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香樟路226号

年微漾 收藏 3 51
导读:[原创]香樟路226号

《香樟路226号》


1


准是有人弄错了。从这个月的第一天开始祈璐就一直在为一件事发愁。不知是哪位粗心的邮差将一封写着“香樟路226号祈璐(收)”的信塞进了她的邮筒。其实这也不能完全臆断成邮差的错,因为信封上本身的地址和收件人都是准确无误的,错的只是当祈璐读完那封信后才觉察到信里风牛马不相及的内容似乎另有所指,而结尾的署名“小可”更是证实了这个观点。

祈璐并没有什么叫做“小可”的朋友。

这是一封道歉信,从语气和措辞上可以看出是个后悔的男生写给拌嘴的小女生的求赦令。正是这一点让祈璐不能下定决心随手将信扔进垃圾箱,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她在信里温习了一种似曾相识的口吻,那是当时漠和她说话时惯用的语气。


祈璐和漠分手已经有一年了。一年来她不但没有忘记他,反而变本加厉因为他患了轻微的抑郁症,后来她不得已搬出学校的宿舍楼一个人租居在香樟路。对于香樟路,祈璐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在她脑海里至今还保留着漠用单车载她穿过道路两旁的香樟去电影院的记忆画面。那个时候他们几乎每隔一天就去看一场电影。祈璐习惯一手搂着漠一手平伸出去,彷佛所有夏日的阳光就在她的掌心跳跃,隐隐间还散发出幸福的味道。

“漠,你唱歌!”祈璐无聊地端详了半天的“幸福”,终于有点厌倦。

这时漠就开始唱JAY的情歌。那个夏天,他几乎为祈璐唱遍了所有的经典。漠是个沉默寡言的男生,但是他总能在祈璐面前变换出各种丰富的眼神,按祈璐的话就是他长了一双会说话的眼睛。

除此之外,漠还有着许多偏向艺术的兴趣爱好,比如他会吹得一手好口琴,还有就是他和祈璐有着一样共同爱好——看电影。那些无厘头的蒙太奇式的镜头总能同时入侵到他们的习惯里,让彼此尝试一种半休闲的浪漫意识。通常情况下他们会看一些感情片,看到深情的地方还会情不自禁地拥吻。这个时候漠就紧紧地搂着祈璐,用游离在舌尖上的讯号寻找着对应。在看完电影回来的路上,他们便静静坐在单车上不再说话,祈璐会在后座回想电影里的对白,比如现在她常在无意间就想起的那句“爱,遗憾有多深,甜蜜也曾有多深”,只是那时候她一直不能理解罢了。


2


往事不堪回首,但祈璐还是决定找到信的真正主人。她认定这一定是重名的缘故。

一切毫无头绪。除了每天多花一些时间猜想信的男女主人公之间会有怎样的故事之外,生活并无大变。上学,吃饭,休息,还有回忆。


那天漠还是没带祈璐上电影院。白天的时候他也没去上课。他告诉祈璐自己代表学校参加了市区的艺术团,白天必须集训。漠会挤傍晚时分的公交回学校,祈璐则一个人站在站牌下面等他一起去吃饭。

他们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去电影院了。祈璐想到这就有些心神不宁,生怕他背着她去和其他女孩约会。终于有一天,祈璐终于忍不住这个愚蠢的想法,她说:“漠,我想去看电影了,你已经好久没带我一起去了。”

漠一愣,然后说:“好吧。”

那天在电影院他们看到了金城武。祈璐有些兴奋,她一直迷着这位来自韩国的帅小伙。于是她坐下来连续看了三遍,在第三遍的时候她告诉漠自己肚子饿了。

“要不我们回去吧?”漠提议。

“不要,我还要再看!”祈璐撒娇。

“哦,那我去买点吃的。”漠说完就起身出去。整个晚上他一直心不在焉的,过了一会儿他带回了两个凤梨罐头。

“金城武的罐头?漠,你是不是想跟我说什么,你明明知道这些东西都是会过期的。”与其说祈璐是敏感,倒不如说是她一贯的认性又开始作祟。


后来他们吵架了,祈璐一个人走回学校,漠和车一同停在香樟街尾,在街灯下度过一个昏黄的通宵,感受着秋天通过气温带来的感官而降临。一切来得那样真实,三天后漠提交了休学申请,离开学校。

他们分开了。他不善解释,也不想解释。

漠的父亲死在了胃癌的二期化疗中,关于这些祈璐被隐瞒了达半年之久。半年之后她在漠的来信里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傻瓜你怎么不早说?”祈璐一边看一边掉眼泪。她已经决定原谅他,但是信封上的邮戳告诉她漠此刻正在一个遥远的陌生城市。

他需要背负的东西太多,其实祈璐也一样,只不过他们背负的内容不一样而已。往往这就是生活,错位和错位相撞。


3


祈璐的房子在香樟街尾,出门的对面是一家酒吧。起初的时候祈璐对酒吧里发出的吵杂声很是不满,但是在她失眠之后就选择了逆来顺受,最后她成了酒吧的常客。

酒吧的规模并不大,但是有个朴实而诗意的名字——香樟街尾,由于这个名字酒吧每个晚上都会迎来一些空虚而不乏品位的人群。经营酒吧的是几个搞音乐的朋克男孩。阿亮是这里的头,他个头不大,但是长得很清秀,祈璐记得她第一次走进香樟街尾时候就听到阿亮和他妹妹唐宁一起合唱乐队的处女作,几个男生把它也命名为《香樟街尾》。


怎么想念你的嘴

时间收回 芬芳的恩惠

怎么形容的惭愧

夕阳已归 西斜的约会

我手牵着谁 映在橱窗里的马尾

风在身后吹 拉长的撒娇朝南飞

酣睡的雨水

誓言是场青黄不接的灌溉

你要的完美

爱情是种形同虚设的存在


十六岁的那些情话

回响在香樟街尾

落叶是秋天表达的后悔

消退的生命绿怎么追

十八岁的那次邂逅

重演在香樟街尾

季节不纵容迟到的眼泪

还记得多年前的对白


青春在香樟街尾

往两个方向早退

寂寞在香樟街尾

往街角回绕徘徊


4


阿布这个孩子,相信此刻若是有一百个熟人同时谈论他,就一定会有一百个不同的看法。他就是这样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高中生。

自从学校为了营造良好的学习氛围而把新区建在大学附近时,阿布已经不止一次看到女孩出现在那家名为“香樟街尾”的酒吧里。他一直说不清楚自己对女孩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一见钟情?这似乎显得俗不可耐。而事实是当他每天经过香樟路的时候都会忍不住朝小酒吧里瞄上几眼,试图寻找女孩的踪迹。看见了他就会接着一路愉快地骑过去,换成没看见这一路就显得分外沮丧。后来他干脆在放学的时候将车子停在酒吧的门外,故意逗留一段时间,这样他可以赢得更高的机率看到女孩。但越是如此,阿布越是清楚,他和女孩相隔的不仅仅是一扇门,而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他不是自卑,而是自觉。后来阿布想起来给女孩写信,却又顾虑到信写成之后的去向问题,于是干脆换了形式,把这种思念停驻在日记本里。

直到有一天,阿布这个孩子发现日记本满了,于是想起自己必须做些更加勇敢的举措才能对得起这些日记里的酝酿和溢出来的情愫。这只是暗恋,他这么告诉自己。然后有一次,当阿布依然如法炮制他的偷窥方案时,女孩出来了,他不免惊慌起来,心里一直提心吊胆是不是自己的伎俩被识破,直到他发现女孩最终是往另一个方向扬长而去时才缓缓地舒一口气。

这是阿布看到女孩的最近的一次。他发现原来女孩可以出落地这么漂亮,原比自己梦里看到的还要漂亮。终于,他鼓起勇气,在一个星期六的晚上只身走进小酒吧。

周六的小酒吧比以往要热闹些,几个男孩依然在音响里播放暖色调的音乐,慵懒的旋律在暧昧的紫光灯下被拉长,并植入每个人疲惫的神经。这是阿布第一次出入这样的场所,对于这样边缘的小资情调他表现出一份拘谨,于是一个人点了一杯咖啡坐在墙壁的角落里,眼睛停在女孩的身上。她正在柜台和来往的顾客搭讪,嘴角适时上扬,显得温和而美丽。

“小伙子,还是高中生吧!”不知什么时候阿布发现身边突然多了个女孩,似乎是个大学生的模样。待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阿布显得很不适应,他后悔没有在进酒吧之前摘下眼镜,以致于被人认出自己所不愿透露的真实身份。

“喜欢我们家唐宁就去表白啊,你这么坐着叫什么事?”那个女孩又说。

“谁?”阿布再次惊慌,低头起身准备离开。

“你不是一直都在看着她吗,有好一段时间了吧!”女孩的细心让阿布觉得无所适从,“为什么不敢去表白呢?怕被拒绝?”

阿布在她直白的揭露下无从辩驳,待匆忙用眼角验证了旁边没有什么其他人之后,他才轻轻吐出几个字:“我习惯了。”

“习惯?你可知这两个字本身含有一层回忆的意思,为什么要在敢爱敢恨的年龄上停留于回忆呢?”

“你是说……我?可是她会不会……”

“试试总比放弃好。”


5


几个男孩放下乐器,顺着女孩唐宁的笑声围了过来。这使得阿布很难堪,第一次表白竟然落得如此狼狈。其实阿布当时只是假意过去添加茶水,末了一脸认真地对女孩说:“我们能交个朋友吗?”

接下来的场面僵硬地有些出乎意料。

小僵局持续了一分钟,那个先前与阿布搭讪的女孩走过来救了场。几个男孩看到她都很恭敬地叫了声:“璐姐。”

阿布忘了那一天他到底是怎么走出酒吧的,他太紧张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不敢再在酒吧门口逗留。但终究他和女孩唐宁还是不明不白地认识了。有时候阿布在放学的路上会遇见祈璐,这时祈璐就带他进屋闲聊,阿布则往往站在阳台注视着小酒吧。

香樟街尾。阿亮和他的兄弟们。唐宁。这一切景象都秩序井然地印入眼帘。


6


10月的时候祈璐搬回学校,搬家前的最后一天她收到了阿布的来信。彼时的这个名叫阿布的孩子已经在一所北方的大学里安详地念书了。他告诉祈璐就在自己将要离开这座城市北上的时候,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唐宁。唐宁并没有回绝他,她说会在寒假他回来的时候给他答案。

幸福的孩子哦,祈璐想。阿布这个孩子还说将在今年的北方看到平生的第一场雪,还将第一次拥有女孩唐宁的爱,他写下这一段的时候分明用了十成的力度。

他说自己有信心,还说谢谢你璐姐。祈璐看到这里也笑了,她将信纸折回原来的样子放进信封。这时她隐隐约约看到了什么。

香樟路22-6号祈璐(亲启)。

祈璐拿出那封寻人未果的信认真对比了一番,之后又跑出去仔细看了看门牌。突然间她觉得很好笑,少了一个横符,那个地址本身就是错误的。一年来她为了一份错位的爱情而耿耿于怀。

后来祈璐把自己在香樟路收到的三封信都带回学校。有空的时候她依然去香樟街尾,只不过她开始爱上音乐。阿亮为她专门写了一首新歌——《第一首歌》


怎么下笔的夕阳归 晚风涂抹你的嘴

夜色是你吐出的唯美词汇

白鹭一队 稻田往歌声方向沉醉

那速度盖过所有的后悔


怎么形容的天灰灰 黑笔描述你的谁

星光是我妆点脸上的惭愧

人儿不回 情节在回忆里被完美

那诗里的语病如何倒退


女的洗衣男的打水

你把第一首歌唱给谁

留白一句誓言的干脆 做日后忧伤的玩味

她在江南他在江北

我把第一首歌留给谁

回想一阵淡淡的风吹 是不再企及的恩惠


承诺易逝爱情珍贵

你把第一首歌唱给谁

藏起一封情书的结尾 还记得年轻的名讳

翻开一年读过一岁

我把第一首歌留给谁

关于一个分手的因为 我们有一样的体会

在第一首歌里被体会


祈璐将信的故事告诉阿亮,阿亮听了后告诉她香樟路226是一个永远也抵达不了的地址。它的盲目和凑巧性或许就像是这个城市的心脏,而每个人的生活只是它的一种心率,新鲜而透明,但是你决不能穿透它,因为一旦如此那么剩下的生活将毫无意义。

你要让它在你的意识里继续存在,就像你要让你的心脏持续跳动一样。

后来他们走到了一起,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虫子作于2007年1月12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