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09/


被打死的敌人一共是四个,营长宝刀未老,亲自下手,打死了三个。在他开枪打中的这三名敌军身边,还有他们挖出来的一具少校尸体,不知道怎么搞的一个少校会死在这个地方,很可能是被前几天渗透入这里的其他侦察兵给干掉的?尸体已经高度腐烂了,在担架上发出阵阵恶臭!其他跟过来的人紧紧捂着鼻子,迅速散开警戒。这里营长在检查过了敌人创口,确信了其已经全部死亡后,只听他踢了其中一个一脚低声咒骂道:“他妈的!你跑啊,没见过你大爷出过手唆?你大爷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不凡哦!”然后抬起头来,发布口令道:“大家赶快上山,避开可能的敌人追击。他妈的刚才山边下的那家伙嘭嘭嘭开了好几枪,只怕惊动到附近的敌人,正赶过来了。”向前进转头看了看四周,雾气还是很大,这里地形空旷,呆下去的话,要是打起来很不利于撤离,只能如营长下令的那样迅速抢占那边山脚的高点才行。

营长搜过了那三个家伙的身,正要带着大家往那边山脚下去,向前进突然说道:“营长,你们先走,留下两个人帮助我!等等,营长,先把你的黄金拿一根出来,丢在地上!”营长说:“你要干什么,这是用来给我们的情报人员的,只有那么多,到时候少了不好向他交待!他妈的那家伙只要这东西!”向前进说:“地图上这里附近没有敌人的驻兵点,最近的离这里也有好几里路。但是敌人今天迟迟没回去的话,他们一定会来查看动静。联系前面的情况,几个点一连起来,那么敌人很可能判断出我们的行动路线和目的地。”

“你到底要干什么?说!”看着葛啸鸣已经带着其他人往对面山下去了,营长一下子还不能明白向前进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向前进拖动着一具尸体叫营长帮忙着抬起来,往后面去。营长只得照办了,但是还不明白其用意是什么。向前进说:“把黄金丢在这家伙的身边,人为财死,刚才这几个家伙是看见黄金忘了义,争夺打起来了!”

营长这才恍然大悟,骂道:“你个小狗日的,鬼点子硬是多,要得!就那么办,叫他们动作再快一点!搞好了,我们立马撤离这里,跑得鬼影子也没有一个。等他们的战友来这里时候,看到自己人为了这根黄金已经死了四条人命了,只能自认倒霉。不过这办法到底行得通行不通?要是敌人不那么想怎么办?但愿他们能够那么糊涂,这样想当然的认为而没有怀疑是我们做的手脚。”

两人抬着这具尸体到了刚才他们的开枪点,丢在了地上。营长去其背包里拿金条,向前进则将这家伙翻过身来,一只手往前伸着,将他的头部摆正,看着手伸的方向,看上去这家伙像是在努力地去要拿什么东西。

营长将那根黄金条丢在他那只手前面一点的地方,还好,财富唾手可得,这家伙只差那么一点点就要将那根要命的金条拿到手了,但是还差那么一点点,这时候他已经气绝,终于没有拿到。

他的枪在他身边,向前进换下了他的弹匣。刚才他在这里开了好几十枪,弹壳遍地,营长捡起来三个弹壳,装入自己的口袋,他也不含糊,够细心的,想到了这个细节。伪装好了,两人跑到那边小高地上去,检查伪造的现场可信度。

营长从其他两人抬去的那名越军身上搜出来一把匕首,拿给向前进说道:“再做绝点,你拿去下面把那家伙捅两刀,然后再拿回来这里。”向前进飞快地跑到少校尸体边去,将另外一名没有动过的越军捅了两刀,又将他手上掌心部位划了两道口子,才拿了回来,将匕首捏在那尸体手里。

营长已下令张文书跟马小宝赶快换弹匣,计算弹药量,而后两人捡起多于的弹壳带走。

现在一切看上去很明显了,这几个家伙来这里找到他们一个长官的尸体,要挖回去重新埋葬。但是从那个少校官员的身上掉出了这根金条,大家不知怎么搞的就打了起来,可能是都想私吞,最后同归于尽。

“我们走!赶快撤离!”营长手一挥,留下的几人迅速离开了开阔地,撤离了这里。在行进过程中,向前进跑到刚才先一步撤离人员的路径上去查看脚印,还好,草地上没有留下什么。这边营长叫大家捡草丛稀疏的干硬地方,赶快往山下跑。

那边山脚下葛啸鸣已经吩咐渗透组的人前出探路,找到了翻越这座山后的去路,只等着大家。

这里确实没有敌人的驻军在附近,最近的地方是在距离这里的两里路有一个村子,那里倒是有一个加强排的四十多人,但也驻防不久。今天来这里挖回少校尸体的就是那个加强排的人,其中一个是那村里的民兵,带路来这里的。

好几天前,这个不幸被打死的少校带着几个警卫路过这里,运气不好,碰上了一对渗透到这里的解放军侦察兵,被当作有价值目标而给消灭了。当时附近巡逻的民兵也赶来参了战,但是他们连解放军的人影子也没有见着,只得就近埋葬了这个少校尸体。现在他们奉命来这里带回那少校的尸体去重新埋葬,没想到又中了招。

上了山后,向前进继续跟捕俘二组的成员奉命清除痕迹,不能留下任何去向识别标志。营长则带着大家,很快地翻过了山头,到达了一个光脊岭上。

大雾中行进很不好判别方向,山势不好把握,容易走错到达别的地方。走了好一阵,马小宝跟上营长,问他方向有没有问题,路径好像相当险要,前面岭上能见到的地方乱石多起来,不好走,别有敌人的埋伏。葛啸鸣也轻声说:“营长,从地形上看,这里应该近潜伏点了。”

营长说:“老子晓得。继续往前走一阵再说,这种陡峭地方才安全!王宗宝你跟倒老子,莫走远,上头有指示就立马告诉老子。武安邦,你留下来等向前进他们,等一会到了前面有下去的路,我们往前就下沟。马小宝跟着渗透组的人,有情况你到时负责出面打招呼。”马小宝还没回答,旁边的熊国庆就说:“不如我们控制组的人留下来,你们跟着岭上过去得了。营长,我看下岭去怕不安全哦,要是有敌人的防守哨卡那就不好了。这地方险要得很,地形学上。。。。。”

他说着警惕地一回头间,看到山岭上的雾中,向前进跟捕俘二组的人已经过来了,便赶紧向营长做了汇报:“营长,向班长他们来了。”营长侧身在一块巨石上靠着,说道:“老子升他为排长很久了,你莫老是喊他班长班长的。你们班长现在是葛啸鸣,副班长说武安邦,你不晓得唆?大家看着点,前后左右别有人放冷枪了还不知道,大家距离还是拉开一点,要是对面山上敌人一个弹匣扫过来,大家都得排倒起死,一个都打不脱!他们真的来了,那不用等了,我们走!大家小心点,右边悬崖很高,掉下去必死无疑!”

营长这是废话,多余的。没有谁会粗心大意到掉下悬崖,造成非战斗减员。大家要注意的只是右边对面的山岭上别有敌人的巡逻队员就好了。一般情况下,这样的地方应该不会有敌人的巡逻队。但是河内的高官既然要下来,难保敌人不会小心在意,加大巡逻区域。越南的大小军官当然都知道在丛林中出没的游击战术是最难让人防备的,所以当然会加强这方面的戒备。

大家在岭上的乱石间连跳带跑,蹦上窜下,很快所有人到达了一个绝壁上,没有了去路。左边斜坡下去很容易,但是要下右边的话就相当困难。右边悬崖一直都很高,这会儿浓雾中更是变得深不见底,相当糟糕。

营长下令大家找好隐蔽点藏好身子,环顾了一下左右,又用望远镜看了看对面,然后说道:“估计目的地就是这里附近不远处。葛班长,把地图打开来,老子看看!”向前进跟黎国石到一边去观察着地形,两人都不停的用望远镜搜索着四周。

向前进往左边过去了两步,左边岭下是荆棘和杂草,他登上一块巨石,借着巨石旁的一棵小树作掩护,往下和前方观察。

周围始终很寂静,别说鸟鸣声,风吹草叶的声音也听不到。他往岭下和对面反复搜索,看了两分多钟都没发现到点什么。

他想要到右边去看看,不知道黎国石有没有什么发现。回头间看到好几个人都在一块凸起的巨石旁或站或坐着休息,另外的几个则散开在一旁警戒。大家的草绿色雨衣都还在身上,没有脱下来。那块巨石旁坐着的熊国庆的左边脸上不知道何时弄上了点牛屎,看上去很明显。除了手里紧握着的,他还背着一把冲锋枪和好些轻机枪弹药。那把冲锋枪是黎国柱的。黎国柱则负责一挺班用轻机枪,五六百发弹药。两人的负重都相当大,这样长途奔袭,最是辛苦。要不是武安邦给他们分担了一些,将更辛苦!

在那边趴在一块岩石后面观察的黎国石突然转身低声发出了紧急敌情:“大家注意!有情况!下面巡逻队,一个班!”看到大家都紧张了起来,在第一时间充分注意到了,他便用手比划出具体人数,而后又做了好几个手势。大家赶紧在岭上分散开,一部分人尽量弯着腰往回跑,控制住五十米远的地方一处突起的横断巨石。营长和向前进同时猫着腰向黎国石那里跑了几步,同时扑倒,向他那里爬。

营长距离黎国石比较近,比他先一步到达黎国石那里。占据了不大的地盘。向前进看到那里再也容纳不下他,赶紧偏移方向,就近往左边一点直接过去到达悬崖边。悬崖边上光秃秃的,太暴露了,没看到下面情况他便赶紧缩回来了一米。转头一看,还好,左边不远处有一丛芭茅草,可以借用。

他迅速向着那里横斜着爬了过去。

岭下呈梯级,最上面相距五六十米处是巨石,乱七八糟,大大小小不等。巨石堆下去是斜坡,草丛和灌木杂生长着,草丛尤其浓密。再下去是一个凹地,锅底形状,三边都是悬崖峭壁的底部。现在一队越军巡逻队正在右边的山脚峭壁下小心地踩着乱石过来了。

这些人看上去行动诡秘,一个个东张希望,显得万分小心。

向前进用望远镜盯着他们看,从他这个角度,只要打头的那人再过来十米远的话就看不到了。这是些什么人?特工部队?普通人民军?还是公共安全部队?这不难判断 。从他们快捷的行动和小心戒备的紧张眼神状态就可以看出他们不是一般的巡逻队,再有一个很重要的标志就是他们的手中武器,带着消音管的。要是这些人真的是河内总司令部的直辖特种兵那可就不好办了,大家硬碰硬,胜算不大,还要完成任务,那可相当棘手。

潜伏地就在附近,可不能跟这些人开打。眼下只能避过他们!

这时候绝不能打第一枪。向前进眼角余光感觉到营长身子在往后退缩。很显然,他想要往后面去,跟踪关注那些人的动静!

已经有两个人消失在了向前进的视角范围内,进入到右边峭壁下的山谷里,他也赶紧往后退缩。爬到右边的一块椭圆形的石头旁,他看到一丛草里隐伏着渗透组的两个战友。营长过去时告诫他们千万不能往下看,防止暴露目标。必须要隐藏好,只有得到开枪命令才能往下动手。向前进爬过去时,正要在那块椭圆形巨石的这边石缝里藏好身子,突然发现那块巨石前面又还有一丛草长在悬崖边上,他回头去看黎国石,看到黎国石已经转过了头来看着这边悬崖下,于是他赶紧用手指了指下面,再做了个自己爬到前面那从草里去的手势。

黎国石摇了摇头。

看来那些人还在他的下方,他这样爬出去很容易暴露。

其实此时下面山谷的雾气很少,他们在的这个岭上相对来说要厚密些。上面看下面很清楚,但是下面看上面很模糊。除非是用望远镜那又另当别论。

那些人从山谷里穿过去时速度相当快,等向前进爬出去用望远镜看时,只见到最后一个人的背影,一闪就拐了个弯不见了。

一场虚惊!大家手心里几乎都憋出了汗。

现在得要尽快离开这个悬崖顶,趁着浓雾掩护提前到达预定潜伏点去。

今天借着浓雾掩护,大家的行进速度相当快,预计白天十来个钟头的路,还没有到一半时间便接近了潜伏地点。

不好,附近传来了鸡鸣声。有鸡叫的地方就有人家,这里附近有人家,说不定敌人会临时大量驻兵在人家的附近。

这又是个意外情况,情报和地图里没有的。

战场中充满了变数,无论之前预计的如何好,但是计划不如变化,很多事没法预期。还好大家有的是时间,可以充分利用来实地侦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