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8/


这几下事出突然,实乃一瞬间的功夫,非文字所能言及!原来赤狼毕竟不愧为当初哭狼岭中的末代狼王,就在陆英秀只顾着注意场内两大帮主的对话时,赤狼却是纵观全局,是以发现有一个帮众突然离开人群往土丘这面行来,于是示意陆英秀快走!可惜也已经晚了,所为擒贼先擒王,赤狼虽然尚未学过这些用兵之法,不过身为一代狼王,又岂会不明白这些浅薄道理,是以不待敌人围拢,立即一声暴吼,跃向场中的两大帮主!


陆英秀也不是傻子,眼见赤狼与两大帮主已经交上了手,连忙也一纵身跳进场内,接过何大壮,顿时便成了一对一的局势,旁边上百的帮众,却是不敢贸然插手进来!


不过虽是如此,但眼前这景况对他二人却可说是大大不利,一来这两个帮主武功绝非泛泛,而他二人要想脱此困境却只能生擒,不可夺命!这却比夺其性命更是难上百倍了!


但见陆英秀杀神刀法步步猛攻,她的武功本就与其两位师兄相差不远,竟也将体态壮蛮的何大壮逼得步步退守!而赤狼此时更是状若疯狂,直将那陈朝山杀得是苦无还手之力!这一战关系生死,二人实都已是搏命般的将杀神刀法使将出来,而这杀神刀法正是一种攻击性极强的强势刀法,二人此番尽力施为下,可谓尽显其刀法神髓,只见漫天的刀影,将何陈两位堂堂帮主笼罩其中,竟是不得喘息!


尤其那陈朝山,可谓是从来没见过这等奇怪的似刀似剑的刀,更是从未见过这等疯狂若舍命的刀法,手中一把大环刀虽是防得密实,但每挡一刀,虎口都是阵阵发麻,不禁也对眼前这不过十六七岁大的独臂少年惊异不已!但他即当得这一帮之主,武功又岂是等闲,不过一时被赤狼压制,但赤狼要想取胜,却又谈何容易,更惶论还要生擒了!


陆英秀面对这何帮主,虽是一时占尽优势,但这何帮主早就见识过杀神刀法的厉害,而论及武功修为,他与陆英秀的两位师兄也不过伯仲之间,是以虽是这般暂落下风,却是沉着应战,毫不慌乱!


只见陆英秀一招刀神扫地,正是当初赤狼刚到黑龙会,被她用此招打趴在地下的狠招,但陆英秀又哪里知道当初这何帮主也正是败在她师兄岳拓疆这一招下!果然,何大壮已对这一招了如指掌,险险避开扫地一刀,待陆英秀翻身怒斩之际,立时揉身欺近,以肘重重撞击在陆英秀背心上,陆英秀立时一口鲜血喷口而出,翻卧在地!


旁观的帮众立时齐声呼道:“帮主神威,帮主神威!”


何大壮得意的正欲再上前胁住陆英秀,不料赤狼突然一声暴喝,挥刀扑来,连忙举刀应战!这一来,赤狼以一敌二,自是迅落下风,险像环生!


那陈朝山方才听得帮中兄弟给何大壮喝彩,只觉自己面上无光以及,此时战局扭转,更是恨不能立即毙了赤狼出口恶气,更是招招抢先,步步阴毒!赤狼初识武学,于此武斗中的临敌经验本也尚浅,方才占尽上风,只不过抢了先机,又加上杀神刀法的凶悍攻势一时压住了从未见过这等刀法的何帮主而已!此时败像已定,几个回合下来,已是连中三刀,还好他身手敏捷,皆只是皮外伤而已,又如此战了十个回合,只听那陈朝山一声大喝:“去!”赤狼果然应声向后倒去,重重跌在地上,只觉胸口一阵血气翻涌,“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陆英秀关心道:“傻猴,你……你没事吧。”


赤狼撑起身子道:“没事!”


“哼!小杂种,今日我就取你性命,祭我李福兄弟在天之灵!”何大壮说着就往赤狼行来,那陈帮主忙道:“何帮主且慢,这二人大可留着,明日大有用处。”


何大壮回头道:“陈兄勿需多虑,我只不过杀了这个臭小子,至于这位陆佐雄那老匹夫的千金,嘿嘿,用处当然多多的是……哈哈……哈哈……”


陈朝山也哈哈一笑道:“那何兄请便吧。”


何大壮来到赤狼跟前道:“臭小子,没想到会有几天吧!”又仰目一扫弯刀帮的兄弟,大声道:“众位兄弟……这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杀了我们李福兄弟,你们说……该当如何处置?”


弯刀帮的帮众齐声响应道:“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何大壮道:“杀了他那还不容易,不过,那也太便宜他小子了!想当初,李福兄弟与我出生入死,却竟然被他夺了性命,这仇,岂能就如此轻易了结!今日,本帮主就当着众兄弟的面,将着不知死活的小子断其四肢,让他尝尽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滋味,再送他下去见我们李兄弟,大伙说好不好?”


“好!断他四肢……断他四肢……”弯刀帮的帮众被黑龙会压抑太久,此时见帮主如此为李福报仇,只觉帮主果然不愧是他们的头头,皆是愤声响应,似乎恨不能食赤狼之肉,寝赤狼之皮一般!


“你……你要敢动他一根汗毛,我……我绝不会放过你……”陆英秀强撑起身子,说着便往赤狼爬去!


何大壮阴声道:“嘿嘿,好你个臭丫头,死到临头还敢顶嘴。”说着一把扯起陆英秀,狠狠道:“别以为我何大壮当真怕了你爹姓陆的老匹夫吗?”说完重重将陆英秀掷往地上,赤狼连忙一把接住,道:“师姐……没……没事吧。”


陆英秀不禁流泪道:“没事……傻猴……师姐以前老欺负你……你……你怪师姐么?”


赤狼道:“没……从没……”


陆英秀又道:“傻猴……都怪师姐,硬要拉你来跟踪……你……你怪师姐么?”


赤狼仍是平静而认真的看着陆英秀双眼道:“没……从没……”


陆英秀不禁嚎啕大哭道:“赤狼……我的好师弟……师姐没用……救不了你……师姐……师姐以后再也不欺负你了……”


赤狼紧紧的搂着陆英秀,静静道:“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