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六章   逃荒 第四十九节密封的信{五}行路

柳梢青青1 收藏 0 3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4/



“红红听过路大姐说完话以后心想:“过路大姐的话不管是宽慰也好,是实情也罢,只要这条路上有十里八村的住户人家,孩子渴的时候能寻口水喝,困饿的时候能串屋檐打个盹,讨口饭吃也就不用发愁了...”

红红用手蔗起额头,仰脸看看火辣辣的骄阳已经是半晌午的样子,她又站在原地环视了一圈四周,除了几只乌黑的老鸹鸣着呱呱的凄凉叫声斜着翅膀从跟前掠过外,也只有桥头两岸的野鸡冠花迎着急噪干枯的呜呜东南风,在心烦意乱地左右摆动着……

红红无奈地摇摇头,弯腰看看晒得满头大汗的女儿,又直立着身子朝克家桥东方向望着,伤心地眼泪不由自主地滚落到七仙河桥岸的青石板上,顷刻间,滴滴血泪就好象是要把这七仙岩石穿透似的嗒嗒作响……

隔桥回望揪心处,母子生死两茫茫,“儿子,妈妈和你的姐姐就要走了,你不要怪罪妈妈狠心和无情,此时,妈妈什么都不想给你说,要有的就是牵肠挂肚,思切的泪水,老天会保佑你快乐生活,健康成长的,万子,妈妈这一走,就没有再回头的路了,等你长大知道了你自己的身世以后,你就顺着这条孤独沧桑的古道路去寻找你的妈妈和你的姐姐好吗……?”

红红低着头静立了一会儿,用手慢慢地擦去眼睫毛上挂着的泪珠后,又习惯地用双手拽几下风领衣襟,拍打几下身上的尘土,再一次用双手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头发,振作一下精神,她好象要把几年来心中沉积的怨声风尘都要抖落到这七仙河里,让河水载着疼痛欲裂的心灵忧伤顺水漂流而去吧,让叮咚的水声留下难以忘却的切肤泪痕与思念儿子的急切之情……

红红恍惚中带有镇静自若地神态站在桥西头,双手紧扣恳求苍天老爷和大地奶奶保佑她们母女一路平安通“宫殿”,沧海巫山也婵娟的祈祷与渴盼……

“素素,咱们母女的命运也就有上天注定了,现在该咱们母女走的也只有这一条路,咳,那就一头撞在南墙上,死也不能再回头了,硬着头皮,闭上眼睛摸着走吧,摸到哪里算哪里,孩子,命运由不得咱们可怜的母女呀,是坑是涯也只有跳了……!”

素素看着满脸愁容的母亲似懂非懂地点着头说:“妈妈,等我长大了,好来看我的弟弟!”红红看着素素苦笑了两声什么也没说,拉着素素在古道路边垂枝蔫叶的桑树的遮掩下,径直地往母子天隔一方的尽头,溪奉县走去……。

四月箭阳穿绪乱,乌云斑斑,

孤雁斜翅羽冠垂,鸣声凄惨,

白杨哗哗恨晚春,花飞人远,

残阳桐梢沉沉坠,拧眉泪卷,

一路风尘一路愁,知与谁怨?

岭下黄昏古屋暗,蛐叫蝉叽凉寒寒,何处身安……?!

红红带着五岁的女儿沿着崎岖古道,在烈日火球的爆烤下,她们母女二人已经是汗如雨流,衣杉如洗,满脸通红,丝发淋淋地走着,走着……

她们爬到山岭的时候,红红就会站在突兀不平的最高处,情不自禁地回头朝克栓家的方向望去 ,希望能看到儿子胖呼呼的身影,听到儿子那铜玲般的乖巧笑声.....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渴望 都将成为梦中的幻想,将被时空的距离隔远,被时间的年轮在心灵创伤未愈合的裂痕上再深深地轧下一辙,成为永远都抚摸不平的伤疤,痛痕……

“哈哈哈,妈妈你看,前面有两个小哥哥在放牛饮水呢,我也要喝水,我喉咙渴得要冒火!”

正想向她妈妈要水喝的素素,口干舌燥,心急火燎,无可奈何的时候,突然看到牧童赶着牛群正在河沟边饮水,素素喜出望外,高兴地拍着小手拉着妈妈喊着下道而去......

正站在山岭高处侧身张望远方的红红这才低下头拉着素素快步向道旁的河沟边走着说:“

呵,女儿,咱们赶快过去喝点水,问问放牛的孩子们,离村子还有多远,好寻点饭吃,然后再歇息一个晚上,明日一大早趁凉快再赶路,行吗?……”

“嗯,行啊,妈妈,我也就是又饿又困,实在是不想走路了。”

红红母女二人下了古道以后飞也似地向牧童身边跑去……

“哎呀,渴死我了!”素素来到水沟旁边,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弯下腰去,就用双手捧起河坑里的水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站在旁边的两个牧童看着二位陌生的过路人 渴到如此程度,竟喝起水坑里饮牛的脏水止渴,他们就禁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嘻嘻,哎,我说你们俩就渴成那个样子,也不看看这是饮牲口的脏水坑?”一个男孩嬉笑着顺口开了腔。

正在喝水的红红赶快抬起头看着小孩笑着问道:“小孩子,那你说哪里的水才是干净的呀?”

“嗨,你们也不听听背后的流水的响声呀!”另一个小孩用手指了指岭石缝里流出来的泉水。

红红扭头一看,“啊!这坡岭上还有山泉呢?素素,快过来喝这山泉水……

母女俩高兴地把嘴对着石头缝隙喝足喝够,又痛痛快快地洗了一把脸以后,这才少有精神地坐下来歇息……

“红红望着山岭半腰里象筷子粗的几个石头缝流出来的泉水惊奇地问道:“小孩子?这地上面水坑里的水都是从那石头缝里流到这里面来的?”

“是呀!这个地方以前是块大青石,听我爷爷说在古辈子的时候,有两个以耍猴子挣钱活命的老头常常带着一群猴子就在这块大方青石板上下象棋,天长日久,他们就把这块青石板当成棋盘,把这坡上的小石头磨成正方形的小方块当棋子下得津津有味,有时侯甚至一天都忘了吃饭非常入迷……

有一年夏热的一天,这两个老头正在下石象棋的时候,他们都感觉口渴得要命,怎么办呢?他们俩就来到酸枣树下想摘几个野果子解渴,可当他们看到山岭半腰的小石头缝里向外渗水时,就高兴地用力去扒掉挡泉水的大石头,想让泉水流得大一点,也好喝个痛快,可他们俩用了好大劲儿扒掉那个大石头的一瞬间,翻浪子的大水象猛虎下山一样从泉洞里汹涌翻滚着喷薄而出……

此时,他们二人喂养的几百只猴子都吓的惊恐万状,一个个都奋力爬到树杈上,摆着尾巴,相互对视着流着眼泪,用叽叽地叫声呼唤着主人 归来,归来,可这两位耍猴子的老头被白浪滔天的大水吞没冲走,再也没有回来,这些猴子弟兄们眼看大水就要淹没树梢时,它们就相互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后,都一个个从树上跳到水里抬起那块大石头又堵在了喷泉眼井口上,泉井才不向外喷水,这里的积水也慢慢地消下去了……

后来就只剩下这几个小泉眼天天都是这样不紧不慢,不大不小地向外流着,我爷爷说,这一百多年的细水长流竟把象棋石板冲刷曾了石坑,这几百只猴子死后,都变成了象棋子贴在了这块石头坑底,我还听说一到晚上的时候,这里就能听见嚓,嚓嚓的下棋声音……”

“啊,怪不得老人们经常 说,铁棒磨成针,滴水穿石透,日久见人心呢,原来这些民间俗语都是有说辞,有来历的呀!

唉,是呀,作为人不也是如此推论吗?我王红红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两次婚姻的伤痛不都是时间给我下得断论吗?以后,不管走到哪里,我要吸取血的教训,决不能三句好话当金披草草樟叶当钱使呀.....”

“哎,太阳就要落山了,我们是要赶牛回家了,你们是往哪里去呀?还不赶快赶路?一到天黑,这里可就是没人烟了!”

正在沉思的红红赶快拉素素站起身来看看被乌云遮挡发黑西沉的太阳,急忙追上前去喊道:“小孩子,你们别慌张呀,我们母女也是往前面去的,咱们是一路的。”

两个小孩同时扭过头去说道:“那好啊,快点跟着我们走吧?”

“小孩,你们是哪个村的?”

“这还用问吗?刚才我给你们说的是啥?”

“啊,你说的不是耍猴子的故事吗?”

“对了,我们村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叫猴棋村,就是有以前的传说故事起的村名。”

“啊,我知道了。”

母女和天真淳朴的两个小牧童一块向猴棋村的方向走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