一的无线通信公司。


在中国政府的强力支持下,建造在华夏系统上的新盘古平台,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网络平台,星星索系统的游戏规则,一直都没有根本性改变。行星数据仍然是一个拥有最多人口的虚拟国家,行星币仍然是网络世界中的硬通货。


梅山集团那边,主要的赢利方向已经转移到以乙醇燃料发动机和乙醇燃料电池为核心的新项目上。因为始终保持着技术的领先,梅山集团生产的乙醇燃料发动机和乙醇燃料电池占了亚欧非三洲的一半产量。在亚欧非三洲的公路上跑着的汽车中,有一半使用的是梅山集团生产的发动机,与之相应的许多配件,也都印上了“中国梅山”的字样。


梅山服装一直引导着世界潮流,梅山酒因其蕴含着的一千多年的文化发出越来越重的浓香,加上依托着梅山大学这座世界上最著名的学府,“梅山”这个品牌已经位于行星数据之上,成为世界第一品牌。李欣雨这个梅山集团的形象代言人,比当年的隋丽更让亚欧非三洲的年轻人为之疯狂。


凭着包括行星数据和梅山集团在内的新型企业,中国已经成为当今世界上当之无愧的头号强国,南乡成为世界政治中心。而梅山,则成了世界学术和文化的中心。

在中国的三北地区,日本人、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之间的小规模冲突仍在继续。在张太一的教诲和压制下,两千多万日本人为了避免与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产生更大的冲突,要么迁移到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腹地,要么来到天河工程的工地,在严酷的自然环境中艰难地改造着他们的生存环境。因为有了来自日本的大量劳工,无论是沙漠改造工程还是天河工程的进度,都比原计划更快地进展着,中国西部的沙漠中,已经出现了一片片新的绿洲。


原计划需要十年之久才能开始赢利的梅山建设集团,早就日本难民到来之后就已经不再需要大量投资了,而且将他们改造自然的业务范围扩展到蒙古国和俄罗斯的西伯利亚地区,以及非洲的撒哈拉沙漠。王梓滕手下的二十多万大军,也因为形势的改变彻底成了老百姓,埋在李远方身边的这个可能与不知情的新领导产生矛盾的这个巨大隐患,早就因为当年那次天灾的出现被消除于无形。


行星数据、梅山集团和梅山建设集团三个企业已经全都成了横跨亚欧非三洲的巨型企业,三个企业加起来,其经济和技术实力已经足够与除中俄两国外的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相抗衡,只是没有自己实质上的领土而已。这种情况的出现,让包括中国政府个别领导在内的许多人都颇有微词甚至心存顾忌。幸好李远方一直在国清寺隐居,宋力忠也像当年的张太一一样天天在家带孩子享受天伦之乐,从表面上看,这三个没有统一指挥的企业都是各自为政互不干涉的,才没有让问题迅速浮上水面。但这已经够李远方头疼的了,所以只能仍然在国清寺呆着尽量不与外界接触。


然而,最让李远方始终感到非常揪心的是,因为对天文、地理数据重新观测和积累的困难,发射人造卫星的计划一拖再拖,最早一次发射定在今年年底。没有卫星,飞机不能起飞,加上考虑到基因武器的危害性,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欧非三洲各国这两年多来始终没派轮船去过美洲和澳洲。直至今年五月份,宋力忠顶住重重的压力派出的两艘远洋巨轮。但因为远程通信不能进行,至今没传回任何信息,连是否颠覆在情况不明的新太平洋中都无从得知。想到这里,李远方不由在心中呼了一声:“叶黄,你到底在哪里?”


“大哥!”正当李远方面对石碑浮想翩翩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把他从沉思中唤醒了过来。转过头去一看,果然是李欣雨来了。在一身盛装的李欣雨身后,站着摆出一副毕恭毕敬样子的行云。


“这么快就到中秋节了吗?”李远方不由感慨时间过得真快。这才想起,自从上次回梅山参加花雕酒文化节开幕暨梅山奖颁奖典礼后,除了蚩尤外,自己好像就没和外界联系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