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砸碎宿命的枷锁——国安客场击败申花

wcf9405 收藏 2 8

一个信念,一个被11个人的坚强脑神经紧紧绑住的信念,一群人的誓言,一群誓不向耻辱纪录低头的人,在2007年3月3日,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在被一方枭雄许文强和丁力涂抹的很现实很西方的上海滩,一群来自北方干旱地带的生猛硬汉,带着一股不吝和剽悍,踢翻主人的鱼翅宴席,并大叫:给我来一锅北京涮羊肉。


在一场山地暴民生冷肢解性感小资的风暴战役后,申花人摸了摸自己有些松动的下巴,口中念念有词:他们是来拼命的,他们是为胜利而战的。


这是中超联赛自创建以来最为粗暴的一场决战,或者说这是后冷兵器时代一场罕见的流血事件,从第一分钟起,头缠绷带的绿衣人就像潮水一样汹涌蔓延在一叶叶蓝色孤舟身边,没有200万奖金打了一针鸡血式的物质动力,也没有申花人富可敌国的人力储备优势,但国安人第一次在联赛首场汇报演出中诠释了纯爷们的血性或血腥,李章株的球队正在发生某种蠢蠢欲动的改变。


当人们尚未完全系紧国安号飞行器的安全带时,国安人的疯狂表演就跳将在你眼前刺激你的鼻粘膜。不太像国安风格的反击第一球,还有禁区前连续四脚传递后的头球接力,完全褪去沈式防守反击路数的国安队正沿着一条略带冒险意味的立体化进攻方向前进。


李章株兑现了自己赛前的诺言:我要让国安队改变风格,我要让队员的脑中永远都记得他们是为胜利而战。我曾经一度担心,这样的豪言壮语能否在国安队身上实现积极的化学反应,但一场改写13年客战上海滩却无一收获的气质性胜利,让人不禁对这位韩国铁帅有总肃然起敬的感触。


古力特曾说:我要让切尔西打出全世界最性感的足球,然而多年之后,一位葡萄牙狂人却在世人面前,活生生的将蓝军改造直抵性感足球的永恒对立面——功利足球,所以我不敢期待太远,但无论如何,至少在李章株时期,我无比相信他会让国安尽快恢复到95-99年全盛时期的小快灵战法,那才是最符合国安风格的足球。


很突兀的一场定音鼓式的胜利,却让人在混乱的过程中体悟国安惊人的气质改变,在引援不利,磨合不够的情况下,韩国大帅一定是在赛前的更衣室里,用朝鲜人特有的粗狂声音给队员打气:杀,杀,杀,带着胜利回北京。


4141,国安队很少冀出的打法,但单防守后腰隋东亮在进攻中活跃的像一枚移动炮台,黄博文,王长庆,陶伟和杜文辉像四把快速纵深穿行的轻型坦克,把申花的5中场挤压粉碎,在后10分钟,欲望几乎被淘空的申花人终于暴露了上海足球一贯的软脚气质,2-0,国安人以烧血的欲望击碎了申花队开门见喜的愿望。


这是一场欲望对愿望的胜利,这更是一场男人对男孩的胜利。


上海是片什么海?没人能想的透彻,也许赛后很上海的长春青年李伟峰会在百乐门的转椅上,还在思忖着这球怎么就输了,窗外细雨连绵,忧郁的黄浦江和一生漂泊如鸟的李伟峰都需要在明日清晨继续漂流,迁移,并在一生中为一个问题而忧伤——那一道道潮起的激流应该怎样穿越?


浪奔,浪流,一曲上海滩淘尽千万事。国安和申花的恩怨故事将一直下去,甚至直到永远,就像那条饱经沧桑的大江,吞进人间万象,诉说儿女情长。


看国安巨舰得胜后拔锚返航,07第一仗不是一般的爽!!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