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88节 虎跃作战-之 决战 二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王德仁眨着熬得通红的眼睛,进入到神州第一师师部的指挥车门口的时候,听到从不骂人的戴之俊在那儿骂人骂得正响呢。

“他母亲的,他这个人就是太冲动,跟小娃娃似得。你们这些手下也是,也不看看他是在什么心情下不得令,真就照着执行,你们让我把这快一百个太监怎么办,咹,你们执行命令也不动动脑子?……滚蛋、滚蛋、都给我滚得远远的。”

“看看,你们几个小子让我说着了不是,成天给你们说执行命令要动脑子、动脑子……”王德仁一边打着哈哈,一边向几个戴之俊手下的近卫使眼色,让他们赶紧闪人。几个近卫明白过来一个个溜走,王德仁才向戴之俊笑着说:“谁惹了我们的参谋长,是不是那头该死的铁马!”

戴之俊摇摇头苦笑起来,把事情大略讲了一下,最后带着气说:“你说说,让我把这快一百个家伙怎么办!”

“怎么办?杀了呗!留着不是白浪费粮食。”王德仁一付理所当然的模样。

“那都是人命!”戴之俊不解的向王德仁叫了一声。

王德仁一屁股坐下说:“好在,不是司令在这!我估摸着真要当时他在场搞不好会把这一万人杀多一半去。你知不知道,当时司令创办老君营时定下的规矩是什么?”

对于岳效飞的历史,戴之俊知道不少。不过经过一思量,他只是觉得这个司令实在是大有来头。你光看他想出来的东西和别人不一样,乍一看有点怪,用着你就别提多衬手了。听到王德仁这一始就跟着岳效飞的人要爆内幕,他感兴趣的问了一句“他还有规矩?我看他就是顶没规矩的一个人!”

“哈哈~~”听了戴之俊的话,王德仁笑了两声:“那个时候,他的规矩是谁损我老军营一个大钱,让他财产成渣。损我老军营一个人让他全家老少全一样!你说他有没有规矩?跟清兵斗,就那么回事,看谁狠!让他们尝到了厉害他们才知道红色是血染出来的。”

戴之俊凝神细细思量了一下,点点头道:“也好,杀了也好,省得影响了师长的威名。”

趁着戴之俊传令的当儿,王德仁出了指挥车,前往黄固呆的地方。

还是那个小院子,现在已经被黄固的近卫警戒了个严严实实。一进院子,王德仁就发现,黄固坐在屋子门口的台阶上在那儿发愣。

“师长,我回来了。”

黄固抬头看看王德仁,轻轻点点头,用眼神示意他坐在身边。

“不会吧,这么点事也值得你这么伤脑筋?”

“不是伤脑筋,我是恨哪,自己枉吃了那么多年的饭,直到昨天夜里我才知道男人的意义!”

“男人的意义?”

“是啊!你想老天爷为什么造人的时候造一男一女?又为什么男子强健、女子柔弱。而不论哪一国,哪一族莫不是男子保家卫国,女子扶老携幼。想想看呀,兄弟我们真是枉为男子,国破家亡我们都干了些什么?要不是出来个司令我们可不都白活了吗!”

“大哥,你看你说得叫什么话,那你道过去跟着闯王打天下就不是为了百姓吗?”

黄固冷笑了一声“为了百姓?真要为了百姓就不会把李岩李公子……他早想当皇帝啊!人哪这一但有了当皇帝的心就再也容不下人了!”

“那你就不怕将来司令当皇上吗?这话还是不要乱说的好!”

“他?!不,我想我看得明白,他不会当皇帝,如果真想当的话,他早就当了用得着等到今天吗!”

“那他不是还没拿下北京城吗,真要拿下了京城你说他当不当呢?”

“兄弟,要不说你在江湖上走动太少,闯王军里你也没呆过。知不知道,就刚刚咱们的话,要在闯王军里不定获多大的罪呢!”

黄固振作了一下精神,接着说:“好了,不胡扯了。下一步这樟树就交给你了,渡口那儿是上游全部找得到的船只,和清军的船只,回头把船全都靠向江心洲上,你就带着那两个营看好这些船,清军的后路就算断了,至于樟树这里,百姓都挪过去吧躲过这几天就没事了。”说完,黄固拍拍屁股,站起身来就走。

“哦,我明白了,你是打算打我丢在这儿,然后自己跑前边去。”

“那你当是什么,你别忘了,你可还带着个副字呢!”

王德仁没说话,只是扬了扬手,手上老壮的中指树的笔直。

黄固瞪了他一眼没理他,倒向房门扬了扬手说:“里面那闺女你招呼着点,我找了个老太婆陪着她呢,可怜啊,那他妈的地主为了巴结清军当官的,硬是杀了闺女一家把人抢这了!”

王德仁扬扬手“走吧,走吧,有我呢!你可别把清军都干光了,好赖给这边的洋鬼子剩点,你不知道为了这边的分啊,这帮子红毛鬼可是拼了命赶路呢!”

黄固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那好啊,那边不还有两万清军的骑兵吗,反正那江心州上防守起来也要不了多少人。用两个战车连不停的骚扰,别让他们闲着,要不我怕那帮子清兵闲来生事,给咱们找麻烦。”

王德仁明白了,这是黄固给他又开了绿灯,“特种战争”再度开演。“喂,你可别忘了写命令,不然我就成了私自调兵了。”

“切!几天没见,你啰嗦的像个娘们……正经的,那丫头你多照看着,回头打完了请你喝酒。”

“咋了,春心动了,要不要咱老王开口给你做个媒?”

黄固心里虽然一动,可是嘴里依然骂着向大门外走去。“滚一边去,人家闺女家里遭那么大难,你还有心说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