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6/


曹操当时也走的这个路子。他首先想到的是当时的全国三军总司令,太尉桥玄。想到桥玄的原因,是桥玄有评价人的习惯,而且评价得是相当的准确。在《魏书》当中,就说这桥玄是“世名知人”,也就是个伯乐级的人物。他要是说你两句好话,那是大家伙儿都承认的,好使得很。再有一点,曹操的老爸也当过全国三军总司令,也就是太尉,两家之间多少有些来往,所以揪个空,带上一大包金银珠宝啥的,就找桥玄去了。

桥玄一听是曹操来了,心里愁坏了。为啥呢?这曹操岁数不大,可名声不小,啥啥第一丑男、第一厚脸皮的大帽子,他带得是结结实实,别人是想抢都抢不到。人家是实至名归啊,有那个本钱,所以别人是想抢也抢不着。(但这么臭的名声,估计想抢的人也不会多。)再说了,这曹操也不是啥好玩意啊,不好好学习,更不能天天向上,你说我说他点啥好呢?


但不说还不行。毕竟他的假爷爷位高权重的,和皇帝好得都快穿一条腿裤子了,这他来了,我啥也不说给打发了,他爷爷还不得激歪啊,在到皇帝那儿说我点坏话啥的,不值当啊。


咱说这狗急了能跳墙呢,这人急了也有招。桥玄刚刚还愁眉苦脸的呢,这儿又满面春风了,有辙了。只见他对下人就说了:“来啊,把曹公子请到后堂就坐。”


这也不是阿元瞎编,在东汉那会儿,请人到里屋,也就是家里人生活的地方,是种亲密的表现。象吕布投奔刘备的时候,为了表示亲热,就把刘备带到里屋,和大老婆、二老婆、三老婆……统统见了一遍。整得刘备心里是贼拉的不舒服。为啥呢,吕布的老婆漂亮啊,刘备心话说了,你这是显摆啥呀?这不是眼我吗?所以就和吕布有了意见,把吕布打发到小沛去了,这是后话不题。


接着说曹操。曹操一听,桥玄要请他到里屋去坐坐,心里可是乐开了花,大嘴咧得,到快到耳丫子了。心想,这桥玄对我是高看一眼啊,要不咋能到里屋坐坐呢?对了,听人家说,桥玄这老不正经的,新整的两小妾是漂亮极了,这我得扎实儿的多看两眼,以后和别人也有得吹啊。


但跟着桥玄兴头头地进里屋之后,曹操心里可是凉半截。屋里只有桥玄老头大老婆在这坐着呢,他一心惦着要看的小妾,连个影都没有。但为啥说是凉半截呢,因为看小妾这半截心是拨凉拨凉的了,但被重视这半截子心还热乎着呢。既然小妾没看着,就说正经的吧。曹操一五一十把自个儿的来意就说了:“你看我已经二十了,也举了孝廉了,马上就要去当官了,你看小侄将来能有多大出息啊?”


桥玄是手搂胡须,哈哈一笑说:“哎呀贤侄啊,我见着过的人多了,还真没有一个长得象你这样的,你就好好干吧,啥问题也没有。我这将来还得靠你呢。我这岁数大了,万一哪天我见了上帝,我老伴可就要靠你了,你咋也得娶她做二房。”


一听桥玄这话,桥玄老伴不干了,一边掐这桥玄是一边骂:“你这老不死的,咋这么祸害俺呢?俺虽然人老了点,可这珠还没黄啊,擦上半尺厚的数,不也看不出摺吗?你咋叫俺再嫁的时候,嫁这么个丑八怪呢?”


桥玄连忙解释:“老伴,我这可是为你好。也就是长曹操这样的,想找个小妾是贼拉的难,所以对你这样的老娘们还有兴趣。要换个长得说得过去的,人家的小妾不得一堆堆的啊?那样的你去了能有啥地位呢?”


这一大段,历史上也有记载,但不象阿元这么说的。陈寿在《三国志》里是这么说的:玄谓太祖曰:“天下将乱,非命世之才不能济也,能安之者,其在君乎!”这一看就是胡说八道。桥玄做为全国三军总司令,敢当着大家伙的面说啥啥“天下将乱”吗?既然陈寿都能知道这样的话,当时的皇帝不可能不知道,而皇帝知道了桥玄敢这么满嘴胡咧咧,不砍他的脑袋才怪。而且如果真有“能安之者,其在君乎!”这样的话,连曹操的脑袋也一样保不住。因为在古代,安定天下的,那是皇帝的专利,是你个小小曹操需要操心的吗?而如果你想操心,那就是有不臣之心,当然要杀,而且还要杀全家的。


而陈寿之所以把这句话写上,原因是中国有个老习惯,只要是能当皇帝的,就是异人,就得有点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就象刘邦要有天子气(云气)一样,曹操也得找个人捧捧臭脚。但陈寿这么写的时候,肯定是用脚脖子在想事儿呢,也不想想,皇帝是吃干饭的吗?那些大大小小的贪官污吏也是吃干饭的吗?你小心翼翼,夹着尾巴做人,还有人满嘴胡柴地说你坏话呢,你还敢瞪着眼睛白呼啥天下将乱,公然在皇帝脸上抹黑?


而相比之下,在《魏书》上的记载,可能更真实一点。它是这么说的:(太尉桥玄)“吾见天下名士多矣,未有若君者也!君善自持。吾老矣!愿以妻子为托。”


为啥这段好象是真的呢,因为它听起来象开玩笑。在古代,这托妻献子,是朋友之间的事,得有过命的交情。而桥玄说这话时,曹操还没到二十岁,还是个娃娃,连带帽子的资格都没有,是个没有独立行为能力的童子(不是指年令,而是指社会地位。)。你能相象,一个老头子,全国三军总司令,会一本正经地和一个孩子托妻献子吗?所以这些话可能桥玄说过,但可能是对曹操的爷爷,或者是老爸说的,意思是,夸夸你的孩子,实际上拍得是家长的马屁。


而能证明桥玄的话是开玩笑的,还有桥玄死了以后,曹操在祭奠他的时候,说过的话。曹操是这么说的:桥公啊,我来看你老人家了,记得你老人家当年和我约定,说将来我路过您的坟前的时候,如果不拿一只鸡、一壶酒来祭拜的话,我走出三步以外我肚子就要疼。这是你老人家当年跟我的约定吧,今天我带着太牢来祭奠你老人家了,我的肚子就不疼了吧!


祭奠,在古代是非常严肃的事情,而在这种严肃的场合里,曹操还要开桥玄的玩笑,只能说明桥玄当年也经常拿曹操开涮,没说过什么正经话。


扯远了,再扯回来。说这边桥玄夫妻两吵得是热闹,曹操的心里可不是个滋味了。刚听桥玄说的时候,还以为是啥好话呢,听到这儿了才听明白,敢情这桥老头子是绕着弯骂我呢!说没见过我这样的,不就是说我天下第一坷碜吗?把老伴托付给我,不也因为我丑吗?看来在桥玄这儿是捞不着啥好名声了,为啥还看这两老不正经的打情骂俏呢?


想到这儿,曹操站起身来,朝吵得不亦乐乎的桥老头桥老太太一拱手,说:“您俩位先忙,小侄不打扰了,告辞。”


桥玄也不想和曹操的关系整得太僵,架也不吵了,亲自把曹操送到大门口。一边送,嘴里说着:“今儿个让贤侄见笑了。你说我家这母老虎,咋整呢?见天儿的和我闹,整得我连点正事也干不成。贤侄别生气,我有个主意,你去找许劭许子将,人家可是专业猎头公司,他说一句话,比我不好使多了。”


曹操一想对啊,我咋把这么有名的人给忘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