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黄埔人》·万木春

xuezhen333 收藏 0 22

转贴:也说《黄埔人》·(读者:万木春)


《黄埔人》,近百年的历史跨度,新颖独特的历史题材,深刻厚重的思想内容,蕴藏丰富的历史信息量,真实感人的故事情节,令人震撼的历史沉重;很有创意的文体架构,简括洗练而不失清丽细腻的抒写文笔,以及内外合围线索,所串起的主人公经历之一个个沉重而伤痛的玄珠……掩卷令人感慨莫名,很受教益。

当今社会已进入电子传媒、信息爆炸、人们浮躁、追求刺激……的年代,尤其无论算不算“文学创作”,都“百家争鸣,百花齐放”,还是日上网之文,数百计、千计的空前状态,都令人有点莫衷一是。

笔者曾有插队,当兵的经历,打开晋江原创网,随即被《黄埔人》之题所吸引,便“点击”之。一开始,觉得“文笔不错”,再点击两章,似有意犹未尽之感。出于对《黄埔人》的独特题材,历史背景以及主人公的曲折经历所产生的浓厚兴趣,促使自己坚持跟踪看下去--感谢自己的坚持--感触很深。遂借此浅谈自己的看法,以抛砖引玉。

A、《黄埔人》思想内容

一、真实感人。

因为真实,所以实在、所以亲切、所以可信。

近年,书多,文章多,令人眼花缭乱,尤其一些离奇,甚至荒诞的杜撰小说,哪怕情节曲折跌宕,哪怕悬念揪人心智,然而,感动完了,回头想拾取点什么,脑子里就此空空如也……而且,诸多作品,大同小异--故事情节雷同,追求新潮,追求刺激而已。

《黄埔人》,作者怀着一颗平常的心,以,平静的姿态,平和的语气,平实的语言,为我们徐徐而侃侃道来……令人觉得就是发生在:眼前的故事,身边故事,同侪或父辈、祖辈的故事,所以真实亲切而感人,有如身临其境。

二、信息量大

一是历史跨度长。从中华民国初年,到21世纪初年,时跨80余年。作者从主人公的诞世,到年老耄耋的一生,所经历的颇富戏剧性的故事种种,娓娓道来。

二是所涉史实多。作者将中华民族近代、现代、当代的历史背景,根据主人公的经历,无所不简要地包融其中。

读之,等于跟着主人公的脚步,回到自己与父祖辈所经历的年代之史实种种,或曾经耳闻目睹,或已淡化朦胧,即知道的、不知道的历史知识,摄入、巩固、“刷新”一遍,令人产生共鸣,回味无穷。

尤其不知道的,正如作者于该著第二部开篇所言:

“历史,不都是雄踞万里,骄傲地辉煌数千年的‘长城’。”

“历史,也是秦始皇的‘兵马俑’,不出土不知其‘宏制’。”

所谓“历史”,就是“过去”,我们今天回顾历史,无不仍然为一些闻所未闻的暗角、哭泣……而为之叹息,为之深思,为之警醒,从而对社会、对人生,有了更为广泛而深刻的思考、分析与认识。

三、意义不凡

《黄埔人》之黄埔人,曾经是中华民族优秀的群体与代表。孙中山先生于1926年创建的黄埔军校,它为推动国共合作,促进祖国统一,在中华民族历史上,有着重大的、不可替代的历史意义。

正如作者在“作者的话”之歌词中所咏叹的:

“黄埔人 黄埔人 黄埔岛的军校 孙中山的创造 长夜难明的星光 革命洪流的砥柱 你是大革命的军校 你是革命军的摇篮 你是革命起始的根本 你是挽救民族危亡的阵营 你是革命史的璀璨 你是革命军的火种 你是抗日战场的中坚 你是我们华夏民族的骄傲”

我们今天回顾历史,我们今天从《黄埔人》中领略黄埔人之血性与风采,无不为之感慨与震撼!

尤其身为黄埔人之主人公,曾经是抗日战场的功臣、英雄,却九死一生,灾难离离……

正如作者《引子》、《序》中所言:

“你们或许代表了某个不寻常年代,大多数滞留大陆的,原国民党所属之群体的--沉重而伤痛的烙印!”

“父母离奇曲折的一生,令人感慨人生之无常,深叹生命之顽强。撼心于父母对人生的珍惜,对生命的尊重,藉笔撰文,以飨后人。”同时也见证了作者在此背景下的成长历练与感受,以此了却作者身藏多年的心愿。

我想这应该就是作者撰写《黄埔人》之动机、目的与意义吧。

B、《黄埔人》艺术特色

一是,小说体传记。以小说体笔法引入传记体。笔者读过不少传记,大多系“叙述性”语言,很少有特写、场面、对话的描写,与人物心理的剖析,而《黄埔人》则不乏此类。

二是,内外合围框架。作者以“画外音”之“我”为线索,且“我”既是串线人,又是作品中主要角色。

这样的布局框架,似曾相识,好象类似《大明宫辞》。

也许由于男主人公大墙内生活20年,而女主人公则完全于大墙外生活,基本隔绝,所以其间,不可能将男女主人公搁在一起展开故事情节,而以“串线人”为之“合拢”。

笔者以为,如是架构安排巧妙得当。

三是,行文简繁得当。《黄埔人》,简之纯故事梗概,繁之细如发丝。简括处,可了解大概状况;细描处,有如身临其境,感同身受。

四是,文笔优美简练。跟踪读来,很是赞赏作者的学识与才华。不愧正科班中文系出身。

五是,略显悬念较弱。如果说传记,应为佳作;如果说小说体传记,则嫌“悬念”较为薄弱,不够引人入胜。即,不够令人急待“且看下回分解”。

也许,作者囿于“真实故事”与“自家故事”,很难“置身事外”,故而有许多“忌讳”之难言与不便,而难以潇洒为之吧!

然,笔者以为,既是文学创作,就应当按照其本身的规律与要求,放开手脚,顺乎文情之自然是也。

综上当否,谨与薛南(溪南),及其读者们商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