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自从人类之间可以选择用战争来作为解决争端的终极方式,雇佣兵便成为了无数掌握有高、精、准杀人技巧的人们安身立命的无二选择。作为一群“靠战争吃饭”的职业杀手。他们受雇进行各种暗杀、绑架、作战,甚至搞政变。揭开雇佣兵历史的神秘面纱,人们会发现,其实雇佣兵的成分很复杂,各式各样的人皆有,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的生活必须依赖于战争,战争是他们生命的一切。

古老的欧洲因为它血腥的历史而成为了雇佣兵文化的温床,在西班牙、大不列颠、法兰西和俄罗斯崛起的历史上,人们无一不能发现雇佣兵的身影。从纵横北非的摩尔人、横扫欧亚大陆的哥萨克人到“日不落帝国”的廓尔喀弯刀,工业革命的烈焰将一个个古老的民族锤炼成了为帝国开疆辟土的恶魔。

但随着历史车轮的碾转,这些威名赫赫的外籍兵团都已经成为了过去。而常年的战争和为了生存而进化而成了军事体制一度令国小而兵强的以色列和南非在国际雇佣兵市场上风声水起。表面的冷酷无情与内心的忠诚可靠使以色列雇佣兵在全球雇佣兵市场炙手可热。

南非的雇佣兵公司EO更号称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私营武装该公司聘请的军事专家多来自南非、北美、欧洲、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兵源主要来自南非和纳米比亚,拥有储备兵力数千人,全是训练有素的退役军人。一度在战乱频发的非洲足以改变一个小国命运的“战争掮客”。

不过这些所谓的国际雇佣兵巨头在唯一超级大国—美国政府旗下日益兴旺的众多“保安”公司面前还是不得不相形见拙。冷战期间美国军事雇佣公司的市场仅仅在沙特阿拉伯和安哥拉。以帮助这两国对抗共产主义阵营的“前哨”训练武装部队的各个军种。

但随着“铁幕”的瓦解,美国现役军人的数量不得不骤减三分之一,大批退伍军人不得不转入民营部门。众多原特种部队的精英不得不“下海”,凭借自己多年的专业训练赚取衣食无忧。不过美国政府对此却报以支持的态度,因为对政府来说,大搞军事民间化好处可谓多多:既可甩掉军人包袱,又可保持地缘政治影响。

这些私人军事公司大多与五角大楼关系密切。它们在政府的秘密支持下大搞海外军事活动,所以美国“保安”公司的身影总是能出现在白宫最需要的地方,在前南斯拉夫各国的战火中,美国雇佣兵只能说是小露身手。而在美军不断损兵折将的伊拉克,单在巴格达的美国“保安”公司就有数十家之多,2万人左右美国雇佣兵分担着众多驻伊美军的任务。

但是,美国政府为这种合作所付出的代价也日益昂贵起来。毕竟“谁付钱就为谁卖命”,这是雇佣兵所共同遵循的一个基本准则。在他们心目中没有是非之分。用美国雇佣兵界一位很有名气的人物的话讲:“现在只要有人愿意付钱给我,我就会替他卖命。我不知道什么是错。我可以替里根效劳,同样可以为卡扎菲卖命。” 所以美国政府用于这些“保安”的费用也在与年具增,达到数百亿美元之巨。成为了美国政府的“第二军费”。

在巴厘岛上除了美国中央情报局麾下的驯服“伊斯兰圣战士”、CIA名下的绝密组织——SOG特别行动小组、美国军方的“海豹突击队”之外,还有400名来自美国著名的雇佣兵企业—黑水保安咨询公司的雇员在岛上为美国政府的几个重点目标提供安全保卫工作。同时训练印尼的穆斯林游击队。

这座因为伊拉克战争而声名雀起的企业是由美国海军特种部队的几名退役老兵所组建的,1998年开始营业。公司总裁加雷.杰克逊在海军干了23年,训练主管吉姆.西拉沃斯基在海军干了22年。其在北卡罗来纳州东北部的训练中心已成为美国最大的私人保安人员训练中心,在那里受过训练的有5万多人。

而来自新泽西的乔治则正是其中之一,作为美国空军特种战术中队曾经的一员。现年38岁的乔治也可以说是身经百战了,1994年在海地他有幸成为了“首批踏上海地国土的美国人”,在科索沃解救出美国空军那架被击落的F—117A型隐身轰炸机上的“倒霉蛋”的机组跟他的寝室也只搁半条走廊。

在乔治的军旅生涯中只有一次昏暗的记录,就如他所说的那的确与“共产主义的伞兵”有着莫大的联系,当米洛舍维奇在贝尔格莱德宣布屈服的同时,数百名伞兵突然空降在普里什蒂纳机场,占领了那个原本英国的“维和”部队拟定设为总部的地方。

消息传来,当时的北约盟军总司令、美国上将克拉克曾一度打算给北极熊一个下马威,乔治和美国空军特种战术中队迅速被动员以来,他们被命令配合令英军立即夺回机场。但是英军司令杰克逊却拒绝了。他说,“对不起,将军阁下。我不能为您,而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此语一出,不仅克拉克为之语塞,机场上待命出击的美国空军特种战术中队也陷入了一片黯然之中。从此之后,在乔治的眼中“共产主义的伞兵”成为了他人生的一大克星。

在被黑水公司高薪挖角之后,乔治原本以为在自己的有身之年再也难与自己宿命的敌人交手。但今天普里什蒂纳机场那原本应有的一战却再次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唯一不同的攻守双方交换了位置。

登巴萨国际机场可以说是交通并不便利的巴厘岛唯一的对外窗口,和平时期绝大多数的外国都是经由这里抵达这风景如画的世外逃园的。而在美国中央情报局控制该岛之后,这里也成为了美国政府在岛上一切行动的指挥部和主要的对外情报处理中心。由近1000名印尼穆斯林游击队的新兵组成的守备部队组成了机场的外围防线。而包括乔治在内的200多名雇佣兵则承担其了机场内线防御的重任。

当然机场内还有数十名美国中央情报局SOG特别行动小组的人员。这些美国中央情报局麾下的精英占据了机场核心的几个主要的区域,那里摆放着从美国秘密空运来的尖端设备,通过这些仪器美国人可以在东爪哇监听到中国军队和印尼民主联邦军队的日常通讯。但显然和五角大楼的官员一样,乔治对这些受过军事训练的特工没有好感。他丝毫不认为在实战中这些人能真正起到什么作用。

当中国空降兵的伞花出现在机场上空时,首先溃散的是那些只受过几个星期训练的印尼穆斯林游击队。他们扔掉手中全新的俄制AK-74自动步枪,象兔子一样的飞快的钻入了机场附近的丘陵和热带雨林之中。在外围防线上,白莲花般的巨大降落伞在夕阳中飘然而降,中国的伞兵们从容收集弹药,完成集结从机场发起进攻。

美国中央情报局SOG特别行动小组的成员们迅速集中其了机场附近虽然还能开动的车辆,但是现在在这个时候,他们竟没有足够的时间也没有的车辆来搬走这些昂贵的设备。“我们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来摧毁所有设备和文件。”穿着防弹背心的SOG特别行动小组在机场内焦头烂额的忙碌着。一间间挂着“非请勿入”字眼的房间内传来了一阵刺鼻的焦味和电线短路的“吱吱”声。

如果可以乔治真想替美国的纳税人抽这些该死的特工几个耳光,他仿佛看见大把大把的美元此刻正被扔进毁灭的火焰之中。不过他不能这么作,因为他首先要为这些混蛋去争取那该死的“一个小时”。虽然已经不是现役的特种兵,但是在乔治眼中,此刻他所身处的组织,比昔日的“红色贝蕾帽”—美国空军特种战术中队更有战斗力。

虽然黑水公司的雇员们并非全都来自专门雇退役的军人和警察,但是从训练一开始,无论你的出身如何,都必须接受团队的训练和技战术训练。没有那支军队是依靠个人的能力来打赢战斗的,雇佣兵也一样。黑水公司根据美国特种部队的人员编制和火力配备来组建自己的战斗小组。

而为了赢得美国政府更大的定单,黑水公司这次派往巴厘岛的更是公司的皇牌部队。仅以乔治所在的B组为例,他们采用的是与美军陆军特种部队“绿色贝蕾帽”相同的人员和火力配备。(美军陆军特种部队“绿色贝蕾帽”是美国特种部队中最本土化的一支)。一个战斗小组标准的编制为 11 人,相当于一个加强班。拥有 2 挺美制M249 型班用机枪、6支的 M4A1卡宾枪 (其 中有 4 把加挂 M203榴弹发射器)、1 支M21型狙击枪、2支M16A2型自动步 枪,每个人都配发一把手枪。

率先与中国伞兵交火的是战斗小组中的狙击手,有效射程900米的M21型狙击枪在消音器的保护下,瞄准了中国伞兵队列中背负着单兵电台的通讯兵,在无法确定对方指挥官的情况下,他无疑是最有价值的目标。但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其他的原因,来自加州的罗宾竟然第一枪没有打中。

猫着腰前进的中国伞兵立即卧倒,2支88式5.8毫米通用机枪的火力猛烈而精确的打在乔治他们据守的停车场立交桥上。雇佣兵们的美制M249 型班用机枪试图压制对方的火力,但是刚一开火,回应它们的便是中国伞兵手中的89式120毫米火箭筒。在美国陆军第4机械化步兵师服役过的黑人兄弟—克特和布尔在巨大的爆炸声中,与他们所藏身的机枪阵地一起化为了瓦砾。

失去了机枪支援的雇佣兵们瞬间失去了火力优势,中国人的机枪打的他们抬不起头来。中国伞兵在火力的掩护下开始了第一次冲锋。“把他们赶出去!” 乔治在头顶纷飞的瓦砾中,占据了通往立交桥的楼梯。在他的身后勉强站起身来的一名雇佣兵的自动步枪手被迎面射来的机枪子弹击中,倒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M4A1卡宾枪的折叠枪托,适合战壕和山地作战,是美国陆军特种作战部队的标准作战武器。站在楼梯口的一侧,乔治小心的等待着他的猎物。狙击手罗宾从制高点上阻击着中国人接近入口。他那奇异的枪声借助着枪声的掩护而显得不那么明显。但又一枚中国人的火箭筒还是找到了他,爆炸声中,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出现在楼梯上。

乔治作了最后一个深呼吸,猛的转过掩蔽着自己的拐角,举起手中M4A1卡宾枪对准楼道上的中国伞兵猛烈射击着。冲在第一个的中国伞兵在诧异中轰然倒下。但后续者迅速以手中的87A型自动步枪还以颜色。如果不是乔治转身的快,他也难逃一劫。

转身的乔治迅速向楼下扔出一颗手雷。沉闷的爆炸声中,他换上了一个新的弹夹。战斗还要继续下去,一个小时是多么的漫长啊!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注视着阵地上仍在与中国人对射着的同僚。透过被火箭筒炸垮的墙壁,他可以看到数辆中国伞兵的轮式突击战车正从另一侧冲向机场,车载的30毫米机关炮横扫着雇佣兵们的抵抗。

“那帮SOG的软蛋注定难逃一死。” 乔治痛快的大笑着,楼梯上传来一声奇异的轻响,职业的习惯告诉他那是手雷拉环时死神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