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 第二章 第二章

liuz345 收藏 22 63
导读:薄冰 第二章 第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0/


第二章


第二章

“向右看齐!”


“向前看!”


“立正!”


“稍息!”


“无名,出列!站一个半小时的军姿。其他人解散!”


得,我一听就知道,又来了。今天是我到新兵团的第十天,也是我第八次听到这个口令了。我站出了一个标准的军姿。而班长则满意的看着其他新兵一边往宿舍走,一边往这边看。直到人走的差不多了,才走到我边上,用我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小子,不错啊,和我玩个性。没关系,我们还要一起呆很长的一段时间,让我们慢慢玩。不过,也谢谢你自愿出头,你看,其他的兵多听话。好好表现,不要虎头蛇尾,不要让我失望。啊”说完,转身走到树荫下面去了。


看着他的背影,我轻轻的松了一口气。还好,丫的走的快,在等一会,我真的会忍不住胖揍丫的一顿了。别看他是一个老兵了,我用我的腿毛发誓,用不了三十秒,我就能把丫的揍泥了。这一点把握我还是有地。我调整了一下姿势。使自己在军姿不变的情况下,身体尽量的能得到放松。这样一来,别说是一个半小时,就是翻一倍也无所谓了。想当初没有进部队前,我的军姿都站的没有话说了,用我的死党小震的话说:恩,不错,好好站,现在已经站的象那么回事了,再多站几回你就可以出师了。要知道这可是门技术活,属于熟能生巧的那种。你呢,已经到了可以拿技工证的水平了。加油啊,争取到技师的水平,这样,以后你读书完了,就可以凭这技术,可以找个什么看大门啊,保安啊什么的工作做了。不用愁没有饭吃就是了。


这话每次我被我表哥罚站后,都会即使在我耳边响起,就象大圣杀了妖怪后唐僧的鹅米豆腐以及一大堆的话会及时响起一样。虽然,每次事后我都会用行动向他的肯定表示‘感谢’,胖揍一顿。但丫的始终乐此不疲,那份拧劲,连我都叹为观止,佩服的五体投地


话说到这里,不得不提提我表哥,公正说,他是我们清乡团的创史人之一,打架的时候经常第一个冲上去。不过可惜啊,由于他的年龄最大,我还在很小的时候就被他父母送去参军了。以至于我对他的光荣事迹基本上是耳闻而不是眼见。在我上初中的时候,他带着两个二等功退役回来了。过了很久以后,我才知道他这两个二等功是在参加中越特种绞杀战时获得的。同时也获得了一身的伤。其中最厉害的就属胸口一处刀伤,还好当时抢救及时保住了性命,不过还是落了一个残疾。在部队呆了几年后,由于身体的原因不得不退役了。


表哥回来没有多久,就观摩了一次我们‘战斗’。事后,严肃的指出我们在‘战斗’中一哄而上,各打各的,严重缺乏组织性和纪律,更不要说良好的配合了。而且,战术水平低下,无法在非常短的时间内,解决对手,最关键的一点,没有留预备队,如果当时对方来了增援的话,那么就会被包围,并陷入苦战之中。当时就把我们给侃晕乎了,觉得他的话句句在理。在他适当的表现了一下自己的能力后——在一分钟之内摆平了三个人,我们就怀揣着美好愿望,梦想着美好的未来——打遍全县无敌手的情况下,一致同意他做我们的教官,教我们如何更好的去。。。。。。打架。而他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训练的时候,要绝对服从他的命令。


事后想来,当时表哥完全就是刚从部队出来,没有兵带了,不习惯,工作也让他觉得无聊。所以就引我们入箍,然后带我们好过过瘾。至于,他说的那些,全都是扯淡。我们只是打群架,又不是搞黑社会抢地盘,要那么高的水平干什么。万一出了什么事,那不是找死啊。至于说的增援,更是放屁。分两拨来,第一拨的人少,只能被我们海扁。那第二拨到的人还敢动吗?


就这样,成立多年的清乡团,在被表哥训练了几天后,正式解散。当时正值是寒假,由于受不了折磨,所有人都躲到了乡下的亲戚家里去了。只留下可怜的我,没有地方可以躲。当时我妈是这么对来我家找我的表哥说的:“小武啊,你放心,我一定让小名好好和你学的。他现在什么样子你也看到了,照这个样子下去,他迟早会去坐牢的。大人的话他就是听不进去。打也打了,骂也骂了,都没有用。心都操碎,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现在好了,你一回来,我就看出来了,你是个好样的。而且,他也听你的。我正想怎么和你说呢,你就主动提出帮助我家小名。你一个大干部,还为这孩子操心,真是麻烦你了。部队出来的就是不一样,这孩子交给你,我放心!你可要费点心教啊,姑姑在这里先谢谢你了。他在房里面呢,昨天就闹着去爷爷那里,我没有让。把他锁屋里呢,饭都是从窗户里送进去的。不然,早跑了。让你见笑了。我这就带他出来。”


这番话,把门后面的我听的直翻白眼。大家说,有这样的吗?这不是把小羊羔,直接送到狼口里吗?也不知道我妈中了什么邪了,昨天就把我锁房里了,几次借尿遁都没有成功。这不,进狼嘴了。哎,所以说啊,堡垒是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啊。他当年可是号称会枪毙的主啊。这话还是我妈亲口和我说的。怎么这会就变成这样了?


就这样,我被正式移交给了表哥。后来为了监视方便,哦,错了,是管理方便。我直接住到了表哥家。这期间,我多次揭竿而起,但是,由于我妈的大力配合,我表哥都成功的镇压了下去。后来,我也就认命了,接受他的操练了。几年下来,这些基本的战术动作,被我练了个烂熟。我还跟表哥学习了一些基本的特战知识和技能。这些能力,被我用到打架上是屡战屡胜。不过就是回去就要面对表哥的处罚。就这样,直到我表哥认为我有个兵样子了,就建议我父母送我来当兵。


正想到这里,在树荫下的计时的张班长可能也呆不住了,就走过来说,让我自己计时,时间到了回班里。我鄙视丫的。被罚的人还没有走,罚人的先跑了。真是让人看不起啊。


一个半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我活动了一下有些发麻的脚,直接回到了班里。一进门,就发现大伙都有说有笑的在整理内务,姓张的不在,估计去别的班窜门去了。大伙看到我进来,先是一片安静。然后就都收了声,低头忙自己的事情去了。这种情况我已经习惯了,自打我和姓张的对上以后,其他人都刻意的和我保持了一端距离。这些,我能理解。大家都是新兵,在部队都没有根基。对他们来说,班长就是老大。俗话说的好,县官不如现管,再说也跟我不熟,犯不着为我把自己也给搭进去。姓张的怎么整我的,他们可都看在眼里呢。他们没有和姓张的串通来整我已经不错了。我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就起来整理内务了。等一会可就要检查了。虽然,我不怕姓张的,但也没有必要给他落个口实。何况,我的内务,一点都不比老兵差。就是连长下来抽查的时候,都对我的内务非常满意。导致姓张的没有办法在连长面前上我的眼药。


刚开始,姓张的要整我,还要找借口,免的我一炸翅,让他不好交代。几天下来,他发现我一点都不反抗。就开始不找一点借口的修理我了。对这一切我都不是很在意,因为我没有来部队之前就知道了。虽然说现在提倡文明带兵,严禁体罚。但是这些都是作给外面看的。谁在当新兵的时候没有被体罚过,被打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不出格,上面也就当没看到。所以,大多数人在当新兵的时候,都是夹着尾巴做人的。我不是不想和姓张的作对,但没有机会的话,不但没有整到他,我自己先把自己给搭进去了。所以,我一直在忍,看丫的会张狂到什么地步。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上帝要毁灭谁就会让他先疯狂起来。而我则在等他疯狂后犯错的那个机会。但是,到现在为止,他表现都还算理智,我也只有等下去。我就不明白了,我又没有抢他老婆,只是瞪他一眼,他就要这样,至于吗。


这件事情直到很久后,我也开始带人的时候才明白,我在他的位置也会这么做,而且比他还狠。


刚整理完内务,姓张的就和值日官一起进来了,在我的床头和柜子上看了好几遍,确实没有什么好挑的,才挪了地方。晚上,我躺在床上,就是睡不着,一股莫名的情绪在脑海里窜动。我知道,我想家了。毕竟,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离家这么久,也没有这么远过。在家里,只有我欺负人,但我一来这里就被欺负,这在家里是不可想象的。我真的非常想爸爸,妈妈,那些老被我欺负的同学,那些一起和我在一起闯祸的死党们。一直照顾我的表哥们,想到这里,我的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我从小就知道,男孩子不能哭,表哥也曾经和我说过,男子汗大丈夫流汗流血不流泪。但是,我也亲眼见过,他和来看他的战友喝醉酒后,抱在一起失声痛哭。事后我拿这个笑话他,他沉默了很久说了一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落泪时。我一直都没有弄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估计是糊弄我的。不管怎么说,今天我哭了。


想到表哥,就想起来之前他告诉过我,当兵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虽然,他现在弄的一身的伤,天气一变,就全身痛。但是他不后悔。如果说他有什么遗憾,那就是当年没能把牺牲战友的遗体带回国。现在不打仗了,我去当兵没有什么危险,最多就是吃点苦。我很聪明,就是不肯好好读书,这样下去没有什么出息。如果去了部队,有他打下的底子,很容易在新兵里面脱颖而出。在结束新兵训练的时候,被那个部队的主官看中了,那么也许以后就能有大出息了。再想想现在和姓张的弄成这样,以后的路恐怕没有我表哥说的那么好走。


就这样,带着满脑袋的胡思乱想,我进入了梦乡。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