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中国最后一次内战 第四部:战 祸 第五一回、黎沃生再下令导弹袭击大陆城市司令官因坦言不可失宠险遭斩将

科学教育出版社 收藏 0 47
导读:2008中国最后一次内战 第四部:战 祸 第五一回、黎沃生再下令导弹袭击大陆城市司令官因坦言不可失宠险遭斩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08/


■第五十一回、黎沃生再下令导弹袭击大陆城市

司令官因坦言不可失宠险遭斩将


台湾空军对大陆的空袭没有产生预期的效果,大陆方面甚至连个例行公事的声明都没有发表,美国方面更是没有任何信息。黎沃生就像一个与别人拼命的莽汉,拚尽全力打了对方一下后,发现对手没受到任何损伤,而且屹立在那里没有任何反应。

他自己一下子没了主意,一时心内勇气全无,只剩下了空虚与恐惧。但黎沃生这种自以为是的政治狂徒在空虚与恐惧之下不是去理智地进行利害的思考,相反会激起他施行更大、更疯狂的冒险。

黎沃生这种疯狂本性可以追溯到二战日本军国主义势力的孑遗。二战时日本海军山本五十六进攻美国太平海舰队之前曾这样说过:“如果和美国发生军事冲突,很可能导致日本在战争中全面失败。但是我们要在亚洲全面南进,就必须首先消灭美国太平洋舰队!”

明知事不可为而为之,不顾一切后果去拿国家及民族的存亡去冒险,这根本不是什么民族的崇高精神,实质上就是一种置国家安危与国民生命于不顾的无知且无良的疯狂。这种无知且无良的疯狂也是古今一切冒险家最终失败的根本原因。

在衡山军事基地指挥部那宽大的办公室内,黎沃生阴沉着面孔,将双手背在身后来回不停地在踱步。那把从不离身的倭刀也被扔在了大写字台上。肃立在一旁的李绿荣、林苑天、成亦白噤若寒蝉、不敢吭气,只是低垂着双目考虑着各自的应对方法与退路。因为他们心里明白,如果美国不直接参加台湾与大陆的军事冲突,那么,刚刚诞生的“台湾共和国”就死定了。

全副武装、荷枪实弹、左臂绑有白布条子式的台独分子标志的卫士环绕在办公室的各个角落。他们那冷酷的面孔与黑洞洞的枪口使李、林、成三个人脊梁上不时激起一股股的凉意。据传闻,那几个相貌最狰狞丑陋的小个子卫士来路不明,他们从不当众开口讲话,很多人都怀疑他们是货真价实的日本鬼子。

也许是走累了,黎沃生站到了林苑天的面前,他伸出手来,直指着后者的脸,手指还微微震颤着,这是帕金森氏病的先期症候:“你,你,你出的好主意。大陆与美国没有打起来,你说,该怎么办?”林苑天此时已经打定主意,如果这时认错,很可能被黎沃生当作替罪羊给枪毙了。他下定决心,死猪不怕开水烫,只能将生死置之度外。现在坚持己见、一直到底,是解救自己的唯一办法。

林苑天抬起头来,目不转睛地承受着黎沃生那阴毒的目光:“报告黎先生!在下认为,在我们宣布台湾独立后,即使我们不主动挑起战端,大陆以军事力量攻击台湾是必然的事态。我分析,现在大陆是在施缓兵之计,因为他们还没有判断出发动袭击的真正敌人。现在只能继续发动袭击,直到将美军以至日本人拉入台海战端才是保全台湾的唯一良策!我们要继续采用更强大的武器与更有效的手段袭击大陆军用与民用设施。我们还要制定更周密的行动计划,在恰当的时机冒充大陆军事力量,用各种武器发动对美军太平洋舰队进行攻击。只要能达到大陆与美军交战的目的,我以为我们可以采用任何手段而不必有任何顾忌!”

黎沃生原本就是一个无德无才,靠投上司所好,能迅速改变自己政治理念以适应各种危险环境而爬上政治高位的小人。 他即无文韬又无武略,每临大事无静气,本性虚妄浮躁。

林苑天的一席慷慨激昂的狂悖之言,使深陷绝望中的他仿佛是即将溺毙的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现在他对林苑天的怨恨之情早已抛到爪哇国外,高兴得拍了拍林苑天的右肩,甚至还亲手为后者整了整美式将官军服的衣领:“好,好!林次长,你的建议非常之好!本来我也知道,光靠台湾军队的力量与大陆作战是根本不可能的。我们的战略必须建立在美军、日军直接参加与大陆作战的基本点上!我现在命令:由李绿荣部长、林苑天次长、成亦白空军司令组成‘促进美日对大陆作战小组’研究制定具体计划并负责实施!” 黎沃生又转脸叮嘱李绿荣:“绿荣呀,你要多听听林苑天次长的意见,在军事上他确实是高屋建瓴,胜你我一筹呀!”

李绿荣听得心中酸溜溜的,他心里明知林苑天的主意只会招来更大的灾难,不会对局势有任何益处。但他与黎沃生一脉相传,个人政治利益永远放在第一位,对黎沃生的一切决定都要坚决执行。即使是成为民族罪人,也不能做黎门里的不肖弟子。所以他连连点头,口中不断答应着:“是,是!”一直没有吭声的成亦白却是另一种心思。

他在独立前已经判断出美日绝不会冒着巨大的人力与国家损失的危险参与台海战事,大陆攻入台湾是战争演变的必然结果。如果届时逃不出台湾岛,很可能会面临大陆法庭审判。自己绝不能在那时为黎沃生承担罪责,现在是留条后路的时候了。

于是他鼓了鼓勇气:“我,我认为林次长这个建议有些不妥。”成亦白故意把林苑天的设想归纳成“建议”,他的意思是给黎沃生留个回旋余地,因为任何领导人都有权否定或不接受下级的建议。“你说什么?”此时此刻,竟有人胆敢发表反对意见,黎沃生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成亦白立即感受到一种人身的危险,但他自知此时已经无可退之门了:“台湾与大陆之间,本来就是兔与熊的角力,大象即便是同情兔子,但它也没有为兔子与熊决一死战的理由。我想美国是绝不会参战的,日本更不会参战!我们现在最好的策略是赶快照会各国,声明前次袭击是军方个别分子狂妄胡为,并不代表台湾当局的决定。并请美国人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个信息转达给大陆当局!力阻大陆对台湾的军事进攻方为上策!我们不能再以军事手段剌激大陆,不能让大陆领导人没有政治上的回旋余地而只能最终决定进攻台湾!”

“你这个叛徒!”没等成亦白说完,黎沃生已经是怒不可遏。他那张中间凹下的刀把脸上的粗长的皱纹拧作了一团。长久以来,他内心于对台湾岛上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华人其实也充满了刻骨仇恨,他想起了成亦白以前“自己作为一个中国的军人,要为中华民国而战”的言论。在极端愤恨的情绪支配下,已经不把成亦白的话当作正常的不同看法,而是把其看成是与自己不同心同德的异端!

黎沃生使尽全力大吼了一声:“来人!把这个叛徒拉出去毙掉!”那几个凶狠而丑陋的小个子卫士立即粗暴地扭住了成亦白。在挣扎中,成亦白那堪称工艺品的空军将官军帽被打落在地上,他胸前的勋章也洒落一地。但成亦白很有血性,他只是奋力昂首头而没有告饶。

看到同僚无端地被指责为叛徒,文人出身的李绿荣已经被吓得不敢吭气,他哪见过这样真刀真枪的架式。林苑天还算是个血性男儿,他并没有因成亦白反驳自己的意见而对其产生隔膜,因为他心知自己刚才的发言是为了自救的违心之论。现在林苑天心里虽然也很害怕,但他知道此时只有自己能够救成亦白一命了。

“黎先生请慢!”林苑天这句高喊起了刀下留人的作用,押解着成亦白的几个卫士停住了脚步,黎沃生也将头扭向了这一边。“黎先生,我听成将军的意思并不是反对台湾独立这个义举。他只不过是在策略上与在下不同罢了。我敢以性命担保,成将军绝没有对台湾共和国有不忠之意!”看到林苑天挺身而出,李绿荣也有了一些胆量,他也低声喃喃地附和:“成将军是忠于黎先生的,是忠于黎先生的……”成亦白知道此时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努力地把头转向黎沃生:“黎先生,在下绝无反意!”

黎沃生刚才的做作一是出于对中国人的愤恨,二是要借成亦白的人头在台军中立威。现在看到台军三个主要军事将领都已被震慑得服服贴贴,黎沃生心中充满了快意。他也知此时是用人之时,不能让高级军官们人人自危。于是黎沃马上借坡下驴,他用手指着成亦白的鼻子:“看在林、李二位将军的面上,暂寄下你颈上这颗人头。但是,你要谨言慎行、戴罪立功,再有差错,定斩不饶!”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将京剧票友的戏谑之辞用在与高级军官严肃会议之中,这也是黎沃生在台湾政局中的首创。成亦白没有再吭声,但他心里的潜台词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蒋氏父子二战后不将台湾日本人遣返回国,相反还加以厚待的政策真的是愚蠢透顶、后患无穷啊。这在当时看来是一种不念旧恶的民族宽大精神,可对于一直有灭华情结的日本军国主义分子而言,他们并不领情而改邪归正。这个后果真是祸及台湾的后世子孙呀!”

八月二十七日当夜凌晨一时,在高雄、宜兰、台中、基隆的地对地导弹营分别得到了军队秘密通讯系统传来的国防部直接下达的密令:“各发射单元马上开始向大陆顸定目标开火”。

由于事出突然,并没有往常的按系统指挥原则由导弹部队的上峰下令。有个名叫纪汉中的营长怕其中有诈,赶快打电话向导弹司令部核实,结果是碰了一个大钉子。导弹部队司令胡锡锟少将回答得非常干脆:“你看我和李绿荣谁官大?你说他比我大?那你自己就知道该怎么办了吧!”

继马礼台率台湾空军冒充美空军袭击大陆东南沿海城市两天后。由黎沃生下令并严密监督,由李绿荣指挥的使用台湾自产“天绿”中程地对地导弹对大陆东南部重要省会城市的第二轮主动攻击开始了。各导弹营负责发射的人员都没来得及在导弹自动控制系统中输入具体目标的数据,只是在仓促中将上海、南京、合肥、南昌、杭州、福州、广州、香港、澳门等沿海及东南部省会城市的中心经纬度作为预定弹着地点,然后就匆忙将导弹一批批地发射了出去。这个过程用了大约二十分钟。这次发射也基本上将台湾近十年来贮备的地对地中程导弹消耗殆尽。

基地周围的农民在夜间听到了巨大的隆隆声,纷纷跑出家门观着发生了什么事情,有的怀抱幼小的孩童。在台湾夏日无云的星空下,这五百多枚单体重达数吨的地对地导弹拖曳着长长的喷气火焰,一个个缓慢地升空,然后逐渐加速最终隐没在西方天空浓郁的夜色中。孩子们目不转睛,一个个欢呼雀跃,他们以为这是家长为自己准备的盛大焰火晚会呢。

与此同时,林苑天与成亦白在极不情愿的情况下在衡山基地的台军作战指挥部的密室里,带领着十几个海军、陆军、空军及导弹部队的参谋人员正秘密制定冒充大陆军队袭击美军第七舰队的计划。舰队司令尼米兹将军乘坐的航母旗舰“老鹰号”已被列为首批攻击目标!

为了应对来自东部及南沿海的导弹攻击,大陆当局在几年前就建立了自己的导弹防卸系统。包括编织在大陆天空上数十颗侦察卫星防卸网与沿海防空系统与大城市防空系统两大体系。在台军地对地导弹点火的瞬间卫星就捕捉到了目标。当它们升空以后,大型计算机就分别计算出每一个导弹飞行的轨道及飞向的目标。并将数据传输到大陆防空部队的总部及各个防空部队,整个过程不过一分钟的时间。

沿海的防空系统立即按照事先的预案发射了第一批次防卸导弹拦截台湾的导弹。福州、广州、香港、澳门等各大城市防空系统也马上发射了第一批次防卸导弹,间隔不到一分钟,紧接着又发射了第二批、第三抛拦截导弹,这样做是为了加大保险系数。这时如果在有人正巧飞行在台湾海峡的上空,就能看到导弹相撞的巨大火球及听到雷鸣般的爆炸声。上海、南京、合肥、南昌、杭州等城市的防空系统也立即进入了准备发射状态,准备拦截钻过沿海的防空系统的台军导弹。

台湾军方这次导弹攻击同样没有取得理想效果,五百多颗飞往大陆省会城市的导弹的百分之九十多被大陆沿海防空系统的防卸武器准确击落。剩下的大约百分之十的四、五十枚导弹虽然侥幸钻了过去,但在临近目标之前就被各大城市防空系统所击落。只有几枚因技术故障偏离了航线的导弹落到了地上产生爆炸。但大多都是在偏僻的农村,给大陆造成的损失微乎其微。伤亡的人员不是由于被导弹直接命中,而是导弹在空中被击毁时撒落下来的残骸所致。

在这场兔熊角力中,如果没有第三国的参与,台军无论采用什么样的作战武器,采用什么样先进的作战方案,其战果只有一个结论,那就是彻底失败。台湾方面的两次主动攻击,使海峡另一边的大陆对台持强硬态度的人们欣喜若狂。主战的军方将领、军事战略专家与民间的主战派人士们纷纷大声叫好。这是因为这些人通过长期对台湾政治结构的研究,认为台海早晚必有一战!晚打不如早打!

他们从台湾民主政治存在着各种暗箱操作及违法手段研究出发,发现田旱谷组成的不良集团在不同程度上控制了各级行政部门的权力。这些都为独裁势力在经济上攫取大量非法财富、以暴力手段攫取权力培植了富有养份的土壤。在充满疑窦的“枪击案”后,田旱谷还能以微弱多数第二次上台执政,并没有任何司法或权力约束到他及他的势力,充分说明了台湾政治的稳定远远要弱于突然而来的变数。因此很多人都有着台湾可能发生政变的预言。

黎沃生的上台与主动对大陆进行武装冒险,使他们的预测得到了印证,更使他们以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主张得到了举国上下的一致支持。黎沃生的军事冒险终于冲破了楚汉鸿沟之界,将海峡两岸推到了刀兵相见的战火之中。

八月二十八日到八月二十九日之间,世界各大媒体都在头版头条刊登大陆被台空军及导弹轰炸破坏设施的图片与说明。很多华人背景的报纸纷纷冠以“上帝欲使谁灭亡、必先令其疯狂”、“武装平定叛乱,天理昭然”等情绪化的大标题。比较理性的则以“大陆在台湾宣布独立后始终不愿扣动的第一枪终于被黎沃生们扣响了”、“台独势力不但是国家的分裂者、还是挑起两岸战火的和平破坏者”为标题阐明对台独势力所作所为的反对。

在世界华人面前,台独势力叛国与发动战争的两项大罪都已坐实。也许这么多年来大陆一直对台独势力采取着“欲擒故纵”的长期战略,大陆长期而耐心的战略、战术、物资、人员的准备工作都到了极致,一切预设的计划甚至计谋均已奏效。下一步只剩下名正言顺地对台独势力“一举歼之”的具体战役的实施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