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老爸从军记一---投八路

看到大家都在说自己的兵老爸,也禁不住想说说自己的老爸。


我先简单说一下我老爸从军经历:

老爸是1937年10月入伍的老八路,那可是正宗的老八路,因为建国初期划定参加革命阶段时是以1937年10月为界,37年10月以前参军的算红军、10月以后参军的算八路和新四军,1945年8月以后参军的就算解放军了。


老爸是河北保定皖县人(现在叫顺平县),家庭成分是中农,因我爸是家中两子中的小儿子,因此,当兵前有幸读书到高小(相当于小学六年纪)辍学后就在家务农,后来到保定去给药铺当小伙计。


后来抗日战争一爆发,由于我老爸在保定听到的消息也挺多,又知道小日本要打过来了,就和很多一个村的青年合计一起当兵打日本去,否则等日本人一来,在家里肯定也好活不了。


当时,河北唐县和易县等山区已经有红军的一小片根据地了,同时在保定地区还有一些国民党的部队,也有保安团、县大队什么的,还有好多打着抗日旗号的先遣队、游击支队啦,也跟沙家浜里的胡司令似的,有几个人就能封个司令,里面也不乏趁火打劫的土匪武装,是真抗日武装还是假抗日武装真是鱼龙混杂,良莠不分,可他们又都是在打着抗日的旗号招兵买马。


我的老爸和他们村的青年当然也分不清楚是怎么会事。据老爸在世时讲,那时他们去当兵根本没什么革命思想,就是觉得留在家里让小日本来欺负,还不如跟标语上说的那样去抗日当兵,但通过分析,他们认为要当兵就不能守着家门口参加什么保安团、先遣队什么的,一定要找最有名的部队当兵,也好混出个样子来,以后回老家也不丢人,因此稀里糊涂的就纠集了十几个同村青年上路了,听老爸说他们一行人出了保定往山区走,走到一个三叉路口,找当地行人打听那里有打日本的大部队,当地老乡说两条道走下去都有抗日的正规部队,一条道走下去十来里路有正规的国军,吃的比较好,枪也好,还有军饷发,但有一条当官的打当兵的打得狠,军纪很严。另一条道走下去三十里路远,也有部队,以前是赤匪,但很能打,吃的不好,经常饿肚子,但当官的和当兵的一起吃苦,没军饷,但对老百姓特别好。


老爸他们这十几个热血青年听完老乡的介绍,有点犯嘀咕了,并且开始有了争议,大部分人要求去首先能填饱肚子国军当兵,对于挨长官打的问题,纷纷说只要好好听长官话可能就不会挨打了。由于我老爸在保定当过药铺跑堂的小伙计,听到的消息比较多,并且也听经常路过的买卖人说外面的事情,被他们灌输了一些“革命思想”总觉得可能老乡说的对老百姓好的队伍就是他听说过的红军,觉得到名声比较好的军队更好一些。


当时就和另外几个青年商量去投红军,结果双方争了半天也没结果,最后,大家商量说,反正都是去抗日,大家不一定非要在一起抗日,到哪里打日本都是抗日,想去当国军的就去当国军,想去当红军的就去当红军。如果,哪边混的觉得不好,互相想办法传个信儿,混的不好的就想办法去找混的好的老乡来。那时老爸他们也就十六到十八岁,想法也天真的很,好象到军队当兵跟串亲戚似的,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结果争论的结果是,十几个同村青年大部分去了国军,还有三四个青年,当然也包括我老爸就投了红军。


忘了父亲回忆时说他们几个找到红军时是在河北哪个县哪个村了,反正是正好碰上正在敲锣打鼓的招兵买马,他们就赶紧去报了名,报名时,才知道这时红军已经不叫红军了,叫八路了,可父亲记得那时招兵的人还戴着带红星的八角帽呢。报名时,招兵的八路问我父亲是否识字,我父亲说读书读到高小,八路又说了一些成语什么的,让我父亲写,我父亲都写对了,结果八路很高兴,说我们部队太需要你这样有文化的人了,结果,同我父亲去的两三个青年就直接跟一个背长枪的八路走了,而我父亲被一个腰带上插短枪的八路领走了。


一到八路队伍里,我父亲就被送到一个培训班,这个培训班是培养部队卫生员的地方,父亲记得给他们讲课的最大的首长就是叶青山(55年的少将,后在北京军区后勤部副部长职位上离休),他原来是晋察冀根据地的红军医院院长,后来参与组建了晋察冀根据地的卫生系统,成为晋察冀根据地第一任卫生部长。我父亲他们经过几个月的培训之后,我父亲被分配到作战部队去了,当时我父亲刚当兵就当上了干部,被派到晋察冀根据地的宝贝疙瘩部队骑兵团里当了卫生队队长,并给配上了警卫员。(可见那时八路里有文化的人奇缺,懂医疗技术的更是寥寥无几了,所以都当宝贝一样赶紧使用起来)那时,骑兵团团长是(我父亲去时被缩编为骑兵营)李钟奇(55年少将)后来在北京卫戍区副司令员职位上离休。我父亲就成为他们的老部下,成为叶青山和李钟奇保持几十年友谊的老战友。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