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十年 第二卷 我的王朝 第四节

在笑声中 收藏 1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5/


这一节才是真正的第四节,前天少发了一节,现在补上,后面还再多传了第七节.

等一众本在殿内的大臣们下到台阶底下,汇入队列中后。我说道:“朕今日上得平台,面晤百官,乃有一事要讲。从今后,每逢上朝,只需各部主官到堂。无所奏者,皆留在职上,尽其职责,不必再到殿前候着。如有本要呈,可交由各自主官代为呈上,亦可来殿外亲呈。朝毕后,由鸿胪寺将朝上所议之事,告于东华门,各部可派员前来抄传,让京中诸臣工皆能了解朝中所议!”

我一说完,底下的虽然都没有说话,但却像发摩斯密码般,眼神丢来丢去的!

这些官员们虽说无不对这上朝感到难受。不说要起个大早很累人,就是到这皇宫里,还有一翻罪要受。首先从东华门进入皇宫时,会有鸿胪寺的朝官出来点名,没到或迟到的人就会被记。同时还要查看各官员的衣着,要是哪个人不小心穿错衣服了,或者是穿戴的不标准,就被朝官一并记下交给都察院。看着对眼,被训斥几声也就算了。要是看不顺眼,那可就大有文章可做了。轻的会被罚奉禄,重的还会被那些御史参奏。要是平常还有点其它的事,那就只好卷铺盖回老家了。这些都是属于朝堂上礼仪的一部份!就算一切整齐,顺利通过着装的检查,接下来还有一苦。那就是不管这朝上议论多久,没事的人都要直挺挺的站着,也不能再说话了。年轻一些的还好,要是老一点,品级高的能入得朝堂,品级低一些的,就只能在这夏日里阳光底下就这么晒着,一些老迈官员上完一次朝,就回家生上一场病的!

再者!

明朝是中国历史上君臣对立情况最为严重的一个朝代。高度集权的统治下,势必要做皇帝的日以继夜的工作,才能应付一个国家的政务。可偏偏明朝的皇帝,似乎身体里都流着懒惰的基因,不行礼仪,荒废朝政。而那些有着深厚儒学沉淀的大臣们,是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的。道德礼仪的约束势必会让他们站出来,要求皇帝能懂得为君之道,也就是皇帝要有个皇帝的样子!长此下去,就演变成了君不信臣,臣不尊君的局面。但皇帝手里的权力却是实打实存在的,于是皇帝就派宫里的太监四处活动,这也就造成了有明一代,虽洪武朱元璋立下太监不干政的祖训,却是每个皇帝当政时都有些弄权的太监存在!

万历在张居正死后,对其的清算是属于私心报复的行为。并不是说他觉得张居正的改革是完全错误的。他并不笨,一个四岁就读《论语》的人,很显然智商是有的,只是懒,也就是情商上的问题了。

他也想过要干一番事业,几次前往燕山整军,也想对一些体制的问题加于改变,但他的改革想法却每每被大臣们所谏。当然,这里边他自己也存在一些这个时代的人所具有的思想上局限性。就拿去往燕山整军,他并没有告诉群臣们他的想法,只是一味的按着自己的意思去做。这就让大臣们担心他哪一天会一时兴起,学他祖宗英宗皇帝一般御驾亲征玩儿去!一不小心又被北边那些蒙古人给俘了,那天朝的圣威何存呢?二来,万历虽然有整顿军务之心,但却没想到,单单他去过燕山四次,朝廷就花了四十多万两银子。这还不加上一些无形的耗费。皇上出宫,按着礼仪除了场面要做足外,还要沿途百姓都跪下相迎,一路上各地方政府还要建起很多豪华的歇息场所。

以上两点都是百官们不能接受的。于是,就天天上本子告诉万历这么做是错的,不应该去整军,只要能守固边防,保住天朝子民们能够休养生息,也就可以了!万历接到这样的本子,开始时还极为生气,连撤了几个呈本子的官员。可那些大臣们还是不依不绕的。慢慢的万历也就产生了对抗心理,但他的对抗却是消极的。消极到:你们不让我做事,那我就什么也不做!于是乎,君臣的对立,就更加加剧。在十年后的所谓国本之争时,这种对立集中爆发。但问题并未解决,这次争论万历输了,他依然消极,消极到他死时,六部里只有一部有尚书,全国各地的官员空缺高达十之七八!可能这是万历已经消极到跟那些大臣们比命长的地步了吧?

这一点,他赢了。他用他的长寿赢得了那些大臣们的意想不到!但大明朝却输了!

我正是了解这些历史,才首先想起先改革这上朝的事,心想这般为你们着想,你们总会开心的接受了吧?

可没想到,这些官员是宁愿抱着堆屎,臭气烘烘的,也不愿把这堆屎给擦了。最起码能够上朝,聆听圣音,那就是一种资格的象征。仅管这圣音,在殿外的人也不见得能听到!

站在甬道左侧第一位的张四维,与对面一名穿着红袍的御史对望了一眼。平握胸前的手快速的伸出两个手指头,呈剪刀状,又重新快速的拢回!

只见那名御史心领神会的,略一思索,站了出来。

跪下唱道:“微臣御史汪道理启奏皇上!微臣以为,皇上此意甚有不妥。朝圣之礼,历朝历代皆已有之,大明礼律之中也有详实载定,不可稍有偏差。我大明天朝,以礼服天下,万国来朝。若废此朝礼,以何显我皇圣威?免此朝礼,将置朝官予不忠!若不据礼,天下臣民如何治理?微臣还请皇上三思!”

明朝虽说是重文轻武,朝中的官员总给人贪生怕死,文文弱弱的感觉。可别看他们跟皇帝又是下跪又是叩头的,就以为他们对皇帝是言听计从了。皇帝真要做错什么,或者做了些什么他们看不惯的事,这之中并不缺少‘斗士’!这些‘斗士’就是那些御史、给事中。他们不是不怕皇帝怪罪。当然更怕死。只是因为‘传统’就是这样,生在其位就只能做这样的事。他们往往是那些大官们的口舌,大官们想说的话都会由他们说出来。当然,对于可能会受到的责罚,承受的也只能是他们,那些大官们是不会有事的!别看张四维这样的人现在可以指挥别人,当初他也是这样过来的。做为朝堂上的一种武器,这把刀可以挥向任何一个政敌,也可以挥向皇帝。他们说的话要是让皇帝生气了,责罚或者是杀了头。那么恭喜他们了,他们将会在青史上留下一个正直敢言的美名。要是皇帝没有责罚,那就应该赏啊,这朝堂之上就应该黑白分明,没有什么灰色地带。那么一赏两赏,他也就被赏成个大官,从而可以去指挥别人来替自己挡刀挡枪的了!如果朱元璋知道,本为监察百官服务而设的都察院及六科廊房,却成了这种臣与臣,臣与君之间斗争的工具,估计会气的从坟里爬出来!

我预想过会有人出来反对,我想好要采取一种出乎他们意料的处理方式来面对。

“平身吧!”

“谢皇上!”汪道理松口气,谢礼退回列中。

“朕还有一事,从今后,大朝改为一候(注1)一朝。各部主官要将各部朝前五天职内之事报阁部,并做结于朝上议。朝间若有急奏,可呈至上书房!”

这本来,皇帝可能会跟汪道理论上两句。之后,再看心情,是赏是罚的。那汪道理虽然也不明白我没跟他理论的原因。但既然叫他平身,也就是不会罚他了,估计退入列中的他还在等待我会赏他呢!可没想到我又抛出一个革议,这让他一时不知所措。不单是他,就是其它官员,也是一脸呆样。

我心想,不是没有灰色地带吗?那我就给你造出一条来!我不说你错,也不说你对。不罚也不赏!我就当做没听到,你们能说我什么?说我听不进忠言?那按着‘传统’,这时候应该训斥你,或者杀了你,可我没有这么做啊!

还是张四维反应的快,又伸出两手指头,汪道理领命慌忙跳了出来。

“臣。。。。臣斗胆直言,张阁老身前,已将朝议弱为三日一朝,如今皇上却要改成五日一朝。朝礼不可变,政务不可废啊。还请皇上三思!”

“平身!”

汪道理此时的表情彼为尴尬,又怕站起来后我还是依然坚持,可不站起来又是抗旨!“臣….谢皇上!”

我适时的给王德丢了个眼色,我知道不能给他们留下考虑的时间。要是这些官员一起跪下大喊“请皇上三思”,那我就走不了了。现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也就是还没有形成舆论。我只要离开他们的视线,他们再想反对,就只能用本子了,而在我没改回去之前,这就成了圣旨,他们只能遵守!

王德会意的大唱一声:“退朝!”

那汪道理重又跪下,刚喊完三思,我已走入皇极殿内。等那些大臣们想要一起加入时,却是连我屁都闻不到了。不过,我还是有些担心,要是这些人跪在那示威怎么办?虽说这些人里没几个是清白的。可我现在也没办法换了他们啊,我上哪去找人代替他们?没了官,我岂不成了孤家寡人了?

可喜的是,我担心的事没有发生。那些官员无奈的叹叹气,摇摇头,也就散了!只是那汪道理,倒是让我有几分感动,居然一个人在那里一跪就是到第二天晚上昏倒为止。我听闻后跑去看了看,只是缺水造成的,也没什么大碍。把他弄醒后,他一看是我亲自给他灌的水,惶恐到了极点。又是谢恩,又是万死的,但他还是坚持的劝我要勤于政务等等。只是身体刚恢复,却是跪不了了,让我安排的太监给抬了出去!临走时,我跟他说,如果你自认是一个好官,你就留下来看看我是怎么把这大明朝治理成盛世的。如果你不是一个好官,你就辞职回家,我可以不追究你之前所做的错事!

这个中年汉子就这样半信半疑的被抬出宫去。要说我亲自救他,那倒不是我想好要收买他的心,只是出于一个医生的本能而已!



注1:明时用“候”代指时令,一候5天,一年分72候,24(节)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