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市民私家车丢失两年后成为执法局公务车

除奸务尽 收藏 15 749
导读:郑州市民私家车丢失两年后成为执法局公务车

2004年7月,郑州薛先生的车被拖后,他因没看到“粉笔字告知”,便以为车丢了。随后,便到派出所报了案,保险公司也对其进行了理赔。没想到的是,两年之后,薛先生偶然间发现自己的车被执法局的人开着。


事件回放


“长安之星”不翼而飞,民警勘察后认定车辆被盗


2004年7月31日下午3时,在郑州市体育局工作的薛先生,开着自己的“长安之星”去上班。行至郑州市管城街时,遇到前方车祸堵路,急着上班的他,就将车停在了街边。


当天晚上7时,薛先生下班后去取车,却发现车子不见了,现场也没有车被拖走的告知。随后,他便报了警,并通知为该车办理保险的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


接警的北下街派出所民警在现场勘察后,没发现车辆被拖的标志,便将此案定为盗窃案。保险公司经过勘察和取证后,于2005年1月赔付薛先生43600元。


“被盗车”成为执法局公务车,行驶证竟还是失主名字


2006年11月中旬,薛先生突然接到同事电话,说他丢的“长安之星”就停在郑州市人民路体育馆门口。于是薛先生来到现场,发现正是自己的车,牌照和外观没变,但车锁和内饰都换了新的。


一个身穿执法局制服的男子称车是他的,并拿出行驶证。薛先生一看,行驶证上还是自己的名字。


薛先生找来了北下街派出所的民警,民警检查完“长安之星”和行驶证后,将车暂扣,让薛先生等待处理。直到今年3月1日,薛先生也没有等到处理结果。


执法局称是“粉笔字告知”失误


管城区执法局办公室主任熊玉生介绍,拖车时,全郑州市只有“写粉笔字”这一种告知方式,正常执法程序就是粉笔字告知后,由车主主动到执法局拖车处接受处理。


薛先生表示,“退一步说,就算下雨,就算他们写了以后被人抹了或者被雨冲了,那么长时间我没有去领车,执法局也完全可以通过其他方式通知我。只要到车管所一查就能知道我的电话号码。”薛先生说。


郑州市车管所工作人员表示,只要拿着单位介绍信,报上车牌号码,马上便可以查到车主的详细信息,包括详细住址和联系方式。


车主质疑


一天开了2万多公里?


违章车被拖走后,假如6个月内无人领取,按照规定,应上缴财政。据熊玉生解释,薛先生的“长安之星”被拖走后,一直放在停车场,等待车主接受处理,但车主一直没有来,执法局准备按无主车辆进行拍卖。


既然是准备拍卖,该车为什么会被执法局的人开着呢?熊玉生说:“2006年11月中旬,当时执法局车辆调配不够,便将此车暂时调给执法局机动大队使用。”他还表示,车被薛先生找到时,这辆“长安之星”仅仅被使用了一天而已。


对此,薛先生反驳,自己的车被拖走时,才跑了3万多公里。而找到该车时,里程表却显示已跑了5万多公里。


2万元损失谁来赔?


当时,在确定该车被“盗窃”后,为该车办理保险的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付给了薛先生4万多元的保险理赔,并签订了理赔协议。协议上注明,赔付之后,该车的所有权将属于保险公司。


而现在,当薛先生意外发现自己的车并非遭盗窃时,他感觉自己拿4万元的保险金太亏了。


薛先生算了一下,除去车跑两年之后的折旧,大概损失了2万元。他要求,管城区执法局要把这些损失赔偿给自己,并公开向自己道歉。


“最重要的,我希望执法局能改变写粉笔字的告知方式,拖车后应该尽快设法联系车主。”薛先生说。


拖车咋不保留相关证据?


管城区执法局办公室主任熊玉生坚持认为,执法局在拖车时一定会在现场留下粉笔字告知。他介绍,当时接到群众举报说有很多车堵路,执法局随后便将车拖走,并在地上留下了执法局的电话。“我们都是按正常执法程序进行的”。


薛先生要求执法局出示车辆违章和进行粉笔字告知的证据,熊玉生却表示没有当时的图片、录像资料,只有一张该车进停车场的入库通知单。薛先生等了近一个小时后,也没有见到这个入库通知单。


薛先生表示,在保险公司、派出所进行现场勘察时,均进行了图片拍摄等取证。这些图片可以证明现场没有任何明显告知。


律师说法


当事人不知情,告知便无效


河南绿城律师事务所律师戚魁说,在告知处罚决定时,处罚应下到受处罚人手里。处罚只有通知到本人才有效,否则便是无效的。


另外,假如像执法局所说,该车违章停车被拖,并写了粉笔字告知,也应该保留证据。至于执法局的人开着罚没来的车,肯定是违规的。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