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战友兄弟生死情(中)

丁老大 收藏 13 199
导读:机枪响了 正文 战友兄弟生死情(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回到营房,韩文德就准备杀哪条黑乌蛇,为地方上除害,他让罗大运带一个班,又把机枪手牌九王也编进去,连他那挺机枪,共准备了三挺机枪,第二天一大早出发进山,趁那黑乌蛇还没有从石缝里爬出来的时候就开枪,三挺机枪如果还打不死一条蛇,那他们就回不来了。不过,韩文德认为那条蛇还没有真正成精,一定能用机枪打死。

第二天一大早,韩文德就率领一个班出发了,他们悄悄转到南边,就是韩文德那天看蛇的地方,把机枪架起来,瞄准那条石缝,只要黑乌蛇从石缝里爬出来就立即开枪。

他们可能来得早,那条蛇还没有起床,他们就耐心等着,太阳一竿子高的时候,那条黑乌蛇从石缝里爬出来了,正在懒洋洋从石头上往下爬的时候,韩文德手里的机枪响了,其他两挺机枪也响了,那条蛇中弹以后很快就一命呜呼,摔进水潭里。韩文德看着水里的蛇死僵了,才让士兵们把蛇捞上来,见那蛇满身都是枪眼,有一百多斤重,他们把死蛇抬回去,南方人爱吃蛇肉,那蛇肉雪白,很鲜嫩,当地老表把蛇剥了,队伍上也吃了一顿蛇肉。


打蛇后的第二天,队伍正训练,参谋长黄英华和支队长刘挺勋来了。

刘挺勋是替换的郑执庆。郑执庆在一次与鬼子的遭遇战中受了伤,被送到后方医院治疗。

黄大队长召集全大队人员集合在操场,听参谋长训话。

参谋长站在队前说,最近长沙战斗激烈,敌人不但集中优势兵力打长沙,还因为我游击队在后方炸桥炸铁路,破坏公路,影响到他们军用物资的运输,所以又调集兵力扫荡我山区游击队,这次敌人来势凶猛,带着掷弹筒,各种毒气弹,各种小炮,只要发现我们,就要用强大的火力消灭我们。为了保存实力,上级决定我们火速转向深山……

正讲着,黄大队长让汪廉清派一个分队到南山口守着,防备日本人偷袭。汪廉清命令韩文德立即带队到南山口去。

韩文德率领一分队,全副武装,跑步提枪去山口,离山口约二百米,看见有队伍从山口子里出来。韩文德喊,是那一部分,对方回答,是黄大队。韩文德心说,老子就是黄大队的,其余的黄大队人马都在操场上,那儿又来个黄大队,多半是敌人冒充的。急忙喊打,同时手里的机枪就响了。在韩文德开枪的同时,对面部队的枪也响了,扫倒了几个前哨士兵。队伍里也有手榴弹扔过去。敌人冲上来了,韩文德见是鬼子,机枪一阵扫射,喊声,快向北撤,占领山头。

部队边打边向北跑,鬼子兵也向北跑,都想先占领山头,鬼子是想占领山头进攻,韩文德是想占领山头阻击摆脱敌人。就在这时,敌人的后续部队上来向他们射击。又用机枪把上山的道路封锁了,韩文德见情况不对,赶紧喊卧倒,就地向敌人射击,然后边打边退,敌人的炮火很猛烈,不断有战士牺牲。他们退下了一道坎,撒腿跑向沟北,敌人追来,他们边打边退,忽然听南边山上响起猛烈枪声。趁敌人的注意力分散,韩文德急忙命令快跑。

跑出一里多地,有战士迎上来说,参谋长和黄大队长已经领着队伍撤向西边,汪廉清中队长领另外两个分队登南山梁诱敌,掩护你们撤退。

这时南山枪声已经响成一片。韩文德检查人员伤亡情况,分队三十多人还剩二十多人,桂英、凤子、芳芳三个女同志都在,但是弹药已经不多,他身背的二百发机枪子弹已经发射一半以上,

这时南山枪声稀了,随即听见了冲锋号声,韩文德知道这是南山汪大哥领的另外两个分队发出的撤退信号,决定立即西追大部队。南山部队撤退以后必然西追。

跑了八十多里路,黄大队长和部队已经在西南山口等他们。

韩文德向大队长报告了战局,发现不见汪队长和另外两个分队,只有汪队长的媳妇在山坡上坐着,就问黄大队长,汪队长他们呢?

黄大队长说,西山枪响以后,根据枪声判断,敌人的大部队上来了。参谋长当即命令部队迅速撤出,保存实力,唯你大哥汪廉清不服从命令,他说他派你队守南山口是害了你,非要带队上去救你,说,救不回来你也要找到你的尸体。除此之外决不后撤半步。

韩文德听完黄大队长的话,不由得心潮汹涌,他走到汪队长的媳妇跟前,叫了声嫂子,眼里发酸,泪水下来了。说,我一定要去找到汪大哥,找不到就不回来见你。嫂子没说什么,也哭了。哭得很伤心。

这时桂英也过来了,坐到嫂子跟前,看看韩文德,又看看嫂子,不知道该怎么说。韩文德看了桂英一眼。对桂英说,好好照顾嫂子,我救了汪队长就回来。桂英见韩文德脸上的颜色不对,不敢说要跟去的话,知道跟去也是韩文德一个累赘,不敢提。但是知道韩文德这一去凶多吉少,心里很难过。

韩文德向黄大队长交待了人数,让黄大队长把人带走,注意照顾家属。

从韩文德回来,那条黑狗一直跟着韩文德,在韩文德腿跟前蹭,韩文德先不顾得,这时候看见了黑狗,从黑狗想起了汪队长的黄狗,就问黄大队长,汪队长上去的时候拉着那条黄狗没有?黄大队长说,好像看见拉着狗走了。韩文德用机枪和一位兵换了一支步枪,又要了四枚手榴弹,然后问,谁还有节约下来的熟米,给我一点。传令兵老张说,队长,我的米袋子你拿着,我跟你去,罗大运和好几个人都要跟他去。韩文德说,谁也不许去,我命令你们跟大队向深山走。又对大队长说,大队长保重,我走了。

黄大队长问他去那儿,韩文德说,找汪队,找不到汪队誓不回山。

黄大队长严厉的说,我命令你不许去,这是无谓的牺牲。

韩文德不听,拉着那条黑狗,转身就走,任凭黄大队长在后面喊。头也不回的快步而行。

他一气走了五十多里路,到山边天已经黑了,突然觉得心里发慌,眼冒金星,心想可能是肚子饿了。把狗拉到水沟里,听见有流动的水声。四外看看,没有什么动静,急忙把米袋子解下来,取出缸子舀了水倒了米,给地上铺了块手巾,倒了些米在手巾上让狗吃。他又折了两根树枝当筷子,抱着缸子就吃,狗吃净了,他也吃完了,一人一狗在沟里喝了水,然后开始顺路爬山,天很黑,路也看不清,磕磕绊绊的。爬了十多里山路能用两个小时。他拉着狗,边观察边前进,上到山顶以后,见两边山上都有火光,估计快到了打仗的地方,便向下坡路走,打算到对面山腰找,到一个转弯的地方,忽然想起中队长那只黄狗,心想,让黑狗和黄狗联络,不是个好办法吗。两条狗相处时间长了,如果汪队长领去的黄狗还活着,这只黑狗一叫,那只黄狗肯能听懂,如果也叫几声,那就联系上了。

想至此,韩文德在黑狗身上拍了一掌,把黑狗拍疼了,仰起头“汪汪“的叫了几声,随后韩文德竖起耳朵静听,那边半山腰也有狗“汪汪”了两声,黑狗就兴奋了,挣着要去,韩文德解了狗缰绳,在狗的背上一推说,去。

狗走了,韩文德坐在地下歇息等候。十多分钟以后,黄狗来了,韩文德就很奇怪,不知道黄狗是怎么摸上来找到他的。估计黄狗也饿了,就解下米袋,给黄狗喂了些米,把黄狗一推说,快去领他们出来。

不一会儿,听树枝“沙沙沙“响,紧接着钻出了两条狗,一溜队伍跟在后面。韩文德心跳得“砰砰砰“的,喊了声汪哥,听得应了一声,是汪哥的声音,忙迎上前去,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