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炒三国 第二章 曹操的成长过程 第十八节 奸雄的评价是咋来的

阿元250 收藏 0 1
导读:爆炒三国 第二章 曹操的成长过程 第十八节 奸雄的评价是咋来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6/


先把这许子将交待一下。前边咱们说了,当时有种品评人物的风气,而且还有品评人物的职业,在阿元看来有点象现在的猎头公司,但只管评价,不管挖人。要是更准确一点,象现在的胡润排行榜啥的差不多。不过胡润是钻钱眼里去了,评的是富翁排行榜;人家许劭许子将要高雅得多,评的是人才排行榜。

这许劭许子将就是当时最大的猎头公司老板,是人才评价行业里的胡润。许劭许子将评价人的做法是,每个月召开一次新闻发布会,叫月日评。把自个儿对于当时各种人才的看法公布于众。然后再由他的“粉丝”们来广为传播。


而且这许劭评出来的人才排行榜,那比啥胡润的财富排行榜权威多了。人家许劭是一言中的,一语成谶(音chèn),往往一句话可让一人上天,一句话又可让一人下地。只要你上了榜,不管说的是啥,是说你是乌龟王八蛋也好,是噘着嘴的叫驴也罢,你立时便会身价倍增,光芒四射,加入那个时代的名人大军。而且许劭还特别的牛,那个时代的名人,朝廷都会用公车来接,拉到朝廷上去当大官。但来接许劭的公车都来了八趟,人家许劭也不去。说啥呢,“假如我也去当官了,谁还有资格来批评当官的呢?”


所以桥玄的建议,也挺和曹操胃口的,曹操踮踮的就跑许劭那里去了。一样的,拿了一大包好东西,金银珠宝吧,阿元家也没这套东西,所以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但这回拿的金银珠宝,可跟去桥玄家拿的意思不一样。给桥玄拿的,是送礼,给许劭的是费用。就象现在到人才交流中心找工作,不也得交钱吗?许劭那儿,不仅得交钱,而且还得多多的交钱,谁让人家是垄断企业,全国就这么一家呢?


但许劭许子将看着曹操可不咋感冒。许子将是啥人啊,是名士。哪里会把曹操这太监的假孙子放眼里呢?但又不能招待。为啥呢,曹操聪明,打桥玄那儿走的时候,请桥玄写了一封介绍信。桥玄抹不开面子啊,就给他写了让他带去了。许子将本来是不想搭理曹操的,但看在全国三军总司令,也就是太尉桥玄的面子上,所以就让这曹操在这住下了。按《世说新语》的说去就是“子将纳焉,由是知名”。你看看许子将多厉害,仅仅是留下了曹操,答应给你看看,还啥也没白乎呢,就让他出了大名了。但这许子将的消息多灵通,要不然有啥资本评论张三李四王二麻子呢?对曹操曹阿瞒的伟行劣迹那绝对是知根知底。所以虽然让曹操留在这儿了,但也不想说他点啥,怕丢人啊,就把个曹操凉那了。好几个去过去了,每次开新闻发布会(月旦评)的时候,就是不提曹操是个啥样的人。


但曹操急啊,人家孝廉也评上了,钱也交了,路子也理顺了,就等着许劭许子将说句好话,出点大名,好去当官呢,你说总窝在许劭这老头子这算啥事呢?而且在许老爷子这儿,不敢太放肆啊,怕把自个儿的名声整得更坏了。再加上这来住的都是名人,所以连找小姐也不敢,把个曹操憋得,又长了一脸的青春美丽豆,整得那脸只能说是象猪屁股了。


为了早点得到许劭的鉴定,曹操先是送钱,又从家里捎来一大包金银珠宝,见天的往老头手里塞。但不管用,老头的嘴还是闭的溜严,对曹操到底儿咋样,是一个字也不提。曹操是真急了,就想到了个馊主意。有一天,曹操看许老头没啥事,就请他去钓鱼。许老头也知道曹操一肚子坏心眼,死活不去。曹操就说了:“看来你就是个啥也不是,人家大名人,都钩鱼。象姜子牙,用的钩却是直的。还有严光严子陵,光武帝刘秀的老同学,人家不当官了,也钩鱼。象你这就不行了,光是不当官算啥呢,不会钓鱼算啥名人呢?”


听曹操这么一说,许老头有点脸红,算是说了实话了。原来许老头也挺想钓鱼的,也整个“独钓寒江雪”的景啥的,好装得更清高一点。但他不会游泳啊,所以一直没敢去。曹操一听,说:“这有啥呀,我是我们那疙瘩的游泳冠军,你要是掉河里了,我小手一捞,就把你给整上来了。你还有啥好怕的吗?”


许子将一听,那就去吧。就和曹操两人钓鱼去了。到了河边,架好杆儿,不大会功夫,许子将的鱼杆上就有鱼咬钩了。这鱼挺大,在水里扑扑愣愣的,许子将一个人也拽不上来,就喊曹操帮帮忙。曹操麻溜的跑了过来,但没帮许子将拽鱼,而是在许老头肩上轻轻一推,老头扑通就掉水了里。老头不会游泳啊,一边扑腾一边叫曹操救命。曹操呢,反而在岸边坐下了。说:“老头,你也有求我的时候?那我求你给句话咋这么难呢?咋样,现在说吧,对我是个啥评价啊。”


把这许子将给气的,差一点儿没噎死。你说这是啥人呢?这不乘人之危吗?但想归想,嘴里可没闲着,一边扑腾,一边就说了:“你,是‘治世…之…能臣,乱…乱世之…奸雄’。救命……”咕噜噜,老头是又喝下了一大口水去。


曹操听了这话,是哈哈大笑,对着许子将说,“老头,你等着啊,我找人救你去。”许子将急了,“你不游泳冠军吗?还找…找…啥人呢?”曹操一边走一边说:“啥游泳冠军啊,我那是蒙你呢。”


曹操走了,可许子将扑腾不动了,等死吧。可这一放松,感觉看脚好象着地了,往起一站,这才发现,这水还没到腰深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