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原创军事小说-<<暗箭>>第四章

雇佣兵王 收藏 1 226
导读:精品原创军事小说-<<暗箭>>第四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经由作者-苹果核的复仇 授权,本人在此发布其最新作品<<暗箭>>,目前此小说仍在创作中,本人抢鲜发布,并会及时同步更新,供大家欣赏点评。


注:一、小说为文艺创作作品,请读者勿将文中内容与现实事、物联想。

二、请尊重作者创作权,如需引用、转载及用于商业用途,请与作者联系。


第四章 老友来访


我在家里很轻易地找到了五个窃听器,每个房间一个包括卫生间和厨房,连阳台也没能幸免,电话估计在外面的线路上直接给搭线了,所以没有必要特意再装一个,客厅吊灯,卧室壁画,卫生间的毛巾挂架,音响的功放都装了微型探头,看来连最后一点隐私都不能保住了。电脑里装了好几个木马,居然还秘密安装了一个无线网卡,即使我不上网,也能监视我的电脑操作。想想也好笑,我要做什么动作,难道还会在家里做给你们看?留着吧,就当是做真人秀。


睡到下午五点才醒过来,手机里按时传送过来文晶的实时视频或者照片,但是没有任何新的指示发来,最后一条短信也是两个字“待命”。人没事就好,我总有办法把她救出来的。文件袋在送掉以前,我密拆过,里面的几份东西也默记下来,重要的东西用手机全部拍了下来,然后恢复成原样。我故意把厨师服和包子留在二一五房间,希望他们可以引起注意,至少顺着线索找下去。


李飞打电话过来,说兄弟们打算请我喝酒,上次庆功酒领导在场,喝得不过瘾,今天订了家火锅店,无醉不归。我正想探探局里对许阿毛案子的风声就应了下来。


我把车子开到有力健身会所,我是他们的会员,把狙击枪锁在在会员专用的更衣柜里,洗了个桑拿彻底放松一下,人顿时轻松不少,48小时,几乎都是在高度紧张中度过的。


从健身会所出来,时间已经接近七点,催我快去的电话和短信一个接一个。我把车停在离火锅店两条街外的地方,步行过去,没有看到任何尾巴,这让我很高兴。


等我入座的时候,红白两色的鸳鸯锅已经开得象火山岩浆一样了。一帮年轻的特警,嘻嘻哈哈,你敬过来我敬过去,大杯大杯喝着啤酒,一盘一盘玫瑰红色的鲜嫩羊肉倒进涮锅。年轻真好,象他们这样无忧无虑,我真的很羡慕。那个年纪时的我,可能在帕米尔高原跟踪原教旨主义分裂武装也可能在某个欧洲小国的首都接应暴露的特情甚至从FBI手里抓回叛逃的高级官员。如果给我回到过去重新选择的话,也许我会选择在乡下做一个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老实巴交的农民,而不是出生入死的军人。


局里对许阿毛案件的态度,令我有些吃惊,几乎就是把案子挂起来的意思,按理说涉枪杀人大案,尤其是涉及军用枪支的案件,一般都会惊动公安部并被列为部督大案。可是现在的情况是,一般仇杀,而且是被刀砍死而不是被枪杀的,看来我离开现场后,有人擦屁股擦的相当干净,但再怎么干净,枪杀和刀伤总是不一样的。李飞的解释令我茅塞顿开,许阿毛是被人用西瓜刀分尸的,胸口有一块找不到了,这些人还真的狠啊。


酒喝得很尽兴,但是我偷偷的把大部分白酒都吐在毛巾里了,鬼知道那个手机会传来什么变态的指示,就是清醒的时候做起来都很麻烦别说一脑袋酒精了。


我打了一辆出租回家,如果开volvo回家,路上被交警查到可不是小事,一我酒后驾车 二这辆该死的车可没有什么行驶证什么的,估计第二天整个市局都会传出狙击英雄酒后驾驶不明来历的轿车被交警临检查获。随后的内部调查足够你头疼上大半年。我知道“他们”可以很轻易地摆平整件事,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即使是小道消息,对我来说也是很不利的,至少会引起一些未知部门的注意。


回到家里,又是十二点钟,距离上次回来发现文晶出事,恰好四十八小时,四十八小时里经历的事情,虽然在某种程度上没有以前执行外勤任务那么危险,但是说实话,那些任务都有周密的计划和安排,即使有突发情况,也是由小队或者小组来配合完成的,极少象这样临时性的孤胆英雄式的行动,当然也称不上是什么英雄。


虽然大部分酒都吐了,但还是有些头晕,文晶是严格控制我饮酒,还强制性的戒掉了我的香烟。在卫生间里洗了冷水澡,让人清醒不少,而且睡意全无,正想找本书看看,门铃突然想了。我愣了一下,这个时候,几乎不可能有人找上门,都快接近凌晨一点了。如果是队里的紧急情况,电话和手机通知无疑是更好的选择。谁会现在找上门?难道是他们?先看看再说,现在谁也奈何我不得。


我轻身走到门口从门口的猫眼往出去,走廊里很黑,但是门前的人的轮廓很清晰,那是一个我很熟悉的人,他?!他怎么找到这里来了,难道是……


我拉开门,斜靠在门框上,“你不应该来的”


“的确,我是不应该来的,不欢迎?”


“欢迎,不过你这样违反纪律,对我们都没有好处”


“难得违纪一次,看看老战友,大哥和救命恩人,从道义上还是讲得过去的”


“做这行的要的是铁的纪律,必要时无情无义”


“你已经退出了”


“我是退出了,可是你没有,你来找我,一旦被上级发现了,找个茬子就能毁了你的前途”


“大不了和你一样,找个派出所混日子”


“切”


“不让我进去?”


“对,出去走走”


“好”舒欣笑了


我找了件衣服披上,S市的深秋虽然不像北方那样冷,但是丝丝凉意也足够让人感冒了。


小区的花园里空无一人,只有一些不知名的昆虫在起劲得叫着。


我们一先一后,压低嗓子


“你老兄警察当得够可以的,抽一支?”


“不了,你嫂子只让我出完红差的时候抽一只,那也是格外开恩,其余时间想都别想”


“想不到威震军界的黑豹居然变成了气管炎”


“气管炎也是一种幸福,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贫嘴了”


“老哥你还挺受欢迎的啊,周围那么多警卫员”


“我还以为是你带来的呢”


“得了吧,我那有你那么大的面子”


“最近世道不好啊,人还是得低调些,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冒着违反重要纪律的风险,总不会是真的来找我叙旧的吧”


“也许真的就找你叙旧的呢”


“叙旧也不可以,我们就是全死了,儿子孙子也老死了,我们做的那些事情也不会解密的”


“想不想归队?”


“归队?我好不容易离开那个鬼地方”


“得了吧,就你,还会忘记那里?别忘了,你是预备役,随时可以征召你的”


“以前,我只保卫国,现在我还得保卫家”


“家?很陌生的名词了,对我来说”


“你以后就会明白的”


“生活怎么样?嫂子好像不在家?”


“生活,还不那样,你嫂子回娘家去了”


“看上去你家还可以”


“还可以?好笑,在S市这个用钱来衡量一切的现实社会,能有口饭吃就不错了”


“什么时候要孩子”


“孩子?等过几年房贷压力轻些再要一个吧,现在老子他妈的简直是为银行在打工”


“你转业费不少了”


“转业费?开玩笑,就那十来万,加上我以前存的工资和各种补贴,买这套房子的首付还不够,借了不少,装修还是你嫂子出的钱”


“怎么没有互助金?”舒欣奇道


互助金是A部队的地下基金,很多任务中会涉及到一些金钱和其他贵重财物,在不影响上缴的情况下,通常我们会扣下一部分,作为队里私下的互助基金,用来抚恤牺牲队友的家属和帮助困难队员的家庭。这笔钱的数目不小,由一个地下委员会管理,上面也知道有这么回事情,但是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这个关系到全队的士气问题。


“互助金?还是给那些连自己儿子,老公的尸体都看不到妈妈和老婆吧,我还是全须全尾的回来了,有手有脚,饿不死,用不着那些了”


“最近听到什么风声没有”


“什么风声,我已经离开系统了,首先就不可能去主动打听,而且也没有人会告诉我,里面的事情我是避之不及的,还就是过过我的太平日子吧”


“没事还这么多人关照你?”


“好歹我曾经也是个危险人物,看老虎得看的紧点”


“对了,有人看到老莫了,他没死”


“是吗,哪里?”我心一动


“热点地区,但是没有确认,非常象”


“但愿他还活着”


“算了,我就是来看看的,我先走了,有时间我再来”


“有时间?再来?最好别来了,为了你也为了我。对了,你叫小区门口那辆依维克开远点,太醒目了,这些人的教官怎么教他们的”


看着舒欣的背影消失在小区门口,我笑道,“出来吧,花坛里那么多蚊子,咬不死你”


花坛后面露出脑袋的是李飞,刚才路过花坛的时候,就看到有人躲闪进花坛,只是我和舒欣都没有说破。李飞很尴尬,有些不好意思,脸上有几道血痕。我笑道“回去太晚,被老婆打出来了?”


李飞点点头:“这女人,迟早要给她做做规矩,今晚能借宿一晚吗?现在去值班室太丢脸了”


我更加觉得好笑,李飞的老婆方亚楠是他高中同学,很漂亮是他们学校的校花,家里条件也很好,由于人漂亮,家里有钱,小姐脾气也日长夜大,搞到后来竟然没有男人敢去追她,在一次老同学聚会上,李飞不知道是神经大条还是酒壮英雄胆被同学们怂恿去追,当着一桌子老同学的面,单膝跪倒向方亚楠求爱。也是这小子走狗屎运,方亚楠居然答应了他的求爱,让一桌子等着看好戏的同学大跌眼镜,从此传为一段佳话。结婚摆酒的那天,所有到场的宾客都以新娘惊为天人,尤其是那帮没有结婚没有对象的和尚们,心中对吃天鹅肉的李飞妒忌的要死。如果光看表面,李飞同志自然是风光无限,但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平时和队里的弟兄们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豪爽特警就此蜕化成S市的特产——家务男,只是在弟兄们面前,还充大头,可就是有时候脸上指甲拉出血痕常常出卖他。


我又好气又好笑,安顿好他睡在客房,回到自己的房间,随手拖了本杂志,一遍翻看,一边琢磨舒欣到访的目的,以及李飞的突然出现。

过于巧合的一系列事情的发生不由得让我谨慎起来。


舒欣是我的战友,我们是同一批被选拔到A部队的。A部队成员的选拔是在全军各大军区特战大队和集团军直属侦察部队中挑选的连排级干部,也是说A部队所有的成员全部是军官。我是南京军区的而舒欣是广州军区的,那年有141个成员参加选拔,最后只有我和舒欣入选。我们开始分在不同的分队,大家并不熟悉对方,后来我们在各自的分队成为尖子,在几次海外行动中表现突出,被调到最机密的X分队,也叫100连,这时我们才互相熟悉,并且在后面的行动中配合默契成为生死之交,虽然上级并不主张发生私人友谊。但是,自从那次行动后,我就申请转业,并且离开A部队,转业到S市公安局,和舒欣也失去了联络。按照纪律,A部队的成员转业后其身份依然是保密的,没有组织批准,其现役成员不能接触退役成员,也不能打听退役成员的下落,反之亦然。舒欣这次出现,让我觉得相当意外,因为A部队是不作内部调查的,也就是说它无权对国内事务进行调查,我不知道舒欣是否也调离了A部队,但是看样子不像,我离队前,上级正在我们两人当中考察,准备提拔一人成为X分队的参谋长。我离队,那么X分队的参谋长的位置理所当然落在舒欣的身上,他对于工作的狂热性要远远超过我,不会象我这样轻易的离队。如果他仍然在A部队的话,那么他的出现,意味着A部队也卷入了这次的风波,形式将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舒欣这么快就找到我,是不是我在马勒公寓留下的痕迹太大了?应该不会,除了我故意留下的记号,我不会留下我个人的任何线索的。是来找我试探口风的?也不会,如果他认为我可能知道马勒的事情,那么就不会这么直接来找我了,秘密调查就可以了,走一步看一步吧,高手博弈不能只看眼前的一步两步。


我套过李飞的话,他没有对舒欣的出现产生怀疑,并且声称看见我们两个在低声嘀咕,以为我们是“同志”,我计算了一下时间,按照他的说法,他到我这里的时候,我和舒欣的对话恰好接近了尾声,如果他的确是按照他的说法,回去后被老婆打出来,再赶到我这里,那么在时间上说,没有大的出入,但是他如果一开始就跟踪我回家的话,那么……我查过李飞的档案,他是最后一批中专警校毕业,从小就不安分,用老话说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那型。在派出所也因为和流氓打架得过奖也受过表彰,后来调到交巡警大队当车巡,由于这个人是个愣头青,别人不敢惹的他都敢去惹,还是他的运气好,居然接连抓住几个通缉犯,其中一个还是公安部a级通缉犯,李飞把他按倒在地的时候,那家伙怀里还揣着两把子弹顶上膛的54式手枪!领导觉得这样的“人才”当巡警太“可惜”了,就一脚把这个烫手山芋给踢到特警队。正好那时候我被分配到特警队,上级就把调教刺头的任务交给了我,还好,这家伙虽然有些神经大条,但是对工作的还是很认真积极的,我手把手把他从一个打一练习都经常打成光头的射击白痴给练成了百步穿杨的神枪手,对此他对我充满了崇拜,人前人后对我“师父师父”的叫。如果他也是“组织”的一员的话,要么是他演技太好,要么是“组织”瞎眼。不管何种情况,我都不会大意。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