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三节:遇伏(3)

醉长生 收藏 1 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五位?”熊无疾疑惑的用眼角的余光向身旁瞅了瞅,六人小队中少了霍远航,熊无疾心里有了点底,“没看错你!”暗赞了一声。

得意的声音还在继续,“现在就请诸君放下武器吧,现在这个形势下,诸君也应该有了不能抵抗的觉悟吧。”

熊无疾几人的眼睛已经慢慢的适应了光线,眼里的光晕在逐渐的缩小,“还没看清楚你们才几个人呢我就投降?”熊无疾心说,喊道:“不知道我们放下武器后,邀请我们入什么席?”

得意的声音楞了一下,显然刚刚不过是得意之极随口说的一句俏皮话,冷道:“就算不请诸君天天山珍海味,牢饭在下还是管得起的。”

“那么……不杀我们了?或者不对我们严刑逼供了?”

“当然,如果诸君合作的话。”

“你能做这样的承诺吗?请问你的职务和姓名。”熊无疾已没有了一开始的手足无措,问道。

“新加坡总督麾下,宪兵队特搜处二课课长,野口雄夫上尉。”野口雄夫大概是听出了熊无疾好象有一点松动的意思,非常爽快的报上了自己的姓名和职务。

“才一个上尉课长?你就可以保证我们的生命没有威胁?”熊无疾好象很惊讶的张大了嘴。

野口雄夫被熊无疾的表情刺了一下,恼怒的叫道:“诸君好象信不过我的承诺!”

“没没没,别生气。”熊无疾继续笑谑道:“不过,如果你真有诚意邀请我们合作的话,我的军衔是中校,你是上尉,按照国际惯例,你应该首先向我敬个礼才对。”

这当然是在吹牛了,以他的年龄来看,野口雄夫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他是中校,大不了是个中尉罢了。野口雄夫一报上自己的军衔就他立马比野口雄夫大了两级,这自然是调侃野口雄夫了。果然野口雄夫咬着牙气道:“原来诸君根本就没有投降的意思。”将手一挥,日军士兵将本已上了膛的步枪枪栓推得‘哗啦啦’的乱响一片以做威慑。

熊无疾几人的眼睛已经慢慢的适应了光线,前面20多米的距离外一溜呈扇面形的站着差不多30个日军宪兵,身后的强光是由5部吉普车的车灯照出,后面还有一辆卡车,不过没有亮车灯。喊话的野口雄夫就站在一部吉普车的车门旁。尽管能看见大至的情形,但还是有点模糊,人影在光晕中还有点模糊,还得拖延点时间。熊无疾将几个人的枪口往下按了点,“你不会开枪的,我们好不容易才打老远而来,你一定想知道我们是来做什么的吧。”

“如果诸君不打算放下武器投降的话,在下只好用武力解决。在强行解除了诸君的武装后,在下有许多不太文雅的办法能知道!”

“再一点时间!一点点时间就行!”熊无疾还不能清楚的看见日军宪兵的所有动作,心里焦急的暗叫。“那么你也应该说说我们投降了有什么好处吧?”

“至少可以保证诸君的生命安全。”

“你的职务太小,我信不过,要是你们的总督来说这话我就放下武器。”

野口雄夫那能想到这帮大地帝国特工的头是这么个惫懒份子,在自己枪口下还这么胡搅蛮缠?居然不像是被俘虏的人,而像是要和某家企业签合同的谈判代表?再也忍耐不住,怒叫道:“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扔下枪!否则我就开火!一!二~~~”

“唉!别介~别介,别激动走了火,我们放下武器就是了。”熊无疾一脸无可奈何,像是一个被影迷们堵在家门口要求签名的电影大明星,摇头叹气的说道:“扔下枪吧。”

“什么?”白少虎等人震惊,“真的投降!?”

“别白送死,这对我们没意义。”熊无疾大声说道,将手里的自动步枪扔在了草地上。现在已经连野口雄夫脸上的得意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熊无疾又低头去解腰上的手枪,低声说道:“臂式枪准备!”

声音不大,但已足够让几个人听得清清楚楚,心领神会的扔下了自动步枪,借解除武装带的掩护拨开了臂式抢的保险,都将钢环扣在了左手大拇指上。

野口雄夫见他们连手枪和匕首都扔在了地上才松了口气,带着整整一个排的宪兵伏击来几个刚刚上岸的帝国特工,要是还不能将他们全部生擒的话,那这个面子可真是丢大了,要不然怎么会耐着性子和熊无疾废话那么长时间?刚刚还真是怕他们选择负隅顽抗,大声喝道;“举起双手,如有妄动立即开抢!”摆摆手命五名宪兵去将熊无疾等人铐上。

熊无疾举起了双手,见五名日军宪兵连手枪和刺刀都交给了自己的同伴才拿着手铐走过来,暗骂一声笨蛋,低声笑道:“来了五个没自卫能力的盾牌。”白少虎、余杰等哪有不明白的道理,齐声答道:“明白!”

五个宪兵放心大胆的走到了跟前,背后还有20几枝步枪指着这几个帝国特工,他们哪敢有轻举妄动的念头。一个宪兵走到熊无疾面前,威风至极的抬抬下巴冷哼一声,示意熊无疾将高举的双手放下来让他铐上。熊无疾咧嘴一笑:“真的要我放下来吗?”

宪兵听不懂汉语,一怔,骂道:“混蛋!放下手,不准说话!”

熊无疾也听不太懂日语,反正也知道不会是问他宵过夜没有,无奈道:“得,是你要我放的啊。”宪兵早就见他在枪口下还敢和野口课长唧唧歪歪用他听不懂的汉语说废话不耐烦至极,现在见他还那么多话,正想要赏这个啰啰嗦嗦的家伙一耳光时,突听这个啰嗦的家伙一声暴喝:“开火!”举起的右手猛地下落,抓住他的下巴猛力一转将他整个人扭调了面,胳膊顺势紧紧勒住了他的脖子,勒得他气喘不过来死命挣扎,这个啰嗦家伙的左手腕上也不知怎么突然冒出了一片枪口焰,‘啪啪啪’密集的弹雨就向身后的同伴们扫去。几乎在同一时间,白少虎等四人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都将每人面前的日本宪兵夹在胸前,用臂式枪向前面持枪的20多个宪兵扫去。本来将一个日本宪兵一招之内就抓得不能动哪能有那么容易,也就是趁了几个宪兵太过大意的机会。

野口雄夫猝不及防,万万没想到五个大地帝国的特工在这种环境下居然开枪还击?因为震惊而张大的嘴还没有合拢,身旁的几个宪兵已经被打倒在地。野口雄夫大叫:“卧倒!射击!射击!!!” 一群日本宪兵却面面相窥没有开枪,野口雄夫大骂部下违抗军令,自己也拔出了手枪准备射击时却才意识到,原来己方五个正在拼命挣扎的宪兵结结实实的挡在了五个中国特工的身前,宪兵们枪口里瞄的都是自己人,哪能开枪?眨眼工夫,又是四个宪兵被击中,野口雄夫当然知道,如果再不开枪还击,己方还剩下的十几个人都会死在这单方面的屠杀里!野口雄夫牙咬得格格响,没再有一丝犹豫的向挡在熊无疾身前的部下扣动了扳机。

‘啪’,被熊无疾勒住脖子的宪兵低头看着自己胸前的小洞,血迅速的染红了胸前的土黄色军装, ‘啪啪’又是两枪打在他的胸腹上,血更象是自来水一样喷涌而出。宪兵喉头‘嗬嗬’嘶吼,身体已经慢慢的软倒,不知道是根本不相信这三枪居然是他一向敬仰的野口课长打在自己身上,而在责问他,还是在怒骂野口雄夫的不义。

其他的宪兵见野口雄夫开了枪,又处于死亡的威胁下,现在那里还顾得上同袍之谊,手里的步枪登时‘哒哒哒’的对10秒钟前还是自己的手足唱出了死亡之曲。

熊无疾等人擒住的宪兵立时被打得血花四溅,后面的熊无疾等人也被巨大的冲力推得连连后退,几发子弹也贯穿了身前的宪兵打在他们胸前的防弹衣上,引起阵阵剧痛,但他们咬着牙硬是半步不退,因为刚刚丢下的自动步枪和手枪等武器他们都是故意的丢在自己脚前,再后退一步就不能伸手捡到。死去的宪兵尸体向地面软软倒下,刚刚几个宪兵虽然是在拼命挣扎,但人在挣扎的时候,身体却是下意识站着的,现在生命一旦消失,身体自然就向地面垮去。熊无疾等人可以一手勒住他们一手向宪兵们开火,但决不可能抱着一百多斤重的尸体站着开火,而且臂式枪的子弹已经告磐,于是随着尸体一起倒在了地面的草地上。

野口雄夫被迫向自己的部下开了枪后,认为没了人质,占着人数的优势他们一定不是宪兵队的对手。已经发誓如果生擒到这五个中国特工,就算他们知无不言,也一定要让他们尝尽宪兵队所有的酷刑才能让他们痛苦的死去。就在他以为五个部下一旦死去他就可以占尽优势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犯了天大的一个错误!随着宪兵的尸体倒在地上,他们却操起刚刚扔下的步枪,趴在尸体后面向他们开枪,而且熊无疾等人本来就都是站在草地上,地上足有30公分高的杂草,趴下后就可以掩蔽他们的身形,现在又加上把尸体做为抵挡子弹的沙袋,根本就比他们站着的时候还更难以击中他们!而自己宪兵队这边,人人都是站着草地边缘空白的沙地上,就算是趴在地上射击,几辆吉普车的车灯在他们身后将他们照得纤毫毕现。现在在大地帝国特工枪口准星里看见的,一个个趴在地上日本宪兵那些个没戴钢盔的脑袋,根本就是一大张白色枪靶上的圆环!两个日军宪兵想要隐蔽到车轮后面去,腰都没来得及直起来就被打死,随着又有几个宪兵的脑袋被打开了花,双方的形势更是急转而下。

“畜牲!就是在刚刚那么短的时间就做好了这样的计划吗?”野口雄夫眼里迸着血丝,把一个趴在身边射击的宪兵踢了一脚,“梨田!用卡车上的机枪压制射击!快!”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