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骑校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40/


元宵佳节,整个大铁血朝张灯结彩,我推迟了回天池的日子。陪两位夫人一起吃元宵、赏花灯、猜灯谜、点旺火——喜气洋洋、和和美美——

……

但是这种喜气很快就被一个将遗臭万年的组织打破了——一个名叫“大铁血朝印象记录会”的组织在民间散发消息——搞得整个大铁血朝满城风雨——事件的主角是当年大铁血朝开国的英雄人物之一——东存辉!

东存辉,当年在大铁血朝驱逐鞑靼王朝的立国之战中,当笑漠王的攻击部队在攻击隆化城(位于山海关和宁远之间)时,当部队攻击至隆化书院前,被一座由石拱桥改造而成的工事所阻挡!鞑靼士兵躲在大理石制成的桥板后,通过城垛形状的孔洞放出乱箭——冲锋的兵丁被一一射倒,桥前横尸遍野。此时,士兵东存辉自告奋勇,请缨用炸药包炸毁这座石桥。但是当他拿着一大包火药和用来引爆的霹雳雷火弹,在右侧大腿中两箭之后来到石桥底下后,发现桥底距离干涸的河床太高,如果火药在河床上引爆,根本炸毁不了石桥,必须抵在桥底引爆才能起效果,可问题是:根本没有这么长的支撑物支撑火药包和霹雳雷火弹——情急之下,东存辉毅然用自己堂堂六尺之躯作为火药包和霹雳雷火弹的支撑物——用手将捆在一起的火药包和霹雳雷火弹顶在了石桥底部,一手拉响了霹雳雷火弹的引绳……一声冲天的巨响……

隆化城的战火随着这一声巨响归于宁静——为了纪念为开国捐躯的英雄东存辉,朝廷下令收殓东存辉遗骸安葬,(当时收殓队在整理阵亡士兵遗体的时候,东存辉的遗骸尚有脖子以下到腰部的一段业已烧焦的躯体,当时是随同战死在隆化城的其他兵丁一起掩埋,朝廷下令重新收殓的时候早已混杂在一起、分辨不清,遂用一块上品楠木入殓,用朱砂书“以此木替英灵之躯也”)在隆化城石桥遗址立碑,上书“大铁血朝忠勇东君存辉之碑”。授予东存辉“国殇”称号——永世纪念这位立国英雄!并将隆化书院改名为存辉书院……

可是,这个所谓的“大铁血朝印象记录会”的组织却对这段英雄的事迹产生了质疑——在他们四处散发的消息中声称:东存毁炸桥堡之举当时无人目击——纯粹是杜撰而来!是后人经过半年时间的讨论后确定的“英雄故事”!称东存辉舍身炸桥堡的英雄事迹是“‘真实’创造的经典”!而此论调的始作俑者,竟然是当年忠实记录东存辉同营士兵叙述的随军史官、大铁血朝前国史编纂、现“大铁血朝印象记录会”成员之一、担任此组织‘名誉会长’的国维索。

此言一出——天下震怒!正义之士声讨之声接踵而至!一名叫‘文存’的仕子愤然挥笔,写下《进一步玷污东存辉之徒乃不自量力之最后挣扎也》一文,洋洋洒洒数千字一气呵成——指出“大铁血朝印象记录会”颠倒黑白、摸黑英雄、混淆视听之举乃不自量力、自取其辱,用意险恶——提出:辱英雄者,天下当共讨之!毁国殇者,天下共诛之!

天下人的声讨让“大铁血朝印象记录会”恼火不已——他们认定:正是‘文存’的《进一步玷污东存辉之徒乃不自量力之最后挣扎也》一文是他们目前面对万民所指的“罪魁祸首”!因此,“大铁血朝印象记录会”一纸诉状递到刑部,状告仕子‘文存’篆文恶意中伤该会,挑动天下百姓群辱“大铁血朝印象记录会”!对“大铁血朝印象记录会”的声誉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实乃大逆不道的行为——要求仕子‘文存’公开向“大铁血朝印象记录会”赔礼道歉并承担该会的名誉损失!

……

“啪——”我一手将手中的《邸报》(大铁血朝官方报纸)拍扁在茶几上!“摸黑国殇者——婊子也!”我双目充血怒骂道——“传令下去——天池、辽阳、宁远、山海关、汴州、幽州各地,凡是老子能管得着的地方一律禁止‘大铁血朝印象记录会’会众活动!有胆敢违者一律给我扔大牢里去!有胆敢拒捕者一律当街诛杀!既然他们有胆子辱我大铁血朝立国英雄——那就应该为此事造成的后果而负责!”

“侯爷——您就不怕被一起告到刑部啊?”

“废什么话!老子连‘冷月营’都敢血洗!还怕这些只会动臭嘴皮子而手无缚鸡之力的渣滓吗?”

“是!侯爷——”

“另外再让机密情报营将这个叫什么‘大铁血朝印象记录会’的鸟会的成员名单给我搞到手!必要的时候——按照名单‘特殊解决’!”

“是!侯爷——”

……

命令一下,雷厉风行——一时间“大铁血朝印象记录会”在天池、辽阳、宁远、山海关、汴州、幽州的分会被扫得干干净净!这些会众在杀气腾腾的陌刀手面前早已吓得尿了裤子——哪里还敢顽抗——全部乖乖束手就擒——在百姓愤怒的声讨声加暴雨般的菜皮、垃圾、赃物的洗礼下游街三日后押入大牢候审——罪名是“非法组织”!

与此同时——机密情报营高效率的行动很快就给我送来了密报——“大铁血朝印象记录会”是一群告老还乡或者被外贬的史官组成的一个民间组织!会长为伉建敏,麾下有一个叫“百姓印象会”的分支组织,首脑名曰候丽俊。此组织在成立之初尚能据实记录——但是在接受了当年史家军的拉拢后——蜕变成了一个依靠颠覆历史为己任——污蔑大铁血朝英雄人物的渣滓组织!

……

当“大铁血朝印象记录会”将诉状递到刑部的时候!本已经震怒的天下百姓更加震怒——整个大铁血朝民间掀起了声援仕子‘文存’的行动风暴。各郡各州百姓、仕子、商贾乃至官员的声援文书如同雪片般的飞到了京城!愤怒指责“大铁血朝印象记录会”颠倒黑白、贼喊捉贼的卑劣行径!

但是愤怒的指责非但没有对他们的行为进行反省——反而愈发恼羞成怒——更加认定是仕子‘文存’挑唆天下人与他们为敌——“大铁血朝印象记录会”会长伉建敏和“百姓印象会”头目候丽俊表现得非常坚决——在公开场合叫嚣要为“大铁血朝印象记录会”和“百姓印象会”受到仕子‘文存’的“恶意攻击”讨回一个“公道”!

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回旋的余地!接下来要干的事情,就是如何帮助仕子‘文存’将这场同“大铁血朝印象记录会”和“百姓印象会”的官司打到底了!仕子‘文存’在淫威面前表现出了可贵的、刚正不阿的浩然正气。他誓言要和“大铁血朝印象记录会”和“百姓印象会”斗争到底!捍卫大铁血朝开国英雄的名誉!捍卫大铁血朝国殇的尊严!

英雄不容诋毁,国殇不容玷污!

这句话是整个大铁血朝所有有良知之子民的共同心声——很快,一场抵制“大铁血朝印象记录会”和“百姓印象会”的运动轰轰烈烈地展开了!各郡各州纷纷开始禁止“大铁血朝印象记录会”会众的公开集会活动!宣布“大铁血朝印象记录会”和“百姓印象会”为“非法组织”,胆敢集会者一律大牢伺候,此举有效的阻止了该组织会众的造势活动!天下仕子撰文述志——誓与‘文存’共进退;同时,“大铁血朝忠勇东君存辉之碑”前来纪念的百姓较以往增长数倍,朴实的大铁血朝平民百姓以这种淳朴的方式来表达对开国英雄东存辉的怀念和对仕子‘文存’的声援!

在天下人心尽向仕子‘文存’之时,这场官司还没有打,结果似乎就已经明白无误了!当年和东存辉同营的老兵、如今身为铁骑军、影子军、蓝剑军的高级将领被这种气氛所感染——愿意提供东存辉当年舍生炸桥堡的详细记录!捍卫当年一同生死战友的英名;大铁血朝记录官刘国斌挺身而出,挥笔写下《请尊重国殇用生命和鲜血书下的历史》,愿意提供当年东存辉最后时刻的档案作为仕子‘文存’《进一步玷污东存辉之徒乃不自量力之最后挣扎也》一文的证据支持;而京城有名的状师向阳王和张勇受此正气所感染,自愿担任仕子‘文存’的辩护状师——还英雄捍卫者一个公道,还‘国殇’一个尊严!

民间此时也没闲着,既然“大铁血朝印象记录会”和“百姓印象会”能肆无忌惮地污蔑诋毁开国英雄,那天下子民为什么就不能玩一玩他们呢?在朴实的老百姓口中:“大铁血朝印象记录会”会长伉建敏成了‘伉贱民’;“百姓印象会”头目候丽俊成了‘猴砾龟’(这里的龟念jun);“‘真实’创造的经典”论的始作俑者国维索成了‘国猥琐’!然而,就当‘伉贱民’、‘猴砾龟’和‘国猥琐’怒冲冲地要求惩罚改他们名字的“主谋”时——接案官员无不两手一摊表示无能为力!因为这个被告群实在太过庞大——一一处理势必影响大铁血朝目前倡导的“和谐度日、休养生息”的政策!所谓法不责众——‘伉贱民’、‘猴砾龟’和‘国猥琐’的处罚请求当然的、理所应当的没有得到支持!

英雄不容诋毁,国殇不容玷污!

……

一名不知名的仕子在他的《我为仕子‘文存’作证》的文中——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大铁血朝印象记录会”在这场官司中的死穴!

1、当年见证东存辉舍身炸隆化城桥堡的见证人虽然有一部分已经不在人世,但是尚在人世的还大有人在!对那段历史,他们自然最有发言权,而这些人也非常愿意提供仕子‘文存’应诉所需要的一切资料和史料!

2、“大铁血朝印象记录会”和“百姓印象会”既然认为东存辉舍身炸桥堡的事迹是推测,那就必须给出认定是推测的切实证据!

3、“百姓印象会”宣称“东存辉当时只留下一块锈有绣花的袜子残片,是其妻亲手绣上的!”既然如此,请“百姓印象会”给出东存辉当时已经结婚、娶妻的证据!

文中称:此三点若摆到刑部大堂——真相必然大白于天下!到时候,“大铁血朝印象记录会”和“百姓印象会”的真面目将揭露于光天化日之下!指出:将东存辉列为‘国殇’是大铁血朝先王的决策!是整个大铁血朝的英雄!“大铁血朝印象记录会”和“百姓印象会”没有胆子控诉大铁血朝而拿一个有正义感的仕子开刀,实乃欺软怕硬的下贱之举!

正义的力量严阵以待,准备回击任何对‘国殇’英雄的污蔑企图——捍卫历史的真实!捍卫英雄的热血!捍卫‘国殇’的英灵——

……

英雄不容诋毁,国殇不容玷污!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