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7/


叶雁痕冲过来扶起了萧邦,眼里充满了关切。

萧邦的喘息渐渐平息下来。他向苏锦帆打了个招呼,平静地说:“不要紧,我还死不了。”

这时,一位值班医生慌慌地跑进病房,扫了一眼现场,急切地问:“病人怎么样了?”

“我没事,医生。”萧邦此时已完全恢复镇定,“你们的护士受到伤害了吗?”

“我听到响动,就跑了出来。护士小李被人打晕在值班室里了。”医生说,“连衣服都被人换了,不过没有生命危险。”她显得很慌乱。

事情很明显:预谋害萧邦的人袭击了女护士,然后换了衣服,再实施“毒液谋杀”,其目的让萧邦不明不白地死在医院。

好歹毒的计划!

这个女人是谁?是谁让她来行凶?对方怎么知道我住在大港第一人民医院?萧邦脑子里反复地问着这个问题。而正在这时,靳峰匆匆地闯了进来。

靳峰闪动着敏锐的眼睛,对医生说:“医生,请您暂时离开。我要和病人私下交谈。”

医生看了一眼一片狼籍的病房,轻叹了一声,但还是出去了。

靳峰又向叶、苏二人说:“你们也先出去一下吧。”

叶雁痕和苏锦帆对望了一眼,也出去了,并将房门轻轻关上。

靳峰在床边坐下来,面色凝重地说:“萧先生,现在的情况很不妙,我想知道你的真实想法。”

“靳副局长是大港的名探,又是领导,我听你的。”萧邦表现出一种认真的姿态,“我知道最近我有麻烦,但我也知道,就算我离开大港,事情还是不会终结。没有终结的事,早晚还会出现麻烦。”

“我并不是说你应该离开大港。”靳峰摆了摆手,换了一种更亲和的口气。“老萧啊,当前的几个问题需要解决,才能对推进‘12.21’海难复查一案有利。第一,到底是谁开枪伤了你?第二,是谁在雁雁家的门厅里安放了炸弹?第三,是谁想在医院里致你于死地?”

萧邦微微一笑:“靳副局长,您讲的三个问题,不是我最关心的。我最关心的是问题也有三个:第一,为什么在我刚刚要揭穿马红军和孟中华的阴谋时,警察就出现了?第二,警方为何要带我到警局并安排人调查我?第三,叶总家发生的爆炸案,靳副局长为何要让我这个非警察介入现场调查?”

靳峰摸了一下鼻子,含笑着说:“我就知道你要问这几个问题。而实际上,你还想问我更多的问题,譬如我与孟中华到底是什么关系?我曾参加过‘12.21’海难调查组,到底对此案知道多少?我再次介入此案,到底欲意何为?甚至你还怀疑,这起海难与我是不是有牵连,对吧?”

萧邦沉吟了一下,说:“坦率地讲,您讲的这些,我都想过。就我目前的情况来看,很多人都想阻止我继续查下去。当然,最有效的阻止是您下一个命令,就像那天那个小警察似的盘问我一番,然后找个理由将我押送回京就了事了。可是,我奇怪您为什么没有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