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8/


情归一处 结为夫妇时的父亲母亲




父亲 1955年 于杭州




母亲 1955年 于武夷



八 赢得佳人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人类的智慧,也许包含在两个词中——等待和希望!”

“怨言是上天得之人类最大的供物,也是人类祷告中最真诚的部分。”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面临艰难抉择的张老师,心中已有取向。

否则,她就不会对薛先生讲“不能示人”的家史。

然而,想起她与另位县长先生,最后见面的情景……心中不免歉疚。

她知道,一定得耗到他另定淑媛,她才能考虑成家。

否则,除非她另走他乡。

可是,她选择崇安定居,正是因为这里与家乡江西弋阳交界,不是吗?

不久——得悉,离县城最远的一个学区缺一位教导,教育状况相对滞后。她自告奋勇,放弃县城相较优越些的条件,愿意先去尝试扭转局面。

这令教育局长喜出望外之余,开条件“凡县里办班培训教师期间,必须依然到位出讲。”

她答应一定两不误。她知道,教师缺太多了。

不管怎么样,这边算是安定了。

然而,还是如前所思、所忧:

先人,虽然婚期短暂,然情深如海,难忘依然。

新人,她与他皆隐姓埋名,危机重重。

自己无非“地主仔子”,逃避“管制”罢了!

他呢?不是等闲身份!

随时有可能——“东窗事发”!

那必将——陷入万丈深渊……

——可是,斯人已矣,逝者如斯……

她仅比他小两岁,她还年轻,也才28岁,正年华风韵。

路还很长,日子总得过。

那就——摸着石头过河——走着瞧吧!

反正,她一向秉持:没事不惹事!有事莫怕事!

……

她说服自己,打算慢慢靠近接受他。

但无论如何,要等那位县长先生成家了再说。

心有预案,似乎轻松自然了不少。


筑巢引凤


“人生若只如初见, 则为你如花美眷, 似水流年。”

“假如生命是无味的, 我不要来生;假如生命是有趣的, 今生已是满足。”

那边,张老师正初定心思,准备下乡。

这边,他为她恨不能“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他租到了房子,体育巷6号。

他琢磨着,自己是军人,一辈子都是。就算脱下了军装, 军心军魂,早已融嵌每根神经、每个细胞。

他有的是军人之钢筋铁骨。

他有的是军人之永不言输。

他要再打一场战,一场赢得芳心之战。

于是,他总找她,有事要找,没事想事也要找。

“月华,房子租好了,可我不懂布置,帮我参谋参谋。”

“月华,你去看看还缺什么居家必备物件,帮我开个清单吧。”

“月华,他们要我做个关于承建‘五曲大桥’的可行性报告,我不会写。”

“月华,你看找个合适的帮佣一时还挺难,你说这孩子怎么就这么难管。”

“月华,房子有三个房间,不如你也住这里,我找你说事、商量、请教也方便。

……

某年某月某日,我看了你一眼,并不深刻。

某年某月某日,你我意外相识,无关心动。

怎知日子一久,你的懒懒悠悠,驻扎心头。

她搬进来了,他赢了一局,满足了心底最隐秘的希望。

他赶紧将早备好的帮佣请进来,说是担心累着她。

她搬来后,他总是一副没有她,就天下大乱,就缺心少肺,就事事无主,就路路不通,就寝食难安的样子。

一如谦虚的小学生,懂事的小弟弟,关切的大兄长,慈爱的大叔伯。

他切准了她的正直善良、古道热肠……

可是,才过不久——

一天晚上,在她的卧室——

“嗯,剑湘,我要下乡任教去了……”

短短几个字……足以令他……一脸愁云惨雾……


醉别江楼橘柚香/江风引雨入舟凉/

忆君遥在潇湘月/愁听清猿梦里长/


他悠悠地,背诵了——王昌龄——送别诗——

依依之情,渗透在字里境间,跃然、迷漫……

她是淡静与倔强的混合体……

平素里如水的宁静温和,偶尔露出锋利的爪子和牙齿……

这样矛盾的她就象致命的罂粟花,让人沉迷……

要得到她,是要有非凡的自信与勇气的……

她的情绪,仿佛永远埋藏在深深的海底,只有在伤害到她最在意的人或事时,才会原形毕露……

见她睫毛半垂,唇色微微苍白……

她刚才的淡定,悄然变得僵硬失神……

“为什么?有人逼迫你吗?有人威胁你吗?住在这里不习惯吗?为了回避我吗?

“嫌我配不上你吗?嫌我不够儒雅、不够诗情画意吗……

他眼珠漆黑地漫过面色苍白的她,对她打了成串的问号。

“你没见我在努力地学习啃读那些古文,学得好辛苦吗?

“你没见我在努力地弄懂——唐诗宋词元曲诸子散文吗?

“虽然我也曾三进军校,可我少年时只念过几年私塾,文化基础薄弱,再说军人就是军人,要想令你们文人颇有好感、稍稍满意,是很辛苦的……

“我睡前醒后,都在背诗、赏名句呢……

“先人认为,‘文不懂之乎者也,武不能安邦定国,就不算个人物。’我虽然不至于这么糟糕,也算是——‘同志仍须努力’之类吧!

“我深怕你哪天哪时哪刻,冷不丁冒出一句——之乎者也、诗经楚辞汉赋——而我却不知所云……

“你说,我容易嘛……

“对你表现坦率,可能就是我很残酷的优点……

……

他一句接一句……目不转睛……深怕漏过她,往往是,转瞬即逝的,点滴神情变化。

她木木地……望着他……原来……最近时不时随口来两句名言、诗词什么的……感情是为了她……

倒也不错……人的自觉性是比较薄弱、易变的……往往在某种“逼迫”下——潜力不可小觑……

乱世,更需要武人——打天下、保天下……

治世,还是要靠文人的……

……

她闭上眼睛,想着、想着……

睁开眼睛,慢慢地,唇角露出微笑,轻声安慰说:

“嗯,你想拿下五曲大桥工程的事,我已经协办得差不多了。

下乡,只是暂时的——以后还可以——视情形而定——再回来……”

——离开的真正原因,她无法如实相告。

他站起身,移步缓缓出房门……

望着他的背影,她长久地沉默着。因为他无法看到她,所以她才有了这样奢侈的机会,还原她,本来的沉重心情……42ec2cb9e

当他的背影完全消失,心中的隐痛,慢慢漾开来——

不知母亲怎样了,她小脚那么小——如何干粗活,而自食其力……

当年要不是自己死活不肯裹脚——而今,怎生存……

女儿……也不知能不能——活下来……

如果回家乡——前功尽弃——惘然母亲——当年……

孩子是——先人留下的——唯一血脉——自避不暇——怎对得起先前人——这边厢……也不易……

“嘿嗨!来啦——我叫刘妈给你做了消夜——尝尝好不好吃。”

他薄削的唇,弯起一个美丽的弧度。

盛情难却……她勉强地回以一笑……勉强地减一半咽下……

然后——答应——有进城,还回这个家……


唯情是举


她走了,一个月,甚至几个月,才回来一次。

好在,孩子有刘妈带着,一应家务打理得井井有条,真是个勤劳朴实的好帮佣,让他完全可以一心为主地忙于工作。

他乘机“恶补”诗词歌赋、之乎者也……

他深知,一个男人如果不能在——哪怕某个方面,让他心仪的女人折服或崇拜,是很难获得对方——“刻骨铭心”之情的。

更何况,她的先前人那么优秀……

更何况,她出身书香门第……

所以,他必须亦武亦儒……

与她相处多了,书看多了,自己的种种“反常”也多了……

比少年时,更深刻地懂得了——什么是——爱 ——爱情 !

她是他,走南闯北,阅人无数后——走进心中的第一个女子!

他相信——也会是最后一个!

他相信——人的一生,总会真正地,不可替代地,爱一次!

他之前不信!总以为,男人、女人嘛,不就看条件“合适”了,就结婚,就生子——以为——这——就是“家”的全部意义。

原来——家与家——女人与女人——

可以——如是令人——“感觉”——别如天壤……

可以——如是令人——“失常”——唯其是举……

她不回来,他抽空送吃的、用的。她回来,他百般为其周详……

她困于交通不便——他首先促成——通往她所在学区的——大半公路工程上马……


走向婚姻


按预定方案——除县里开教师短训班外,张老师基本呆在乡下。

近一年后——

她带上厚礼出席了县长大人的婚礼,不请自到。

县长先生很意外-很感动-很怅然地,一脸复杂表情道:

“你以后……可一定要……成为我……孩子们的好老师!”

“那是自然规律,不是吗?” 她给了他——

最平静而阳光的笑容!

最深情而真诚的祝福!

最坦然而豪爽的碰杯!

曾在哪本书上见过:当雨季来临时,许多生命的记忆,被雨水淋成褪色的风景,所有不经意的回眸,都被绚丽成最浪漫的构思,在梦醒后的清晨,无奈地投入另一种漂泊……

每个人都曾面临人生的选择,人们必须决定——可以的!

都过去了……静静离去……她与他陌路已定,心中仍有种恻然、失然……

一月后——薛先生抄了一首 无名氏 宋词 下半阙

寄给她——

…… 屈曲栏干遍倚 又是一番新桃李

佳人应念归期 梅妆淡洗

凤箫声杳沉孤雁

目断澄波无双鲤 云山万重

寸心千里……

他收到了她的回信,展开信默念——

尊敬的薛先生:

最高权力和无限智慧属于上帝!

既然我们都还年轻,既然我们都需要正常生活,那么,您愿意让我们的命运交给上帝吧?

您很清楚,我们的未来可能布满荆棘,随时都可能闻到危险的味道。未来也许有鲜花,未来也许有彩虹。可鲜花会谢,彩虹会散。

这样瞬息万变的,这样不可捉摸的未来,您也要吗?

请您务必深思!再深思!

如果您的回答是肯定的,那么——

无论前方是撒旦等待着我们,还是天使在迎接着我们,我都愿意考虑您对我的意愿,然后,一起去面对!

因为,人类全部的智慧,也许就包含在——

“等待与希望”中。


您的朋友 张月华 1955年春


收信后,他的一切言行,都证实着:他的回答是肯定的!

终于——有一天——她抬起俊俏的脑袋,闪射出明亮的目光,对他看了含有深意的一眼,许诺——

若打算许配婚嫁,一定会先考虑他,非他莫属。

他向她报以充满热爱的、深情的微笑,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此时此刻的空气中,似乎氤氲着一种,令人忐忑不安的寂静。

他善良的面孔,在快乐的未婚妻的美貌的激发下,更加光彩奕奕、完美无暇。

有时,快乐会产生一种古怪的效果,它象痛苦一样使人压抑

有时,幸福比骄傲,更加使人对其它视而不见。

幸福能使恶人变得善良,幸福能使善人变得懵懂。

从此,一个被爱情陶醉得犯傻,另一个被爱情主宰了。

又半年后——

薛先生与张女士,举行了简单低调,融和温馨的婚礼。

他们只看到,人们为自己祝福的,明媚的天空。

生活真是艳阳天!太阳升起来了,澄澈灿烂。

红艳艳的朝霞,给冒着泡沫的浪尖,嵌上了红宝石,色彩斑斓。

事业开局,佳偶天成!

不啻恩叩上苍,恩谢良缘!


让我,再一次秉持生命的激情,拥有你。

让你,在我心之荷,袅袅升华、植根深壤。

打开心灵的霓虹,让我们,固守心泵一脉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