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五十四章

巴渝 收藏 5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五十四章


晚上二十一点,军列才徐徐驶进外江火车站。那里的兵站早已为官兵们做好了晚饭,还有一大盆鸡蛋西红柿面条,上方还美其名曰的书写道:病号饭。部队分两批轮换开饭,因为要留一部分人看守军列。

江海洋带着自己的兵走进食堂,看到许多士兵打了饭就围着一盆菜前狼吞虎咽吃起来,病号饭则无人问津,他悄悄拿眼一扫,向身边的弟兄们递了一个眼色,自己第一个走向病号饭,拿起勺子满满的打了一大碗,然后随便找了一个角落蹲下就大口吃起来。紧随其后的战士们也悄悄的打了面条,神态自若的走过来和他围在一堆吃起来,这当中自然也包括那个掉队的文书胡敏。

“丁开平,孔令意你两个吃快点,吃饱后给副班长和王开和舀一大碗留起,一哈儿让他们也享受一下病号饭。”江海洋向二人小声下达命令,二人只顾忘命的吃,一边像鸡嘬米一样不停点头。

这时杨排发现江海洋几个鬼鬼祟祟的,便走过来一看,“你几个鬼头鬼脑在享用病号饭唆?……”

“排长,不要高声喧哗,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江海洋小声制止排长,又向他丢了一个眼色,又用拿勺子的手朝病号饭指了指。

杨排懂起了,笑咪咯呵的走向病号饭的位置,黑起屁眼舀了一大碗,他看到离他有两步远的军代表并没制止他,也就大模大样走到无线班和他们一同吃起病号饭来。这对于一天三顿吃大米饭的战士来说,病号饭的营养价值当然要高得多,并且也可以改换一下口味。

吃完真正意义上的晚饭,江海洋在回军列车厢时,看到一个可怜兮兮的农民,扛着一捆柑蔗在偷偷摸摸的向战士兜售。他问明价钱后便掏出两块钱津贴把它全部买下,让孔令意接过来扔到车里。那老百姓感动得差不多快要痛哭流滴了,双手握着两元人民币一个劲的向江海洋作揖,口里念念有词的说:“感谢亲人解放军!”

“老乡,快回去吧,这么冷的天,又恁个晚了。”江海洋又从口袋里摸了伍角钱给他,催他快走。

离去的老乡一步三回头的向江海洋道谢,他大慨根本没想到叫卖了半天或许是一天都没卖出去的柑蔗,在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就成交了。要知道,如果他再卖掉两捆柑蔗,在那个年代就相当于一个人一个月的基本生活费了,你能叫他不感恩戴德吗?

“农民的生活真苦。”江海洋上车后对孔令意说。

“南方北方都差不多,我们那儿也一样。唉,一辈子脸朝黄土背朝天的修地球,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做点小生意还得偷偷摸摸的,要是被那些戴红袖章的看见了又要割‘资本主义尾巴’咯。”孔令意深有感触的说。

“这捆柑蔗你们随便消灭,它可是这儿的特产哟,就算我们扶贫嘛。”江海洋对大家说,“还不晓得要坐好久才到达目的地,开车后由我值班,你俩休息,我遭不住了再叫你们两个换班。”他吩咐完毕就靠在门边,拿起耳机戴在头上。

不一会就看见军列押运员攀上车尾,用手中的信号灯向车头发出可以发车的信号。军列长鸣一声,缓缓驶出外江站台,冲进被夜色包围了的大地田野。


火车发出“哐噹哐噹”的声音根本无法让人入睡,加之都是第一次参加这样远距离军事行动,几个人都显得多少有些兴奋,于是躺在褥子上借着车厢顶上发出的昏黄灯光聊天。内容也是杂乱无章,没有主题,随心所欲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受约束,因为这里的最高长官就是江海洋。

胡敏终于在闲聊中道出了心中的秘密,明天是星期天,三营乘坐的军列正好在明天到达益州南站,他会在那里见到他四年来朝思暮想的亲人。而这一切都是远川兵站站长一手巧安排的,他是胡敏父亲的老部下。

军列行驶到下半夜,战友们才裹着军大衣昏昏欲睡,列车发出很有节奏的震荡与声响,像一部机械的震动摇篮一样轻微摇晃,也极像一个具有魔力的催眠大师把他们慢慢哄睡着了。江海洋不知怎么联想起林彪,他就喜欢这种睡法,当然他那时享用的专列,在减震器上要比他们这列军列要好十倍。

望着门外急闪而过的树木田野和在夜色中隐约凸现出轮廓的山峦村落,江海洋丝毫没有睡意,这一点他跟常常切夜不眠为了破案的父亲极为相似,他不知道这是不是遗传基因的作用。总而言之,几十年后他都养成了坐车坐船坐飞机,无论时间有多长,他都会很难入眠,坚持到达目的地。也不知道这坏毛病是否与这次长距离野营拉练有关,因为在后来的旅途中他一点没有瞌睡,依靠香烟与柑蔗在军列上渡过了那难忘的两夜三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