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原创军事小说-<<暗箭>>第三章

雇佣兵王 收藏 0 65
导读:精品原创军事小说-<<暗箭>>第三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经由作者-苹果核的复仇 授权,本人在此发布其最新作品<<暗箭>>,目前此小说仍在创作中,本人抢鲜发布,并会及时同步更新,供大家欣赏点评。


注:一、小说为文艺创作作品,请读者勿将文中内容与现实事、物联想。

二、请尊重作者创作权,如需引用、转载及用于商业用途,请与作者联系。


第三章 总部来客


程鸣华在早上的安全例会上气得暴跳如雷,就在他抵达S市的当天,就有人渗透到了马勒公寓,而且就在他眼皮底下。警卫们居然到凌晨五点交班时核对值班纪录才发现送夜宵的厨师,上楼后居然没有下楼。虽然现在还不知道这个人来的目的,有没有造成什么损失,目前调查组还在清点是否有缺失,技术部们也没有发现安装了窃听器和监视器等等。即便如此,程鸣华也不能容忍自己人的失误。


一个假冒的厨师,大摇大摆突破两层楼的封锁,进到2楼的房间里。干了些什么?三一五在开会,非常重要的会,是不是来窃听会议的?程鸣华越想越气,将楼内所有警卫,除了个别骨干全部调离,从首都秘密选派一批精干保卫干部乘专机南下,迅速增援S市。在增援部队到达之前,全面封锁了马勒公寓,对于马勒公寓的员工也进行了逐个清查,并且发放了电子证件。


舒欣一下飞机,就看到一辆军队牌照的猎豹吉普和一辆大巴士等在舷梯下面。刘靓一脸沮丧的站在舷梯下,看到他走出舱门,立即高兴起来。


车子离开海军机场径直向S市市区疾驰。刘靓将昨晚的事情向舒欣汇报了一遍,舒欣低头沉吟不语。


车到马勒公寓,已经接近下午五点。程鸣华在楼前迎接,舒欣赶紧上去握手


“哦呦,叫老领导降阶相迎,怎么担待得起”


“你来了,我就轻松多了,这里,咳,还都是些老同志都……进去说,进去说”


二一五房间,舒欣仔细检查了遗留在房间的任何痕迹。


“是,高手,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除了那个”程鸣华指了指从壁橱里找出来的厨师服和馒头“还都没有指纹,毛发和服装纤维”


“还有什么发现?”


“杂物间找到一套环卫工人的衣服,同样没有任何痕迹留下”


“没有痕迹就是最大的痕迹,那么他是用环卫车混进来的?”


“应该是,但是当班的大门警卫和后门警卫都没有看到除了司机和助手以外的第三人在车上。”


“哦?有意思,上去看看”舒欣笑道“是个高手,说不定是你我的同行,搞不好还认识”


“希望不是,如果是我们的同事,那就太可怕了”


三楼阳台上,舒欣指了指房间,“这间房间当时在开会?”


“是的,情况介绍会,我也参加了,昨晚我也粗心了,太粗心了,也许我是老了”


“老领导,什么老啊,你还年轻着呢,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好在目前没有造成什么威胁”


“谁知道,现在还得查,可能仅仅是一次示威”


“但愿如此”


“走,回屋,给你们接风去,吃完饭,开个小会,搞个侦察方案出来,上头对这个事情相当重视”


“成,看来事情没完之前,不能和老领导把酒言欢了”


“什么话,这事儿结了,回北京,咱们无醉不归。哈哈”舒欣的眼角扫了一下下水管,好像发现了什么


21:30,马勒公寓 二楼小会议室


会议室里的人不多,除了调查组的几个领导,其他都是保卫方面的专家,而这些专家几乎都有军方或者安全部门的背景。程鸣华详细介绍了一下昨晚遭到渗透的调查,同时做了相当深刻的检讨。调查组的头头们对此并不是很满意,之前就是接到了很多恐吓电话才加强了警卫,还把程鸣华这尊菩萨从北京请来,没想到当晚就被人来去自由搞了次“示威”,想到之前的恐吓,自然对警卫工作大加不满,要求大大增加警卫力度。舒欣并没有多说什么,他知道,没有详细的内部情报,搞这样的渗透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不知道这里有人多少人已经被收买了。


程鸣华的房间里,两个人默默无语大口地吸着香烟,一般做这行的只有碰到重大压力才会这样抽烟。终于,舒欣打破了沉默


“老程,我估计这个八成是我们这边的人干的,S市这边没有这样的人可以做的怎么漂亮”


“好,马上查公安部,安全部的行动部门,军委总部下面各特战分队不在营区的人,非任务状态的人员,行踪不能掌握的人都普查一遍”


“还有,三年内离开秘密系统的人,尤其是转业到S市的也要查”


“对,我马上安排”


舒欣走到窗前,看着流光溢彩的街景,默念道,老齐,要是你在就好了,你一定很快就会找到找个人的吧。


国大家也大,家大家当就多。那么多机关部门,要逐一排查是一项很浩大的工程,虽然有最高当局的书面命令,但是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况且很多部门也不想暴露自己的秘密力量和部署,所以效率就变得相当低。就S市方面来说,由于不能过于刺激S市上层的神经,调查也变得极其低调而缓慢。手上的唯一的证据就是从监视录像带截下来的几个模糊的画面以及当班警卫的口述,目标是一个40岁不到的中年人,一米七六左右身高,身材中等。刑侦专家根据上诉条件描画出来的嫌疑人的素描显示出来的脸,极其普通,几乎没有任何特点,可以肯定这张脸经过化妆把自己的面部特征几乎全部掩盖起来了,唯一可以进行确定的是脸形,经过数据库对比,也没有发现相象的对象。


程鸣华除了加强马勒公寓的警卫,居然也无计可施。舒欣本来是配合程鸣华工作的,既然工作暂时陷入低谷,得到批准后转入独立调查。


舒欣站在三一五的阳台,他已经发现了下水管在屋顶下沿有半个淡淡的脚印,然后他又看到房脊上有几块瓦片稍稍有些移位,如果不仔细的看的话基本看不出来,仪器也没有查出屋顶藏有任何窃听器才。舒欣坐在房脊上,环顾四周,四面至少有十几幢高楼,每个窗口都可能是一个观察点

这里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下,而激光窃听器可以远程窃听根本不用派人冒险渗透进来安装。如果不是为了安装监视器才,那么示威的理由也不存在,对外调的组员搞几次轻微的交通意外的效果会好很多。如果不是来送东西的,那么就一定是来偷东西的。但是清点下来,所有的文件都完整无缺,所有的私人物品也没有任何遗失。那么他是来破坏某些证据的?根据调查组的报告,所有当时零散的文件材料证据都没有被窜改破坏,而已经封存的文件的火漆和暗记也完好无损,由于必须到北京才能打开,所以无法判断里面的材料的真伪,但是材料主管拍着胸脯保证这些他亲手封存做暗记的文件袋都很安全,没有任何被打开的迹象。这个主管是保密局借调来的老同志,对此舒欣在保留意见的同时也表示了相当的尊重。


舒欣向上级要了一辆车,一辆挂着S市地方牌照的桑塔纳,目前这个状况,开着军牌的车从马勒公寓出去实在是一件很扎眼的事情。


车子刚驶上马路不久,舒欣就发现了尾巴,同样是一辆地方牌照的黑色桑塔纳,在S市桑塔纳熟练可能仅仅比自行车少一点而已。舒欣对这座城市并不陌生,他的毕业考试就是在没有受到邀请“参观”几个驻S市外国领事馆,并且顺一点“纪念品”回来。后来也有很多次任务在这个城市执行,只不过这次是对内侦察,也是第一次。


尾巴的功力不错,不紧不慢的跟在三到四个车位的距离。期间还有几部象polo和赛拉图抵近观察,里面的人经验比普桑里的人差多了,拍照的企图很明显,舒欣给了他们半个笑脸,一个是不行的,毕竟他的脸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保密的。


云海路,S市最繁华的商业街。舒欣靠在临街的一家咖啡馆二楼靠窗座位上,慢慢地品着咖啡。秋雨从一小时前就开始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雨水从落地玻璃窗上滑落,混着室内浓郁的咖啡香味和若有若无的蓝调,如果没有任务,这会是一个很暇逸的下午。


舒欣的看着窗外一顶顶移动着的五颜六色的雨伞,脑子里却在梳理着种种线索。马路对面有一架长焦镜头对着他,而隔开几个座位的情侣也显得不是很专业的样子。这些都顾不上了,想到这里,不由得想起在新德里执行任务时那些冒失的印度情报员,几乎鼻子贴着后背的盯梢法,就觉得非常好笑。


就S市现在的做法,很难说不是S市派出的人做的,但是就调阅的档案来说,几个系统的人都没有什么问题,或者说能力来完成这次渗透。如果是海外敌对机构的话,也很难说得通,冒这么大的风险,派一个高级行动特工来完成一个通讯社记者花几千美圆就能搞到的消息,实在有些得不偿失。要这样做,其动机必然是有着重大利益关系,而这只能锁定在S市上层,还是要从S市查,彻底查。


舒欣整个下午都在云海路逛街,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买买东西,看看橱窗。几个尾巴也跟着他逛了一个下午。直到临近晚饭时间,才开车回到马勒公寓。



浑浊宽阔的江水流过S市的市中心,把这座巨大的城市分成东西两岸,而岸边毫宅就成了这座城市的新贵们用来敛财或者显示财富的舞台。临江花园,50层高的顶楼有着S市最豪华的私人会所,这座会所并不对外开放,甚至连会员制都不是,它是只属于极少数拥有巨额财产的寡头们的娱乐场。对外它并没有什么正式的名称,很多人用北京的著名夜总会“天上人间”来形容它,但是它有一个非正式的内部名称“天堂”。里面的装修和设施据说已经不能用金壁辉煌来形容,受邀到“天堂”去吃饭或者参加其他什么的活动,对于这座城市的很多人来说是一种无上的荣耀,而去过那里的人,又从来对里面的情况闭口不谈,最多说一句,天上的天堂如果存在的话,也不过如此。对于这个神秘的地方,留给人的更多的是遐想。


天堂的小包间里,柔和的灯光恰到好处,意大利名师设计制造的沙发摆放在整块胡桃木餐桌的周围,捷克水晶杯里的成年法国干邑淡淡的酒香充斥着房间,房间里所有的人都默不做声,空气仿佛被酒香所凝固了。桌子顶头的中年人,扶了一下眼镜,慢慢嘬了一小口酒,手指点了点桌子上放着的档案袋,


“东西我们拿回来了,至少情况会对我们有利一些”


“哼,只是暂时,那帮人现在嚣张的很,要找谁谈话就直接拉进去谈,哪个软骨头一时撑不住还是会全部倒出来的。”角落里的胖子不屑道


“至少对上面,我们有了一个交代,上面让我们先稳一下”


“谁稳得住,说老实话,我的财产除了不动产外都转移到开曼群岛去了,绿卡也早下来了,苗头不对就跑,奉劝各位老兄也早做准备”胖子把面前的酒一饮而尽。


“你胆小,跑就跑吧,S市是我们的地盘,我们是不会让出去的。”桌子顶头,头发梳得光亮得男子笑道


“算你们狠,你们狠得过上面吗,真的要丢车保车了,谁会保你们”


“上面?上面也有我们的人”


“现在讨论一下下一步计划,那个人确实不错,我们很满意”眼镜看了一眼房间角落,灯光顾及不到的房间角落沙发上斜靠着一个人,一手玩着一个锃亮的弹壳,一手端着酒杯,慢慢地品着


“那个人的踪迹还是被发现了”胖子接口


“但是他成功了,一个人在那么短时间完成这项任务,本身就是奇迹,换了你,这点时间怕是连一个女人都没搞完”角落里的男子嘲弄道


“你!你他妈说什么”胖子恼怒道。


眼镜示意大家冷静


胖子呼得站起身来“我出去抽根烟,闷死了”


眼镜看了看表,“大家都休息一下,抽支烟,散散心,新到的古巴雪茄不错,罗米欧与朱丽叶的,卡斯特罗抽的牌子,去找Mary”


房间里的人都离席,拥到雪茄吧去散心,屋子里只留下眼镜和角落里的男子。


眼镜合上门,回到座位,又倒了一杯酒,“你也再来点?”


“是好酒,但也要适可而止,”


“这些家伙,看到钱的时候眼睛都红了,一个硬币也不想放过,到现在倒想退缩了”


“都上了贼船了,还有下船的可能吗?”


“但愿船到桥头自回直”


“哼,走一步看一步吧,都是天命”


“B计划是你指定的,你看他可以吗”


“他来作,绝对没有问题,而且我们还是有其他备份的,只要目前的资源可以继续调动”


“资源自然是没有问题,B计划如果执行的话,就一定要成功,不然的话我们全部都得完蛋”


“你们啊,有了钱就在乎自己的命,象我这样死过一次的,早看开了”


“也许你就是常说的亡命徒”


“在下正是,干杯!”


“干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