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雄关 第二卷 血溅雄关 第二十四章 马屁股上披铠甲

独孤雄 收藏 0 2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3/


独孤雄绰枪在手,箭一般冲到两员骑马的契丹将官前,几枪过去,结果了他们的性命,领着苦菜花就往外冲。野驴看见后急得头顶冒烟,扯着脖子大叫道:“千万不能放跑他们,要抓活的,千万不能让他们自杀。老子要让他们舔马屁股、猪屁股、牛屁股。这么便宜就叫他们死了,我岂不是亏了血本!”旁边有个将官问道:“王爷,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舔什么屁股?我们怎么听不明白?”野驴慌忙道:“没意思,没意思。你也别废话,赶紧过去帮我捉住他们。”心想:“我受人虐待舔母马屁股的事情怎么能让人家知道!要是让你明白了,我还怎么在契丹混下去?”

独孤雄带着苦菜花杀出重围,用金枪挑得契丹兵如同炒锅里的豆子,你方落下,他又蹦起。契丹兵虽然不敢下杀手,但是你一枪,他一棍,渐渐把独孤雄和苦菜花耗得头昏眼花,脚瘫手软。独孤雄喊道:“六姐,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我们就是死也要去把阉割了的畜生剁了再说!”

六姐点头喊道:“好,大兄弟,你就瞧我的吧。”说罢在马背上一跃而起,踩着契丹兵的头朝野驴飞踏过去。看看离野驴近了,拿球在手,觑准野驴的脑袋一脚踢出。野驴应声而倒。飞龙鳞旋风球弹回,苦菜花连连纵身踢射,把龙鳞旋风球闪电般连环狠狠踢出,野驴身边的两员大将中球仰头翻身落马。契丹兵高叫道:“保护王爷,保护王爷。”包围独孤雄的契丹兵闻声急忙回身救护,顿时乱做一团。

独孤雄金枪前指,挑开一条血路,冲上前去接应苦菜花。苦菜花接过弹回的龙鳞旋风球塞进怀里,然后飞身落到野驴面前,踹翻一个契丹兵抢过一把刀,挥刀乱砍,几下砍翻围着野驴的契丹兵,把野驴拽进怀里,把刀又架在了野驴脖子上。野驴旧伤未愈,嘴里还满是马屎马尿的味道,现在又落进这个女魔头的手里,真是生不如死,心惊肉跳地流下滚滚热泪扯着脖子大吼道:“你们这些母狗养的窝囊废,连两个南蛮都对付不了,趁早死了算了!”苦菜花抓紧他的癞痢辫子喝道:“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再要高则声,我就劈了你!”

耶律横秋大急,提枪绕过去想要偷袭苦菜花,独孤雄早已冲到跟前,一枪挑下耶律横秋的头盔来喝道:“老人家怎么尽想着干这样的勾当?”耶律横秋羞惭满面,赶紧躲到一边。

独孤雄抢过一匹马给苦菜花骑上,于是近两万契丹兵又眼睁睁看着独孤雄和苦菜花挟持着野驴大模大样地冲出了重重包围!

独孤雄对苦菜花道:“六姐,你快跑,快去找我妹妹。”苦菜花道:“那你呢?”独孤雄道:“别管我,我自有逃生的办法。”苦菜花抬手抹抹脸上的血迹哽咽道:“大兄弟,你可要好好活着。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独孤雄怒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婆婆妈妈的。快给老子滚!”苦菜花只得擦了把泪水打马向刘方跑去的方向追去。

独孤雄胁持着野驴且退且走,看着苦菜花的身影消失得没影了,方才在心里舒了口气。耶律横秋气得吹胡子上前对独孤雄喝道:“独孤雄,你三番五次拿我们家小王爷做人质,是何道理?”独孤雄愁眉苦脸道:“说不得。你们有几万人马,不拿他做挡箭牌,难道眼睁睁看着你们把我砍死射死?”耶律横秋阴着脸道:“我告诉你,你一刻不放小王爷,我身后这两万兵马就一刻不停地跟着你,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独孤雄嬉笑道:“老将军别说得这么恐怖,听着怪吓人的。其实要我放你们小王爷并不难,只要我说出的条件老将军照做了,我立刻就放了你们的野驴。”耶律横秋道:“此话当真?”独孤雄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耶律横秋道:“好。是什么条件,你说出来听听。只要不是送你进雁门关就成。”独孤雄笑道:“我的条件很简单,只要你们把身上所有的弓箭都折断,然后扔到地上。”耶律横秋奇道:“这是为何?”独孤雄道:“你们几万人人人带有弓箭,要是我放了你们的野驴,等我转身时你们万箭齐发,那我不就挂了?”耶律横秋抬手对两万为契丹兵大声道:“照他说的做。折断弓箭扔在地上!”契丹阵里顿时“噼里啪啦”响起,像是过年放鞭炮一般,煞是热闹。

耶律横秋盯着独孤雄道:“现在可以放我们小王爷了吧?”独孤雄摇头笑道:“还不可以。我还要你身上那件厚厚的铠甲,请你把它脱下来给我。”耶律横秋怒道:“你不要以为小王爷在你手上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你三番五次刁难也就罢了,想要老夫脱掉铠甲借机羞辱老夫,万万不能!”原来对于战场上的将士来说,铠甲和手中的武器就等同于自己的头颅,甚至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丢了武器和铠甲落到别人的手上就是莫大的羞辱。耶律横秋把自己的铠甲视为性命,怎么能轻易脱下来交给独孤雄?

独孤雄见耶律横秋不肯,就伸手去野驴的肚脐上重重拍了一下。野驴杀猪般惨叫道:“耶律叔叔,一件铠甲值得什么?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脱给他就是。莫非你要眼睁睁看我死啊?”耶律横秋无法,只得脱下身上铠甲丢给独孤雄。独孤雄接过铠甲,把铠甲展开紧紧裹在马屁股上。两万契丹兵看见齐声大呼,说是独孤雄竟敢把老将军的铠甲拿去给毛驴屁股穿,分明是在侮辱我们耶律横秋老将军身体和马屁股差不多!

耶律横秋气得差点吐血,指着独孤雄怒道:“你、你竟敢羞辱老夫,我耶律横秋要是不把你杀了誓不为人!”独孤雄嬉笑道:“对不住了老将军,我也是为了我的马安全着想。要是它的屁股被你们射烂了跑不动,我的小命就报销了。”耶律横秋牙齿咬得咯咯响,恨不得立刻上去把独孤雄咬死。

独孤雄看着耶律横秋笑道:“最后一个条件,马上命令你的军队后退三丈!我就立刻放了你们小王爷。”耶律横秋死活不同意了:“万一我们后退你却把我们的小王爷杀死该怎么办?我们坚决不退,再也不会上你的当了。”

独孤雄哈哈大笑道:“本少爷早就知道你们不会答应,我也不想和你们玩了,我这就把野驴还给你们,接好了。”说着把野驴高高扔道耶律横秋面前。耶律横秋一边去接野驴一边怒吼道:“立刻上去剁了这个小王八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