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经由作者-苹果核的复仇 授权,本人在此发布其最新作品<<暗箭>>姊妹篇<<暗箭外传>>,目前此小说仍在创作中,本人抢鲜发布,并会及时同步更新,供大家欣赏点评。

注:一、小说为文艺创作作品,请读者勿将文中内容与现实事、物联想。

二、请尊重作者创作权,如需引用、转载及用于商业用途,请与作者联系。

印度尼西亚城市。在加里曼丹岛东岸,西临巴厘巴板湾,东滨望加锡海峡。人口28万(1980)。东加里曼丹石油生产中心,兴起于十九世纪末,有炼油厂,出口石油及其制品。与南北两头的丹戎和贝卡萨油田有油管联系。

暗箭外传

A 受命

齐闻风刚宣布下午放假,但是不许离开营区,然后解散部队就接到了作战值班室接电话,电话内容很简单,到三座门二部报到,副总长召见。

换掉沾满勒帕米尔高原尘土的作驯服,匆匆洗把脸,齐闻风带上缴获的文件跳上一辆吉普车就向市区疾驰而去。总部的气氛一向很凝重,每个人的脸上都仿佛是世界大战第二天就要打响的表情。副总长助理许平大校示意我等一下,总长,副总长和部长还在开会。墙上挂钟的时针跳了两格以后,会议室的门开了条缝,总长的机要秘书探出头来,看了看我,“齐参谋长?总长有请”

齐闻风立刻跳了起来,整了整军装,走到门口,“报告!”

“进来”

会议室里,总长、副总长、部长都在,连海空军的高级将领都在座。齐闻风暗暗吃了一惊,但是没有显露出来,径直向总长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暗箭分队参谋长齐闻风奉命报到,请首长指示”

总长笑了笑,示意他礼毕,扭头对邻座的一个花白头发的海军中将说,“就是这小子,你看怎么样?”海军中将点点头,“行,我看可以”

“知道这么急叫你来干什么吗?”

齐闻风摇摇头“请首长指示”

总长看了在旁边的秘书一眼,他立刻走到会议室一头,打开投影仪,投影仪上出现一张巨大的印度尼西亚的地图

“小陈,和他讲讲我们的邻居又在干什么了”

陈秘书是作战参谋出身而不是政工干部提拔上来的,依旧保持着参谋人员那副精确冷静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讲解特点。

“今年10月14日,印度尼西亚陆军参谋长苏哈拉西以现政府腐败为由发动武装政变,企图推翻民选政府,但是遭到忠于政府的军队反击,目前,叛军和政府军在苏门答腊岛,和爪哇岛都陷入了激战,但是,主要的战区在加里曼丹岛,那里有印尼的石油重镇,谁占领加里曼丹就等于控制了主要经济来源,这就是苏哈拉西,年龄54岁,英国桑赫斯特军事学院毕业,历任印尼陆军第三伞兵营营长,加里曼丹东部省军区参谋长,雅加达卫戍司令,苏哈托的亲信,在苏哈托下台后表示和苏哈托划清界线,所以受到民选政府的信赖。苏哈拉西发动政变后,在形势对自己不利的情况下跳动民族矛盾,再次引发对外国人尤其是华人的暴乱,目前已经造成大量的华人华侨伤亡和财产损失。”

副总长接口:“中央已经决定派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组成特混舰队前往印尼巴厘巴板市武装撤侨,你们这次的任务就是配合陆战队,占领巴厘巴板港区作为安全区,撤退加里曼丹的中国侨民以及任何愿意随中国海军撤离的外籍公民,行动代号 南风,有没有信心完成任务”

“坚决完成任务”齐闻风立刻大声答道

陈秘书将一个注有绝密字样的档案袋交给齐闻风,总长笑道“才回来就得派你们出去,辛苦了”齐闻风向总长敬了一个礼“为人民服务”房间里得人都乐了。部长看了看他“现别忙着走,到我办公室等着,我还有事情交代”

时间不长,部长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示意齐闻风坐到自己办公桌前面,还没等齐闻风开口,就说:“是不是觉得很奇怪,这种一般特战队就能完成的任务为什么要派你们去?”

齐闻风点点头“是”

部长叹了口:“其实我也反对派你们去,你们是一支暗箭,却要当明枪使,暴露了身份的话,以后的任务就难办了。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上命不可违啊”他从抽屉里取出一张照片,扔给齐闻风,照片上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带着眼镜,一副书生气。“这是大老板的外甥,这次作为工程师随个天然气进口考察小组去印尼,碰上这么档子事情,在撤往机场的途中,整个代表团被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劫持,你们的实际任务就是找到这个代表团,把他们带回来。注意,这个事情是绝密的,除了总长和付总长,就我们知道,你要绝对保证任务完成”

齐闻风有些犯难“要是他们已经……”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对这个武装团体,有什么具体情报么”

“据现场目击者说,可能是加里曼丹独立运动的人,这些人就是依靠绑架来换取赎金以筹集所谓的革命经费,记住,撤侨行动只持续72小时,也就是说你要在72小时里给我把人找到,哦,对了,有情报显示,台湾军情局也派了一支小分队潜入加里曼丹,意图暂时不明,非常有可能和我们有着相同的目的,你们一定要注意这点。”

“我们在那里有接头人吗”

“有的,他叫老何”部长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密封的信封,“情况都在这里,看完就销毁,记住一旦他参与到行动里来,就意味着暴露身份,你们要把他给我活着带回来,我们不抛弃不放弃任何同志,好了,你可以走了,走前把参加这次行动的人员名单留在王参谋这里,记住,我们的战略方向不在那里,挑起一场局部战争是很不利的,除迫不得已的情况外,严禁和他们的政府军交火。没有人知道你们进去,也没有人知道你们出来。”

“是,保证完成任务”

车子刚驶回营区,齐闻风就看到舒欣带着15分队从一辆集装箱卡车上下来,他们刚从缅甸执行任务回来。舒欣刚想打招呼,齐闻风挥挥手,“,让你的洗洗,吃点东西,一小时后在作战室集合做简报,你现在跟我到保密室来一趟”舒欣点点头,回头吩咐了副手几句,把行囊和武器交给他,从口袋里摸出盒烟,叼上一支,深吸一口就往保密室小跑过来。

确认保密室的门锁死后,舒欣躺到一张沙发椅上,腿搁在桌子上,懒懒的说,“这次任务真他们累,在大山里钻了整整一个月,美国人印度人布设的侦听站,扶植的部落武装都干掉了,详细报告明天交给你,怎么,又有新活了?也不放半天假轻松一下?”

齐闻风笑道:“轻松?哭吧你,今晚就出发,棘手活,有时间限制。”

“操,本来还算好时间给老娘祝寿的”舒欣骂道“又泡汤了”

“也不一定,这次时间不长,也就几天功夫,顺利的话来得及,再说咱们当兵的向来忠孝不能两全的”

“苍天哪”舒欣朝天花板吐了好几个烟圈,然后猛的坐起,把烟卷掐了“具体什么任务?”

齐闻风把任务大致说了一遍。

“你怎么计划的”

“11 14 15分队都是专做东南亚买卖的,当然就派他们去,11分队到南海舰队,和陆战队汇合,在巴厘巴板登陆时会同陆战队控制港口,开辟临时庇护所,设立难民身份甄别中心避免有破坏份子混入,同时作为后备,随时支援14 15分队,14 15分队分散出发,从马来西亚进入加里曼丹,每个分队加强一个狙击手。202分队分成两组,一组在舰队执行电子侦察和远程通讯支援,一组跟随我们行动随伴侦听,电磁压制,保持和舰队之间的联系。我们各带一个分队。这次时间非常紧,整个岛的局势都失控了,除了巴厘巴板和少数几个沿海港口还在政府军的控制下,其他地方都是叛军的地盘了。”

“妈的,找什么人合作不好,找猴子合作,搞出麻烦还得老子们来擦屁股”

“少发牢骚了,干活第一,好了,你去洗洗吃点东西,过会在作战室正式召开作战会”

作战会议一完,11分队就上了一辆大巴士,直接去机场飞湛江。二部的一个参谋提了一个加锁的考可箱到队部,打开拷在手腕的拷子,齐闻风和他各自用一把不同的钥匙打开箱子,里面是厚厚一沓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护照以及其他旅行证件和不同航空公司的机票,还有当地货币等等。齐闻风把护照机票和钱分发给队员们,自己拿到的是一本日本护照,名字是田中浩二,一个普通的不要普通的日本名字,舒欣拿到的是韩国护照名字是金中日,他自己差点笑喷了,其他人也笑,齐闻风最后咳嗽一下,吩咐道,“都别笑了,没时间了,自己到装备库里找合适自己的旅行箱,服装,化化好妆,别他妈一看就是个当兵的,然后分头出发去机场,都记住集合地点了吗?”“记住了”大家一哄而散

舒欣和齐闻风是同一个航班的,国航飞香港转港龙到文莱斯里巴加湾的,两个人都皱了眉头,倒不是其他原因,而是这个航班的饭极其难吃,而他们的航班正好赶上了饭点。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是有些羡慕拿到新航,马航还有国泰机票从新加坡和吉隆坡转机去斯里巴加湾的,不但吃的好,还有很漂亮的空姐可以养眼,这对于即将执行出生入死任务的军人来说很鼓舞士气。

首都机场里的人流永远是川流不息的,所有的暗箭成员,都装着互不认识,齐闻风一看就是在那种戴着遮阳帽,四处好奇张望的日本游客,不停的四处拍照,行李里还插着几卷国画,而舒欣则看上去一本正经,西装笔挺,下巴抬得高高的韩国商人。其他队员有打扮成外出旅游的农民,出国考察的商务人员等等。

旅途非常顺利,几乎没有什么地方的机场海关和移民局人员对这些护照和签证产生任何怀疑。如果说这个时节北京的气候还算是干热的话,那么斯里巴加湾的空气潮湿的几乎可以游泳了。在酒店安置好,齐闻风换上一件夏威夷花衬衫,一条宽大的沙滩短裤,然后带上墨镜拖着拖鞋就在大街上闲逛起来,等他确认没有人跟踪,本地也算是东南亚的一个间谍乐园,文莱本身的治安力量就极弱,就别说情报机关了,在这里是马来西亚,印尼,新加坡还有越南泰国情报人员的天堂,当然也少不了那些大国的情报人员的影子。还好斯里巴加湾每天进出的游客数量相当多,也适度得掩护了他的身份。

齐闻风看到舒欣在路边的咖啡馆一边喝着椰子汁一边用一口地道的韩式英语和邻桌的西方女孩谈笑着,狙击手大象则蹲在小摊前和商贩为了一串不怎么好的珍珠项链讨价还价……

“海上之王”是一家酒吧,房子和装修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了,来这里的除了一些外国游客外没有什么本地人光顾,生意显得并不是很好,然而这里却是二部经营了几十年的一个秘密联络点。酒吧里没什么人,虽然有冷气机,但是屋顶还是有一架老实吊扇在有气无力的转着,

一边的点唱机在播着一首非常缓慢的老歌,酒保在擦拭着酒杯,显然现在还不是营业的高峰时段,看到齐闻风进来,点了点头,算是招呼,接着就继续擦他的杯子,店堂里只有一对白人老夫妻在酒吧角落里低声交谈,看上去一切都很平静。

齐闻风坐到吧台前,“啤酒”酒保看了他一眼,转身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小啤酒,又从吧台下拿出一小碟干果,放到齐闻风面前,齐闻风抿了一口,味道不错,暗暗看了一下表,离接头时间只有两分钟了,但是老何还是没有出现!

在吃到第15颗花生的时候,门开了,一个中年人,确切的说头发有些花白了,一看就是那种养尊处优的商人,身上的肌肉都松弛着。肋下夹着一张报纸。酒保立刻热情的招呼他到吧台前坐,看来是老顾客了。那人扫了齐闻风一眼,把报纸往吧台上一扔坐了下来,“阿平,老样子”然后就看他的报纸,酒保倒了一杯威士忌,加了几块冰,那人接过来喝了一口,叹了口气对酒保说“阿平啊,现在世道是越来越差了,生意难做啊”齐闻风心一动,这个是识别暗号啊,酒保继续擦着他的被子回道:“林先生,你这么有钱还怕生意不好”那人继续说“你看,这天气不好,我的船出不了港,货物不能按时运出去,我就得赔钱,唉,也快退休了”酒保笑道:“要不你把这儿买下来?在这里喝喝酒和老朋友聊聊天也不错啊”两个人都笑了。

齐闻风挪过几个位子,问林先生:“请问明天会下雨吗”

林先生看了看他:“天气预报说会下雨”

“雨大吗?”

“怎么,你也有货要装运出港?”

“不是,我要接一个朋友回家,怕下雨路不好走”

“路不好走就换一条路走好了,反正条条大路通罗马”

“好主意,敬你一杯”

“谢谢,也敬你”

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先后进了洗手间,洗手间最后一格有一道暗门。齐闻风进去后,林先生立刻把门关了。

“老何?”

“怎么称呼你”

“叫我小田好了,护照上是日本人田中”

老何笑了“家里已经把事情通报给我了,事情基本我调查清楚了,确实是加里曼丹独立运动做的,他们是反政府的,但是和现在的叛军也不是一个路子,算是第三势力吧。”

“人数,武器装备,活动地点怎么样?我们的人被关在哪里?”

“人数大约在两千左右,分散在加里曼丹岛的北部,武器装备很杂,真正的万国牌,但是精锐单位装备不错,主要都是轻武器,最多有一些60迫击炮,据说其中一些人受过基地组织和菲律宾叛军的训练,有较强的战斗力和丰富的丛林战经验,其他基本都是乌合之众。人可能在伊兰山区的一个小村里,具体在坦巴兰和马力瑙之间,那里是他们的老巢。”

“我们的装备呢?”

“全部准备好了,晚上带你们的人到东郊公路35公里处汇合”

“明白了,谢谢”

“谢什么谢,该谢谢你们来带我回家,我快36年没有回家了”

走出酒吧,天气依然很阴沉,一场暴雨即将来到,齐闻风慢慢向酒店踱着步子,一边四面观察,依旧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情况,也没有什么尾巴,舒欣还在愉快的和那个金发女郎调笑,只是在他路过的时候甩了一眼。远处的清真寺传来阿訇祷告的声音,晚礼拜要开始。齐闻风加紧步子走回酒店,路上他用手机把集合时间和地点用密语发到所有人的手机里。半个小时后,所有的确认都回到了他的手机,人数一个不少,齐闻风松了一口气。

酒店的客房冷气很足,齐闻风甚至觉得有些冷,所以决定洗个热水澡松弛一下。虽然齐闻风在海外执行过很多次任务,也住过不少五星级酒店,但是这家的豪华装修还是非常罕见,好像除了阿联酋那几家超豪华的酒店外,就没有见过这么讲究的巨大卫生间了,足足有十多个平方,一个硕大的冲浪按摩浴缸摆在浴室中间,他很舒服地享受着水流的按摩,想想后面几天几乎都要在深山老林和一些原始部落和没有什么人性的游击队打交道还不如趁现在彻底放松一下,调整一下长途飞行带来的疲劳。

门锁传来轻微的响动,有人在开门!齐闻风警觉起来,绝对不可能是自己人,这个有规定,在斯里巴加湾,除了特急情况外,互相之间不得联系,即使发生特急情况,也会按照暗号敲门,而不请自来的自然不会是什么好客人。他开大莲蓬头,好像还在洗澡的样子,然后轻轻从浴缸里爬出来,围上浴巾,顺手从洗漱台上拿了一把牙刷,轻声走到卫生间门口,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大门开了,尽管来人很小心,声音很小但齐闻风听得还是很清楚,来人在卫生间门口停了一下,好像在确认里面得人还在洗澡,就悄然进到里面。齐闻风等他走进去,轻轻打开门,好在房间里铺了很厚的地毯,他又是光着脚,几乎悄无声息地来到在翻看自己皮夹的人背后,那人一身服务生的装扮。等他发现背后有人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齐闻风牢牢按在床上了。

“你是什么人?”齐闻风一口的日本英语,有时候他自己也受不了这个口音

“我是服务员,打扫卫生的,放开我,放开我”那人叫起来

“哦?服务员?有不敲门就进来,还翻客人的钱包的?”齐闻风嘲讽道

“对不起,先生,我家里穷,先生,请放了我,下次我不敢了”

齐闻风稍稍用了点力气,他立刻杀猪一般的嚎叫起来。齐闻风觉得现在不至于搞掉这个人,也许这家伙只是一个对外来游客做例行检查的小喽啰,现在的情况和时间不允许他在这个家伙身上浪费丁点时间了。于是他打电话把酒店安保部的经理找来,把这个可怜兮兮的家伙交给了不停道歉中的大块头保安主任,皮肤黑黝黝的保安主任向齐闻风保证这个家伙将被立即开除并且送进监狱,还特别送了一个很大的水果篮作为道歉。

人走了以后,齐闻风果然在钱包里找到了一个不属于自己的硬币,窃听器还是跟踪器,这个不重要了,他顺手把硬币扔进了抽水马桶。

躺在松软的沙发上,顺手抄过遥控器,电视台除了电影台在播放几部好莱坞老片子外,其余的新闻节目都在播放和印尼局势有关的新闻。CNN重点报道了中国政府的撤侨行动,外交部新闻司特地组织了各国记者采访海军特混舰队出港,齐闻风暗想,舰队出发,按照25节到30节的速度,36个小时内可以到达巴厘巴板,这样加上撤侨的72小时,自己还有100小时左右时间可以利用,想到这里,从水果篮里拿了一只芒果。当地的这种大芒果很好吃,齐闻风一天里除了在飞机上吞咽下的一堆被航空公司称为食物的玩意外,几乎没有吃过什么像样的东西,所以又吃了几个水果,忽然他发现篮子的缝隙里有金属光,于是把篮子里的水果全部拿出来,然后翻过篮子,在篮子底部,赫然粘着一枚异样的硬币,齐闻风苦笑道,还真他妈不死心啊。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