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 第二章 第三章

liuz345 收藏 24 98
导读:薄冰 第二章 第三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0/


第三章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转眼我到部队已经有半个多月了。这半个多月来,我每天被罚的非常辛苦。我被搞的非常想发火,但是,都被自己压了下来。一再的让自己冷静,冷静再冷静。别弄的姓张的还没有乱,我先乱了,那就麻烦了。我也清楚,姓张的也被我气的够戗。在我们连,象我这样的刺头也有好几个。但是经过各个班长的胡萝卜加大棒的政策,都服软被收服了。只有我是油盐不进。可是除了我偶尔和他顶嘴叫真以外,在别的方面,他还真的抓不到我什么把柄。这叫他万分的恼火,姓张的不是没有用怀柔政策来感化我,但是,我已经铁了心和他做对。经常在外人和战友面前挑战他所谓的领导尊严。弄的他在其他班长面前,一点面子都没有,说话都硬不起来。只有不断的向我施压,希望我能屈服。可我就是不吃这一套,罚什么我都接着,还不时的给他难堪。弄的我们之间的关系空前紧张。最后演变成了训练一结束,我必然被叫出列,一站就是半天。没有任何的理由。这几乎都成了7连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同时也闹的其他连的人经常跑这里看热闹。刚开始,连里的干部还加以干涉,分别找我们两个谈过话。可是由于我态度强硬,一再坚持我没有错,就是不低头,不服软。弄的他们也来火。作为连干部,他们首先想到的是要维护班长们的权威,至于象我这样的刺头,哪怕是有道理,也要放在后面了。不然,有个理就闹,那象我这样的人还不把连里翻过来啊。这个兵还怎么带啊。反正只要姓张的不对我动手,他们也就睁一眼,闭一眼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姓张的耐性已经到了极点,我还在不断的刺激他的神经。每次他看我的时候,眼睛里都是红通通的。好象我和他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似的。其实,我的耐性也快到头了。但他服役期限快要到了,才当上班长。想要转志愿兵,就要在领导面前好好表,而且,他本来就是一个死要面子的人,不然也不会和我耗这么久了。我没有他这些顾虑,所以他输定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天刚站好队,训练还没有开始,他就命令我出列,去操场中间立定。这可是一大昏招,要知道,平时都是训练开始以后他才罚我站,这样做,一来,其他班都开始训练了,就没有那么打眼。二来,我去向领导闹的话,他也有大把的借口。但是现在不同,全连都还才集合完毕,操场上不是很吵,而且领导也都在。正是好机会,于是我开始大声的和他争吵起来。。。


“报告班长,我拒绝执行命令!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为什么要处罚我?”


“这是命令!你要做的就是无条件的服从命令!”


“报告班长,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没有错。但是对于这种没有任何理由的错误命令,我拒绝执行!除非班长能解释清楚为什么下这种无聊,无知又无理的命令!”


我这段话,基本上是吼出来了。一下子全连的目光基本上都集中在这里了,我想要的正是这样的效果。这样以来,姓张的如果处理的稍微冲动一点,那么,他的乐子就大了。即使他能理智的处理,他的面子先丢光。搞的不好,这个班长都没的当了。不管是那种局面,都可以达到我的目的。要知道,当年我刁德一的外号可不是白叫的,打架我不如表哥们,但是论到出馊主意整人,他们都不如我,就是我武表哥在没有防备的时候,都被我整过几次,不过他非但没有生气,还夸我聪明。


全连的人都在看着姓张的,看他怎么说。要知道,在这个操场上,我是第一个这样大声拒绝的兵,而他也非常不幸的成为了第一个被拒绝的班长。先不说别的,这个天大的笑话算是落在他身上了。我相信他会做出一些失去理智的事情的。果然,他居然指着我的名字说了一句国骂:“你妈XX的!”我等的就是他这句话,根据我对他的观察,他一着急上火,这句话就冲口而出了。


我立刻大声回道:“报告班长,我妈有XX这个我知道,因为我就是从那里生出来的。这一点,其他人的母亲也一样。这是女性的生理特点!但是,我相信,班长的妈没有XX,不然班长也不会在这里满嘴喷粪了!”


话音刚落,周围就传来了一阵哗然,中间还夹杂着不少战士的哄笑声。姓张的脸一下子就涨的通红,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手一挥,狠狠的一巴掌就向我的脸上打了过来,我早有准备,脸向他手的方向转了过去,但是也只来得及把脸转一点,就被打到了。当时我就被打的眼冒金星,鼻子一热,血一下子就流出来了,我接着就倒在了地上。这下子,大伙都被震住了,他打我的那一声太响了,连他自己都吓到了。看到我动都不动,干部们都赶了过来,一看就知道坏事了,指导员连忙把我扶起来。我推开指导员的手,不停的把仍然在流的鼻血往衣服上抹,看也不看姓张的,也不理任何人,直接往宿舍走,后面一票连干部也紧跟着我,怕我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回到宿舍,我直奔镜子而去,一眼看去我自己都吓了一跳,除了满脸是血外,半边脸都是肿的,尤其是眼睛,只剩一条缝了。丫的下手也太狠了吧。要不是我经常打人和被打的话,估计当时都有可能晕过去。日,你不仁,我就不义了。抄起一个小马扎,就冲镜子砸了过去。这一下子可把旁边的干部给吓了一跳,我顺手操起一块象匕首一样的长玻璃碎片,大伙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就想抢我手里的的玻璃,不过,我快一步的把玻璃尖顶在自己的喉咙上,让他们靠后,如果谁乱动的话,我就扎进去。


鲜血慢慢的顺着玻璃流了下来,望着我坚决的表情,干部们知道,不能再刺激我了。连长和指导都劝我,要相信部队,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处理结果。可到了这个份上了,我要是就这么算了,我就真的成了傻瓜了。没有搭他们的话茬,我直接示意他们离开房间。等他们纷纷退了出去后,我从床下面翻出了两百块钱。这可是来部队的时候外婆给我的。收好钱,我继续用玻璃顶着脖子,走了出去。一见我出门,干部们都了围上来,劝我冷静先放下玻璃,去医院看伤。其他的事情,连里回公正处理的,放心好了。对于这些,我一概无视,直接向大门的方向走去。在全连指战员的目送下,我非常牛的走出了大门。我的心里也小小的虚荣了一把。现在连里,我也算一个名人了。


很明显,哨兵也得到了消息,对于我也没有干涉,况且身后还有个保镖——指导员。叫了台摩的,让他开往最近的快相馆。一进门,可把照相馆的老板吓一跳,军装上到处是血——我故意抹的。半张连是肿的,脸上也都是血,一个眼睛只有一条缝了,是够吓人的了。掏出钱,让老板给我照几张快像,老板非常奇怪的问:“你这是怎么了?按说这里没有谁敢打你们当兵的啊。”


“哎,别提了,是让我们班长打的。”


“你们班长下手可真够狠的啊,为什么啊?:


“还能为什么啊,我还敢对他当官的怎么样啊,我一来,他就看我不顺眼,没事就给我穿小鞋。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和他争了几句。他就把我打成这样了。哎”


“那部队不管吗?”


“管是管,但是,总是会偏向当官的吧,谁也不会胳臂肘向外拐。”


“那也是,本来我儿子一毕业我就想让他去当兵的,现在看来,要好好考虑考虑了。”


“哎,老板麻烦你帮我照好点,这样我留了证据,他们总不好等我的伤一好,就不认帐吧。起码,处理上不能太偏袒当官的吧。如果太过分的话,那我还可以告军里去。”


“好,我马上就给你照,然后等一会就可以洗出来了。”


“那谢谢你了。”


我猜,我一进照相馆,指导员就明白我的意思了。不过,他听了这番对话后,表情是什么样的。隔着层门,我看不到,不过我猜,一定会非常精彩。这个连,我肯定是呆不下去了。我这么一闹,连长和指导员,起码检查是要写的。至于其他处分,那还真不好说。通报批评或者警告处分都有可能的。那样一样,他们还不恨死我了。我还活的下去吗我。所以就对不起了,谁让当初你们偏袒姓张的。


好心的老板让我在等的时候,把脸上的上收拾一下,我谢绝了,因为等会给团里的人看的。由于老板的热心,让我只等了一个小时,就拿到了照片和底片。再次谢过老板后,我出门了。指导员就在门外等着我,看我出来了,表情复杂的看着我,半天了,说了一句:“办好了?那该回去了吧。”


回到连里,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干部们总算松了口气,万一在这中间我干点什么傻事情,那么,他们可就真的惨了。当着领导们的面,我向指导员提出了三个条件:


1,对于张班长打我的事情,要上报团部,并给我一个说法。


2,我要求调离7连,实在不行我就离开部队,不过走前,我会把在7连这段时间的遭遇和照片向更高一级的领导反映,哪怕是告到军委!


3,我要求看完医生后,连里把这件事情告诉我家里人。


说完这些,我闭上眼睛躺在床上,任谁说什么都不搭理。连里的干部看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难以挽回了。就留下了1排的2班长和值日官看着我,其他人都离开了。大概半个小时后,来了两个军医,仔细的帮我检查了伤势,随便把我的脸清理干净。然后告诉我,我的伤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皮外伤,但是因为冲血,肿的太厉害。所以还需要一段时间消肿。今天不能热敷。过了二十四小时后热敷,消肿会快一些。疼还要疼几天,但是没有关系,这是正常的。另一个医生接了一句,这手也下的太重了吧,要是打在正面,肯定会有脑震荡,还好是打在侧面。临走的时候,还给我留下了点外擦散淤的药。


送走了医生,我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也许是这些天太辛苦,也许是那个混蛋下手太重的原因。反正我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坐起来一看,看护我的人已经换了,现在是两个新兵了。见我坐了起来,连忙问我好点了吗,饿了没有。饿了的话,桌子上面有饭菜,还是热的。说实话,一起来,我的肚子就直叫唤,不过为了表示伤势严重,我故意告诉他没有胃口。你见过谁受伤了,还能大口大口的吃东西的?反正我就是这么说,他也会想办法让我吃的。


果然,新兵一见我这么说,马上就接着说:“我也知道你没有胃口,但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或多或少的,一定要吃点。”恩,正和孤意。再推迟了一下,我就坐下来甩开腮帮子大吃起来,恩,菜的味道还不错,比平时要好多了,估计是小灶吧。新兵看他们的任务也完成了,就也坐在我的边上,告诉我,我的事情已经上报到了团里,现在连里的干部都去开会了。团政委已经来我们连了。估计一会开完会就会来看我了。另外一个走到门边,左右看了看,才回来,低声的对我我:“。打你的班长已经被关禁闭了。听老兵说,这次他惹下了大麻烦了。现在连里的干部,没有一个不是恨你恨的牙根痒痒的,你最好小心点。还有,我们都挺佩服你的。你和班长抗了那么久,怎么罚都挺下来了,这次还把事情搞这么大,我们都看在眼里,但是就是没有办法帮你。这次事情以后,我们新兵的日子会好过一些了。那些老兵对我们也太哪个点了。”我笑了笑,一不小心牵动了伤口,一阵酸痛马上就传过来了。妈的,看来还真的要疼几天。不过,为了以后的日子好过点,也只有付点代价了。因为疼,所以我也就没有和他们两个说话了,只是点个头表示了谢意。三个人就这样在东来西扯中打发时间。不一会,门口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两个新兵立马站了起来,立正站好,我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前面的这一切的努力,就是为了这一刻。如果,我能把握好这个机会,我以后的理想就很有可能实现。反之,我在部队的生涯就到此结束了。


推开门,进来一队人马,好家伙,全是肩膀上抗星的,最大的居然是两个上校。我连忙站起来,也立正站好。带队的两个上校,一脸的微笑,长的也和蔼可亲。一看就知道是老政工了。其他的基本上都是各连的干部,只有一个中校,一进门就站在门边靠近墙角的位置,我表哥训练我的时候就告诉过我,一个房间最好的防守和反击的位置,就是他现在站的地方。他是来干什么的?再看看他这个人,三十上下,一脸的精干,消瘦的体形。但是,哪怕现在穿的是厚厚的冬装,也无法掩盖他身上蕴涵的巨大力量。同时他身上散发的杀气也让我感到吃惊。这样的杀气,和我表哥身上是一样的。只是没有我表哥的强烈。不是一个好惹的主。不过,他来这里干什么?我心里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同时也特别对他留心了起来。


果然,连指导员介绍说团政委来看望我了,我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向团政委反映。团政委笑着对我说:“首先,我代表团里来看望你,同时为你被打伤的事情表示歉意。对于张班长的错误,团里一定会做出适当的处理的。同时,也借这个机会全面整理一下野蛮带兵的问题。你作为一个新兵,在挨打的时候,没有选择还手,而是选择了向上级反映,这是对的。也说明,你这个同志是个好同志,相信组织的。你现在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来。团里都会考虑的。”


好!这就是我想要的。我心里暗自喜到。于是,我把对连指导员提的条件又从新说了一遍,其中再三强调,二连已经不合适我了,如果我继续再呆在这里,他们不好带我,我呆在这里也尴尬。至于,向上级反映的条件,恩,我已经遗忘了。那是太久以前的事情了,老了,记性就是差了。同时,我也向政委表示,在处理张班长的时候,能不能从轻发落,毕竟当时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不该过于刺激他了。至于这件事情,希望他能记住这个教训,不要老是仗着自己是老兵,是班长就可以随便欺负新兵了。


从本意来说,这个时候,我也不愿意他有太大的麻烦,虽然他打过我,我也非常讨厌他。但是,大家毕竟都是一起呆了一段时间了,也在一个盆里抡过勺,一个宿舍里睡过觉。何况,我已经达到我的目的了,那么,得饶人处且饶人吧,也给自己留条路。


政委听到我这么说,微微的楞了一下。他可能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好说话,跟先前连干部说的相差甚远。周围的连干部们反映也差不多,这就是我要的效果。只有那个中校,没有什么反映。只是嘴角微微的抽动了一下,感觉好象是笑了。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丫的不会是看穿了我的用心了吧,那可就麻烦了。


政委稍楞了一会,就笑着对我说:“你这个小同志还真不错,这么讲道理,还知道为对方着想,既然这样的话,事情就好办了。你先把伤养好,刚才开会就已经讨论好了,等你伤一好,就调你去一连。至于张班长暂时关禁闭10天,正式的处理将会在团部讨论后下达。至于你嘛,先好好休息,早日把伤养好,好能尽快的参加训练。”说完,就带着一票人走了。临出门的时候,我发现,另一个没有开口的上校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扫了我好几眼。把我的小心肝吓的啊,跋凉跋凉的。不会是事情有变吧。


终于,人都走完了,我也松了一口气。哎,终于完了,基本上是按我的想法发展的。到目前为止,基本还算顺利。到了新的地方,老兵肯定是不敢欺负我了。余下的,就要看我自己努力了。轻轻的笑了一下,又碰到伤口了。日!还真他娘的疼!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