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指挥第七舰队 第一卷:横须贺 第一章:“今夜我成了美国人”(二)

红色猎隼 收藏 7 3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2/


我?一个普通的中国大学生?美国海军中将托马斯.D.克劳德?这两个似乎根本不存在交集的生命,今夜竟意外的交换了身份。难道我真的成为了货真价实的美国人?还是托马斯.D.克劳德成为了我?一系列难解的问题让我才刚刚清醒一点的脑海里重新变成了一片糨糊。我打开洗手台上的水龙头,用那双并不属于吴谨的毛茸茸的大手,用力将温热的水流冲洗着那粗旷的五官。

“亲爱人,你没事吧!”门外传来了那名为小百合的女子美丽动人的声线,她的英语说的很好,带有淡淡日本口音的发音和圆润细腻的频率让我想起那些在京东方补给班中与小雯朝夕相对的日子。“小雯?她在美国还好吗?这样的我出现在你的面前,是否会让你惊讶和难以接受呢?”我想象着与小雯再次相见于星条旗下飘扬之下的国土,她还是她?而我呢?还是原来的那个我吗?

“我没事!一切都很好。”随着细腻的水流滑过这具原属于一位美国海军中将的强壮躯体,一种前所未有的活力从每个强健的肌腱中传来,我可以感觉到这具身体原先主人的充沛精力。一边回应着小百合关切的询问,我一边开始有些欣赏的透过镜子打量起眼前这个全新的“自己”:茂密的金黄色胸毛覆盖着两块强壮的胸肌,同样健美的小腹丝毫看不出人到中年的臃肿感觉。再望下……,亲身拥有之后,倒也没有感觉所谓的人种自卑,不过上面那滑腻的感觉却分明告诉着我,这位美国海军中将托马斯.D.克劳德与门外的小百合小姐那不一般的关系。

在浴室里只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男性内裤,我只好胡乱的在自己的腰间系上一条浴巾,然后走了出去。但一推开房门,眼前再度是一幅令人血贲张的人间春色。身材妖娆的小百合已经换上了一身红色的真丝睡衣,宽大而透明的前襟、蕾丝花边的裙摆,映照着其下那若隐若现的白皙肌肤。这一切都无一不令我的思绪几成空白。

小百合温柔的依在我宽广的胸膛上,一双玉手温柔的勾住我粗壮的脖颈。如星妙目之中折射出的是别样的万种风情。丰裕红润的双唇在半启半合之间的吐气如兰更令我为之神醉,而当这双红唇吻上我的脸颊,那种如梦如欢的甜腻触感更令我无法自持。一双大手紧紧的拥住小百合纤细的腰肢。紧拥的温暖令小百合发出如春风拂过大海般的浅吟低唱。

这低靡的音节令我的脑海里不经意的开始想象自己的意识占据之前所发生过的香艳场面,一种男性本能的冲动再度在生理上凸现了出来。我开始热情吻着小百合俏丽的侧脸、白皙的脖颈、直到那敏感的耳垂。“我要你,我的小百合!”原始的本能让我忘记了自己所处的尴尬环境。

“这样好吗?亚当斯还在楼下等你。”小百合一边回应着我的热情,一边小声的在我耳边低语道。“亚当斯?谁是亚当斯?”我努力回忆着自己的记忆,一个人高马大手持MP5型冲锋枪的黑人形象,那凶神恶煞般破门而出的表现,瞬间令我这个未经过如此风浪的江南小男人陷入了那方才的恐慌之中。一下子兴致全无,好在这具身体还没有受我文弱的思维所感染,不然表现出龟缩不前的话,估计就要引来小百合的嘲笑了吧!

“那个黑鬼让他下地狱去吧!”我一边用豪言壮语来掩饰自己的不安,一边温柔的抚摩着小百合脖子上那细腻的皮肤。眼神却在房间里四处打量着,寻找着那足以遮蔽这多少令我有些羞耻感的裸体,虽然他并不属于我自己。

“您不是说过亚当斯是您最好的朋友和部下吗?”小百合一边把头依在我的肩头,一边有些好奇的问道。这一突然其来温柔的质问,令我一时竟难以自圆其说起来,好在那与小雯不多的感情经历,令我对哄女子开心多少还有些心得,我温柔的说道:“敢冲撞我的小百合小姐,还看到你美丽的身体,难道不应该下地狱吗?”

“将军阁下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风趣和爱吃醋起来了,莫非是在日本待的时间久了,也学会了用东方人的思维来看待这个世界了吗?”小百合在我的怀里甜美的微笑着,手指不时在我的胸口打着转,令我再度有些心猿意马起来。竟然亚当斯是我的部下,那么让他多等一会又有什么所谓呢?

正当我打算紧紧的抱住怀里的小百合和她“调情进行到底”时,她却轻轻的推开了我。依依不舍的转过身去,走向玄关处的衣柜。“将军阁下,今天您能来小百合已经很开心了。但是您明天一定还有重要的工作,还是请先回去横须贺吧。”小百合轻舒玉臂,打开玄关处的实木衣柜,取出叠放整齐的崭新衬衫和一身熨烫平整的西服。

“对了,小百合!我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一下子昏睡就过去!好象所有的意识都失去了控制。”在小百合的帮助下,我换上了得体的新衣。圣人说“衣冠禽兽”果然有些道理。穿上了衣服之后,我头脑中的种种本能的情欲可以逐渐淡去。开始重新考虑起自己的身份问题。此刻的我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千里之外的一个陌生男子的体内?我还能回得去吗?一连串的疑问让我不得不先盘问起唯一的现场目击证人—小百合来。

“这个?我也不说不清楚。将军刚才在床上突然昏迷了起来。手脚发凉、瞳孔放大。样子好恐怖,现在想起来还令小百合担心呢!” 小百合迎着我目光,满脸绯红,身体竟不由自主的一阵阵的颤抖起来,显然刚才那恐怖的一幕着实把她吓坏了。

“莫非这老美有什么心脏病之类慢性疾病,自己还不知道。纵欲过度才马上失风。”我下意识的打量着自己此刻所占据的这个陌生的身体,虽然比原来的自己强壮很多,但是想到美国人的饮食以肉食为多,难免遭遇高血压、高血脂之类的隐性杀手。恐怕就是在刚才欢爱无度之中,出现了不测。

虽然一向对所谓鬼神之说敬而远之,但是此刻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一“奇迹”,却令我不得不相信这个世界真的有所谓“移魂”和“附体”之说的存在。不然自己的意识又怎么可能出现在千里之外,成为了另一个生命的主宰呢!可是在上海的“我”呢?那撞车的一幕是不是真的发生在年轻的我身上,那具名为“吴谨”的身体此刻究竟怎么样了?莫非真的已经死于车祸了?那我的父母、老姐此刻恐怕已经陷入了无边的悲痛之中了吧。

如果此刻我成为了托马斯.D.克劳德海军中将,那么原来的托马斯.D.克劳德海军中将又会成为谁呢?是不是对等的进入了我的身体?如果他还活着,会不会用“吴谨”的身体来找我呢?一系列的问题令我原本有些清醒的脑子,再度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竭力寻找答案的我,此刻脑海里突然响起那首小雯在离开祖国前夜在我的枕边反复对我吟颂过的唐代李商隐的《锦瑟》。是啊!人生又多少事情又能真的说的清楚呢?此刻的一切或许正如诗中所叙,不过是一场无边的春梦而已。

在梦中究竟是我成为了蝴蝶,还是我只是蝴蝶的一场幻梦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成为了托马斯.D.克劳德,至少代表着我可以毫无阻拦的去美国,去见我朝思夜想的小雯,其他的一切暂时先放在一边吧!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