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十七章战友兄弟生死情(上)

丁老大 收藏 10 99
导读:机枪响了 正文 第十七章战友兄弟生死情(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黄大队大队人马回到西大山整训,这天风和日丽,韩文德的一分队也和其他分队一样,在山洼的操场上训练。因为韩文德的分队比较特殊,有三个女同志参加训练,就引得其他分队的士兵把眼睛直往这边瞅。

黄桂英和韩文德结婚以后,就一直跟随队伍打游击。因为她没有编进班,无形中作了韩文德的传令兵,每有啥事韩文德顾不过来,就让他到各班传令。晚上去查哨,桂英有时也要跟着。在山区作战,翻山越岭是家常便饭,有时候被鬼子追击,得撩开脚步拼着命的跑,男士兵都跑得气喘吁吁,腰疼腿酸,女同志体力不行,就更跑不动了。就是正常行动,一天翻几架山也是常事,才开始桂英还不适应,后来时间长了就慢慢的习惯了。每逢遇到和敌人打遭遇战,韩文德都是让三个女同志先撤,男士兵在后边阻击掩护,但是,桂英不听他命令,他不撤,桂英就跟着他,像他的尾巴一样。遇到对敌人发起突击,韩文德就坚决不让她跟,让她留在后边照顾伤员,这时候桂英就嘴噘着脸沉着不高兴,非要跟去,韩文德就厉声训斥她,让她服从命令。他知道韩文德是为她好,怕她遭遇不测。但是她上前线是为韩文德好,他也怕韩文德打起仗来不要命,万一出事她靠谁去,如果她跟着,关键时刻还能帮一把。但是韩文德不领她这个情,还吼她,让她觉得很委屈。如果晚上在山上露营,韩文德就让士兵挖一个能睡两人的坑,里面铺上稻草,桂英就和韩文德紧挨着睡在里面。晚上韩文德折腾的时候他们不敢使劲,怕士兵们听见。因为凤子和芳芳在班里也是这么睡,一分队的士兵已经习惯了。黄桂英开始不习惯,后来也渐渐习惯了。在队伍这一段时间里,桂英已经学会了打枪,有一次队伍打阻击战,他开了一枪,眼看那个鬼子随着他的枪声倒了下去,高兴得直想跳起来。但是她的战绩比起韩文德差远了,她看着韩文德手里的机枪像快镰割稻子一样,“嘎嘎嘎”一扫就是一大片。有一次她也试着打机枪,强烈的震动让她把握不住,才知道打机枪是男人的活。她对韩文德的指挥作战也很敬佩,韩文德年纪不大,他手下的兵都比他年龄大,有的已经四十多岁,那个传令兵老张还在队伍上当过排长,竟能听他的话,甘心当他的传令兵。

训练的科目是走步,桂英也和战士们在一起走。士兵们看到她和他们一起走,胸脯就挺得更高,课间休息时,他们就和桂英开玩笑,把桂英当小姑娘一样对待。桂英也喜欢和这些大哥哥们在一起,听得他们说很粗俗的笑话。遇到射击训练,桂英就向这些大哥哥们请教,不但学会了打步枪,还学会了打手枪,扔手榴弹。打目标也有些准头。

这一段时间有点闲,韩文德出去在街上逛,见一个人拉着两条狗在街上卖,一个是黑的,一个是黄的,狗还没有长成,看起来很机灵。韩文德在七十四军给张灵甫喂养过一条大狼狗,那条狗在打高安时救了他和张灵甫的性命。后来狗腿和张灵甫的腿一起打断了,被担架抬下去,张灵甫听说当了师长,那条狗不知怎么样了。后来他在口子外被鬼子抓去,和鬼子的大狼狗住在一起,那个大狼狗还与他建立了了感情,后来他跑走的时候大狼狗知道,也没有吼叫追他,如果大狼狗吼叫或者追,他早都没命了。接兵的时候,晚上回队伍,遇到四十多条红毛狗,据那山口子的老乡说,那四十多个红毛狗是护送他的,他的命大,连野生的红毛狗都护送他。看起来,他与狗的缘分还很大,既然遇到了有人卖狗,他就想把狗买下,与那卖狗的商量价钱。卖狗的见是当兵的想要,也不敢乱说价,韩文德听得便宜,就掏钱买下了。拉回来以后,把一只交给汪廉清养,一只他自己养,他养的是一条黑狗,汪廉清养黄狗。他们两个在训练部队的同时也训练狗,最后把狗训练得已能做一些简单的动作,也会听话。韩文德训练的时候就拉着黑狗,士兵们也很喜欢这条黑狗,训练的间隙就与狗玩,也是一个乐趣。

这时候正是五六月天,骄阳似火,这天休息,韩文德在家里坐不住,静极生动,想出去打猎,恰好桂英出去找风子和芳芳玩去了,他提了提机枪,觉得出去带挺机枪太重,也没有带挺机枪打猎的。就把桂英的那只小马枪拿上,对谁也没说,连狗也没引,悄悄进山了。

韩文德虽然当了分队长,娶了媳妇,但是孩子气还很重,他打猎主要是打鸟,在队伍上,他的枪法已经练得很准了,基本上出去不放空枪。那时候的山里鸟特别多,特别是山鸡,成群结队的,山鸡肉也好吃,韩文德每次打猎回去,都把打回来的猎物送给伙房,让伙夫做好,大家一起打牙祭。韩文德有时打猎还带两把枪,一把是打子弹的,一把是打散子的,一般的单个猎物就用子弹打,猎物多,像一群山鸡,就用另一把枪装上散子打。散子出去是一大片,面积大,猎获的猎物就多。

这天,韩文德一个人提着枪就进了一个山口,这是个葫芦型的谷道,里面一弯流水,清澈见底,里面游鱼可数,两边山上都是各种树木和荒草,路上因为长时间没人走,茅草基本把路都掩盖了。韩文德胆大,一个人踏着草提着枪往谷道里面走,山上小鸟多,有的声音长,有的声音短,有的嘀哩滴哩叫得很好听,有的则声音呜咽,不好听,就是这些声音在山林里混合成一曲及其协调的大合唱,空谷传音,更显得悠扬。动人心弦。

走着走着,韩文德手里的枪响了,只见一只斑鸠从树杈掉下来,韩文德拾起来,用早预备好的一根棍子跳起,继续沿着谷道走。走到一处宽阔的地方,只见小溪也宽了,在这里形成一个深潭,潭水清澈碧绿,也不知道有多深,潭也不小,大约有一亩多地。

韩文德走到潭南边往北看,见对面是很高的石山,断崖绝壁,上下有一条石缝,长数丈,上宽下窄,宽处约两米,窄处约一米,离地面有三丈高,往下面没有缝隙,山根浸在水里。韩文德站的这个地方离潭边不远,面前的潭离地面也很高,他走到潭口边,想伸头往下看,但是岸边茅草很高,看不下去,他用枪口拨开茅草,手指头紧扣扳机,如果底下蹿上来一头什么野兽,它可以立即开枪。谁知道这么往下一看,竟看见一大条黑蛇,身子盘作一堆,蛇后面的尾巴就有六七尺长,身子像一根椽那么粗,身上的青皮在太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头好像是三角形状,嘴里正往下吞鱼,也不知他是怎么从水里捞上来的。韩文德一见,心里就有些害怕,。他还从来没有打过蛇,也不知道蛇有多厉害,见蛇只顾吃鱼,没有看见他,急忙悄悄离开了水潭,猎也不打了,连忙跑回来,只带回来一只斑鸠。他把枪和斑鸠放下,就跑到一位老乡家,见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就对老人说,老人家,我今天打猎去了,在西湾的水潭边碰见一条黑蛇,蛇大得很,有一丈多长,我没敢打,也不知道是不是毒蛇,就跑回来了。你知道这是一条什么蛇,咬人不咬?

那老人在凳子上坐着,一听韩文德的话,惊得立起来说。你好大胆,敢往哪里边去,那是条黑乌,叫鸡冠蛇,前几年三个人都被它咬死了。还都是有本领的猎户。被咬死后的尸体都没有人敢去拉,这蛇活了有一百多年了,已经成了精了,没有人敢去看,更没有人敢去打,你跑进去做啥?

韩文德说,我不知道里面有蛇,今天没事,进山打猎,就碰见了。

老人说,你以后再不敢去了,蛇没有发现你,如果叫他看见你,你就跑不了,蛇跑得很快,在草上能飞起来。让普通的黑乌咬一口都活不了,那条大黑乌能把你一口吞下去。你看见的那条山缝就是黑乌蛇住的地方。

韩文德问,老人家,那条蛇经常伤人吗?

老人说,怎么不伤人,每年都有人让黑乌蛇咬死。

韩文德说,现在那条黑乌还没成精,如果成了精,不是把你们全村人都吃了。

老人说,那也没办法,没有人敢去打,也不知道能打得死不能。

韩文德说,肯定能打死,我带队伍上去,给你们把这个害除了。

老人说,你小心着,如果打蛇打不死,让黑乌蛇发了疯,大家都要遭殃。烧香把蛇敬着兴许没事。

韩文德说,这蛇就是恶人,恶人就和日本鬼子一样,你要把他打死,你才能安宁,你把日本人敬着,难道日本人就不杀人了。

老人说,说的也是,你要杀你杀,这黑乌蛇遇上你,就可能活到头了。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