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指挥第七舰队 第一卷:横须贺 第一章:“今夜我成了美国人”(三)

红色猎隼 收藏 4 25
导读:我指挥第七舰队 第一卷:横须贺 第一章:“今夜我成了美国人”(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2/


穿戴整齐之后的我,再次紧紧的拥抱着眼中满是不舍之情的小百合。虽然我的心中只有小雯,但是这个意外出现的女子却多少填补了小雯离去我内心的空白。如果不是我的出现,她的人生又会如何呢?美国第七舰队司令离奇死于日本美女的公寓呢?这一定会成为全世界的头条新闻吧!

“将军,请千万记得小百合永远会在这里等你!”日本女人特有的温柔和醇良让她们获得了“大和抚子”的美丽称号,当你亲身体会到这沁心蚀骨的软玉温香才能真正体会到“大和抚子”这四个字所代表的无尽力量。小百合的双唇在我的耳边轻声低语,最后留下那一抹余香,令我的身体几乎再度失去了控制。

“我会的,我想我们下次的相聚将会更加美好。”我抱着她纤细的腰肢,贪婪的嗅着那醉人的芬芳。此刻的我已经深深的为她所打动,也可以理解为什么作为美国海军头面人物的托马斯.D.克劳德海军中将会与这位异国女子结下不解之缘,她实在是一朵东洋的奇葩。

缓缓走下不高的公寓楼,迎面而来的是异国完全不同的空气。如果说在与小百合的温柔乡里,我还能勉强适应身边的环境的话。那么此刻置身于完全陌生的都市,我第一次感觉到手足无措起来。这种感觉让我回想起当年初入大学校园的清涩和彷徨。如果不是旁边那辆崭新的日本原产新型日产新型SUV(多功能多用途轿车)对我友善的闪烁着车灯,我想我注定会迷失在着东京的夜空之下。

坐上这辆挂着驻日美军特别通行证的日产新型SUV我的心中才总算找回了些须的平静。坐在驾驶室的亚当斯显然等得有些焦急了。看到我上车之后,缓慢的发动之余。下意识的撇了撇他那黑人所特有的肥厚嘴唇,用一口带着沉重的新奥尔良的英语对我说道:“将军,您的甜心可真会选地方。您的爱巢距离日本激进分子活跃的主要地区—东京千代田区隔了可不到两条街。”

“是吗?!我倒是没有发现。”刚刚清净下来的耳膜有些承受不住亚当斯的抱怨。我一边敷衍着,一边警惕的看着车窗外着一片祥和与宁静的异国街区。抬起依然无法接受的不属于我的手臂,我看了看左腕上那精致的IWC 万国牌的手表,出身于钟表世家的我对这款世界名表并不陌生。这是一款Pilot's Spitfire(喷火型战机飞行员系列)的IW371704,在中国国内的售价在3~4万元人民币之间。曾经只在杂志上欣赏过的奢侈品,此刻竟然能真的戴在自己手腕上,不能说是生命的奇迹。

“好在今天只是虚惊一场,要知道刚才听到那个日本女子的尖叫时,我有多担心吗?!好在你一切正常,不然我一定会宰了那个东洋婊子。”就在我全神贯注的把玩着手腕上的名表的同时,亚当斯一边开车一边继续着他那无休止的牢骚。看来在美国军队中等级制度真的不那么森严。

“好了,好了!我答应你下次一定不会这样了。”我拍了拍他座椅的靠背,示意这个罗嗦的黑人可以适可而止了。“下次?!还有下一次吗?你可是亲口答应过我这是你最后一次来见这个东洋婊子了,再也不会有下一次了。” 谁又能想到我的随口敷衍竟令亚当斯火冒三丈起来。这个粗鲁的黑人似乎有些过分了,一口一口的“东洋婊子”令我对他的反感迅速接近了愤怒的临界点。

“住口!你这个下贱的黑鬼,你没有资格质疑我的生活,明白吗!这是我的生活。”我大声的对着他那剃了油光的后脑壳咆哮道。我实在无法忍受有人如此诋毁我心目中的圣洁而高贵的女子。为了小雯大学里一向文弱的我曾在学校的篮球场上和几个人高马大的痞子对殴,直到鼻清脸肿。此刻为了小百合的名誉,我也不惜和眼前的这个黑人反目。

“好吧!这是你的生活!”在我无法控制的愤怒的声线中,亚当斯的回答显得异常的低沉和沮丧。我甚至可以感受他内心深处所发出的一声声悲鸣。“您不是说过亚当斯是您最好的朋友和部下吗?”小百合那令人陶醉的声线再次在我的脑海里回响起来,一种不可遏止的不安和愧疚令我不得不反省刚才错误的咆哮。这是我的生活?不!这是属于那个美国人—托马斯.D.克劳德的生活,车窗外一盏盏绚丽的路灯在这午夜的东京发散着夺目的光华。

“对不起!”我靠着车窗玻璃有尽量温柔的语气向前排的亚当斯表达着自己的歉意。虽然和他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我可以感觉到作为一名司机和保镖,这位年轻的黑人对托马斯.D.克劳德的忠诚和无畏。作为一名朋友他善意的劝戒或许有的道理,唯一不足的只是他选择错了表达方式而已。

“没有关系,我的将军!您说得对,我只是您的部下,我没有资格指责您的生活。” 亚当斯继续开着他的车,我想我的话语真的伤了他的心。此刻再多的话语也无法弥补我给他的心灵造成的创伤。或许此刻只有沉默才真正适合这车内压抑而烦闷的气氛。

“我们这是去哪里?”虽然我知道这样问显得很傻,真正的托马斯.D.克劳德应该对自己的行程了如指掌。可是毕竟我不是他,对于这个遥远的异国将军忙碌的生活我一无所知。“当然是横须贺海军基地,今天是您第一天作为第七舰队的司令在那里开始新的生活和工作。” 亚当斯特别强调的今天,无疑是在提醒我此刻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此刻已经是全新的一天了。

横须贺海军基地,多么熟悉而又陌生的字眼,我的脑海里飞快的搜索着与这个名词相对应的信息,但是和在小百合那温馨的公寓里一样,此刻我依然无法打开有托马斯.D.克劳德的那些记忆,而我作为一名普通中国应届毕业生的记忆之中,关于这个异国的海军基地的资料几乎可以说是少得可怜。

“是的!横须贺,我怎么会忘记呢!我此刻已经是美国海军第七舰队的司令了!”我有故作轻松来作自我的解嘲。车子在东京的夜空中飞快的奔驰着。一栋栋高耸的建筑物,一个个幻化出五彩荧光的霓虹灯提醒着我此刻我已经身在一座异国的大都会之中,不夜的东京那美丽夜色中折射上海的幻影,让我不得不为命运的作弄而有些暗自神伤,虽然成为了一个正式的美国公民,但是此刻我依然无法踏上那星条旗覆盖的国土。如果此刻我告诉亚当斯我并不是他的将军,不知道他会不会将我扔下车去呢!

“不管你是否相信!亚当斯我真的并不希望自己是第七舰队的司令。我更愿意去作一个普通人。”我犹豫再三才尝试性的开口说道。“我知道!我明天一早就去为您预定回国的机票。”亚当斯的嘴角意外的露出了一丝笑容。这令我倍感安慰,莫非我真的可以如此轻松的离开这里吗?“那好,就辛苦你了!”我友善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

“将军,您的幽默感真的是与日俱增。如果您不想成为第七舰队的司令,那么这之前的八年,您的努力工作又是为了什么?我敢保证如果你把这些话去对夏威夷檀香山的WilliamFallon说的话,那个倔强的老头一定会揪着你的头发把你暴打一顿,然后送上军事法庭或者是疯人院。” 亚当斯开怀的大笑着,将我假设的前景展现在我面前。

“谁是WilliamFallon?”我多少有些不甘心的问道,在我的理念中身为第七舰队的司令的托马斯.D.克劳德已经是不折不扣的高干了,他的行为应该不需要对任何人负责。“您的顶头上司—美国太平洋军区总部司令威廉.法伦海军上将,我知道您不喜欢他。不过我敢保证他也同样不喜欢您。” 亚当斯报出对方那一长串令人咋舌的头衔,以明确他的确是我无可争辩的上司。

“他跟您的老朋友—托马斯.法戈海军上将不同,这家伙是一个该死的飞行员,他不喜欢我们这些潜艇兵。”正当我对为什么托马斯.D.克劳德不为自己顶头上司所欣赏而好奇时,亚当斯便为我揭示了谜底。

“按照他的日程安排,今天早上8点,他会和您有一个30分钟的工作会议。您在小百合那里花的时间整整比预期多了2个小时,您现在还有6个小时可以用来休息,养精蓄锐用来对付这个难缠的老头,希望那个东洋婊子没有耗费您太多的精力。”车子很快就离开了东京,进入了位于日本神奈川县三浦半岛南端的横须贺港。

这座依山傍海,风景绮丽的海滨小城因为美军的驻守而成为了一座名副其实的“军港都市”。车子沿着海岸线开去,不时能看到几艘飘扬着星条旗的美国军舰,近海处还有一艘处于上浮状态的日本海上自卫队的潜艇。虽然不知道它的型号,但是与远处灯火辉煌的美军舰艇相比,日本海上自卫队的潜艇在夜色中显得灰暗和落寞。

虽然已经是凌晨但在大街上常能看见美军士兵穿便装出来散步、购物或寻找刺激,因此日本的横须贺更象一个美国的小镇。不少商店的招牌是用日语和英语书写的,有些干脆只用英语。一个名字叫“女神酒店”的地方甚至把自由女神搬上了楼顶。

横须贺的街头有很多租房中介的广告,由于都是用英文书写的。所以对日文一窍不通的我也能看懂,这种奇异的景观对我来说并不陌生。在我呆了四年的那所大学附近的小巷里也总看到这样的招租信息。不过这里不是美国海军的基地吗?我好奇的将自己的困惑向亚当斯咨询着。

亚当斯虽然有些疑惑但仍然耐心的向我解答道。在横须贺美军基地工作的美国士兵和文职人员已经超过2.7万人,这些服役期中的士兵和他们家属的住房一直很成问题,如果他们要住上美国军队分配的军事基地内的一个宽敞的住宅通常要排3年队。有些人还没等排上,可能都已经被调走甚至已经退役了。所以在外租房就成为在横须贺的美国大兵的首选。看来住房问题同样困扰着作为世界霸者—美国人。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